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镇魂大师
手机访问

0042 夜宿山林

    看着沈煜用他的商用笑脸问自己惊喜不惊喜,舒不凡就莫名有种不敢忤逆他的“恐惧”感。

    “那个……”舒不凡妥协道:“沈哥,你看天都快黑了,这深山老林里指不定有什么豺狼虎豹呢,要不咱先去附近民宿住一晚,等明天做好准备了再入住山林咋样?”

    “深山老林?”沈煜一推眼镜,“你们这些城里长大的小孩子哪见过真正的深山老林,这里顶多就算人烟稀少而已,坐车再走上一天,才能挨到深山老林的边,离人生活区这么近的地方,哪来的豺狼虎豹?能看见个山猫你都可以在朋友圈里吹上天了,无知!”

    舒不凡被怼的没法反驳,只能身上背着大包小包,手里拖着一堆包裹准备认命地往山里走。

    沈煜笑着又插一刀,“不过嘛,野猪还是比较常见的。”

    舒不凡立马就怂了,哀求道:“大哥!祖宗!咱们还是住店吧!”

    沈煜就像没听见一样,踏着轻快的步伐直接出发,舒不凡看着周围已经被黑色笼罩的山林,立马逃命似地追上沈煜,生怕慢一步他就会被丢下似的。

    沈煜熟门熟路地找到一个浅山洞,二人便在这地落了脚,然后就是开始准备生火做饭过日子。

    周围没人的时候,沈煜就会帮舒不凡干些轻快的活,以他厉鬼的等级,轻飘飘的东西他还是拿得起来的,只是物理攻击非常低,打在人身上就跟被风吹过似的。

    这是沈煜的原话,可舒不凡却十分不相信,照他的话说,鬼将级的夏末物理攻击也该厉害不到哪去才是,可是以舒不凡被揍的经验来看,她的物理攻击可以说是绝对能致命的!

    一边帮忙生火,沈煜一边解释了原因,说来说去又回到了灵魂的量变引起的身体质变,总的来说就是舒不凡对魂力的抗打击能力低了,变向也降低了身体因魂力而受到的物理伤害。

    舒不凡突然想起某电视剧里的武侠内功梗,因为练了内功所以受到了内功攻击的伤害,那些没有内功的反而没事,这你玛学内功是为了什么?为了挨揍吗?

    舒不凡现在的状况正是这样,没有魂力的时候,夏末只能给他造成一点物理伤害,有了魂力反而被打个半死,他这明显是被魂力坑了的节奏啊!

    吃饭的时候,舒不凡终于把他这几天一直想问却没问出口的事说了出来:“哎我说,我给灵探社干活可以收获工资,你们鬼给灵探社打工,工资给的是什么啊?冥币还是香火?”

    “这世上连冥界都没有,哪来的冥币?”沈煜又是日常浅笑,说出的话却极具讽刺意味,“就算真有冥币那东西,你觉得是活人印出来的?更可笑的是鬼食香火,不知道是哪个神人的脑洞编出来的,照他这么说,没有供奉的孤魂野鬼岂不都要饿死?”

    “那给什么啊?”舒不凡说:“总不能白干吧?”

    “每个人的所求都不一样,”沈煜说:“我不过就是想要个合法杀魂升级的特权而已,正义什么的,我可没有。”

    靠!原来这家伙才是最危险的!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升到最高级想干什么?一统鬼界吗?”舒不凡好奇地问:“还是一统人鬼两界?”

    “就像你说的,当鬼吃喝玩乐都不能,我一统两界追求的是什么?同样虚无飘渺的权力欲吗?”沈煜略带嘲讽地一笑,“我不过就是想要强大到,没人可以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仅此而已。”

    舒不凡一脸了然地说:“原来是追求自由啊,这个理由够高大尚,也够中二,不过我挺你!我也讨厌被别人强迫做不喜欢做的事!”

    沈煜问:“比如加入灵探社?”

    舒不凡仔细想了想,“我倒不是对加入灵探社烦感,毕竟我这人没啥梦想,在哪混都一样,我只是不喜欢被人强迫加入而已。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不强迫,我百分之百不会考虑这一行,感觉会短命的样子不说,见天的受惊吓,试问谁能受得了啊?”

    饭吃完,天也差不多全黑了,沈煜说他来守夜,让舒不凡休息,可在这黑乎乎的森林里,谁能心大到第一次来就睡得着?反正舒不凡是做不到。

    望着洞外的森林,舒不凡这才发现,森林里竟慢慢开始出现了幽幽的光亮,那光亮并没有多强,但在这漆黑的夜里却足够照亮舒不凡眼前的世界了。

    光亮并非来自于天空,而是来自于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每一只小虫子、甚至是每一粒飘散在空中的灵魂碎片,它们组合在一起,就绘制成了一副梦幻般的奇景,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

    “好厉害!”舒不凡问沈煜,“这就是你带我来这的原因?”

    “这里就像玄幻小说里常提到的福地洞天,特别适合修练魂力,是训练新手的最佳地点。”沈煜说:“还记得吗?我在八荒村就和你说过,任务完事要训练你一段时间,此行的目的就在于此。”

    沈煜和六姐说话的时候,舒不凡就猜到是这么回事了,所以才忍住好奇没问,想看看沈煜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训练他,如今沈煜自己主动提了,舒不凡自然是心痒难搔,想赶快问个明白了。

    舒不凡刚要开口问清楚,突然洞外的林子里就传来了什么东西快速穿越山林的脚步声,以及树枝折断、矮丛被践踏等声响,甚至还有急促的呼吸声,只是林深叶密,灌木丛生,视线被阻挡的严实,舒不凡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狂奔。

    想到沈煜之前提到的野猪,舒不凡立马就不淡定了,马上四下张望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当武器,或是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躲一躲,只可惜这个洞太浅,也就能遮个风避个雨,实在没有地方容他藏身。

    至于武器,舒不凡身边只有一柄挖土的小铲,就这一磕就卷边的破刃,拿它跟野猪玩命只有送死的份,可舒不凡还是拿起了它,多少也能求点安全感啥的。

    刚把铲子握在胸口,一个影子就从树丛中冲出,直接就奔着洞口而来……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