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他动了买来的媳妇儿
手机访问

40.看灯

    “看你的那双已经旧了, 书斋外正好有卖的, 就捎了一双回来。”莫恩庭看着绣鞋,他只记得她的脚小, 却不知道合不合适, “你快试试, 天黑前还可以回去换。”

    洛瑾拉起裙摆,脚上的鞋确实很旧了,遂转身面对墙角,蹲下身试了试鞋。

    “刚好。”洛瑾说了声,鞋子样式很简单,上面的绣花也是,但是却很合脚。

    “那就好。”莫恩庭坐在炕上。

    “什么时候走呀?二叔。”大峪趴到莫恩庭背上。

    “天还没黑,灯还没点起来,你不要急。”莫恩庭抓住侄子的小手, “二叔带你先去吃好吃的。”

    “好!”大峪从炕上跳下来,踩上自己的鞋迫不及待的想出去,平常一直待在村子里的他对镇上的一切都那么感兴趣。

    简单跟莫振邦说了几句,莫恩庭领着侄子和洛瑾上了街。

    找了一处还算清静的面摊, 三人坐下。天还没黑, 摊子上吃面的人很少,摊主很快就做好好了面端上。

    热气腾腾的面总不见凉,心急的大峪趴在桌上用力吹着。

    从竹筒里抽出几根筷子, 莫恩庭将一双摆到洛瑾前面, “吃吧。”

    “二哥, 我来吧!”从来都是女人摆筷子碗,哪有男人为女人摆的?洛瑾忙伸出手去。

    “争什么?下次你来。”莫恩庭一笑,“你家以前教了你多少规矩?”

    洛瑾双手放在桌下,她倒不记得自己学了多少规矩,只是平日里跟着祖母,听了些她的教导而已。

    “二叔,真好吃。”大峪大口吃着,模样满足,不像是刚吃完栗子的样子。

    “乖。”摸摸侄子的头,莫恩庭示意洛瑾,“动筷呀?”

    拾起筷子,洛瑾慢慢的吃着,就算是吃面,嘴里也不会发出声音。

    天色渐渐暗了,因为是阴天,黑的倒也快。

    看灯的地方是金水镇最繁华的街道,两旁的店铺也挂上了各式的花灯,夜幕降临,灯火阑珊。街道的尽头,是官府和当地富绅出资办的灯会,只十五十六两日,所以周边的百姓来了不少。

    孩子们是最高兴的,扯着大人的手到处跑;也有借着看灯约会的年轻男女,只是多少有些遮遮掩掩,并不像平常夫妻那样自在的走在街上。

    人流如织,洛瑾紧紧拉住大峪,生怕被人群给冲开。还偏得这孩子只愿意往人堆里跑。

    前方有一座搭起的台子,正在举行猜灯谜的活动。猜对了,就会得到一盏灯。这是莫恩庭的强项,当下得了一盏,回来给了侄子。

    “太挤了,我们去边上。”莫恩庭拉住洛瑾,带着他们到了路边,“歇一歇,我们回去。”

    “我还要看。”大峪没玩够,他个子小,看了一路的人身,好光景还没瞧到呢。

    “天晚了,早些回去休息。”莫恩庭明天也会上学,不宜玩儿的太晚。

    “下雨了。”洛瑾伸手摸了摸脸,有水滴落在上面。

    夜空中不期然的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润湿了地上的泥土,现在往家赶是不行了。

    路旁正好是一处铺子的屋檐,没一会儿就挤满了躲雨的人。三个人被挤到了角上。

    再挤就要被挤出去了,洛瑾的背靠上檐下木头柱子,一只手抓着大峪。不曾想到这雨下的这么急,那边猜灯谜的台子上已经一片狼藉,哪还有刚才的半丝热闹?

    “往里一些,淋到了。”莫恩庭走到柱子旁,与洛瑾换了位置。

    躲雨的人太多,洛瑾的小身板被挤得根本站不稳,又不愿意和人碰触,只能躲。

    “过来。”一把将人扯进怀里,莫恩庭挡住了那些人的推挤,为那纤瘦的人儿撑出了一小片天地。

    她的头发有着淡淡的香气,那不是任何一种花的味道,而是一种有些甜又有些凉的香。还有,她的身子竟是这么软,好像轻轻一勒,就会折断一样。所以书中所说的软玉温香就是这样吗?

    “我……”洛瑾的话又开始不利索,可是又动不了,只能拉着大峪过来。

    看着两人之间塞进了一个小毛头,莫恩庭看向洛瑾,“今晚看来回不去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洛瑾身子想后退,可是实在没有位置让她退,“那怎么办?”

    “去粮铺吧。”看了眼外面的雨帘,莫恩庭一只手摸着大峪的头,“爹应该会知道的,以前天不好,都是留在那里的。”

    “可是……”,可是那里只有一间小屋,只有一个抗,洛瑾觉得不合适。

    “就这么定了。”莫恩庭看了眼侄子,“大峪应该也困了,背他回去路太远了,还下着雨。”

    莫恩庭说的有道理,不说背着大峪走十多里地,就说这雨谁能保证它下到什么时候?

    雨势小了些,已经有等不及的人跑进雨里,想着早些回家。

    大峪一直打着哈欠,一双眼睛也没了精神。莫恩庭将他背了起来,“走吧,雨小些了。”

    青石板路上落了雨,有些湿滑,洛瑾走的小心,她不想将新鞋子弄脏,心中有些后悔换了鞋出来。

    “二哥,鞋子用了多少银钱?”洛瑾问道。

    莫恩庭背着大峪停下脚步,仰着头想了想,“这么说吧,算上晚上吃的面,今日里花光了我这月的用项。还剩半个月,我只能喝西北风了。”

    “啊?”洛瑾站在那里。

    “走呀!”莫恩庭催到,“你不知道大峪这小子有多沉?”

    洛瑾快走几步追上,“要不,你先把我的那十两拿去吧。”莫恩庭的话,让她的心里觉得过意不去。

    “不用。”她算的这么清,就是想以后和他没有牵扯,届时断的干净。莫恩庭猜透洛瑾的心思,“那是你姑父的,我觉得还是到时候我亲自还给他比较好。”

    “我会还清银子的。”洛瑾小声道。

    “到时候如果你姑父给你的话,那就是你的。”莫恩庭说道,发丝上沾着水滴,“你只再凑够二十两就行。”

    二十两也不少,洛瑾低头不再说话,她托三郎找活儿的事儿,也不知道人家还记得不?

    从粮铺的小门进了屋子,莫恩庭背上的大峪已经睡熟,安静的样子找不出白日里的顽皮模样。

    点了半截蜡烛,昏暗的小屋亮堂了起来。

    洛瑾铺了褥子,将大峪接了下来,可是她力气太小,根本抱不动大峪,自己直接滚到了炕上。还好大峪没醒,她爬起来在大峪头下塞了个枕头。

    站在炕下的莫恩庭笑了声,“洛瑾总是这么有趣。”说着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摔着了?”

    “没有。”洛瑾忙闪开,为大峪搭好被子。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没事儿,下来洗洗脸吧。”莫恩庭端着盆出了屋子,院子里有一口水井,他打了些水。

    洛瑾看着小小的屋子,今晚三个人就要挤在这里。

    “雨又下大了,幸亏没往回走。”莫恩庭将水盆放在地上,“洗洗手吧。”

    洛瑾蹲到水盆边,手伸进水里,轻轻搓洗。这时,另一双手也伸进盆里,手指细长,节骨分明。

    慌忙收回手,洛瑾抬头正好对上莫恩庭好看的眼睛。

    |“我也要洗呀。”莫恩庭好笑,“看你样子,就像水盆里进了一条毒蛇。”

    “没有。”洛瑾站起来,往后退了退。

    莫恩庭洗完手,将盆放到墙角,看着洛瑾拘谨的站在炕沿旁,静静地,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过去向她靠了靠。

    “二哥。”洛瑾一惊,退到墙上。

    “把手巾给我。”莫恩庭指了指炕头,笑了声,“你说你整天在怕什么?”

    “哦。”洛瑾忙伸手去拿,却不想动作太大,将炕头的半截蜡烛扫到地上,屋里顿时漆黑一片。

    “坏了。”洛瑾不知道蜡烛掉到哪里,伸手在炕上摸索着。一只手在黑暗中攥上她的,暖的发烫。

    “二哥?”洛瑾抽手往后退,后背抵上墙壁,再无可退。

    “手可烫到了?”莫恩庭没有松手,人也毫不客气的上前,站在纤细的人面前,再近一点就可以靠上她,他低头看着模糊的轮廓。

    “没……有。”洛瑾心里有些害怕。

    “洛瑾总是这样。”莫恩庭叹气,“好像我会吃了你似的。”

    他的手抚上她的头发,顺滑的带着些许湿意,手停留在洛瑾细细的脖颈,那般柔弱。她在发抖,他感觉到了。

    伸手想去推开眼前的人,可是力气太小,反被人捉了去。洛瑾带着哭腔,“二哥?”

    “怎么就这么胆小?”松开那两只小手,莫恩庭依旧将人堵在墙角,伸手描绘着那张小脸儿,“你这样,会让人很想欺负你。”

    洛瑾简直要哭了,她也不想胆小,可是真的没有办法。

    “记住,不要被别人欺负了去。”莫恩庭在洛瑾耳旁轻声喃语,“不是所有人都能欺负你的。”

    其实并没听清莫恩庭话中的意思,洛瑾忙着点头,“我知道了。”

    黑暗中一声轻笑,似乎夹杂着微微叹息,“洛瑾会一直这么听二哥的话吗?”

    “会。”

    眼前的人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站着,一直看着。洛瑾身子僵硬的贴在墙壁上,脖子有些酸,她低下头。额头上有一凉凉的触感,转瞬即逝,似是错觉。

    抬头时,眼前的人影已经不在,洛瑾紧张的神经松了松。地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莫恩庭蹲在地上找蜡烛。

    “我来找吧。”洛瑾直直身子,迈了一步。

    静静地夜里,“哗啦”声伴随着提里当啷声,紧接着屋里亮了。

    莫恩庭将蜡烛点好,看着一地的水,又看着站在墙角一脸无措的洛瑾,轻轻地摇头,“你还是静静的呆着比较好。”

    “我看不见,就一脚踢上了。”洛瑾小声解释着,“对不起。”

    “没伤着脚?”莫恩庭走过去将盆放好,“到炕上吧,地上都是水。”

    地上的水很快就渗了下去。洛瑾缩在炕头,这一晚要怎么过?真的都睡在炕上?

    “你拿条被子过去,我和大峪一条,凑合一晚吧。”莫恩庭将大峪往自己这边拖了拖,给洛瑾腾出些位置,“我明日要上学,早些睡吧。”

    蜡烛熄了,屋里暗了。外面的春雨滴滴答答沿着瓦片落下,起了极好的催眠作用,洛瑾累了,往边上靠了靠,对着墙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雨停了,被冲刷后的世界清新干净,带着泥土的清香。

    莫恩庭最先醒来,蒙蒙晨光里,他看了看炕的另一头,当下皱了眉头。

    他不知道小孩子睡觉会这么不老实,他也不知道大峪什么时候跑去了洛瑾的被窝,他更不知道平时对他说不了几句话的洛瑾,为什么会让大峪抱着她的胳膊睡。

    “起来了!”莫恩庭没有好气的一把拖回侄子,“快些去洗洗脸。”

    “二叔……”大峪显然没睡醒,惺忪着眼睛挣脱莫恩庭,想再爬回洛瑾那里去。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