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真的只想学习[快穿]
手机访问

28.世界二

    叮!晋江系统已崩溃, 请重新刷新  而在进门前他听到母亲似乎在跟谁打电话,她细细柔柔地回答:“他很疼我, 平时也没什么烦心事。言儿?他在学校很乖很听话,升学考试还考了第一呢, 现在在市里最好的高中上学。”

    “我这里一切都好……”

    这是傅言回房间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一切都好。

    傅言想到她手臂上的伤, 还有那些刻意用高领衣服遮掩的脖子上的掐痕。

    这就是她认为的“好”吗?

    他也曾经冷静地劝她,让她跟那个人离婚,但她却只会抱着他哭, 说对不起他, 一个劲地摇头拒绝,又让他尽量忍让, 说他的爸爸不是有意的, 他是爱他们的。可要是真的爱他们母子, 会动手打人吗?会出轨养小三吗?会到现在也没有悔过之心吗?

    谁能想象得到呢, 这么一个斯文儒雅, 对外谦和有礼的男人, 暗地里其实是一个只会在妻儿身上发泄事业上不顺心的懦夫。

    傅言打开抽屉, 将上锁的日记本拿了出来,把之前折的那只纸兔摊开放好,放在本子上收藏起来。他想了想, 又拿出来素描本,在上边画下了顾辞的模样。

    但是画好之后, 顾辞周围似乎又少了些什么, 傅言思索着, 想在上边加点什么东西,却一直找不到可以陪在他身边的人或者物。这世界上,没有谁有资格能站在顾辞的身边。

    他骄傲得像个小王子,却也像王冠上的钻石那样闪闪发亮。

    到了最后,素描本上除了顾辞,什么也不剩。

    傅言又从抽屉里翻出一个上锁的小木箱,他把牛奶瓶盖放了进来,认真地给箱子上好锁。但是做完这一切之后,傅言却坐在桌前发起呆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内心空荡得厉害。

    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妇人温柔的声音响起,她商量般地问道:“言儿,明天是周六,我带你去看望外婆她们好不好?”

    傅言也不想回她的娘家,无论是这里还是他母亲的家,他统统都没有兴趣。

    于是他没有回话。

    傅言的母亲似乎也习惯了他的冷淡,轻叹口气,便不再勉强,离开了傅言的房间。

    傅言在盯着时钟,也在等待着下午的到来。

    等到上课时间,他就可以去学校,也就……可以见到顾辞了。

    想到这件事,傅言沉寂的心便忍不住跳得厉害。

    他认真地盯着它,一点一点地数着分秒,等待着时间过去。但是过了周五就是双休日了,学校不用上课。这么想着,周末却也似乎变得不这么令人期待起来。

    *

    顾辞在上完一天的课后,回到了家里。

    他在想着这个世界的事情,007给他安排的身份看似妥当,但总觉得有些许的不安,就连顾辞也不知道他这种不安究竟从何而来。

    007知道了,却说:“这很简单呀,因为之前不顺利,现在太顺利,落差有点大,所以您才会觉得不放心的。”

    “是这样吗?”顾辞皱眉,并没有被它这个理由说服。

    “我保证!”说着,它见屋里没有别人,直接变成了黑猫从项链里钻了出来。

    007分析道:“您看呀,跟你关系好的温远他们,虽然难教了点,看上去脾气也不大好,但胜在知错就改,也听你的话。只要咱们看好他们,不让他们学好,就肯定没问题的!”

    顾辞点头,也有些认可,“你说得对,他们都是好孩子。”

    顾辞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小宝库,里边放满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他跟系统说着话的时候,就顺手递了一包零食给它,房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也不怕会被外人发现。

    007是系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猫咪,所以一般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最早的时候它还很爱喝汽油,并且喜欢把尾巴按到插座上充电。只是在跟顾辞的相处下,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饮食习惯还有生活作风,甚至现在就连吃东西的喜好都跟顾辞很像。

    它吃到一半,忽然抬起头问顾辞,“咱们明天有什么要做的吗?”

    顾辞没有什么食欲,只抱着抱枕,将整张脸都埋在了里边,出神地想着事情,听到系统的话才抬起脸,想了想再回答:“没什么要做的,就在家里学习吧。”

    这件事情最重要。

    于是放假的时候,顾辞都窝在房间里看书学习,无论谁来叫他都不搭理。

    一开始顾安还觉得有些稀奇,在进来看了一眼后,发现弟弟居然真的是在读书,那模样认真得他都有些不忍心打扰,然后他轻轻地掩上了门,并且让其他人走路的时候小声点,不要打扰到小少爷学习。

    只是这时间一久,这做大哥的又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怕他整天闷在房间里会闷出病来,所以在下午的时候,就忍不住把顾辞叫了出来,让他看会儿电视,消遣一下。

    无论顾辞强调了多少次他想要学习,顾安都不为所动,而就连一直站在他这边的老管家也是一脸担忧地劝道:“小少爷还是休息一下吧,别累坏了。”顾辞已经闷在房里大半天了,更何况他身子不好,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吃得消。

    于是乎,他就这么被迫离开了房间,来到了一楼的客厅。

    顾辞抱着大玩偶,气呼呼地瞪着电视,同时对007说道:“你说哪有这样的家人的?不逼着孩子学习,反倒逼着不让孩子学习。”

    系统在一旁附和,“就是呀,他们这件事做得太过分了。”

    小少爷表示很生气,然后喝了一大口牛奶。

    原本计划好的周末两天看书,第一天就被中断了。

    *

    周一去学校的时候,还没等女仆来叫他起床,顾辞就已经爬起来了,他把闹钟关掉后,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意识慢慢苏醒过来的时候,就下床了。

    今天过来的女仆并不是他前天看到的那个,她进来的时候表情既期盼,又隐隐带了些复杂,在看见顾辞居然早早地就醒来之后,先是一惊,很快又反应过来,深呼吸一口气,笑着说道:“小少爷,我来帮你换衣服。”

    她手里头还拿着顾辞今天需要替换的衣裳。

    顾辞看了一眼,却问:“我的校服呢?”开学第一天他就知道了,他穿的衣服似乎跟别人不太一样,其他人穿的都是校服,只有顾辞是穿了一身定制的西装。

    “这……”女仆没反应过来,一时有些语塞。

    “校服刚让人熨好,正打算送过来呢。”老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乐呵呵地说道,他看了女仆,示意她现在去把校服拿来。

    仆人连忙应了声,赶了过去。

    老管家一脸慈祥地看着顾辞,耐心地问道:“您怎么突然想起来穿校服啦?”

    “因为他们都有,就我不一样。”顾辞认真地说道,目光澄澈。

    管家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却很愧疚,“是我疏忽了,下次我会记得让他们提前备好衣服的。”

    女仆急急忙忙地赶下楼,打算去拿顾辞的衣服,另一位女仆却突然从旁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手上正好拿着小少爷的校服。

    “……苏珊。”女仆看清楚来人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心虚地叫了声她。

    “梅若,这不应该是我的工作吗?”苏珊原本羞涩的脸庞在这会儿显得略微冷漠,她冷静地看向好友,语气十分尖锐地问,“可刚才为什么会有人说我生病了,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

    生病了,管家肯定不会让病人接触小少爷,免得过了病气给他,当然就会让其他人接替苏珊的位置。

    “你,你不是怕小少爷么?”梅若讪讪地笑。

    苏珊气得涨红了脸,“你胡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梅若看了眼时间,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她起争执,于是放低声音,讨好地说道:“你先把衣服给我吧,等下小少爷要迟到了。”

    原本以为要废上不少功夫,才能劝苏珊把东西给她,但没想到苏珊只是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就将校服递到了她手上。

    “明天的机会我不会再让给你了。”苏珊冷淡地说道。

    梅若笑了笑,转头时脸色却有些不屑。

    什么让不让,这次根本就不是苏珊让给她的。

    是她自己抢来的。

    不过苏珊至少有一点说对了,梅若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泛着向往的光芒。

    少爷果然是个很温柔善良的人。

    梅若这样想着,脚下的步伐也越发欢快。

    *

    顾辞去到课室的时候,发现他抽屉里多了一瓶牛奶,而且还是他平时喝惯的牌子。他想了会儿,在问过旁边的同学并不是他们放错东西之后,才困惑地以为这是保镖多拿了一瓶。

    他盯着牛奶看了会儿,有些想喝,却又不会开瓶盖。

    顾辞毕竟是被娇生惯养着长大的,他想要什么,都会有人自动献上,送到他的手边,完全不需要他开口或者是做任何事情,即便是以前经历过的世界也是如此。007一心替顾辞着想,给他安排的都是备受宠爱的小少爷身份。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把东西放回去。

    不远处一直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傅言见了,却不由得低下头来,倒是他疏忽了,居然忘了这件事。

    来的全部都是顾辞的朋友,这里的客人几乎都是他邀请的,至于别的人,顾安一概没有放进来,哪怕是想借助顾辞生日从而跟他套近乎的,他也只是让门卫客气拦下那些人的车,然后谦和有礼地送走了他们。

    这是专属于他弟弟一个人的生日会,顾安不允许有任何心怀各异的人进入这里。

    而他这么做确实也做对了,今天的顾辞很开心,他就像所有好客的主人一样,热情地招待着朋友们。

    温远一直跟在他身边帮忙,明明自己也是客人,却像是半个主人那样,几乎把顾辞的活都干完了。顺便还指挥着小弟,让他们去客厅里帮忙换上新的饮料跟糕点。

    顾辞无奈地看着他旁边的人,笑道:“你很有空么?”

    温远哈哈一笑:“那当然啦,我闲得很!老大,我是不是特别能干,是不是特别厉害!”

    “是是是。”顾辞应和道,又见他一脸期待,叹了口气,安抚性地给了他一瓶喝的,像摸小狗那样地揉了揉温远的脑袋,“辛苦啦。”

    温远十分地好哄,他拿着饮料,立马感动得不得了。

    顾辞看了眼客人,却觉得有些奇怪,“傅言呢……”

    温远也一脸不解,“他好像还没来?”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他们讨论着的时候,傅言正好从大门走来,他行色有些匆忙,头发也有点凌乱,就像是从什么地方跑过来的一样。

    顾辞见了,正打算走过去,傅言已经来到他面前,笑着说道:“我没来晚吧。”他气息还有些不平稳。

    在不远处的顾安见了,不由得挑眉,他想起顾湛说的话,小辞跟傅言关系似乎不错,看来这句话倒没有夸张。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