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俊记
手机访问

第二十七章.王文琦

    星琴要去的地方是药堂,听说是一个家族势力,不过由于组建的时间太过短暂,所以底蕴并不是很足。不过这对于星琴来说并不是问题,反而是一个好消息。

    由于对华夏世界的生疏,所有的事情都是星灿来操作,星琴负责大方向的裁定。

    购买的药材,自然需要炼制的人手。天下能够炼制丹药的宗门、流派和家族屈指可数。最有代表性的无疑是道家、阴阳家、农家。

    道家自然不必多说,丹药一道就是他们开创的。阴阳家脱离道家,自然对于丹药也非常的熟悉。星琴修炼的阴阳星辰图,也有过丹药的一些记载。不过他的功力太过浅薄,根本无法达到炼制丹药的要求,不过想要完成计划,丹药又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农家在丹药一道的优势,甚至可以比拟道家。细细想来的话,其实也并不奇怪,要知道农家的始祖曾经得到过神农氏的传承,由此可见农家在丹药一道的深厚底蕴。

    不过农家之前炼制的乃是流体的药液,并不是固体的丹药。

    药液的优势很明显,不过由于过程太过于损耗。后来道家丹药一途创建之后,农家结合自己独有的药液之力,结合丹药的特性,另辟蹊径创建独属于自己的丹药一道。

    丹药一道,星琴自然不会陌生,先不说阴阳星辰图的记载,前世就有很多古籍和神话的描述。丹药的力量很强大,不过同样的,天下没有捷径可走。

    服用丹药,固然可以让武道如有神助,不过也会造成丹药淤积对身体损伤。倘若丹药服用太多形成丹毒,甚至会影响修炼者的潜力和**。

    不过诱惑太大的话,修炼者就犹如过江之鲤,总是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

    星琴并不排斥丹药,但也绝对不会依赖丹药。倘若一旦形成依赖性,那丹药就势必犹如跗骨之蛆,你想摆脱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修炼者必须拥有强大的自控能力,恰好他就是那种一直最为坚定的人。

    药堂的主宰,乃是王姓一家,说是家族,其实不过是父子两人而已。传闻王子文乃是农家六堂一脉之中某一堂的弃徒,听说是触犯了农家的禁忌被驱逐。

    由于其天赋才情实在很得其堂主的赏识,所以即使被驱逐农家以后,依旧保有修为和农家的学识。

    王子文离开农家以后,并没有忘记农家的恩德,发誓绝对不会流传出农家的文化。不过天下总会出现几个天才一般的俊杰,王子文依靠自己的才情和能力自创无双药液之道。不但可以辅助修炼者参悟修炼,甚至还能疗愈修炼者的伤势和病痛。

    无双药液的效果惊人,在安阳城之中非常有名,不过由于底蕴的欠缺,依旧不能走出去。要知道天下三大丹药一道,都是有着成百上千年的积累,其先人先祖开创的丹方更是犹如恒河沙数。

    王子文三十多岁的年龄毕竟摆在那里,其中的差距由想可知。

    按理来说的话,王家药堂乃是暴利的堂口,在加上王子文的武功并不是很强,势必引起他人的觊觎和窥探。

    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王家药堂在安阳城之中非常有名,甚至地位有事还让城主颇为忌惮。王子文其人见识广博,深知实力强大在乱世的重要性,自己的天赋又体现在丹药之上,武道也只是勘勘拥有至宝的能力而已。

    王子文养成了乐善好施,且助人为乐的行为习惯。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势必帮助一些散修强者,因此也奠定了其强大的人脉。

    想象一下,动了王子文,就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今天你做了什么,明天很有可能就会有一堆散修找上门来,那种感觉犹如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

    刚刚走进药堂的门口之外,就隐隐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药香,甚至感觉**的呼吸都顺畅了不少。那种香味犹如美食一般,诱人心田却感觉非常的内敛。细致感受的话,就会发现就连体内的血气都膨胀了几分。

    虽然那种感觉犹如发丝一般,但确确实实有所增长了。

    星琴的双眸闪过一道精光,书本的描述是描述,但今日亲眼见到丹药一途,其效果果然是非常的惊人。走入王家药堂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货架之上,用玉盒装载保持药性的药材了。

    虽然看不清药材的外貌,不过却有铭牌标注名称和药性,王家药堂的服务还是非常理想化的。

    只是片刻而已,就有一名少年走了过来。少年剑眉星目且唇红齿白,虽然算不得是美男子,但其外貌也是非常的精致吗。

    见到星琴的时候微微一愣神就恢复了,仔细观察一番之后,这才神情严肃的道:“不知星公子前来有何要事,倘若王家药堂有何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贵客体量。”

    注视青年的时候,关于此人的情报,已经浮现在星琴的脑海之中。王文琦,此人乃是王子文的嫡系血脉,由于从小就接受其父培养和训练,炼制丹药的才能又非常的杰出,能力甚至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更重要的是他的见识和胸襟,甚至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父亲。在安阳城之中素有“药公子”的名号,有人说过王家药堂要想走出安阳城,其局面必定是在王文琦此人身上。

    这次反倒是星琴楞了一下,他有没有表明身份,但王文琦却已经一口道出,且语气又是如此的肯定。当他注视到自己身上的长袍时,这才发现问题的根源所在。

    星家乃是华夏世界的顶级家族,自然有其独特的家族传承风格。虽然华夏世界所有人都是身穿长袍,腰带挂玉佩,脚传七长长靴。但每个家族和流派其衣服上的图文都不一样,倘若细心注意的话就能区分。

    星家崇拜星辰人所共知,其右胸位置绣制的北斗七星,更是即尽家族之力,甚至在星琴前世来说堪称艺术品。图腾的纹制精致非常且用料考究,星家的等级森严,唯有直系子弟才有资格穿着北斗七星的图腾长袍。

    正是由于北斗七星的缘故,星琴才能开创七星北斗的剑道之术。

    星琴轻笑了一声之后,心中暗道这王文琦果然不负药公子的名誉。无论其眼力,还是其能力,甚至连礼仪都风范。磅礴大气,却又让人感觉到温婉如玉。见识深厚却又不买弄,能力强大却又不张扬,果然是一代仁雄俊才。

    还真如传言的那般一样,王家要想真的走出安阳城,定然要依靠王文琦的能力。

    “星家星琴,见过王兄。”

    王文琦如此有礼,星琴自然也是以礼相待,否则失去了的将会是星海的颜面。星海待他如此真情实意,星琴又如何能够辜负这份情感。星琴虽然在星家的时间很短,但也得到过家族礼仪的培养,很快就以古礼问候起来。

    王文琦挑了挑眉,沉吟片刻之后,这才道:“原来是星琴兄,早就听闻星家家主星海收了一名才德兼备的义子为嗣,没想到今日却真的见到正主了。”

    在王文琦的示意之下,两人很快就安坐了下来,而星灿依旧是一言不发,安静的怀抱长剑坦然处之的站在星琴的后面。侍女奉上茶水之后,闻着那沁人心脾的茶香,星琴这才回道:“王兄过誉了,只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星琴如何担的上才德兼备四字。”

    听到这样的回答,王文琦也没有纠结。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星家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力,甚至连五国王室都非常觊觎。王家药堂虽然在安阳城的势力不弱,但比起星家而言犹如蝼蚁一般,自然他的话语之中带着吹捧之意。

    倒是他没有想到,星琴此人居然如此镇定,面对可以的迎合不但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反而一脸奠定自然。现在与他同龄之人,又有几人能够受的了吹捧之言,三言两语之下就能让人忘而忧思。

    正是借着这般看不见却又实际的手段,王文琦在安阳城年轻一代之中,才博得了药公子的名号。

    反而是星琴犹如强风过山岗一般,风势固然强大,但面对雄山峻岭却丝毫不见任何悸动,王文琦不由得心中高看了星琴几分。

    “不知星公子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同样的话语,却是两重的意思。如果前面是问候星家的意思,那么后面就是问候星琴自己的意思了。之前询问,星琴没有任何的回答,也就是说这次星琴前来并不是代表星家,而是他自己的意思。

    星家和星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星家的要求哪怕有些不合理,若是王家药堂的损失并不大,王文琦自然会答应。倘若是星琴个人的话,那结果就得细致的考虑一番了。

    星琴依旧是没有正面的回答,反而伸手进入胸膛的长袍之中,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丹方递了过去。

    “王兄,还是先看看这道丹方。”

    丹方,王文琦自然好奇。要知道王家药堂所有的丹方,都是王子文开创炼制的。他的功力虽然很高,但还没有达到自创丹方的程度。外人皆道,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实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差的很远。

    接过来的同时,却又听见星琴再次说到。

    “此丹方事关重大,无论王家药堂是否能够炼制,但我希望此丹方无论如何也不能泄露。”

    王文琦表面上一脸笑容,但心里却有些看轻了星琴。丹药一道行事严谨,带着丹方求人炼丹的事情是常事。

    王家药堂虽然是安阳城一城的势力,不过信誉这种事情还是非常看重的。倘若泄露客人的丹方,那他们的脸面还要不要了。王家药堂创立数十年,可是从来没有传出过泄露客人丹方的事情来。

    紧紧片刻之后,王文琦注意到丹方上的药材,以及详细的炼制过程之后。整个人顿时神色失常,甚至连手臂都不能自控,带着微弱的颤抖态势。猛然之间起身的同时,犹如身下装置了弹簧一般,直让星琴看的是目瞪口呆。

    那动作幅度之大,其神色之慌张,甚至连手旁的茶杯打翻,茶水滴落在长袍之上都没有丝毫的察觉。反而是神色一震,双眸犹如实质一般紧紧盯着星琴,大声道:“星公子,这道《三转金丹》的丹方你是如何得来的。”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