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俊记
手机访问

0031.重生计划(第三更)

    正如星琴所料一般,喝茶根本就是一个借口,看看他的才能才是真。倘若自己的回答足够强悍,王家药堂自然会全力帮助他。与之相反,若是结果让人失望,王家药堂除去三转金丹以后,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如同陌路一般。

    就连星琴都不得不佩服王子文的眼光,仅仅凭借一张丹方就能看出他极力隐藏的底牌,不过就连他也没想到他王子文居然赌的如此之大。星琴自问凭借前世的学识,双魂共生的状态,以及无极宝珠足以将来位列世界巅峰。

    不过这座巅峰还需要时间,倘若在攀登高峰的时候陨落了,王家药堂势必受到牵连,严重时甚至会被覆灭。

    这就犹如踩在钢丝之上,前进一步固然到达彼岸,但若是一步踏错就会掉落万丈深渊,甚至是死无全尸的结果。更为重要的是,王子文居然如此信任自己的儿子,过程之中居然丝毫不过问,只是等待王文琦的最终结果而已。

    以星琴目前的实力来说,倘若王家药堂投靠过来,其力量势必增强一倍有余。

    要知道王家药堂最主要的能力,其实是炼制丹药。虽然星琴并不否认其强大的增幅,但对其拔苗助长的方式也谈不上喜欢。但是他不喜欢,并不意味着不能接受。

    他不需要,他手下的人可以用。借用丹药的强大力量,他的势力势必会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如此强大的力量摆在眼前,星琴又如何会不动心。

    训练营在他的眼中,其实已经是囊中之物,王家药堂若是为他所用,这就犹如雪中送炭一般及时。

    没有丝毫的犹豫,星琴直接道:“此茶分为两道,一为白菊,一为茶水。星氏家族和王家药堂,就犹如茶水一般。看似强大,却被茶水包裹,犹如被饥饿的野兽包围的肥肉一般。

    白菊会越来越微弱,而茶水则会越来越强大,若是削弱到一定的程度。这群嗜血的野兽就会扑过来,狠狠的撕咬诱惑自己的美味。”

    听到如此直白的话语,王文琦的眉头顿时皱在一起。倘若是星琴胡说八道,他自然会毫不客气的反驳,但正是因为星琴的话虽然说的难听,确实实际的描述出了现状,让他根本没有丝毫数落的余地。

    在乱世的面前,没有强大的实力,却拥有无尽的资源,确实如星琴所说一般犹如肥肉一般。

    王子文其实很早以前就感觉到了,那些人看似态度恭敬,其实是包藏祸心,那笑里藏刀的凶险让人甚为感觉森冷阴森。所以王家药堂一直寻求改变,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即使他们想走,恐怖也出不了安阳城,别看王家药堂来去自由,其实只是表面的现象而已。

    王子文的神情呈现阴沉之色,又再次询问道:“星公子同样身处其中,那您认为应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

    感觉到口中回味悠长的味道,星琴到时有些目光诧异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汤,看来这晚唐楼如此受到欢迎并不是没有道理。

    “其实说起很简单,但实际也很困难。”

    白菊的茶水本来味道就不差,现在两人倒是越喝越感觉味道的浓郁。喝茶的若是妙人,自然是味道十足。倘若反之,则在有味道的茶水,也犹如毒药一般让人难以下咽。

    王文琦自问在安阳城之中见过不少人,也认识很多的俊杰雄才,而眼前的星琴无意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不过这些也只是让他对星琴非常感兴趣,还不够他们王氏父子为其效力。倘若星琴接下来的回答不够惊艳,那答案无意是肯定的。

    连摆在自身眼前的危机都无法解决,这样的人又如何能让王氏药堂以命追随。

    王文琦冷声道:“此话何解。”

    “瞒天过海之中的金蝉脱壳,势必能破而后立。”

    简单的一句话,却透露出非同一般的意义。以王文琦的能力,自然很快理解了各种的含义。

    无论是星氏家族,还是王家药堂,都已经是一块被嗜血野兽盯着的肥肉。这点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不同的是,盯着星家的是五国王室和诸子百家。而盯着王家药堂的则是安阳城的各个势力,王文琦甚至可以想象以后被逼着日夜炼丹,其没有丝毫自由的痛苦生活。

    而星琴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舍弃现在的所有资源。让世人以为两大家族就此覆灭死亡,瞒天过海消失于人前。破而后立犹如凤凰浴火一般重生现世。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问题也同样存在。

    先不说如何在金蝉脱壳之后隐藏,单是瞒天过海就非简单的事情。如何才能让世人认为他们已经死亡,又如何能够金蝉脱壳呢?

    星琴微微沉思片刻之后,神情捎带犹豫之色,想说又没有说出口,最终还是在挣扎之中道:“我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现在还差最重要的一环钥匙。”

    “此话当真。”

    星琴笑而不语,不过答案确实如此的明显,这种答案简直是让人兴奋。

    “其实就在来到家族,真正了解星家以后,我就已经试图在改变了。为了构思这道庞大的计划,我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推演,务必追求完美无缺的状态。计划之中涉及的人员,资源其庞大的数量,甚至让整个星家都感觉到吃力。”

    “若是完成整个家族的迁移,势必能够在十年之内完成破而后立的崛起。·而我将这个计划命名为(重生)。”

    星琴说话的同时脸色一变,甚至身上隐隐散发杀气,眼神犹如寒冰一般直射王文琦道:“这道计划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甚至连我的父亲都没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秘密之所以会是秘密,就是因为知道的人,不是能够保守秘密的人,就是他是个死人。”

    重生的计划如此重要,星琴不希望产生任何的意外,尤其是这个计划还有着很大缺陷的前提下。他不会信任任何人,唯一值得他感激和信任的,只有星海、烟雨和星爱。就连一直服侍他的星灿,他都保持同样的疑问。星爱自然不必多说,他们是生命共享的状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星海存在,则是让星琴感受到了前世孤儿院长的影子。可以说在这个异世界,星海虽然不是他的血脉之亲,但那份亲情的羁绊却深入他的血肉骨髓。若不是因为星海的存在,他又如何为此花费巨大的心思,甚至还让残爱暂时放弃一切,付诸全力去推演这道庞大的计划。

    现在这道计划已经被知悉,那么王文琦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加入其中,要么就是死在这里。

    答案很明显,王文琦在星琴冰冷的目光之下,猛然之间站起了身体,离开席位以后来到其面前。单膝跪地的时刻,恭敬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之色,拱手道:“王文琦,见过我主。”

    星琴闻言后显的非常激动,伸出双手的时候甚至带着微弱的颤抖,抬起王文琦的双肩,动容的道:“文琦,我在这里许下诺言。王家不负我,我定然不会放弃王家。若是重生计划失败,我势必会为两家留下最后的火种。”

    诺言这种东西,其实犹如纸张一般,会破碎。此时却不同,王文琦感受到无比坚定的信心,以及那冲破艰难万阻的气势。感受其无双的气势,王文琦也为自己刚刚的选择而庆幸。

    疯狂是人的本性,既然星琴有如此的壮志豪情,他又如何会逊色。陪着这样的人一起疯,其实对于人生来说何尝不是一大幸事。万年如一日的生活,已经让他枯燥的有些愤恨。

    王文琦有着与天博弈的豪情,却由于家族的牵绊无法释放,如今机会已经摆在了眼前。与其在安阳城安逸怠惰,倒不如跟随星琴征战华夏,让他活出一个不一样的精彩人生。他相信自己父亲的眼光,同样也相信自己的决定。

    “少君,文琦定当誓死追随。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王文琦此时的称呼,已经与影子部队一般无二。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自然要摆正自己的姿态。少君是华夏世界相当于主公的称呼,一般只有属下敬称上司的呼唤。

    他早就看出星琴不甘于星家和安阳城的躁动之心,和他留着一样相同的疯狂性格,甚至两人相比的话,他的疯狂更加的纯粹和极致。

    安阳城太小,犹如浅谈一般,星琴就犹如一条巨龙,浅谈的环境即使在恶劣,巨龙依旧能够破劫而出。因为这就是他的命魂,注定战天斗地与天地博弈的宿命。甚至王文琦有更加庞大的猜测,星家那些继承人还在为争夺家主之位努力时。

    星晴的目标和注意力,已经放在了整个秦国之内。不然为何他如此安然宁静,要知道这可事关星海,以他如此重视血脉亲情的性格,又怎会毫无动静的保持平淡。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