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医行大道
手机访问

第四十八章 通俗易懂的讲解

    陈思佳此时被金彭突然提出这个问题给难倒了,顿时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娄帅,还不停地给娄帅眨眨眼,向着不远处的娄帅求助。

    而金彭也发现了陈思佳的小动作,目光也带着一丝好奇的看着娄帅,想看看娄帅这所谓的怪胎知不知道。

    娄帅看着陈思佳求助的目光,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再抬起头看着金彭充满疑惑的目光盯着自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自己还非回答不可。

    “体内某个脏器或组织离开正常的解剖部位,通过先天和后天形成的薄弱点,缺损或者是缝隙进入另外一个部分,就叫疝。这种情况多发生于腹部,以腹外疝为多见,腹外疝就是由腹腔内的脏器或组织,连同腹膜壁层,经过腹壁薄弱点或空隙向体表突出而致的一种病症。”

    娄帅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容,无奈的看着面前的金彭和陈思佳,语气不慌不忙地向着两人解释了疝是什么。

    “不错,知道挺多的,不过说的没错,这就是所谓的疝!”

    金彭目光佩服的看着娄帅,然后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的说道,紧接着当着众人的面,手悄悄的从自己的桌子上拿了一个四方的冰红茶的瓶子,放到了自己面前。

    “现在趁着有空的时候,我给你们讲讲什么是腹股沟疝。”

    金彭此时手里拿着瓶子,面色带着柔和的笑容看着自己办公室剩的下三个实习生,如今看着三个人并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于是嘴角带着笑容的对着面前的三人说道。

    三人听了金彭的话,都目光极为好奇的看着手中拿着瓶子的金彭,他们不知道金彭要说些什么,这是他们第一次实习的时候,听老师主要讲解某一个症状。

    “这腹股沟疝可就发生在腹股沟区,腹股沟区就是我们腹部和大腿中间那一条缝隙。”

    金彭面色极其严肃的看向着面前的三个实习生,拿着手中的冰红茶的瓶子开始讲解着腹股沟疝,而原本平日面孔上的笑嘻嘻早已消失不见。

    三人此时目光极为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金彭,特别是他手中那冰红茶的瓶子,不知道对方要怎么讲解腹股沟疝。

    “所谓的腹股沟疝也是疝的一种,所以他也有疝的特点,就是腹部脏器因为某种因素通过缝隙来到腹股沟,进入其他的组织。”

    金彭非常仔细地向着面前的三人开始讲着有关于腹股沟疝的知识。

    接着金彭又将自己手中的冰红茶的瓶子拿了起来,目光扫视的看着面色极为充满好奇的三个实习生,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想要了解一个病症就要了解它的解剖,我就拿着个冰红茶的瓶子做一下示范。”

    金彭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然后面色极为肃穆地对着娄帅等三人说道。

    娄帅三人也目光极为好奇的看着对方手中的瓶子,不知道对方要如何来讲解。

    “我们可以把这个瓶口理解为所谓缝隙的出口,这瓶子的上部则是髂前上棘和腹直肌的外缘,然后这下面的地方就是腹股沟韧带,这右侧向内的只是腹直肌的外侧缘,至于外面最为常见的应该是耻骨梳韧带,这就是一般的腹股沟疝的解剖结构。”

    金彭手中拿着这冰红茶的瓶子,用着自己的手指着冰红茶的几个平面,向着面前的三位实习生直接最通俗讲解了腹股沟疝的解剖结构。

    三名实习生听到了他的讲解都面色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一般都是直接脏器从这缝隙之中钻出来,最后就形成了腹股沟疝,不过腹股沟疝分为两种,斜疝和直疝,你们知道这两种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金彭看着面前这三个实习生,差不多了解这种症状的解剖结构以后,语气带着一丝沉着的对着面前的三名实习生说道。

    娄帅听了金彭的话,稍微的迟疑了一下,虽然如今眼前出现了一大段话,但是读起来和理解起来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这个非常的简单吗?我来告诉你们啊,你们记好,最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能够进入**的就称为腹股沟斜疝,要是直接从腹股沟之中突出来没有进入**的,就是腹股沟直疝。”

    金彭用着自己最通俗易懂的方法,面色极为淡然地向着面前的三名实习生讲解了腹股沟直疝和腹股沟斜疝的最大的区别。

    “原来是这样的,这样记起来就容易许多了。”

    何圳攀听了金彭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金彭这样通俗易懂的讲解,比他们读起书来要理解的快多了。

    “所以现在你们应该了解什么是腹股沟疝了,而我们做的手术则是腹股疝修补术,就是帮人将自己那突出到别的组织的器官返回到腹部,然后再把患者那条缝隙给缝合好,就是所谓的腹股疝修补术。”

    金彭面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三名实习生,看着这三名实习生差不多都懂了,于是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然后语气极为冷静地对着面前的三人说道。

    “原来如此!”

    娄帅听了金彭的话,脸上带着笑容的点了点头,如今娄帅倒是对于这副股疝的手术有所新的了解了。

    “给你们讲了这么久,都到了十一点多钟了,先把饭给点了吧,你们想吃什么?”

    金彭看着自己讲解的差不多了,抬起头看着科室的钟表,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于是面色平静的看着三名实习生,语气极为柔和的说道。

    娄帅听了金彭的话,原本还有些平静的肚子开始有些叫起来了。

    娄帅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自己这个体质就是比较容易饿的体质,今天为了能早点上手术,早上六点半就起来吃了早饭,现在经过了两台手术的操作,再听着金彭的话,肚子早有些饿了。

    “不等赵老师和杏姐吗?”

    陈思佳听了金彭的话,稍微的迟疑了一下,然后语气柔和的对着他面前的老师问道。

    “他们的手术恐怕要做到十二点半左右,到时候饭送过来都已经凉了,老赵肯定在手术台上,自己点了饭,我们不要为他们担心。”

    金彭听了陈思佳担心的话,呵呵一笑,语气极为熟练的对着面前的陈思佳回答道,毕竟这么多年的同事,金彭对于赵瑞也算是非常的了解的。

    “那好吧,我要吃火腿炒蛋。”

    陈思佳嘴角带着一丝笑容,面色极为兴奋地对着面前的金彭说道。

    “我和胖胖各自一份油豆腐炒肉。”

    何圳攀看了娄帅一眼,心有灵犀的点了点头,然后语气极为随意地对着金彭说道。

    毕竟油豆腐炒肉,对于何圳攀和娄帅都是最爱的菜,两人或许就是因为这一道菜,最终走到了一起。

    “油豆腐炒肉,你们两人确定?”

    金彭听了何圳攀的话,目光极其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娄帅和何圳攀,语气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所谓的油豆腐炒肉,他已经看着娄帅不知道点了多少遍了,没想到如今新来的实习生竟然也喜欢吃油豆腐炒肉。

    看来以后他们两人到时候上手术台去的话,要是需要点饭,没联系到他们,直接点油豆腐炒肉就行了。

    “就这个吧!我觉得油豆腐挺不错的!”

    娄帅看着金彭那眼神之中投射出古怪之色的样子,轻轻的带着一丝笑容,语气极为平静的说道。

    “胖,给,你下去卖点饮料,我请客!”

    何圳攀看着金彭已经点了饭,悄悄地来到了娄帅的身旁,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两张十块钱的钞票,语气极为小声的对着娄帅说道。

    “为什么这件事要我去做?”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到时候可以顺便减减肥,再说我都出钱了,你难道好意思让我跑吗?”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