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手机访问

513 额头带黄金的大爷

    张凡拒绝,王总还真没办法。中年油腻男如同小怨妇一样,幽怨的望着张凡。“不是我不给您面子,真的,手术不是儿戏。这个事情没办法商量的。”

    张凡咬死不松口。

    下午,吃过饭稍事休息后,患者来了。两个团队的医生都张大了嘴,因为患者是两个大肚子的孕妇。

    搞得好普外,未必能搞得好妇科,搞得好妇科未必能搞得好产科。

    “产妇!”马逸晨直接长大了嘴巴。他原本想着下午或许还能上手术台呢。结果,来的是要剖腹产的孕妇。

    “张凡,咱不能勉强啊!剖腹产可不是开玩笑的,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咱不能为了钱造孽啊。”路宁生怕张凡被100万美元迷花了眼睛,赶忙出言提醒。

    “呵呵,路博士啊,您是不知道,我们张院当初在产科的时候,就独立接生过小孩,当初妇科的主任特别喜欢我们张院。都说我们张院是妇科一朵花!”

    张凡还没开口呢,护士长就站出来笑着对路宁说道。

    “我看你是太喜欢美金了吧!”张凡没好气的瞅了护士长一眼。

    护士赶紧吐了吐舌头不言语了,不过当张凡转头看向产妇的时候,她小声的自言自语“美金谁不喜欢!”

    “剖腹产手术倒也问题不大,就怕她们是盲孕盲生啊。”张凡再没理护士长,而是和路宁站在车门前看着被人群拥在中间缓缓走来的两位孕妇。

    孕妇、婴儿只要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群体中都是非常受照顾的。特别是在草原中,因为自然环境的恶劣,牧民们对于孕妇和婴幼儿格外的看重。

    “小师弟啊,没想到啊,你连剖腹产都会啊!还是边疆锻炼人啊!”路宁都感慨了,说实话,他在青鸟的三甲医院,也不是没在产科实习过。

    可三甲医院的产科,哪里能轮得到本科生实习生上手啊,住院总、刚进主治的医生、刚定科的医生、还有来进修的、各个主任副主任带的博士生、研究生,说个不好听的话,用网络笑话就是轮都轮不到你本科生上手。

    “把怀孕期间的检查给我看看。”张凡下车迎了上去,伊斯坦布尔的医生一看张凡上前了,他们也赶紧出来一个人,走了过来。

    张凡看着检查结果,“你放心,检查都是合适的,就是胎位不正,顺产的话比较危险。”部落的私人医生对着张凡和伊斯坦布尔的医生说道。

    “哪就好。”虽然嘴里说好,可是张凡一点没放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检查,看完以后,张凡没发现什么大问题,月份也到了。

    “你们同意今天让我们剖腹产,把孩子拿出来吗?”

    “愿意!你们都是大国家来的大医生,而且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都愿意。”七嘴八舌的人群叽叽喳喳,翻译只是选择着翻译了孕妇的话语。

    “好,上手术车。”孕妇们昨天早就被部落的医生照顾着做了产前准备,她们就等今天手术了。

    伊斯坦布尔的医生没理张凡。当然了,张凡把他也当做空气了。同行恨不得同行死,而这几台手术牵扯的利益很是不小。所以,没什么温文尔雅。

    华国这边的手术车上,路宁这次就不得不下台子了,他虽然是博士,但是一直在大城市的他,真的拿不下来这种跨度如此大的手术。而一起来了的医生,除了马逸晨刚毕业,也不会产科手术外。

    其他几个医生,几乎都能独立做剖腹产。往前十年,茶素市医院的产科还没从大外科划分出来的时候,当年的他们哪个没有接产过几个孩子。

    产科进入二十世纪后,算是最好的时代到来了。随着医疗的大力发展,孕妇和婴儿的死亡率直线下降。而且剖腹产在美国是最常见的手术之一。老美对于剖腹产比华国更加的崇拜,至于好坏就不好说了。

    手术车内,麻醉师开始麻醉。张凡他们开始准备手术。妇科虽然是从外科划分出去的,其实它也算自成一体的一个学科。

    其他不谈,就手术器械,妇科都有它自己特殊的器械。比如什么宫颈扩张器,比如什么o行拉钩。

    洗手,消毒,开始手术。剖腹产的手术比其他手术多个步骤,就是要准备如同雨衣一样的生物塑料覆盖在产妇的肚皮上。

    因为羊水会污染手术切口,这个雨衣就是来保护切口的,所以雨衣的功能还是挺多的。

    但是,张凡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来这边竟然还要做剖腹产。所以,这种东西,他没带!

    “张院,没塑料薄膜,怎么办?”肝胆外科的副主任医生,向医生问了张凡一句。今天他是张凡的一助,向医生算是正儿八经大外科出生的。

    几乎从头到脚的常规手术,他都能做。上能开颅做脑出血,下能打开菊花割痔疮,紧要三刻他还能当产婆!常规性的手术难不倒他。

    “护士长,带长的切口保护条了吗?”张凡被她称为产科一朵花后,就对她没什么好言语了。

    “带了带了,张院,我特意带了的!”护士长也知道前面说话不注意,惹到张凡了,所以也不敢再撩拨张凡了。

    “勉强用保护条吧,开始手术。”张凡说完就开始了手术。

    剖腹产的切口有两种。一种就是从肚脐眼下开始做之切口,另外一种则为略成弧形的横切口。

    两种切口各有好处,而横切口更美容,缝合后更牢固,所以一般使用的是横切口。

    打开皮肤,切开肌肉暴露出子宫,保护好切口,分离了膀胱。子宫就暴露了出来。

    满月份的子宫就如一个打足了气的篮球,而且这个篮球上面布满了横七竖八的血管,随着住在里面小孩子的拳打脚踢,子宫表面会不时浮现小疙瘩。就如同电影中的异形母巢一样,不停的蠕动着。

    打开子宫要用手术刀,这个时候一定要小心,一旦不注意,说不定子宫里的小屁孩就会用拳头或者脚丫子迎上来比划几下。

    张凡小心翼翼的在子宫上打开了两厘米的小口子,然后用止血钳一点一点钝性分离子宫的肌肉层,这个时候,真不敢用刀了,吃羊水的小屁孩可不讲道理。

    钝性分离和锐性分离,其实术后的并发症是一样的,手术中的钝性分离大多数是为了防止利器伤到其他器官。

    轻轻进入子宫,“吸引器!”这个时候羊水开始流了出来,张凡飞速的用手指塞进子宫挡住婴儿后,直接用剪刀开始快速的剪开了子宫。

    当子宫打开的一霎,小屁孩皱皱粑粑的脸蛋就呈现出来了,他如同大爷一样躺在水池子里面吐着泡泡。羊水泡过的小孩子超级难看,就如一个小老头一样,而且仔细一看,说不定额头上还有屎绿色的胎粪。

    伸手,张凡一个手抓着小孩的脖子,一个手塞进腹腔拖着小屁股,完整的把小孩子拿出了肚子上连着脐带的小孩子。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