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硬石匠的软云朵
手机访问

20.心难猜

    大石匠眼巴巴地等着答案,在朦胧的月光下,他璀璨的双眸如黑曜石一般晶亮。如此良辰美景,若是姑娘能说上一句知心的话,这便是一辈子最美的记忆呀!

    鲁铁杵热烈地期盼着,可是并没有等来他想要的一声娇羞的“好”,或是轻轻地点一下头。姑娘沉默片刻,竟提起裙子飞快地跑掉了,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大石匠默默瞧着她离去的窈窕背影,这身姿、这步伐,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唉!

    远望着姑娘朦胧的身影进了房门,他又在原地默默的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身,回到料场中央的石桌旁坐下,打开油纸包,拿起一块她喜欢的千层糕放进嘴里。

    好软!就如同他的心上人一般。却没有一下子化成一滩甜水,而是缠绕在舌尖,丝丝缕缕的,舔不断、嚼不烂。

    姑娘的心思,可怎么才能猜透哟?大石匠愁呀!

    跑到屋里的云朵,心里也不消停,这几日他明示暗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今日他又何必说的如此露骨呢?这般直接,以后还怎么见面呀?

    晚上去厨房打洗脚水的时候,云朵特意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石料场,发现那个魁梧的身影正坐在月光下发。他手里举着一块糕点,傻乎乎的瞧着,既不吃也不放下。过了一会儿,就见他仰头看向月亮,似乎是叹了口气。

    “云朵,你打点水怎么这么慢呀?”翟七娘等不及了,打开房门站在台阶上,就见云朵正呆呆的端着一盆热水,望着远方。

    她转头望了过去,就见石料场中央的石凳上,站起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朝着这边望过来。虽是月光朦胧,可翟七娘也能看出,那人必定是大石匠,因为这些做工的人之中,再也没有比他更魁伟的身材了。

    云朵以为自己只出来了一小会儿,翟七娘手上的衣裳应该还没有叠完,却没想到她会追出来。此刻就像被人窥见了心事一般,姑娘急急忙忙地端着水回到屋里,分给翟七娘半盆。

    翟七娘脱了鞋袜,把双脚泡进木盆,诧异地转头看向云朵:“刚才想什么呢?你跟你大哥……怎么好像有点儿别扭呀。”

    “没有啊,哪有什么别扭,你别瞎想。”云朵自然不肯承认。

    好在翟七娘没有刨根问底地追问,毕竟今日刚得了人家的好处,嘴里还留着糕点的香甜味呢,终究吃了人家的嘴短。

    云朵知道,即便能躲得了现在,可明日早饭的时候,终究是要见面的。她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只能低着头,分给他两个馒头、一碟咸菜。

    石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当着众人的面,他没办法说什么。万千的焦急,也只能化作一声轻飘飘的叹息。

    他的叹气声,云朵听到了,虽是轻到几不可闻,可她的心还是颤了一下,以至于给他身后的男人拿馒头时有些心不在焉,没有完全放进那人手中便松了手,一个白生生的大馒头滚落在地。

    “啊……对不起!”云朵绕过桌子,要去捡那个馒头,却已经被大石匠抢先一步捡了起来。

    他把自己手上干净的馒头给了那人一个,轻轻说了一句:“这个沾了土的,我剥皮吃,没事儿的。”

    云朵没说话,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发馒头和咸菜。

    翟七娘瞧了一眼有些古怪的“兄妹”二人,也没说什么,心里的疑虑却更多了一些。

    午饭时依旧如此,谁也不说话,他看她一眼,她也看他一眼,眼神中似有万语千言,却又不肯说出口。

    饭后,他盼着她能来石料场,就沏好了一壶热茶,坐在石凳上等着,把砚台上的仙鹤打磨的圆润水亮,希望能让她欢喜。

    动了真心的男人,满脑子想的都是她,等着盼着得到心上人的认可,哪怕她对自己的喜爱只有自己爱她的一成也好啊。

    云朵身子不舒服,心里又乱,自然不会去石料场找他。昨晚没睡好,回到卧房和衣躺下,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就在她逐渐睡沉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吵嚷声。

    “罗婆子,你们快滚出来,你们厨房做的什么饭菜,吃的我们全都拉稀了。”

    “就是,快滚出来,给老子赔钱。”

    “给老子抓药去。”

    还没睡着的翟七娘一把拉起云朵:“出事了,咱们快出去看看。”

    云朵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穿上鞋就跟着她走了出去。罗大娘等人也都出来了,瞧着院子里叫骂的几个男人。

    这几人正是账房先生、负责采购的小厮、赶马车的车夫等人,是这个园子里最吃香的一伙人。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捂着肚子,脸色灰白,身子虚的直发抖,眼珠子却是红的。

    罗大娘一把将身旁的中年妇人推开:“快去找管家来主持公道。”

    妇人哆哆嗦嗦地跑开了,罗大娘壮着胆子解释:“我们中午做的野菜团子,洗的干干净净,菜根也都切掉了,哪有能闹肚子的东西。”

    “若不是你们的菜团子有问题,我们几个怎会一起闹肚子,而且是吃了午饭以后。野菜是哪来的,是不是有毒?”

    罗大娘苦着脸说道:“野菜就是在这山上挖的呀,前几天吃过一回,大家都没事呀。”

    “前几天吃的,跟今天吃的不一定完全一样吧,说不定里面混了几棵毒草、毒蘑菇,你们快去请大夫抓药,给我们赔钱,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车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在手里掂量着恐吓道。

    厨房的几个女人哪见过这阵仗,吓得全都聚拢在罗大娘身边,抱成一团,满眼恐慌。

    鲁铁杵见云朵有难,迈开大步跑了过来,高大的身子挡在几个女人面前,怒气冲冲地喝问一句:“有什么事你们跟我说,几个大老爷们儿欺负厨房的女人,你们丢不丢人?”

    旁边的铁匠、木匠、箍桶匠等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纷纷对石匠竖起大拇指:“就是,有话好好说,干嘛吓唬几个女人。”

    云朵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多想,就直接问了出来:“我们大家都没闹肚子,这些工匠大哥们也没事,山上干活的那些人也都好好的,若是我们的菜团子有问题,怎么偏就你们几个吃坏了肚子?”

    她这一说,鲁铁杵想起来了,昨日进城的不就是这几个人么。“你们昨天去了城里,是不是在城里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然,怎么别人都没事。”

    账房先生的肚子又疼了起来,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抬手指着大石匠骂道:“昨日我还帮你带东西了,你怎么不闹肚子?今天吃了午饭肚子才疼的,要是昨天吃了脏东西,那就应该昨天疼才对。”

    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鲁铁杵便诚恳地说道:“你帮了我的忙,我自是感激你的。既然这样,我先去帮你们请大夫吧,这事和厨房无关,不要为难他们了,算了吧。”

    “呸!你说算了就算了?她们得赔钱。”

    “对,赔钱。”

    “赔钱。”

    昨天这几个人在城里胡吃海塞一顿,刚刚尝过酒肉的美味,如今有一个这么好的讹人机会,他们怎么肯放过。

    车夫把手中的石块掷了出来,鲁铁杵大手一挥,打落在地。可他挡住了第一块石头,却没挡住紧随而来的一颗小石子。

    那石子是账房先生在地上挑的,十分锋利,直奔着鲁铁杵面门而来。他来不及伸手拨开,就把头一歪,那石子刚好划在了眉尾处,划破了一道血口,鲜红的血珠冒了出来,顺着眼角往下流。

    大石匠抬手摁住伤口,沉了脸:“你们真要动手吗,找死是不是?”

    他还能沉得住气,云朵见他流了血,却忽然一下就急了,抱起旁边一块碗大的石头就砸在了账房先生脚面上:“你疯了,凭什么打他。”

    账房疼的嗷嗷直叫,青布鞋面很快就快血染红了。这下云朵吓傻了,她长这么大,从没跟人打过架,连鸡都没杀过,今天也不知怎么一时冲动就搬起石头砸了那人的脚,见流血了,她便害怕了,怯怯的眼神看向大石匠。

    “别怕,他们一块儿上也不是我对手。”鲁铁杵拉过云朵手腕,把她挡在身后。原本他是想替自己打回去的,可是现在云朵砸破了他的脚,就算扯平了。

    管家带着几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怎么回事?石匠怎么受伤了?”

    蹲在地上的账房哭喊道:“管家,我也受伤了,是他妹子打的我。”

    管家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问明缘由,沉声说道:“刚好,今日来了一个自荐账房兼大夫的,就让他来把把脉,看你们究竟怎么回事吧。”

    人群后面挤进来一个青布长衫的年轻人,背着一个药箱,石匠瞧着有些眼熟,却没想起来是谁。云朵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竟然是前些天与她相亲的宋秀才。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