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炮灰修真指南
手机访问

第三百三八章

    法力免疫!

    没错,方才张依依用到的那根小棍正是当初在战英台秘境之中,战败苏紫后得来的战利品。

    赤黑神棍这件宝贝所具有的逆天神通正是几乎令所有修进一步都要大惊失色、措手不及的法力免疫!

    当初若不是她同为体修,肉身之力过于强悍才让轻敌不屑于他们的苏紫栽了个跟头吃了亏的话,怕是再多的手段也不够苏紫虐的。

    后来这根神棍便成了她的东西,回归宗门闭关的那三十年间,她自然才有了时间将其炼化,打上自己的神识烙印彻底成了她的宝物。

    而如今,这根小棍倒是正好派上了用处。

    黑九被张依依的碎星拳狠狠砸入化骨湖中毫无还手之力时,脑海中唯一闪过的只有这四个字。

    他从来都没想到,这个女修手中竟然有着如此逆天神通的宝物,以至令他还未真正出手便直接阴沟里翻船。

    更可恨的是,那一拳的威力同样出乎意料的强悍,在他灵力严重受限之下,整个人更是直接被人如同打桩似的一下子几乎锺入湖底。

    化骨湖水的腐蚀让此时的脆弱不堪的黑九瞬间血骨急剧被噬,短短数息之间他一脚踏入天狱之门,险些直接就交代在了这里魂飞魄散。

    好在,对方所施展出来的法力免疫在他身上所维持的时间也就是这么数息,就在黑九濒死的瞬间,对主宝物神通总算失效得极时。

    灵力恢复正常的那一刹那,黑九第一时间便将自己残破的肉身牢牢护住,储物袋中的宝物但凡用得上的全都疯了似的使出,恨不得下一刻便直接逃窜出湖。

    然而,张依依却并没有再给黑九任何翻身的机会。

    虚无剑在手,剑气包裹着她肉身刻意散出来的浓郁气息,几乎没有半丝中断,星空第三剑直击整化骨湖而去。

    这一剑的目标当然不是湖中的黑九,剑气穿过化骨湖面直接搅起巨浪涛天,源源不断地将她的气息带入湖中。

    如她所料,湖中那些早就恢复正常没了生气的所有白骨们,陡然之间再次“活”了过来。

    在之前从湖中死里逃生后,她便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神识似乎完全不再受化骨湖水的制约,哪怕此时人在湖上半空,却依然能够轻松地将湖中所想要看到的情形看个清楚。

    这样的异变很难细究理由,或许还是与她竟能引起湖中所有白骨“由死而生”一样,归根结底还是出在她那特殊的先天神灵体体质之上。

    但不管如何,这一次她算是取巧狠狠“借势”的一回,也算是先替自己向那些“白骨”们取回一点点补偿的利息。

    因着张依依的气息再次出现在湖中,那些白骨们“活”过来跟疯了似的到处寻找目标,却偏偏只闻其味却总是不见其人。

    于是乎,此时还在湖中拼着命急着想逃出湖的黑九可想而知下场将是如何。

    多得吓人的白骨们将找不到目标的邪气通通撒到了此时湖中唯一的活物身上,直接便将想逃却无门的黑九围了个水泄不通……

    本就受了重伤且毫无准备的黑九自然没有张依依那样的运气逃出升天,没多大一会儿功夫,化骨湖中便再添了一具残缺不齐的森森白骨。

    这一战,开始得极快,然而结束得却更加飞速,甚至于可以说是神速。

    在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黑九便毫无征兆的被张依依砸入化骨湖中,随后他们本以为是体修的女子,朝着化骨湖便是惊恐骇人的一剑,生生将整个化骨湖都像是在斩成两半,直接摧毁。

    再之后……

    再之后好像没有了,一脸冷漠得如同阎王殿出来的张依依就那般若无其事的收了剑,转身便飞回了岸边,重新落到了他们对面。

    至于黑九,谁也不知道黑九现在到底如何,但看这样子,怕是再也不可能上得来了。

    “你竟敢使阴招!”

    黑九那一伙中唯一的女修看着张依依那张脸,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若不是张依依用了下三烂的手段,那么厉害的九叔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远不如他的人算计到化骨湖中去。

    她打小便在这天狱中出生、长大,眼力劲还真不太行,根本没看出张依依最先竟然用了具有法力免疫这种神通的宝物,只当张依依修习了什么古怪的邪术之类,这才导致黑九突然就那般老老实实的由着被宰杀。

    “蠢货,可闭上你这张无知的嘴吧!”

    袁瑛当下便怼了回去,嘲讽道:“还阴招阳招的,你以为这是在友好切磋交流着玩吗?这是单打独斗生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战!你当你们是谁呀,祸害了我们无终师兄他们,还指着我们对你们这些杀人夺宝丧心病狂的东西处处留手?现在还大白天呢,快别做梦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玩意自己不清楚吗?”

    “你……”

    那名女修便是再不要脸,当众被袁瑛这般羞辱却也恼差成怒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闭嘴!”

    不等袁瑛再骂,女修身边的黑衣男子却是立马呵斥直接将人给拉到了身后,没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

    “之前都是我们的错,现在黑九已死,不知几位还要如何才能消气?”

    黑衣男子应该是这一伙人中除了黑九外,最厉害的存在,此时自然也不得不主动出面低声下气地与张依依等人协商。

    他们的老大死了,就死在眼前那个手段惊人的年轻女修身上,这样的结果看似荒唐而不可思议,但却再真实不过。

    这让他们不得不重新估算张依依等人的实力,哪怕没有黄述州在,哪怕他们吸取了刚刚的教训不会再有任何的被钻空子的大意之处,但还真是不敢再与这些人正面对上。

    识时务者为俊杰,黑九死了便死了,报仇什么的往后有机会再说,当下自然是先保住他们自己的命再说。

    毕竟,他可不想接下来他们还有人再步黑九的后尘,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你就这么确定黑九现在已经死在湖底,没可能再活着回到岸上来了?”

    张依依反问,看向那名黑衣男的眼神看不出什么情绪。

    虽说刚才她出手击杀黑九的确是取了八成以上的巧,但这种时候过程其他真不重要,重要的本来就只是结果。

    特别是非死即生这样的结果,对于其他还活着的人所造成的震慑与忌惮可想而知将会在无形之中增加多少倍。

    张依依想要的便是这样的效果,而这一次她不仅仅是要让黑九那一伙其他的人不敢再轻易打他们的主意,同样也有着杀鸡儆猴给黄述州看的意思在其中。

    甭管黄述州对他们几人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总之她得让他明白,哪怕他们之间真正的实力相差再多,可在这境界被强行压制的天狱之中,她有的是底牌、多的是出其不意的手段。

    当然,不仅仅是她,她的那些小伙伴们全都一样,可不是随便能够被人拿捏,想如何算计就能够算计得到的。

    “姑娘先是用那根神通惊人的木棍法宝令黑九法力全无,虽只是短短数息的功夫,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将所有人都打个措手不及。”

    黑衣男修斟酌着尽量客观地说道:“而后在黑九完全无半点招架之力时,姑娘抓住时机直接将其狠狠打入化骨湖中。最后姑娘那一剑虽并未直接使在黑九身上,但可想而知肯定是用了什么特殊之法斩断了黑九逃回岸上的所有可能。”

    说到这,那人也是极为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以姑娘的心计智谋,这么快便能够放心地回岸而不是继续在湖面上方防守堵着黑九,便说明姑娘已然绝对确定黑九死了。这次是我们自己倒霉惹错了人,我们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换取和平化解的机会,希望姑娘莫要赶尽杀绝可以放我们一马。”

    这番话倒是真的将所有颜面自个主动的踩到了脚底,整体上来说态度的确足够有诚意。

    当然,这也是最为聪明的做法,将姿态摆得最低,什么都可以商量,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只希望能放他们一马,莫要赶尽杀绝。

    能够和平化解掉双方之间的仇怨自是再好不过,但若是张依依他们当真要赶尽杀绝的话,那么他们为了活着,自然也不得不拼死一搏!

    最后的意思黑衣男修虽然并未说出来,但却十分明显,毕竟他们剩下的八人加起来实力也不弱,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就不可能如刚才一般再有什么单打独单,混战厮杀起来死也得拉个垫背的,谁都别想好过。

    张依依自然也明白对方的意思,可这一次,她还真没打算受这份胁迫,真就这般对这些祸害二师兄的恶人垃圾高抬贵手。

    “黄前辈,您说要是放他们走掉的话,咱们合作能够一起离开天狱的秘密是不是就保不住了?

    张依依突然朝着一直没再说话的黄述州笑了笑,那笑容可叫一个天真而无辜。

    这话一出,黑衣男修瞬间垮了脸,带着周身浓郁得几乎要化为实质的恨意狠狠瞪向了张依依。

    而黄述州却是极其不悦重重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声冷哼到底是针对黑衣男修几人,还是针对的故意说出这种话来逼他出手杀人灭口的张依依。

    但哪怕谁都知道张依依这话是故意而为想要借刀杀人,但不论是被杀的那一方,还是被借的那把刀,此时却都没法挣脱掉这个看上去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套子。

    “快跑!”

    黑衣男修自是不傻,根本就没指望能够有机会说服黄述州相信他们压根就不会泄秘,瞬间提醒同伴逃命的同时,再也顾不上其他任何人,转身便夺路而逃。

    “找死!”

    而黄述州则黑着一张脸,不论愿不愿意都直接如了张依依所愿立马亲自朝着那些人动起手来。

    一时间,黄述州以一对八强行拦下了所有人的去路,半点都没打算再让这些看了他半天热闹与笑话,同时还知道了他秘密的所有人活着离开。

    “依依,你这一手可直是太漂亮了!”

    袁瑛看着瞬间便打得不可开交的场面,直接朝着张依依竖起了大姆指,眼中满满都是佩服与兴奋之情。

    而她其他几个小伙伴,此时也都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完全没有动手的打算。

    一则以黄述州的实力,真不打算放过那一伙任何之人的话,团灭并不是什么问题,顶多就是时间费得多一点少一点罢了。

    二则黄述州这人心思太多,能看到他被依依拿捏住,不得不帮着他们报仇血恨也着实大快人心。

    “别动她,也别打扰她!”

    张桐桐却是突然上前将兴奋不已准备去拍张依依肩膀的袁瑛不动声色地拉开,同时传音几个同伴道:“应该是有人正在天狱之外用特殊之法联络她,此时断然不能分神,都护着她别让人影响,也别让其他人发现她的异常!”

    听到张桐桐的话,袁瑛立马不也再乱动张依依,而洛启衡与陈凡亦连问都没问张桐桐是如何知道,更没半点质疑,当下就不动声色地分立开来,看似不经意间将张依依护在几人之中。

    而张桐桐之所以这么快察觉到张依依毫无征兆突然而至的异样,不仅与她同为云仙宗核心弟子,多少对于宗内门一些极其特殊的联络方式有所了解,同样亦是因为堂妹气息发生细微变化时起,似乎是在有意地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她。

    原本只是猜测,但现在不仅是张桐桐,其他几人在看到张依依一动不动毫无反应的神态后,顿时更是完全相信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异变,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此时此刻,张依依还真是正处于一种无比玄妙的感觉之中。

    明明还是这方天地,可不知怎么回事,她竟突然间觉得这里的天地好像换了似的,一下子变得令她无比熟悉起来。

    不仅如此,似乎师叔的声音还响了起来?13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