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西幻)于是勇者成为了魔王
手机访问

48.收集

    分配完兽核后, 阿芙拉独自一人离开了队伍, 进行单独的探索。

    虽然组队更快也更有效率, 但兽潮的机会毕竟不多,她还是想一个人进行实战修炼。加西亚展现出来的力量不仅震撼住了这群中阶职业者,也让阿芙拉深深感到自身的弱小。

    身体的弱小不可怕, 可怕的是心灵的脆弱。

    阿芙拉对加西亚的力量升起了一丝惧意,于是她决定单独前往猎杀, 借以磨练自身。

    一望无垠的荒野之上, 稚嫩的少女步伐沉稳。

    伪空间中没有气候也没有黑夜,时间似乎在这里失去了意义,但只要细心就能发现,那些原本还生机勃勃的野草们露出了疲态, 似乎正在逐渐枯萎。

    脚下是非比寻常的松软,一路上,阿芙拉也从容不迫地猎杀掉路途中的一些低阶异兽。

    “吼!”

    一头野地犬在扑过来的第一时间,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道寒光撕碎。阿芙拉砍下最值钱的爪子和尾巴,掏出兽核收入储物空间。

    储物空间正一点点填满,除了大量道具、异兽材料、异兽兽核, 那多头蛇魔的兽核也在其中。

    尽管兽核闻起来美味诱人,但作为一个理智的职业者, 阿芙拉有着优秀的克制力。她清楚记得每一本基础书籍, 包括法术标准入门中都严厉警告职业者们不要试图服用或者融合异兽的兽核和元素石。虽然异兽可以吞噬职业者们的灵核, 但并不代表职业者们也可以这么做。

    在一定条件下, 摄入小部分兽核就能够对职业者灵核产生损害作用或使灵核和魔力回路出现异常反应。

    套用法术标准入门中简单的讲解方式是,不能吃,吃了就死。

    兽核的价值在于魔力共鸣,大多运用于法杖等武器或防具的打造中,当然炼金术师也会使用兽核来制作内芯——但纯净的内芯在某种程度上早已提炼成了超乎兽核的存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越美味的东西说不定越致命,阿芙拉警惕想到。

    在将野地犬的兽核收入储存戒之前,她狐疑地嗅了嗅——很普通的兽核,夹杂着浓厚的血腥味和狗骚气。

    这味道对嗅觉灵敏的人是很大的考验,阿芙拉揉了揉眉心。

    再次尝试性取出蛇魔的兽核,顿时那淋了酱汁的烤肉气味再次出现,肉香四溢,还带了点海鲜最原始的鲜甜气息,向着她的饥饿发出火热的邀请。

    阿芙拉连忙将之收回了戒指中。

    这味道似乎只有她闻得见。其他人一脸高兴,丝毫没有被食物诱惑的迹象。等加西亚脱出空间后,还有法师一脸感慨:“没想到加西亚大人面冷心热,蛇魔的兽核说分就分。”

    “高等兽核的残片,怎么也能兑换一千左右的荣誉点。”学院骑士很高兴,他在送伊夫林出空间后立刻回返,正好赶上加西亚豪爽分配兽核。

    “阿芙拉,”女骑士乔蒂压低嗓子,“等会儿一起组队吗?”

    正被蛇魔兽核吸引的魂不附体的阿芙拉猛然一震,精神力冲刷过心神,刹那间就从饥饿中回过神。果断将兽核收进储物戒,她摇头:“我想一个人训练,这次的实战还是不够。”

    乔蒂目露惋惜。加西亚离开后,阿芙拉应该是团队中最强的战斗力。如果邀请她一起探索,说不定能收获更多。

    但这件事上不能勉强,她点头嘱咐:“那好吧,一个人狩猎的时候小心点。”

    “放心吧。”

    一阵低吼声打断了阿芙拉的思路,异兽铁锤般粗大的长臂垂落在地面,身体周身覆盖着鱼鳞一般丑陋的“铠甲”,兽瞳通红一片。

    高等异兽或许还保持着一定理智,像这类低阶异兽,早已陷入疯狂的杀戮气息中,贪婪渴求着鲜血。

    阿芙拉抽出锯齿砍刀,战技的光华大盛。

    兽潮的狩猎真正开始。

    一头、两头、三头……到成群结队的异兽部落,没过几天,戒指中积累的物资已经占据了空间的一般。阿芙拉最初只是练就肌肉记忆,不断重复枯燥无味的三个动作——挥、砍、撩。一开始的时候效果不是很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拉长,她的动作也变得更加准确熟练。

    野外的狩猎和斗兽场的训练完全不同。在斗兽场内,哪怕同时对付数只异兽,阿芙拉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野外不同,野外的狩猎处于环境之上,职业者不会知道战斗时会有怎样危机四伏的状况等待着自己,也不知道即将面对怎样的陷阱。

    而且孤身一人进行狩猎时,那种衰弱和疲倦后无法安然入睡的紧绷感,都丰富了阿芙拉的经验。

    条件越艰苦,越能逼迫自身成长。

    到中期的时候,她开始练习法术和战技的时机掌握,刻意与异兽缠斗。冰系法术早已烂熟于胸,但她需要的不仅仅是熟练,还有对时机的把控。加西亚在战斗时就很会利用异兽出手的间隙,每一招式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迸发——这也是他的战斗格外赏心悦目的原因。

    时间一长,熟悉地形后,一群职业者们发现伪空间并没有想象中宽阔。在阿芙拉猎杀途中,她和其他小队至少碰面了五次。

    第一次她在追赶一头敏捷的猎猫,那狡猾的猎物先一步潜伏在暗处埋伏她,差一点就被得逞。学院骑士带领的小队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眼睁睁看着阿芙拉一跃而起,唰的一下蹿了上去,凌厉地挥动锯齿砍刀,将猎猫抽成肉泥。

    第二次她正在被一群海渍虎追赶,这些长得和老虎很像,但身体遍布奇怪鱼鳍的生物愤怒地追在她身后。正当宫廷骑士们打算上前帮忙时,阿芙拉反身回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灵跳上陡然升起的冰柱,嗖地用冰系魔法将这些不懂见好就收的异兽冻成冰雕。

    第三次、第四次……

    第五次的时候,骑士们表情麻木,注视着阿芙拉追着一群凶猛且拥有壮实肌肉的诡瘟怪跑。

    失去了高等异兽的压制后,大量异兽从躲藏处显现出了身形,没有了加西亚大人,他们就算组队狩猎也觉得心惊胆战,但阿芙拉似乎不是……

    或者说,确实不是。

    伪空间就这么大,他们先开始还会议论阿芙拉会赚取多少材料,学院的还会感叹一两声宫廷把职业者虐待到这种地步。到后来,干脆无视了无时无刻都处于战斗状态的骑士,专心自己的狩猎。

    太疯狂了。

    无论是最低阶的异兽,还是群聚的危险异兽群,阿芙拉的战斗有增无减。在这样高强度的磨练下,就算以旁观者的角度,也能感受到她的剧烈成长。

    他们自问做不到这样的训练,也无法理解阿芙拉为何要苦修到这种地步。

    在狩猎快要结束的前夕,阿芙拉遭遇了刺虎群。

    芒刺、翅膀和足以刺穿肉身并撕裂的尖爪。数头体型庞大的刺虎嘶吼着从空中、从地面将她重重包围,龇出致命的獠牙。震荡的魔力荡起涟漪,有一刻战技的光华无影无踪,下一秒忽然从兽群间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巨大吼声,一头雌性刺虎无力倒下,溅起铺天盖地的烟尘。

    同伴死亡令原本就嗜血焦急的刺虎群陷入了狂怒,一时间啸声震天。

    负伤的刺虎首领站在几头成年刺虎身后,那双兽瞳闪烁着狡诈的光芒,盯着被团团围住的阿芙拉。它的吼声犹如雷霆,源源不断指挥着刺虎们干扰阿芙拉的战斗。

    阿芙拉身法提高得很快,但想要同时面对中阶的刺虎群还是感到吃力。但她不慌不忙,在一击劈向身旁冲上来的刺虎瞬间,躲开了投射过来的射钉,再次原地消失。

    黑色小鸟展翅高飞,羽翅中煽出一丝空间波动的气息,在空气中身形若隐若现,只剩下一道模糊残影。

    鬼婆鸟作为暗系亚种,能够在一定时间内为主人释放一层隐身光幕。当然这其中有很大的限制,比如隐身的时间不稳定,并且会在走动后重新暴露身形。

    失去了目标的踪迹,刺虎群不安骚动。那头警觉狡猾的刺虎隐约察觉到了危险,猛然爆发出一声嘶鸣,命令刺虎群护在它的四周。

    但、太晚了——

    借着两头挡在首领兽跟前刺虎之间翅膀的间隙,一道朴实无华银蛇爆闪而出。伴随着飙射的血液,阿芙拉将秘法灌入武器,首领刺虎的身躯乍然崩溃爆开,行成的冲击力将想要冲上来掩护的刺虎群推了回去。

    天泽圣章序章,源流,源源不断为魔力海补充着魔力。尽管跟不上消耗速度,但她有足够的时间和体力。

    首领的死亡令刺虎群传出了一声声悲鸣哀啸,兽群再度将可恶的猎手包围。兽瞳迸射出仇恨,刺虎群空前愤怒,然而它们在疏忽中已群龙无首,注定要成为刀下亡魂。

    锯齿砍刀森然清明,像是渴望尝一尝更多的血液和血肉。

    面对随时会成为猎手的猎物,猎人没有惧怕。

    她的储存戒中,有无数泛着腥气的材料。在厮杀中,在生死考验中,骑士挣扎着成长。

    阿芙拉饥饿的不是胃。

    她一直保持着饥饿的状态很久、很久。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