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俊记
手机访问

0033.操刀之人,聚气化刃出击(第一更)

    虽说咸阳才是大秦的国都,但是安阳城却是星家的大本营。所以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安阳城的拍卖会,才是真正顶级的盛会。或许有人自持身份不会亲自到场,但心腹手下却会给予他们准确的消息。

    天下间的聪明人不少,懂得谋定而后动的人更是很多。其实嘲笑别人的同时,别人也会在嘲笑你。傲慢所付出的结果,往往会带来承受不住的代价。

    还没进入拍卖会,就隐约听到门口之处的吵闹声。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旧怨才会如此。

    一方是秦国王族,另外一方则是守城城主,拍卖场的人两头都不敢得罪,自然让争吵越演越烈,甚至隐隐发展成为即将动手的趋势。

    安阳城乃是通往秦国王都咸阳的交通要塞,守卫的城主自然也是深受秦王信任的人。虽然王子的身份很贵气,但是城主的能量同样不容小觑,双方可以说是完全的势均力敌。

    相比起城主府拥有的实际权力而言,王子雍容华贵的身份却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了。

    当今大秦王上,乃是始皇大帝的长子扶苏的嫡系血脉。当年李斯配合胡海窃位以后,扶苏也被他们弄死,但其子嗣却被忠臣义士以替换之法取代。刘邦斩蛇起义之后,与楚霸王的共同坐拥半壁江山。

    原本按照历史的发展,大汉应该取代秦朝一统天下。不过人力有穷时,刘邦未能抵抗天命,最终形成两地争霸之态势。

    其后人为了完成先祖的宏愿,百年以来两国连年征战,而其他三国趁势崛起,再次形成五国鼎立的世界。

    不同于之前秦朝的强盛,如今的大秦王国非常的虚弱。更为让人感觉可笑的是,当今的王上昏庸,虽然有重臣辅佐,却依旧改变不了好大喜功且志大才疏的行事风格。

    更加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就连诸多王子也是如此。

    看不清情势的有很多,当然也有很多心机阴沉的果断之人。用这些争霸江湖的话,可能是绰绰有余。可是用于朝堂之上,就显的有些小家子气,且并非是行王事,治天下的帝王之术了。

    很显然九王子就是这种人,并不是毫无能力,但却心机阴沉太过狠毒。要知道帝王之术可需恩威并施,该行王道就不能过于狠辣,改行杀伐就算杀尽九天也会毫不色变。

    秦福的威严已经够了,但行事风格太过阴冷。这种人倘若登上王位的话,最大的成就也就守住国土不失,若是一旦处置失当的话,只怕会造成万劫不复的灭国之灾。

    看看其下人的行为就知道,毫不顾忌主子的身份,公然与城主府的管家在大街上,并且还是拍卖会的门口争吵。不但平白无故为主子惹下大敌,甚至还丢尽了九王子府的脸皮。

    而就是这种人,反而得到了九王子秦福的重用,由此可见秦福对于手下的宽容和放纵。

    星琴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不知所谓”。

    忽然星琴的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精光,脑海中的精神力量之中出现澎湃汹涌的波涛,星爱忽然出口道:“兄弟,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现在计划的残缺,不是出现在我们眼前了吗?”

    星琴的眉头微微一皱,两人此刻并不是思维共享,命格的全部力量还在**之上。一时间星爱说的契机,星琴并不是很明白。不过就在呼吸的瞬间,星琴很快就在精神之中回应道:“兄弟,你的意思,是让九王子来做这把刀吗?”

    星爱的精神忽然微微一动,显然是笑意的表现,

    的确,正如星爱所说一般。若是九王子来做这把刀的话。无论是其身份,还是其力量,都是整个重生计划之中最合适的选择。

    “兄弟,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开启整个重生计划吗?”

    面对星琴透过精神力量传递的疑问,星爱并没有任何的表示。星琴也不是纠结的人,心中衡量一下得失之后,暗自叹息一声过后。

    “兄弟,你说的很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星琴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过还是需要谢谢你的提醒。”

    星爱大笑着道:“你我本就是一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说谢谢。”

    两人的交流看似很久,但是在精神之力中,其实只是短短的三个呼吸而已。在星琴的示意之下,星灿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微微侧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啊灿,你现在立刻回家族找到父亲,跟他说现在是破而后立的时候了。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现在就准备开始实施。”

    星灿闻言顿时心中一惊,带着茫然之色,道:“兄长,你这是何意。”

    “你把我的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他就可以。顺便在加上一句,烈火焚灰烬,凤凰浴火重生。痛则通,不痛则不通。”

    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星琴严肃的神情,星灿也知道事关重大不容耽搁。没有丝毫的犹豫之色,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平静的看着一切的王文琦,忽然神色一震,右手抚摸下巴的时候,忽然思考了片刻开口道:“琴,看来你是准备动手啦。”

    星琴倒是有些诧异的瞥了瞥身边的王文琦,在苦笑声之中道:“我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王文琦在轻笑声之中回道:“那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知道目标是谁呢?”

    “想知道啊——”

    王文琦一脸的期待之色,却依旧表现的神色平常,仿佛根本没有情绪的波动一般。不过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那种激动的目光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吊足了他的胃口。

    星琴原本带着笑容的脸孔,忽然之间神色一正道:“你看着不就知道了吗?”

    那一脸欠揍的神情,直让王文琦恨的牙根直痒痒,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他自问炼丹的功力不差,不过武力的角逐,并不是拥有强大的功力就可以。

    哪怕他现在拥有炼精二重的修为,依旧在星琴的面前毫无反抗的能力。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但王文琦却深信不疑,那种危机生命的感觉,就犹如梦魇一般纠缠着他挥之不去。

    一股庞大的气机涌现,阴阳之气汇聚于双手之间。左手为阳,乃是**之力。右手为阴,乃是精神之力。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融合的时刻,手掌的最前端出现了一道大约为五十厘米的透明气刃。

    气刃犹如镜子一般精致且华丽,但却透露着一股杀伐之气。战意勃发,星琴整个人的气息瞬间一变。原本那温文尔雅的气质轰然之间破碎,转为变为一股傲然天地的战斗气息。仿佛是神剑一般,剑锋直冲云霄,试与天地一比高低。

    脚步向前一踏,星琴整个人已经冲了过去。

    双手同时挥动的时刻,处于争吵的两人已经被气刃隔开。气刃是内力凝聚的无双锋芒,虽然星琴的功力还不够,但是分开两人还是不成问题。

    气刃之上包裹着雄浑的内力,甚至远远超越了凝聚气刃的功力。要知道星琴的功力,远远超越相同境界的修炼者两倍之多。所以王文琦的感觉并没有错,正是因为他被星琴看中,所以才能准确的出现这种感觉。

    合作是需要诚意的,而星琴给予的善意看似是个细节,但以王文琦的才能必然能够发现。

    唯有万文琦的眼神一凝,似笑非笑的喃喃自语道:“原来这就是他的选择。”

    “两位都是身份尊贵之人,在拍卖会门口吵吵闹闹恐怖不成体统吧!”

    双手同时回收,气刃顿时消散于无形之间。背负双手的星琴,那股雄浑的战斗气息,再次变为温文尔雅的气质。说话的同时,眼神同时观察起刚刚争吵的两人。

    左手边的是九王子的人,虽然年龄已经步入中年,却不见丝毫的稳重之色。有的只是谄媚和算计,眼神之中隐藏着阴冷,显然是非常看重权利的人物。而右边的少年,则是城主府的人,严格来说的话,应该是当今城主的二儿子。

    城主府的大公子,虽然才能出众,在兵家之中学习行兵布阵之法,但奈何从小体弱多病且虚弱异常。所以最多也就算是个谋士,却做不得沙场征伐的大将。

    城主府无奈,只能将二公子推上前台。比起他的大哥,二公子显然才能欠缺,有时候甚至有些好高骛远,看起来雄心壮志非常厉害,其实也就是个色厉内茬的货色而已。两者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区分。

    这些消息虽然隐蔽,不过对于影军来说并没有困难。为了推演重生计划,星爱足足花费了所有的心思,自然要做到事无巨细的程度。关于城主府的情报,是最得到他的关心。

    如果非要比较的话,那么九王子的情报,就相对薄弱了一些。

    韩天是九王子的心腹,甚至被指派直接管理王府重地,这次九王子忽然心血来潮非要来他来看看。没想到却碰上了旧怨,安阳城主一直以来针对九王子一脉。甚至连他都被牵连,每一次来都要被讽刺两句,尤其是眼前的钟伟恩,更是犹如红眼的疯牛一般。

    这次一来,钟韦恩又例行惯例,对他开始冷嘲热讽的模式。新仇加旧怨,韩天自然毫不客气的反击起来。原本只是言语而已,却逐渐演变为动手的前兆。

    没想到就在此时,两人同时被阻止了。

    眼神看向来者的时候,还没等到看清楚来人的容貌,目光却被来人手中的透明气刃所吸引。韩天和钟韦恩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轻声开口惊叹道:“聚气化刃,你是阴阳家的人。”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