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听说我是渣男[反穿书]
手机访问

25.二十五章

    中午裴嘉裕就在岳父这边一起用了饭, 因为刚休假回来, 宋明月的工作量堆积起来连中午午休的时间都要占用,今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就跟裴嘉裕说过让他今天中午不用给她送饭。

    突然这么闲下来, 老婆闺女都不在身边,适应能力算不上多好的裴嘉裕感觉心里有点空得慌。

    正好宋老爷子要去公园跟几个老友下棋,裴嘉裕就干脆跟着一起去了。

    跟宋老爷子一样退休的南大教职工跟他一个级别退下来的,基本都被单位安排在了这一片的小别墅里, 这样一来老伙计们要约着一起干点什么,可就方便多了。

    他们约好的是附近一个小公园, 临着个葫芦似的小湖泊, 吹着小风晒着太阳,再看看其他中老年唱歌跳舞打太极什么的, 小日子清闲自在得很。

    距离不远,裴嘉裕一手拿坐垫一手拿棋子盒, 手指上勾着大茶杯提绳,胳肢窝下还夹着个棋盘, 挨着岳父就这么散步走过去。

    这会儿也就刚吃完午饭没多久, 才一点钟过几分,其他三个老友还没到, 裴嘉裕跟宋老先生就先找了个空着的石桌。

    宋老先生站着, 不用多说裴嘉裕就动作熟练地给他把坐垫铺好, 又把茶杯给放在宋老先生习惯了的方向, 侧身让开, 宋老先生就坐下了。

    两人的相处习惯还是宋明月回国在家里看见裴嘉裕之前这两人就养成的, 当初裴嘉裕没少围着宋老先生这位老师跟前跟后的照顾。

    不是为了讨好谄媚,而是裴嘉裕自觉受老师帮助提携太多,他一个穷学生没别的法子,只能埋头认真地在自己能力所及之处尽力照顾老师。

    当时宋老先生没少被人羡慕有这么个赤诚的学生,等到后来学生变女婿,那羡慕就更多了。

    “老崔他们怎么还没来,我给他们发个微信。”

    宋老先生坐下来扭头四顾,又低头看看手表,而后嘴上嘀咕着掏出手机。

    裴嘉裕弯腰俯身摆放棋盘跟棋子的动作一顿,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好像忘记带手机了。

    也不是出门的时候没带,而是早上送裴乐乐的时候坐在后座上的小丫头用裴嘉裕的手机给姥爷打过电话。

    之后裴嘉裕就根本没再想起它,到现在都还在车里扔着。裴嘉裕也就是突然想起这事,也没回去拿手机的念头,想完了就继续摆棋盘。

    “哟,老崔他们还在家呢,嘉裕,来,陪我先下两盘。”

    宋老爷子最近这段时间喜欢的是象棋,年轻那会儿他喜欢的是围棋,宋老先生总说自己年纪大了,下围棋没那个脑力跟精力了,就不瞎折腾了。

    裴嘉裕自然顺着老爷子的意思,坐下来认真地陪着下了两盘。

    等到另外三位长辈溜溜达达过来了,裴嘉裕起身让位,就站在宋老爷子身后陪着围观。

    突然不远处出现了凄凉的音乐,是那种大街上讨钱的人爱用的劣质大音响,这个公园因为来的多是有退休工资的老年人,所以也导致来这里掏钱的人时不时把阵地转移到这一片。

    宋老爷子是个心善的,顺着声音看过去,一看居然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顿时更心软了,从自己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裴嘉裕,“嘉裕,去帮我给那个小姑娘捐两百,这年头谁能没遇到过艰难的时候呢,唉。”

    裴嘉裕对此没太大感触,毕竟这年头路边乞讨的人被爆出来住别墅开豪车的可不少,一向勤俭持家的裴嘉裕是绝对不会无脑散发善心。

    不过这种事也不能一杆子打死所有人,崔老爷子以及另外两个老爷子看老友大发善心,跟风似的也纷纷掏出或一百或五十让裴嘉裕一块儿给捐了。

    裴嘉裕捏着五百块钱,一步步走近那放着音响自己蹲在地上举着个纸牌的年轻姑娘。

    也不知道是这女孩儿还没习惯这种跟人伸手乞讨的行为还是怎么回事,裴嘉裕走过去的时候这姑娘都恨不得钻地缝里去,手上举着地硬壳纸牌牌已经都盖到头顶了。

    裴嘉裕低头看了看,纸牌上写的是“遭遇黑心老板娘,工资无着落,无钱吃饭租房,求好心人帮忙。”

    裴嘉裕皱眉想了想,没急着把钱扔到姑娘身前的破瓷碗里,而是扯了下裤子,整个人直接蹲下,跟姑娘面对面。

    裴嘉裕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可能让姑娘感觉不够安全,所以整个人反应过激地浑身一哆嗦,脑袋都塞进膝盖里了,纸牌直接翻过来扣在了脑后勺,就好像是怕裴嘉裕打她。

    裴嘉裕眼神茫然了一瞬,反省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这个姑娘是真的遇见难事了。

    裴嘉裕拿着钱的手迟疑了一下,而后还是把钱先放到了破瓷碗里,希望这个举动能暂且打消姑娘的惶恐。

    “咳,你好,别怕,我只是想问问看你是否需要别的帮助。像你这样拿不到工资的,其实可以去劳动局问一问,身上的钱不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这个是可以向公安局申请救助的……”

    裴嘉裕不是看见乞讨的人就会乱发善心,比起一时的钱财捐助,他认为更实际有效的帮助来得更重要,毕竟有些人是真的根本就没有相关维护自己权益的认知。

    以前他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遇见过一个被儿子儿媳赶出家门只能乞讨拾荒的老太太,老太太只以为自己没有儿子跟娘家人做依靠,根本斗不过年轻力壮的儿子儿媳。

    裴嘉裕就坐在马路牙子上跟老太太尽力普及了一下相关法律知识,听了他的话后老太太才知道原来儿女抛弃她这个母亲是违法犯罪的,这才咬牙挺直了腰杆找国家做靠山,终于成功拿回了属于她自己的老房子,还办了个低保户,每个月还有儿子强制执行的赡养金。

    那时候老太太上新闻的时候还跟记者说过感谢一个不知名的男娃子愿意陪着她聊了那么多,让她重新找到了国家这个永远不会倒的靠山。

    这个新闻裴嘉裕也看过后续,自此以后裴嘉裕就再也没有随便给乞讨者钱了。

    裴嘉裕还在努力回想有关“老板不发工资怎么办”的相关法律条文,结果一直埋头当鸵鸟的姑娘突然一甩手上的纸牌,起身撒腿就跑,跟只刚出狼窝的兔子似的眨眼功夫就不见了人影,连放着凄凉音乐的劣质音箱都不要了。

    那纸牌是直接朝裴嘉裕脸糊过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裴嘉裕一跳,下意识抬手挡开纸牌,再眨眼就看不见人了。

    垂眸一看,裴嘉裕脸上表情有点怪异,因为他发现那姑娘撒腿就跑的瞬间居然没忘记把破瓷碗里的钱给抓走,刚才他可是看见里面还有几个钢镚儿呢。

    这人手速如此之快动作如此迅捷,根本不像几天都没吃饱饭的样子啊。

    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裴嘉裕脸色一黑,蹲在那里缓了缓心情。

    音箱还在自顾自地鼓动着喇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主人已经果断抛弃了它,裴嘉裕起身回了石桌那边。

    正专心下棋的宋老爷子跟崔大爷都没看见那姑娘突然跑掉的画面,倒是旁边围观看棋的廖大爷冯大爷恰巧看见了,这会儿也是满脸惊奇,问裴嘉裕,“刚才那小姑娘怎么回事?”

    他们就看见宋老哥家里的女婿蹲在小姑娘面前似乎说了句什么话,然后那小姑娘就突然用纸牌“攻击”人,还趁机跑了。

    这个对话引起了宋老爷子跟崔大爷的注意,纷纷扭头看裴嘉裕。

    裴嘉裕总不能直白地告诉四位老爷子发的善心发给了一个骗子吧,那多寒心啊,毕竟是抱着一腔温情做出的举动。

    于是裴嘉裕双手往裤兜里一揣,摇摇头说道:“没事,好像是遇到什么急事了,音箱都没来得及收好。”

    其他三人没多想,“噢”了一声,宋老爷子却眼角瞥了一眼裴嘉裕揣进裤兜里的手。

    他这个女婿啊,人太单纯简单了,有不少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小动作总会暴露内心,每次揣裤兜的时候要么就是等得无聊了要么就是心情不大好。

    前后一联系,宋老爷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也没说破,笑呵呵地招呼裴嘉裕过来帮他支招。

    “哎老宋,你可不能这样子欺负人的呀,你这是要二打一呀我跟你讲。”

    老崔着急了,他可是好不容易占了回上风的,要是裴嘉裕来了那他岂不是输定了?

    崔大爷着急得连自己改了几十年的上海口音都出来了。

    宋老爷子老神在在地摸下巴,满不在乎地一笑,“那你也可以找老廖跟老冯嘛,我是不介意三打二得呀。”

    这老爷子,说到最后还故意学人家的腔调,逗得裴嘉裕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刚才那点被骗的小郁闷也自然而然地被遗忘了。

    裴嘉裕这里忘了,一口气冲出数百米的江水水却是吓得现在那乱跳的小心脏还没缓过来呢。

    江水水躲进一条老巷子里,不放心地伸头往后面瞧了瞧,确定裴嘉裕没追上来,这才拍着胸口闭着眼往墙上一靠,也不管墙上脏不脏了,先缓缓她还在发软发酸的腿再说。

    [小虐,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居然在这边都能遇到渣男!]

    其实江水水已经知道裴嘉裕不是渣男了,可她刚被“撵”了一趟,心里气着呢,不敢当着裴嘉裕的面怼人,也就只能躲在角落里跟自己的系统小声比比一回,算是自我安慰式地假装自己出了口恶气。

    系统也被江水水脑子里激荡的情绪给浪来浪去,跟坐着小船飘在大海上似的,这大海还刚巧正下着暴风雨。

    见宿主终于脱险了,系统顾不得跟着一起感慨一番死里逃生的刺激,急匆匆先查看裴嘉裕的好感度。

    发现还是稳稳地维持在零,系统放心了,然后就有心情跟宿主一起比比了。

    [我刚才匆促之下扫描了一下,发现不远处有裴教授的岳父,这才想起来裴教授岳父就住在附近,当初刚结婚的时候裴教授还跟着老婆带着女主在这边跟他岳父一起住过两年。]

    这些都是资料库里有的,虽然裴教授的为人完全变了,可好歹是平行世界,一部分的情况还是雷同的。

    江水水缓过神,开始哀叹自己命运太多舛:[小虐,你说咱们攻略空间的宿主有谁能比我还惨,跑错世界了不说,现在一条小命都捏在了别人手里!]

    说起这个系统心虚得不敢比比了,毕竟这事儿说来也怪它。

    发现开错世界门了,又因为这个世界古怪的力量让他们跟主系统断了链接,便是空间里的东西也全部取不出来了。

    跟着宿主艰难求生了两天后,系统终于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他们目前这种情况可以用的紧急备案自救系统,那就是在这个世界找到一个有大气运的人,然后获取对方的好感度。

    这个好感度只需要百分之五十,大概也就是真心朋友的程度,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采集能量,然后脱离这个世界回到主系统空间站,从主站再转回他们所在的攻略空间。

    找到这个自救系统后系统跟江水水自然大喜,想也没想就启动了,然而谁也没想到搜索到的大气运者就是裴教授的女儿裴乐乐。

    好吧,裴乐乐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也确实是女主,这可以理解。

    但是!很坑宿主跟系统的是这个自救系统居然还有副作用!

    MD!自救系统!你要知道你是个系统你不是药啊啊啊!还有个屁的副作用啊!!!

    特别备注:

    自救系统启动后将百分百产生的副作用——鉴于大气运者还未成年,攻略对象父母任意一方对宿主产生负二十好感度,自救系统将会自爆,组织宿主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伤害儿童。

    看见这行提示的江水水默默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留下了掺杂着悔不当初的泪水。

    早知今日,当初我就绝对不接这个任务了,原本当作度假,谁知这个世界这么危险呜呜呜我要回家!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