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怀了豪门少爷的种
手机访问

21.第二十一章

    颜格也是运气差,站着的角度不行,望过去,隐约见着两人的姿势,该看的地方都没看到,不该看的地方看了个遍,他还觉得是自己看岔了时间,抬头望了眼墙壁的挂钟,真是半夜十二点,零五分,第二天的事了。

    他往后退,把门关上,身体抵在门板上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看到什么了?”颜池问林阙,“他有事吗?”

    林阙很肯定地说:“我们确实什么都没有做。”

    他这也很无辜,莫名其妙的,最后决定不管颜格,把手伸到颜池腿上,搭着:“这边消下毒,贴上创口贴就行,不用什么纱布,费劲。”

    糙得不行,颜池都没眼看,点头,垂眼认真给他倒药水。

    林阙跟着低下脑袋,近距离去看颜池。

    内里风光......当真无限好,领口松松垮垮,半肩、锁骨,再往下,林阙当时给颜池的这套睡衣类似于酒店浴袍,腰部堪堪系了条腰带,又偏大,丝绸质地,衬得这奶白的皮肤愈加滑嫩,像是颜池稍稍一动,它就能从肩头滑落至地。

    简直不能再看下去,受不住,林阙心猿意马,把头给撇开,找了处角落盯着望,正巧盯着颜格靠着的那扇门,后头颜格把门打开,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

    颜格越想越觉得不对,一定得出来看看,看看这林阙肚子里是什么货色,他在里边酒醒了大半,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不知道他哥到底是怎么跟林阙搭上了道。

    颜池正巧给林阙包扎完,要站起来,蹲的久了腿发麻,身子在晃,林阙给他搭了把手,才稳住。

    颜格脸色就黑了,气得手发抖,他手扶着门框,门框都在抖,像是整间房都在哐哐当当地响,林阙喊住他:“我这房租来的。”

    颜格的面色更黑了。

    他或许在自己的事情上一塌糊涂,但在别人事上门儿清,到底那么多年那么多钱砸进去,也聪明,很快就冷静下来,过去问:“哥,怎么回事?”

    但又是一副气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模样,林阙脾气也有些:“就那么回事呗。”

    “我在问你吗?”颜格跟他吵,“我问我哥。”

    颜池见颜格状态不对,把他往屋里头拉,关了门才开始解释。

    省略了当中篮球场上一千万,酒吧醉酒被人上的细节,其余的,颜池也没想到,说出来的,居然都是些和和美美的事情,和林阙还颇有些默契在其中,颜格坐在床上,说:“哥你笑了。”

    “有吗?”颜池自己不大认同,“你看错了。”

    他坐下来好好跟他讲:“我们没有关系,我不想去相亲,就骗了爸爸,他欠了我点东西,就同意了。”

    “他欠了你什么?”

    颜池不好说是那晚的事,于是言简意赅:“钱,很多钱。”

    也解释得通,林阙在学校中家世普通,他不爱大肆宣扬,平时没什么架子,出行只蹬山地车,穿着的名牌货,被人见了也以为是仿冒品,这种穷学生哪里买得起。

    颜家这一家子性格都固执,颜格还在问下去:“他欠了你多少?”

    颜池卡壳,最后说:“十万,卖了他都还不起,你就别好奇了,我们没事。”

    林阙在外边沙发上翘着腿,装作没什么在意的模样,玩了把小单机游戏,耗了十多分钟,没耗住,耳朵就竖了起来,想去听听两兄弟在讲什么话。

    隔音不好,窸窣的声音听得清楚,但也多是杂音,内容一概不知,林阙心尖痒,好久都没这种情绪,就像是小时候,林泽海不给他买玩具,他吵着闹着贴在地上打滚哭喊的那种情绪,怪难堪的。

    长大了,总不至于还那样干,林阙于是起身去给两兄弟倒咖啡,想着等会儿顺便就站在里头不出来,他过去找咖啡袋,想起来时叹了声气,好东西都让颜池拿走了,他现在就喝这一元一袋从超市中买来的速溶咖啡粉。

    招待客人勉勉强强,就怕到时候颜格口味刁钻,不给他面子,要命。

    林阙拿了两杯子进去,两兄弟靠在一起说话,林阙第一眼,就见到露着白皮儿脖颈的颜池,在那边半仰着身体笑,手搭在颜格肩膀上,手指如长葱,紧紧握着,又都盘腿坐在床上,腿上盖着毯遮暖。

    好大人了,两兄弟也都不避嫌。

    林阙把杯子递给他们,咳了一声,解释:“给你们的。”

    颜格看了他一会,半晌后说:“大半夜的喝咖啡,我们要睡觉的。”

    这......林阙还真没想到,他单纯就想进来,找了个借口。

    站那儿,不上不下着实尴尬,他那么高的个子,挡了人家一地的光,没坑声,只静静站着,垂了眼,颜池抬头望,觉得林阙的神情颇有些委屈和无辜,这不好说是这样,谁委屈了也不会是林阙委屈,他这心如刚,硬着呢,大概是看错了。

    但颜池给他面子,忙拿了一杯,又把另一杯塞给颜格,说谢谢。

    他爱喝咖啡,闻着香味就有些飘,仰头喝得干净,咖啡有些烫嘴,又烫嗓子,颜池没全兜住,手忙脚乱地去找纸巾,林阙从外边拿了,下意识地去给他擦嘴。

    四目相撞,一个站着,半弯腰,一个盘腿坐在床上,仰着脑袋,离得近,呼吸都快交缠在一起,视野内皆只有彼此。

    很奇怪,周遭忽然就安静了几秒钟,连空气都像是凝固不前,当事人或许没感觉,旁边颜格却莫名想到一句话。

    这他妈的,这叫做,明明是三个人的房间,我却只能有个背影。

    林阙第一次有种叫做落荒而逃的情绪,他把纸巾扔进纸篓,离开的步子虽然还稳着,声音却急,说我走了,又说你们早点休息,再说,晚安。

    颜池也说晚安,旁边颜格便看戏,抱着胸靠在那边床沿上,一言不发。

    “你睡沙发吧,我这几天不舒服,明天陪我去医院。”颜池把颜格往外推,“去吧,沙发上东西都齐着。”

    本来他或许还能睡上林阙的床,不过后头林阙都跑了,这事也就黄了。

    颜池有些睡不着,沿着那张一米八的大床,翻来覆去地描着床边框,后头到了两三点才隐隐有些困意,大概是咖啡喝多了,颜池心想,他真的没有想别的东西。

    林阙昨儿担心的东西,今早就摆到了他面前,颜格离家出走,是不愿再回去,两兄弟都在外边了,颜池就想着,不好再借住在林阙家,三人不方便,早上的时候和林阙说,准备过几天搬出去。

    听着都没错,林阙也说好,甚至礼貌地问了他相关的搬家事宜,平静地出了家门,上了锁,到后头站在蓝天白云下,周围车子呼啸而过,一排的尾气把他熏清醒了,整个人忽然也就恼了。

    颜池随时都能走,但他就是心里堵,不太愉快,这种感觉说不出口,林阙只好今儿到了办公室就开始工作,第一次看起来脱胎换骨,勤奋劲头让扬倪以为是公司哪里出了事,要倒闭了,才这样来一场夕阳下的狂欢。

    “真没有,你坐那别动,好好干你的事。”林阙出去抽烟,转头路过小颜外贸,颜池在的地方收了百叶窗,他趴在床上摆弄手机,没玩儿,单纯转着玩,一只手捂肚子,双眉皱着,看起来神情痛苦。

    林阙把手头夹着还未点燃的烟扔了,理了理衣摆,对着反光窗束好领带,才进去问:“怎么了,去医院?”

    颜池被他吓了一跳,猝不及防间手机摔了地,好在地面铺了一层毛毯子,林阙给他捡起来,没坏,就是受了惊。

    “没事。”颜池苦着脸站起来,跟着林阙去走廊尽头的沙发处休息,他边走边道,“是有点难受,刚才给颜格打电话了,他快到了,陪我去医院。”

    说起医院这事,林阙想起来,每回颜池提到,都会说上陪这个字。

    “你上医院一定要让人陪着?”林阙问他。

    颜池被踩了痛:“不行吗?”

    “行,当然行。”林阙换了一腿翘,摸了烟想抽,见着林阙不舒服,又默默把烟收了回去。

    颜池在那边闭着眼睛休息,林阙看了他一会,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浑,一股脑就全说了出来:“其实我也可以陪你去。”

    算是真心话吧,他不太清楚。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