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农女好种田
手机访问

第646章 恨不相逢未嫁时

    温言不远不近的跟在宁宴后头。

    能在军中生活十几年的温言,在隐匿上自然有着一定的技巧。

    最起码,现在的宁宴并没有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宁宴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瞧着人流走向。

    最终决定往人多的地方去。

    卖东西,人是基础,人多了卖出去的概率才比较大。

    这么三拐两拐的。

    宁宴最终走到了早市上。

    早市上人确实不少。

    有大户人家采买的管事,也有寻常人家起来买卖菜品或者其他的。

    人来人往的,宁宴生平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

    眼里多了几分紧张。

    深深呼吸一下,寻了一个空缺的位子。

    “小丫头这里有人占了位子,你不能在这里,看地上还有标志呢,这些都是交过保护费的。”

    “那我应该去哪儿。”

    宁宴瞧了一眼,发现旁侧说话的人说的确实是实话。

    这一片儿的地面上都有写着数字,想来自己没有被人欺骗,确实是有人把这个位子给占据了。

    “这是卖的什么?”说话的大叔没有直接回答宁宴的话。

    反而询问起来。

    宁宴说道“是烤串。”

    “那是什么?”

    “就是烤着吃的东西。”

    “行吧,你往里面走一下,年纪轻轻就出来抛头露面,想来也是不容易的,正巧这边儿有个小巷子,你在里面卖熟食对我们影响不大,大叔就指点你一下了。”

    “……”

    宁宴恍然大悟,如果她卖的是新鲜的蔬菜。

    怕是就不能在这个拐角了。

    幸好是烤串。

    “谢谢大叔。”

    “谢什么谢,都是出来讨生活的,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

    宁宴生活阅历到底比不上眼前的大叔。

    对于这句话理解的模模糊糊的,不过头一次出门跟外人结交,到底是把这句话给记住了。

    角落虽然是个角落。

    不过,宁宴也不在意。

    将东西拿出来,点燃炭火开始烤串。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买,宁宴只捡了一点儿的肉串放在烤架上。

    素菜串子放的比较多。

    毕竟……

    素菜都是村里人自家地里种出来的,就算卖不出去也不会心疼。

    顶多就是白跑一趟。

    肉串就不一样了,肉串还得花钱。

    烤串放在炭火上撒上特制的调料,香味儿瞬间就飘了出来。

    旁边儿卖菜的大叔手里拿着窝头啃着,地上还放着一个装水的竹筒。

    闻到香味儿的时候,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香……

    真香啊!

    捏着窝头看向宁宴,问道“丫头你这菜串子多少钱?”

    “一文钱两串。”

    “这么贵……”

    大叔瞪大眼睛。

    盯着小车上的素菜串子。

    要知道这菜一斤也不过一文。

    这么小的串,一斤可以穿出来个百八十串。

    “……”

    确实有些贵了,但是这是温言定下来的价格,宁宴也不敢乱改动,万一温言生气了……

    所以宁宴抬头,对着卖菜的大叔露出一个谦谦逊的笑,脑子一转说道“菜是不贵的,这么香完全是我家公子的秘方调料,撒上调料才会有这样的味道,贵的不是菜是调料,大叔您给我指了地方,算是帮了不小的忙,这两串送您了。”

    宁宴咬着牙,在还没有挣钱的时候将烤架上的串子免费送人了。

    卖菜的大叔实在是馋啊!

    但是这么贵的价格,着实舍不得买着吃。

    听见宁宴说免费送。

    立马就接到手里,都不敢谦虚一下。推辞一番。

    生怕这位小姑娘给收回去。

    于是……

    接的速度很快。

    刚从烤架上拿下来,还有些烫。

    但是大叔不管这些,又不是猫舌头,还能怕烫怎么。

    咬上一口素菜串子,啃上一口窝头,心里是满足的不得了。

    尤其是烤串上带着的辣味,辣的人舒服的不得了。

    “丫头,你这个味道绝了,好吃,肯定会卖的很好的。”

    “那就借您吉言了。”

    宁宴笑了一声。

    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被人喜欢,感觉还蛮不错的。

    不过,价格确实有些贵了。

    走过问话的不少的,但是真的掏钱买的不多。

    站在原地,宁宴都开始的怀疑人生了。

    “小姑娘不要着急,酒香不怕巷子深,你多等一会儿,能买的起的人现在还没有往这里来,等那些有钱人家的管事过来,你试试……肯定好卖。”

    “当真?”

    听了旁侧大叔的话,宁宴终于稳定了一下。

    “可不是,我还能够骗你不成。”

    “嘿嘿……”

    宁宴笑了一声。

    又等了一会儿。

    果然有人过来了。

    这人穿着深蓝色的袍子,头发用一块灰色的缎子缠起来,上头还带着一个簪子。

    是玉做的。

    至于是什么玉,宁宴就分不清了。

    对于这些,她了解的还不是很多的。

    反正是绿色的。

    看见这个人,卖菜的大叔主动凑了上去“乔爷,咱这边儿有了新鲜的吃食,挺好吃的,您要不要尝尝。”

    “新鲜的,这地方还能有新鲜的,拿来看看。”

    “您这边来。”

    卖菜的大叔直接把人带到宁宴身边。

    现在的宁宴,被温言可劲儿的补,多了很多肉,不再是皮包骨头了,站在这条街上,可是算得上是早市一朵花。

    被称为乔爷的人走到宁宴身边。

    闻着烤串的味道,先是大了一个喷嚏。

    轻轻咳嗽一样,拿起手帕在鼻子上噌了几下。

    这才走到宁宴身边。

    “味道不错啊,这是什么东西?”

    “是烤串,肉串一文钱一串,素的一文钱两串。”

    乔管事财大气粗,瞧一眼宁宴,眼神更亮了,美丽的人总会让人心情愉悦“每样都给爷拿上一串。”

    “好嘞。”

    果然是大户,宁宴嘴角露出笑来。

    拿着烤串烤了起来。

    还贴心的用纸包把竹签给包起来了。

    递给乔管事。

    幸好乔管事的手掌比较大,一手把所有的肉串肉放在手里。

    也是因为现在烤出来的品种比较少。

    不然……

    乔管事的手再大也不可能一把就把所有的烤串都攥在手里。

    第一桩买卖成功了,接下来的声音就好做了。

    官差巡视的,还有一些不是很穷困的,都会因为这独特的味道买上几串。

    这边儿人多了。

    旁侧卖菜的大叔脸上也多了笑。

    毕竟来这里逛的人都是有需求的,或者说手里拿着钱的,如果来早市的目的本就是买菜就会直接从这位大叔的摊子上直接拿上二两的菜。

    这样的话,这位大叔也算是借了宁宴的光。

    一天下来,宁宴很满意。

    还没到晚上呢,宁宴小车里的烤串就已经卖完了。

    宁宴脸上露出笑来,笑的很欢心。

    推着车子往城外走去,顺利走到外头,驾着牛车回到家里。

    温言靠着双腿,走路的速度要比老黄牛快多了。

    在宁宴之前回到沟子湾。

    甚至还换了一身衣服。

    “公子,我全都卖完了。”

    “这里本事?”

    “可不是,这些东西还是挺好卖的,晚上咱们多准备一些,明天接着去卖。”

    “不用多准备,这些正好。”

    温言说着话,同时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

    夏日越来越近,日后在街市上卖这些东西,免不了要风吹雨晒的。

    那样的日子有些忒苦了。

    他舍不得让女人吃苦的。

    还是早日的盘上一个铺子比较好。

    至于做冰的法子,温言在想一种比较温和的法子传出去。

    不过,却不是现在传出去。

    朝堂不稳,新旧交替,若是拿出做冰的法子很容易就会被人注意到。

    温言并不喜欢被人盯着。

    宁静的日子挺好的。

    可以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儿,但是……只要恬淡的生活不被人打扰。

    多活一辈子,在想法上跟一些真正的年轻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宁宴很忙。

    忙着拿抹布把小推车给擦拭干净了。

    这种吃的东西可是要进入别人的肚子里的,不干净可不成。

    温言坐在一旁想要上前帮一下,不过,会被女人推开。

    对于宁宴来说,温言这一双手根本就不是做这些的。

    如果可以,她宁愿看着温言拿着笔在院子里写字。

    或者……

    一个人坐在棋盘旁侧,自己跟自己对弈。

    温言下棋很厉害。

    对于温言,宁宴觉得这人哪儿都是极好的。

    吸了推车就去猪呢比晚饭,在充满油烟的小推车旁边呆了一天,宁宴尤其的喜欢吃素。

    清单一些才会有胃口。

    温言……

    同样如此。

    对于肉食没有那么多执念。

    日子忙碌儿平淡,对于当下的生活十分的满意。

    其他的……宁宴还没有其他的想法。

    晚饭之后,宁宴就开始准备次日的生意材料。

    肉要足够新鲜不能变质就得用当天宰杀的猪肉鸡肉,腌制起来,睡前再用小竹签串起来。

    放在盘子里,吊在水井中。

    这样才能保证肉质足够新鲜。

    瞧见宁宴这么忙碌,温言说道“可以寻个人给你帮忙,我整理了一下,今天挣了一千二百三十二个铜板,成本呢,则是三钱不到,纯收入就是七钱,没的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不累的。”

    宁宴摇摇头。

    听见挣钱这么多,宁宴心里是开心的。

    但是若是要把这些钱分给别人。

    宁宴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这些事儿,明明她一个人就能搞定的。

    温言见宁宴态度有些坚定,轻轻笑了一下。

    “总会有一天你得改变主意的,早些去睡。”

    温言看一眼天色,把宁宴赶回房间。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