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被霸总当恋人养以后
手机访问

20.20

    20

    陆惊墨又看了一遍屏幕上的字,第一反应是确认了一下时效性。

    没有截止时间,才松了口气,又仔细的点开来看介绍。

    【六小时出行劵,免费使用后,您的恋人可离开寄宿地点,体验正常人的六小时活动,您可以与其进行甜蜜互动。

    但是请务必在时间内督促恋人回家,否则您的恋人将走失且永久无法找回。】

    正常人?互动?永久无法找回?

    陆惊墨来回看了几遍,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

    “今天话怎么这么少?”

    杜培扫了眼弹幕,“话多不就被打死了。打游戏话多有什么用,也不能让我赢。”

    他这会儿肚子还圆乎乎的,根本提不起来劲儿,靠着椅背,一边玩儿着游戏,懒洋洋的说着。

    【主播!隔壁在骂你呢!】

    “随便他骂。”杜培看了眼,后台屏蔽了几个挑事情的人,又继续排进游戏带粉丝去了。

    “我骂他他又不给我钱,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技术不行也就能过过嘴瘾了。”

    【九九大魔王进入了房间。】

    【九九:我上次是让你,你还诬陷我是有粉丝帮我才赢的你,不如我们再来比试一次,就双排。】

    杜培只当做没看到。

    [这个人太不要脸了吧,他粉丝怎么什么都相信,我这里可是有数据分析,我们要放出去吓一吓他么?]

    “不管他。”

    “知道他菜就行了,何必要跟粪堆一直打交道。”杜培跟系统说完,又随手点了个发红包,九九方才的话,瞬间被淹没了。

    他照例直播刺激战场,支起来手机就兴致勃勃的玩儿游戏机去了。

    偶尔跟弹幕聊几句,才注意到新粉的目光还放在房子上。

    “这个有什么好看的?你们对游戏机不感兴趣么?等过几天换了电视玩儿,可就看不到它了,赶紧多看几眼。”

    杜培说着打了个哈欠,他目光不经意的往外瞥了一眼,才发现窗户上凝了一层白色水雾。

    他脸色微动,“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见。”

    【不是让我们看游戏机么???】

    【主播别走啊,怎么提前了一个小时下播啊。】

    【还不是今天空降太多】

    九九看着这些弹幕,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郁气,他不甘心的按着手机,又发出去了一条消息。

    他非要给这个卷毛阿杜教训,挫挫他的锐气。

    “是下雪了么?”杜培走到窗边,指腹推开了一些水雾,隔着玻璃往下看去。

    下面小区的花园里,只能看到一层浅浅的血色。

    [是啊,宁市今年第一场雪,不算大嘛。]系统说着,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雀跃。

    杜培目光却落在外面,好一会儿没回过神。

    [你是不是想出去?]系统又问,[不是快到你生日了么?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太好吧。]

    “不。”杜培叹了口气,“出去有什么好的。”

    这时候出去才是一堆麻烦啊。

    他正打算转身,听到了厨房里一阵响动。

    [厨房也可以用了。]

    系统提醒着他,又不死心道,[你真的不想出去么?我有办法的。]

    “不想。”杜培肯定道。

    他开了厨房的灯,把今天买回来的东西放进冰箱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不过,陆惊墨是要回这边么?那我岂不是跟他在同一个房子里了?”

    [是啊,不过你千万不要去碰他,最好避开一点。]

    “为什么?反正他又不知道我是真的存在的。”杜培随口问道。

    [反正会出事的,你还不能离开这里太久。]

    “那个,我如果想……”

    [什么?]

    “算了。”杜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烦躁的不行。

    他拉高被子蒙住了头,睡意了无。

    确实是有一件事情,但是不知道要不要做。

    ·

    陆惊墨把新鲜的食材先送过去,连衣服都没有整理,回了书房,翻出来了一个记事本。

    他盯着上面的东西看了许久,才合上。

    彻夜无眠。

    “老板,年会周五举行,然后就是周日开始年假……”

    “还有您的私人行程,今年还是老规矩么?”

    江彬问着,心里已经知道这应该是不大可能了。

    往年放年假的时候,陆惊墨都是一个人开车回久安镇,也不让人跟着。

    那段时间,除非是公司要垮了,其他的事情他都一概不理。

    “不用。”陆惊墨按着眉心,“我今天订了机票去宁市。”

    “今天么?”江彬又问了一遍,“可是今天还没开始放假啊。”

    “我知道,你刚刚说过。”陆惊墨收拾着东西,“有什么事情先发短信。”

    “老板,你怎么能这么早就走呢?这有点太不像话了。”江彬追着他。

    陆惊墨看了眼他拦着电梯的手,“红包在办公桌上。”

    “还有演唱会门票,你女朋友最喜欢的那个组合。”

    “谢谢老板!”江彬立刻撒手,满脸笑意的送他离开了。

    等电梯上的数字跳动着,他掏出手机给女朋友发短信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件事情,“这个突如其来的贴心,总让人有点担忧啊。”

    陆惊墨打了车直接往机场赶去,在外面才遇上了过来给他送东西的江野。

    他隐去APP的事情,只说有人突然出现了,现在要找他,以他恋人的身份,而且可能会在留在这里。

    “你是说真的么?”江野坐在自己亮红色的跑车里,摸着下巴,也逐渐严肃了起来。

    “可是都七八年过去了,怎么会突然又有人啊?”

    “不知道。”陆惊墨脸色还有些不大好,“我打算先跟他见一面。”

    “然后呢?拒绝他么?”江野琢磨了一下,“说不定,就是专门来给你当老婆的,这你还不乐意啊?”

    “是因为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么?”

    “不是。”陆惊墨抿了下唇,“他就是那个人。”

    江野吃惊的看着他,“你之前不知道?那你们之前是在网恋么?”

    “差不多吧。”陆惊墨看了眼自己的手机。

    “我先去见他,如果……”

    “你不用这么一副交代后事似的,你都交代过多少遍了。这次未必是坏事。”江野拍着他的肩膀,“之前那些人也是给你送钱啊。”

    “放心去吧。”

    陆惊墨冲他点了点头。

    还是坐上了前往宁市的飞机。

    宁市小雪。

    飞机落地后在机场滞留了一夜,他从机场离开的时候,雪花还零星的落着,没有激起来半点涟漪。

    越是靠近自己的那栋房子,陆惊墨也跟着紧张起来。

    他目光从手机屏幕上又移到窗外,陡然顿住了。

    街头三三两两结伴的人群里,有一人分外显眼。

    金黄色的卷发让陆惊墨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他让司机停住车,跟着那人走了几步,等青年停下来转身的时候,才确认了那张脸,约莫十七八岁。

    从眉梢眼尾,到下巴的弧线,他都熟悉无比。

    但那神色,却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少年好似不认识他一般,看了一眼,冷冷的收回目光,继续抬脚往前走。

    从头到尾都是冷冰冰的模样。

    陆惊墨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

    “宝贝儿?”

    他心底隐隐有一丝猜想,却还是加快了步子,想拦住人问个清楚。

    ·

    “陆惊墨,应该是今天到吧?”杜培抱着狐狸玩偶靠在沙发上,时不时往门的方向看一眼。

    [你看不到的。]

    “我感受一下行不行?”

    就算是见不到,他现在也有点儿紧张啊。

    [别吃了,你今天已经吃了五个苹果了,待会儿陆惊墨回来又要吓一跳。]

    “他又不知道是我吃的。”杜培咔嚓嚓又咬了一个,“我说不小心掉垃圾桶里了行不行?”

    [……]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