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妙手千金
手机访问

第37章 初进岳州

    能暂时无碍也极难得了, 毕竟齐王殿下这病了不是一两日,且连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没想出法子来, 跟棠丫头比差远了, 想到此老夫人点了点头“尽人事听天命吧,这也不是咱们不治,是这病太难治了。”

    旁边的花管家也是暗暗点头, 可不是吗,齐王殿下这一两年里四处奔走就是为了治病, 要是容易治, 也不会想方设法逼着老爷交人了,如今虽交不出人,却有了治病的法子,好歹也能应付过去。

    说话间便到了岳州,船还未靠岸便看见了岳州城, 这是一座古城,因临着大湖而建, 远远看去仿佛笼在了水雾蒸腾之中, 初升的朝阳在天上铺陈开来,映着浩荡的碧波, 倾了半湖绚烂的霞锦,真如海外的仙人之城一般。

    棠梨忍不住道“这岳州城果真是名不虚传。”

    纪婆子听了笑道“好是好却也让人又爱又恨啊。”

    棠梨疑惑的道“却是为何?”

    纪婆婆“姑娘不知,这岳州湖大水多又有山, 的确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却也爱闹水, 这水一闹起来,便成了一片汪洋,岳州城还好,到底是州府大城,虽临湖却建的地势高,即便水患闹得再大,除非把整个岳州都没了,不然绝不会淹到岳州城的,可别的地方就不成了,一闹起水来,站在岳州城头往下看,湖面上飘着密密麻麻的死人,瞧着都瘆得慌。”

    棠梨叹了口气,果然是水火无情 ,大自然是厚待人类的,大方的给与了广博的土地,丰饶的物产,阳光,雨露,风,让人们能获得了丰足的衣食得以繁衍生息,而有时候也是残酷的,一旦闹起灾患,人在大自然面前便如同蝼蚁。

    纪婆婆又道“便不闹水的时候日子也不好过,这边靠近岳州城,外围有水军驻守,还算安生,可再往外就不成了,常有水贼草寇出没劫掠百姓不说,还有吃人的猪婆龙,这岳州都是湖,百姓自然是打渔为生,一个不小心便让猪婆龙咬住,少个胳膊腿儿算是有运道的,大多都是让猪婆龙生吃活嚼了,我就亲眼见过一个打鱼的汉子,被一头猪婆龙咬住半截身子,嘴里还喊救命呢,下半截已经没了,血乎流烂,吓的我老婆子做了好几个月的噩梦呢。”

    猪婆龙?棠梨微愣了愣才想起,纪婆婆说的猪婆龙其实就是鳄鱼,棠梨记得看过古医书上说过,江南常有猪婆龙出没,咬伤渔人,记录了一些急救外伤的法子。

    而棠梨对古人闻之色变的猪婆龙唯一的印象却是皮包,她知道鳄鱼皮装作的包包贵的要死,是最顶级的奢侈品,后来被管控不许猎杀,就更贵了,却未想到这里多到成了灾难,还有水贼,这岳州哪里是好地方,分明比穷山恶水还可怕。

    不禁道“不说有水军驻守吗,怎会任由水贼劫掠百姓。”

    纪婆婆摇摇头“岳州城外虽驻守了数万水军,可想剿灭水贼也是难上加难。”

    棠梨奇怪的道“这是为什么?”

    这次纪婆婆没说话,却是梅婆婆开口道“这岳州多水泽湖泊,水道交错,水贼又不会凑在一起劫掠,莫说岳州只有这数万水军,便是再多一倍也无用。”

    棠梨暗暗点头,可不是吗,水军是官兵,统一扎营集中练兵,有组织有纪律,可水贼却不一样了,就如土匪一般,占个山头扯上一面大旗就成了伙,这偌大的岳州还不知有多少伙水贼呢,这些人都是各自为营,劫掠百姓也是打游击,官兵来了就躲起来,官兵一走接着出来干自己的营生。就算官兵兵强马壮,若是两军对垒怎么都好说,可对付这些草寇就力不从心了。

    棠梨忽然想起,听老夫人略提过一句,好像叶大人正是因治河得利,方得以升任,这么说来皇上倒真是知人善任,而只要叶大人在任这几年,岳州不闹水患,剿灭作乱的水贼草寇,便是最大的政绩,也必然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了。

    正想着船已靠了岸,一搭好跳板,早已等候在岸上的叶全丰王氏夫人便先一步上了船,棠梨扶着老夫人一出来,叶全丰夫妻便跪了下去“母亲大病初愈儿子却不能在身边侍奉实在不孝。”

    老夫人摆摆手“行了,别一见就跪啊跪的,公务当前,有什么不孝的,便你在我跟前儿能做什么,更何况还有棠丫头在呢,她的本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棠梨这才上前蹲身行礼“叶……”刚要叫叶大人,瞧见老夫人一脸不满便又改了口“大伯安,大伯母安。”

    叶全丰难得露出一个笑容,已算十分难得了,苏氏道“这码头风大,有什么话回府再叙吧,母亲这病虽大好,身子到底有些虚,可不能吹风。”

    一行人这才依次上了车,棠梨跟老夫人坐了中间一辆,听见车夫吆喝了一声,便踢踏踢踏的走了起来,进了岳州城便换成了轿子,棠梨这才跟老夫人分开,坐了后面一顶轿子。

    换乘的时候,棠梨瞧见旁边不远有一个三层高的楼,中间门楼子上挂着招牌写的是观潮阁,隐约有丝丝缕缕的茶香飘过来,想来是个茶楼,正在城门处,建的又高,品茗观潮倒十分应景。

    不过一瞥之下,并未细看便上了轿,殊不知齐王殿下正坐在观潮阁三楼的雅室之内,棠梨抬头的一瞬他也正往下看,瞧了个正着。

    齐王略怔了怔,何以这姑娘如此面善?倒想哪里见过一般,正想着,却听韩松道“是他。”

    齐王不禁道“你说谁?”

    韩松指着下面“刚那丫头就是咱们在安州山上碰上的那小子,我就说怎么瞧那小子怎么别扭呢,原来是个丫头。”

    齐王这才想起来,怪不得瞧着面善,果真是见过的。

    韩松道“他不是安州人吗,怎么一转眼就到岳州来了,还是跟叶老夫人一处来的,莫非她是叶府的小姐?”

    齐王“叶府的两位小姐都已出嫁,不会在岳州。”

    韩松“是呢,看她的打扮该是未出阁的姑娘,怎会是叶府的小姐,许是亲戚家的女孩儿。”

    齐王“遇到她的那日叶全丰刚进安州城。”

    主子一提醒韩松点点头“是啊,那天叶大人也刚到安州。”

    齐王又道“我记得她说她是大夫。”

    韩松脸色一变“属下想起来了,这小子不禁说她是大夫,还说出了您的病情,跟庆福堂的余星阑说的一般无二。”

    齐王吩咐了一句“查查她的身份。”

    韩松应了声是,身影一闪便消失在雅室之中。

    齐王拿起茶盏啜了一口香茗,忽觉一股燥热从小腹升起,接着一股寒气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与那股燥热纠缠在一起汇聚成一股狂躁几乎要炸裂开来,齐王忙静心凝神运动,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方吐出一口气。

    韩松进来的时候,齐王整个人已经入水捞的一般,韩松不禁大惊“主子莫不是发病了。”

    齐王摆摆手“不妨事,如何,可查清楚了?”

    韩松“回主子话,那丫头叫叶棠梨,是安州驿丞叶全章的女儿,也是叶府的远亲,不知怎么就认下了,跟叶老夫人颇为投缘,便跟着老夫人来了岳州,还有一事,吏部已发了文书,叶全章升任竹山县知县,不日便会前来岳州上任。”

    齐王略沉吟片刻道“你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叶全丰并不是个讲人情的,以他的性情绝不会毫无缘由的提拔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而叶全丰之所以在安州城停留也不是因为探亲,而是因叶老夫人病重。”

    韩松心道,是啊,叶老夫人病重才不得已留在安州,也是冲着那个庆福堂余神医的名头,可那个余宝胜根本是个庸医,后来叶老夫人病愈,叶全章便成了叶府的亲戚,这事情越想越蹊跷,这叶全章跟叶老夫人的病有什么干系不成,忽想到那小子在山上说的话,不禁道“主子莫不是觉得,叶棠梨跟那个老神医有什么干系吧。”

    齐王“这却不好说,只是事情太过凑巧,让人疑惑,不过这疑惑也许很快便能解开了,老夫人既回了岳州本王也该去叶府走一遭了。”

    再说棠梨跟着老夫人一进叶府,便被苏氏拖进了书房见叶全丰,叶全丰也不想这么急,可刚齐王那边儿递了话来,言道齐王殿下听说叶老夫人回了岳州,一会儿亲自登门拜见。

    叶全丰自然知道这是客套话,以齐王殿下的身份,当今天下有资格让他拜见的唯有慈安宫的太后,便是皇上都是他的晚辈,如今说是来拜见其实是为了他的病症。

    到了这时候也没必要绕弯子了,直接道“匣子里的方子你可看了?如何?”

    棠梨“看了,从方子上瞧殿下这病已成寒热相斗之势,若驱寒势必会加重热毒,若清热又会使寒邪愈重,彻底治愈的法子,目前棠梨还未想到,只想到了一个暂时抑制之法,因需药方配合行针方能见效,棠梨不便出手,故此需您出面请出一个人来。”

    叶全丰一听微有些惊诧“什么人?”

    棠梨目光一闪道“庆福堂的少东家余星阑。”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