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全家都有外挂[末世]
手机访问

127.假死

    您的订阅比不够

    他一回头, 就看到了趴在窗户上的黑影。

    那张腐烂的脸见他转过头来了, 口水不住地往下淌着, 一滴两滴, 滴在窗户外微微向外展出的平台上,直接就把那块地方给腐蚀掉了。

    江帆离窗户的位置近的很, 只有短短的几米,几乎和对方面对面,江帆甚至能看到对方沾染着鲜血的尖锐牙齿正对着他发着寒光。

    他瞳孔猛地缩紧, 喉咙里滚出一声尖叫:“啊啊啊啊啊!”

    就在他叫出声的同时,一直蹲在窗外的丧尸猛地撞开玻璃,从窗外跳了进来, 一口咬住了江帆的脖子,将一块皮肉从他的脖颈处撕扯了下来。

    顿时,江帆的惊叫声就变成了吃痛的叫声。

    听到声音的杜淼也立刻从睡梦中惊醒。

    虽然这些天他因为处理军人发烧的事情而睡得比较沉,但也不是一丝警觉没有。

    杜淼掀开被子坐起身,就看到床边,一个身影正把江帆按倒在地,脑袋趴在他的脖子处, 乍一看是暧昧无比的画面,但从江帆身下不断渗出来的鲜血却表明了这一切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

    看到杜淼起身,江帆像是找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惨叫着向他伸出手:“救救我……求你救救——啊啊啊啊!”他话还没说, 那只勉强抬起来的手臂就被压在他身上的丧尸一折, 直接撕扯下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鲜血从他的肩肘直接喷|射了出来, 有一部分溅到了杜淼的被子和衣服上。

    这种超乎想象的血腥画面让杜淼也有些不适地干呕了一声。

    他下意识地去摸放在床头柜的枪,却摸空了。

    想了想为什么深更半夜的会有外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杜淼不用猜就知道自己的枪应该是被江帆拿走了。

    他忍不住暗骂了声艹,拉过还愣在自己床边的谢建国:“还愣着干什么!跑啊!”就向着房间外跑。

    他在军校的时候体能测试可从来没有及格过,现在枪都不见了,他再继续待下去完全就是送死的。

    虽然军人的天职确实是保护普通人,但那也看被保护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像江帆这种人,救了他还得提防他在背后耍花样,杜淼实在是不想为了这种人送命。

    看到杜淼和谢建国跑开了,已经被丧尸啃去了小半身体的江帆又是痛,又是恨,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啊啊啊啊!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狠话说到一半,他的脖子就被扑在他身上的丧尸一口咬断了,彻底失去了呼吸。

    旅馆的隔音设施不算太好,那几声惨叫和撞破玻璃的声音很快就传到了其他人的耳中,原本正在睡梦中的人很快就醒了过来。

    玉疏桐和杜淼住的是一层楼,她的睡眠向来不深,听到声音后就推开门去看。

    和她一样开了门张望的人有不少,就见杜淼拖着仍是呆呆愣愣的谢建国跑来,衣角全是血。

    肖天明去扶他:“杜淼,你没事吧?”

    杜淼甩开谢建国,对他道:“有怪物跑进里面来了,你叫兄弟们快起来,拿好枪集合,我去找澈哥!”

    当时分配房间的时候,其他的军人都是两到三人一间,君澈因为身手的缘故,是和戴舒涵一个房间的。

    戴舒涵虽然也配了枪,但是他的枪法并不好,要是有怪物闯进了他们的房间,君澈又发着烧,他们两个绝对是必死无疑。

    听他这么说,肖天明的神情一凛,当即道:“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而听见有丧尸跑进了旅店里,原本还开着门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人立刻把门关上了,生怕那些丧尸就跑进他们的房间里来。

    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丧尸是直接破窗而入的,即便他们把门关上,也无济于事。

    玉疏桐因为担心家里人,没在房间里继续待下去。

    她跑到302的门口,敲开门,李嫣看到她,忙把她拉了进来,关好了门:“不是说那些东西跑进来了吗,你怎么不呆在房间里?”

    “我不是担心你们嘛。”她往房间里看了看,两家人都在。

    “这个时候你就自己好好待在房间里,先管好自己再说。”李嫣说着,给她倒了杯水。

    玉疏桐点头表赞同,但对她温柔的责骂只左耳朵进,右耳朵就出了。

    因为丧尸跑进来这件事,所有人都没敢继续睡。

    楼下隐约有嘶吼声、尖叫声和枪声混合着传来,所有人就在这种难耐的煎熬中撑到了天亮。

    等到众人再在餐厅聚集时,再一扫视周围的人,显然已经少了好几个脸熟的面孔。

    这一次,军人是和普通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

    就连向来只在房间里吃饭的黄今和黄思雨都下来了。

    因为君澈的高烧仍是没有好转,所以杜淼就先代替了他的职位,他先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昨天的事,而后就吩咐最近所有人最好一起行动,保持四到五个人。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不走?!”谢建国站了起来。

    昨天晚上,除了江帆和杜淼,他是距离那只丧尸最近的人,心里受到的冲击也是最大的。

    现在这些怪物能从窗户爬进来,哪天就能悄无声息地直接打开大门进来!

    谁知道要是他哪天刷个牙,抬头一看镜子,就发现一只丧尸不声不响地站在自己身后,那才是真的崩溃!

    总之这个鬼旅店谢建国觉得自己简直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杜淼认出了谢建国是那天跟江帆一起摸进他房间的人。

    他冷眼看着他,道:“现在外面还在下雨,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这场雨邪门的很,你要是手臂上一不小心沾到一点,它能把你整条手臂都腐蚀掉。”

    “你少吓唬我!”谢建国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间旅店里呆下去了,他的心情很是不平静,说出口的话也冲的不行,“你说腐蚀就腐蚀?你真当我没上过学呢!要是这雨真有腐蚀性,咱们住的这房子早就被腐蚀掉了!”

    说着,他就去拉自己身边的女人,“老婆,我们走!”

    葛庆兰有些迟疑,但还是跟在了自家男人身后。

    杜淼就这么看着,也不阻止:“你们要是还有想走的,就都一起走好了。”

    他说完,有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真跟着谢建国一起走了。

    停车场就在旅店后面,是露天的。

    谢建国怕在旅馆多留一秒就会有什么不可预计的事发生,也顾不上许多,直接拉着葛庆兰打算冒雨跑回自己的车里,好在外面的雨下的不大,不至于把身上的衣服全淋湿了。

    走出旅店时,谢建国还特意在雨中多站了一会儿。

    雨水打在身上,除了一种冰冷的潮湿感外什么都没有,想着杜淼刚才说的话,谢建国不由冷笑一声,随即紧绷的心放松了些,他也不急着跑过去了,打算和葛庆兰一起慢慢走过去。

    然而就在他自得之时,突然地,一点灼痛感从额头传来。

    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点类似蚂蚁啃食的痛感,逐渐的,这种疼痛开始加大,而且身上各处也开始痛了起来。

    就在谢建国咬着牙,打算把这种痛楚忍过去时,他身旁却忽然传来妻子惨烈的尖叫声。

    他猛地一转头,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葛庆兰脱落的面皮。

    女人不住地尖叫着,惊慌失措地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只是她实在是太紧张,太害怕了,手上的力道全然没有把握好,一个不注意,长长的指甲就抓破了脸皮,将本就难以入目的脸更是抓出几条血红的印记。

    而她的那双手,更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腐蚀的斑驳不堪,连血肉中白森森的骨头都隐约可见。

    谢建国胃里一阵泛酸,他倒是想吐,可声音才到喉咙口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

    和葛庆兰一样,他的半张脸皮也掉了下来,只露出皮肤后面血肉模糊的肌肉。

    谢建国这才想起杜淼的警告,可是此时后悔已经没用了。

    他一把甩开妻子的手,发疯似的向回跑去。

    他无视身上的痛楚,拼命想要跑回旅馆,但最终仍是在半路上时,被雨水腐蚀断了一条腿,最后整个人狼狈地倒在地上,一点一点被雨水腐蚀掉全身的血肉,只剩下了他身上穿着的白T-shirt和裤子。

    看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有人直接吐了出来。

    也有不少已经半只脚踏出去的人更是忙收回了自己的脚,心里暗自庆幸。

    还有少部分的人注意到了这雨水与其说是有腐蚀性,不如说是只能腐蚀人体,对周围的建筑和他们身上穿着的衣物都没有任何的伤害。

    玉疏桐没出去看热闹。

    她早就对谢建国两夫妻的下场心里暗暗有了些底,她估计自己看到那一幕,这饭就不用吃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