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妖精旅行社
手机访问

006护身符

    钟离修被一阵推搡惊醒,缓缓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正对着的是洁白的天花板,脑袋木的要命,浑身疼。

    “你终于醒了!”

    “大夫,大夫,他醒了。”

    一连串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钟离修这才发现,除了室友外,还有几个当时围观的群众。

    “我这是...”钟离修有些迷茫,现在浑身是伤不说,手打着吊瓶,鼻子里插着氧气管。

    都已经这种程度了,当时还没醒的时候,还有人摇他?怎么想的。

    “你可算醒了,你都不知道,你昏迷四天了,医生说你脑内有淤血没消,压迫了神经,如果你长时间不醒过来,医生说你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就会变成植物人。”木文风抢在大家之前出声,一边说一边抽噎着。

    “这么多天了?那当时的小姑娘怎么样了?有没有事?”钟离修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胳膊打着石膏,没法动。他依稀记得当时小姑娘痛苦的模样,只恨自己当时没有车。

    木文风扶着钟离修缓慢起身,一边解释着,“那个小姑娘后来被送到医院洗胃了,因为送过去及时,没啥大碍,后来报警才知道,因为那个小姑娘的姐姐在咱们这所学校,她此次前来是找姐姐的,却没想被人搭讪,那人被拒绝后从别的渠道买了‘爽身粉’给小姑娘吃,而这‘爽身粉’是一种类似于迷幻药的新型毒品,无副作用也没有毒性,就是会产生特别强烈的幻觉,而且事后肚子会疼痛难忍。而且她身体虚弱,又对有些成分过敏,所以导致她心脏早搏。”

    听到毒、迷幻药的字眼,钟离修差点没骂出声,因为学医的他知道这方面对人的危害远远大于宣传“远离毒品”上的介绍,虽然说有些东西,比如刚才木文风说到的‘爽身粉’、和刚查获的‘笑气’不会对人身体有害,但是还是会或多或少的影响人们的脑神经,和身体机能,“警方没查查这毒药的来源?”

    “暂时没查出来,不过人抓到了,正拷问呢。”这回是奚明宇回答,“你不担心自己的伤势?不问问撞了你的司机?你就不担心你自己?”

    “我啊,我感觉还可以。”钟离修笑了笑,他倒是真的忘了这茬事。“那你和我讲讲,肇事司机抓到了么?”

    “抓是抓到了,不过好像家里有人,拘留几天就被保释出来,倒是交了不少钱。”

    “我猜到了。”

    “这件事是导员和主任帮忙解决的,本来是发生在校门口的事,按理来讲属于恶**件,网上报道的特别迅速,学校刚开始被采访的意思是不能姑息,必须严惩,可是没两天院长到系里谈话,后来又变了口风。”

    “那就是家里有人,压下来了,话说我只不过是被倒车撞了,为什么我会昏迷这么多天?”钟离修疑问,按理来讲并没什么事啊,因为倒车速度并不是很快。

    “那什么...”木文风刚要说话,就被奚明宇打断。

    “你别说了。”奚明宇一把拽过木文风,“你别听他说的,其实你就昏迷了一天一宿,今天才是你住院后的第三天,他就唬你呢。”

    钟离修翻了个白眼,我就说这家伙肯定忽悠我,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奚明宇趁这机会赶忙坐在钟离修的病床上,在他的病号服里摸索着。

    “诶诶诶?你干什么?这是医院,你注意点。”钟离修被奚明宇的突然袭击弄的怪不好意思,两个大男人在医院里拉拉扯扯,摸摸索索的,像什么话,更何况他可是“直男”,才不会对臭男人感兴趣。

    木文风赶忙拉着奚明宇,看了一眼门口,小声说“你干嘛,一会让护士看到又该说个没完了。”

    奚明宇皱着眉思考一阵,然后说,“你们记不记得,之前我回老家后,像我爸要了几个护身符,还让你们贴身佩戴的。”

    “记得啊,我天天带着呢。”木文风回头看他,一边说一边解开裤腰带,从腰上解开一根红色绳子,上面挂着一个用红布包裹成三角形的小符,“这呢。”

    “我也带着呢。”姜步崖看着木文风的眼神有点嫌弃,从脖子上掏出同样的护身符展示给奚明宇看。

    钟离修见这情况,不免有些疑惑,用打着石膏的手臂小幅度挥舞着,“我也带着呢,怎么了?”

    “我那天问你你有没有带,你说你带了,可是我刚才摸的时候并没摸到啊。”奚明宇摊手。

    姜步崖和木文风对视了一下,姜步崖紧接着问,“会不会是被送进来那天,被医生护士摘下来了?”

    “不能不能。”奚明宇摇了摇头,那可是我爹做的护身符...

    “我爸亲自做的护身符,一般只要被人绑定后,除非本人想拿下来,要么外人是看不见的,更别提拿下来了。”事到如今,连“妖”都和室友讲了,奚明宇只好和大家“坦白”。

    “卧槽!这么神奇?”木文风瞪着眼睛惊呼,只恨自己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所以说,不让你们没事的时候摘下来么。”奚明宇解释,“外面这层红布不是市面上的布,是一种特殊的蚕吐出来的丝,我们都叫它‘喜蚕’,都说这种丝不怕水火,而且韧性极强,是高档服饰才能用的。虽然说这丝织成的布不怕水火,也仅是防水防汗,洗澡游泳没事,但要是长时间在水里泡着也玩完,里面的符该湿还得湿。”

    木文风瞧这手里的符,手一阵哆嗦,差点没掉地上,“这么珍贵的东西,你竟然舍得给我们。”

    姜步崖将符重新塞进领子里,推了推眼镜,“我想,护身符珍贵主要在‘护身’上吧。”

    奚明宇打了个响指,“你说的对,我爸之前用上好朱砂写的清气符,正长情况下能让佩戴的人变得精神,而且会大幅度减少糟糕的事,如果遇到非正常原因的灾害,会自动激活里面的符,提供一份生命保障。”

    “就是说,遇到危险有一次保命的机会是么。”姜步崖提问。

    奚明宇,“是这个意思,但是不管符激活与否,都会留下符印的,就是红布会变黑,但是外形不变的。”

    钟离修手没法摸身上,但是他能感觉到,身上一直佩戴的“护身符”不见了,“要么你问问你爸,这种情况算什么?”

    “我去问问。”奚明宇想搞明白这个问题,起身拿着手机出门打电话。

    木文风见状,坐在刚才奚明宇做的地方,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钟离修看着眼前发呆的室友,“我出车祸的消息,没告诉我父母吧?”

    木文风愣了一下,“没告诉,我怕你父母担心,索性也没什么大事,但是乔嫂我通知了,可是她电话一直打不通,发微信不回,在发就被拉黑了。”

    “???又什么情况?”钟离修猛的起身,身上的伤口被再度拉开,“嘶,疼死我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