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奇门神隐
手机访问

第一百七十四章:曲然的担忧

    凌易跑到这个怪人近前,站定了身形,仔细观察了一下子。

    凌易是个仔细的人,也是一个有着丰富江湖经验的人,他绝对不会贸然的走过去,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是不是在假装摔倒,还在暗藏杀机,这都是江湖大忌。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能不事先做好防范。

    好在,这个过程不用很久。

    凌易身手在虚空一指,一粒被随手捏来的沙子,被凌易的食指轻轻弹出。

    那一粒沙子弹出来后,直接撞击向这个人的耳朵。

    虽然,这个人的耳朵看起来,并不很大,目标也不是那样地明显,但是,凌易的准确度,还是很高很正的。

    毫无保留地,沙子直接撞击上,这个人的耳垂了。

    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让凌易的心有了底。

    这人身上的耳朵,是最柔软的位置,点穴的时候,这耳朵,带着敏感,是即便是修为高深者也无法控制的。

    沙子击打中那个人的耳朵,没有任何的反应。

    凌易知道,这不是掩盖,是这人真的没有了知觉。

    发现那个人,是彻底无法动弹了。

    凌易忍着手上的痛感,蹲下来,用手轻轻翻动着这个人的脑袋。

    没有知觉。

    但是,并没有完全死亡。

    凌易这才发现,那个人还有着微弱的呼吸,看样子,还有缓过来的可能。

    这个时候,凌易想的是,该怎么样处理眼前的这件事。

    不管,还是管?

    凌易略微思考了一下子,就有了自己的主张和判断。

    在救治还是放弃走开两者之间,凌易果断选择了一管到底,这可是关系到妇产医院那场大火的真正起因。

    想通了这一节,凌易马上开始了排查,思考来管这件事情的最合适人选。

    ……

    曲然的家和妇产医院距离最近,凌易忙给曲然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火速赶到这个地方。

    凌易对曲然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低下来,不是惧怕,是同情,是凌易做人带着的一种宽容之心,要知道,这种宽容不是对任何人都这样的,是对自己的兄弟。

    一味的宽容,有时候就是纵容。

    而完全的强势,也容易失去自己人的尊敬。

    这些,都取决于自己对整个事情的把握程度。

    没有把控,就没有掌控和取舍的能力。

    这个电话后,凌易还是开始动作了。他知道,在曲然来及把这人送到医院之前,他有可能,撑不到那时候了。

    凌易是有一定的急救常识的。

    不管什么情况下,未想到伤人,先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只要习练古武者,日常中是都有这些见识的。

    不过,也仅限于一些简单的创伤类的处置,并没有更复杂情况的处理。

    毕竟,古武高手不是专业的医学人士,更不是以疗伤为长的紫闺门人。

    但这次不同以往,凌易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如此大面积的创口,凌易除了查看保持这人的呼吸顺畅外,其余根本无从下手,只能看着干着急。

    凌易焦急地踱着步,当然,这种焦急是内心的想法心念,折射到具体的举动上的。凌易自己都无法想象,这个人是怎么把他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他后背的皮肤就裸露在空气之中,凌易光是看着都觉得难受,可他也不敢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他的身上,这也是怕他再次感染。

    凌易是一个做事严谨细致的人,不会是那种随意随手就做的人。

    良好的学识和后天的努力,让凌易的知识和阅历,包括视野都带着不同的上升空间。

    踏实,已经成为如今凌易的风格,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大智慧的风格,已然在波折的生活中,让凌易逐渐完善自我的提升了。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凌易才对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有了平衡和掌控。

    不会因为这个突发,而被动。

    ……

    从这个人的一部分皮肤之上,凌易看出了一丝端倪。此人的这个样子,都是拜严重烧伤所赐。他被烧成褶皱状的皮肤之中,夹杂着黑色的纤维丝。这纤维丝的出现,是因为纤维制品的衣服被灼烧后,与他后背的皮肤融为了一体,埋在了他皮肤之中,若隐若现。

    而他是在火灾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没能逃到外面,所以在火焰之中呆了一段时间。等他逃出去之后,却没有及时就医,而是先裹上了这一层毛毡布。

    这也是他错误的开始。

    这层毛毡布被他裹在身上之后,与他的皮肤死死地粘连在了一起。凌易不知道他到底想不想将这层布脱下来,可如果他曾经尝试过,那将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事情……

    凌易的心里暗骂曲然怎么还没到。

    他看着地上不成人形的人,心里总有一种预感,这妇产医院的大火一定不简单,不然这个人为什么一直不去就医,冒着疼痛和生命的危险,忍着这种无助的、绝望的感觉,也要在外面游荡。

    凌易不知道这个人和那场大火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但这条人命,是他一定要救下的。就算他是放火的那个嫌疑人,他也不能放置不管。他没有剥夺人性命的权力,就算是罪无可赦、死有应得的人,也必须让行政院的司法机关和执法机关去完成评判。

    远处两盏黄灯照亮了前路,从灯光的高度和形状就看得出来,是曲然的那辆大G。凌易在这里感觉像是等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但实际上也只是十分钟不到。凌易打开手机的手电,在空中摇晃起来,示意曲然自己的位置。

    那辆吉普车行驶的速度很快。

    甚至是车已然开到了这近前,才踩下刹车,停靠在了两个人的旁边。

    满头是汗水的曲然从车上风尘仆仆地跳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这么晚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

    凌易向一旁努了努嘴,曲然定睛一看,差一点叫出声了,这眼前的一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

    “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这话问出来,对面的人无声。

    没有谁能够回答。

    曲然的眼睛里面,全是疑问和不解。

    他的神情说明,他对这一切,并不熟悉。

    “别叫了,快,快搭把手,把这……人……抬上车啊!”凌易说。

    显然,眼前这人,实在是不成人样子了。

    “怎么了?”曲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看来,这曲然真是年龄大了,好奇心多了,担忧心多了,反应力却慢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