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终于变成了你喜欢的样子
手机访问

23.第 23 章

    第23章

    修尼是第一个注意到苗青羽一直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见的人。拍摄现场结束,那块地方依然是空的。

    四年来修尼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工作的过程休息十分钟,短暂的十分钟时间,苗青羽有个习惯,喜欢把戒指套回去。他问过苗青羽,苗青羽当时这么告诉他的,原话是戒指不戴在手上,心里就慌得很。

    他因此笑话过苗青羽,拿他那套腻歪调侃,现在怎么都笑不出来。

    苗青羽还在拍戏,他抱有再多好奇都没问,这戏再过不久便拍完,问太多他担心影响苗青羽的状态,而苗青羽看上去和平时无异,不喜不悲的,短短时间内成长了许多,他变得更加冷静,也怪让人心疼。

    一幕结束,转场休息五分钟。

    戒指戴在手上四年,每天习惯有这么个东西套着,忽然空下来,下意识总去触碰那个空荡荡的位置。苗青羽晃过神,他愣愣看着,戒指下的肌肤印出的一圈痕迹。

    手指印留的痕迹可以消失,而心里的痕迹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消散呢?

    第二幕开始。

    他带情绪入戏,和白彦发生在火车站分别的戏,泪涌在眼睛里,眼眶通红,从头到尾,始终没有真的哭出来。他太难过了,导演喊过停下来后,修尼忙牵着他到休息室擦脸,湿巾刚碰到眼睑,藏在眼眶里的泪水一碰就落,像碎掉的水晶。

    他眨眼,问:“我演得好不好。”

    修尼点头夸赞:“很好。”

    “我也觉得好。”

    配角跟男主角分开意味着他的戏基本告一段落,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剩下的七天拍摄全是以白彦为视角的主场。

    苗青羽翻着手里的剧本:“修尼,明天后天我休息。”

    修尼不能更同意,眼神悲天悯人的:“是需要好好休息,昨晚你又没睡觉吧。”他忽然想起什么,“你该不会打算做想不开的事吧?”

    苗青羽问他:“什么事算想不开?”

    修尼嘴唇动了动,疑问堵着抓心挠肺,最后手臂搭在苗青羽肩膀收揽,语重心长:“你自己开心最重要。”

    他轻松地笑,脸颊凹陷浅浅的酒窝。

    “明天约他去剧院,你说他会答应吗?”

    修尼下巴一点:“肯定答应啊!”

    “他不答应我也会想办法让他跟我去的。”

    修尼哈哈笑几声,干巴巴的,最后没忍住,低声询问:“祖宗,你的戒指掉了?”

    苗青羽摇头,手伸进裤兜把它拿出套回无名指。手指修长,干净有力,让人看一眼就想牵在掌心扣紧。

    遗憾的是他中意的人很少跟他牵手。

    手都不牵的人,怎么携手共进一辈子?

    他说:“戒指好看,我跟他一起去选的,当时看到这款我们很默契的定下来。”

    修尼眼眶忽然很酸,语气肯定的说:“好看!”

    “可惜它不适合我了。”

    苗青羽说完把戒指取下,修尼嘴巴张了又闭,看人的眼神想哭。

    修尼说:“四年啊,不要了吗。”

    苗青羽低头:“我明白,送我回家吧,今晚不知道要等多久他才回来。”

    这个念头不是一天两天就想的事了,他给过自己很多次机会,不是给薛铖。这份不平衡的关系里,贪心索求的是他,入戏的是他,坚持的是他,时间长了演变成他一个人的独角戏。薛铖并非不入戏,只是对象不是他。

    家里薛铖不在,肖拂住过的客房收拾干净了。他回卧室小坐半小时,随后去书房打开电脑写了份文件。

    他的抽屉柜里锁有厚厚的信件,幼年时妈妈跟他说时光机的故事,他幻想过有一天把这些记录着点点滴滴的信从现在寄到未来。故事也许发生在多年后某一天温暖的下午,他从邮箱里取出厚厚的一沓信,信里记录他模糊了记不清的心情。两人相互依靠,一封封慢慢拆开。

    薛铖话不多,没关系,他可以慢慢念给对方听,薛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相信对方可以专心听他念完。

    苗青羽对未来不缺乏浪漫的幻想,而现实证明他的安排全是一场空欢喜。

    他把签过字的文件放在抽屉里,丘比特吃完狗粮,跟他卖萌想出门玩耍了。

    薛铖拨通家里的电话,说可能晚一点到家,他说好。薛铖说他不会再带肖拂回去,他也说好。

    他温顺的态度应该挺合薛铖心意的,晚上不到十点,人就回来了。

    苗青羽和丘比特靠在沙发里看电视,薛铖把外套挂在衣架上,问他:“今天不早点休息?”

    “明天休息,朋友给了两张门票,最近新出的话剧,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吗?”他说,“我好久没和你单独相处了。”

    是很久,包括薛铖都记不清楚两人上一次单独约会是什么时候。

    薛铖说:“等我把事情安排好……”

    “假如安排不过来呢?”苗青羽问他,“肖家的后事你是不是要帮忙?肖拂需要你照顾,还有工作得安排。那么多的事,不可以把我的稍微往前面排一排吗?我就要一天,之后你想做什么我都理解你,我的请求难道很过分么?”

    薛铖点头答应,问他明天几点。他有问有答,还跟薛铖坐在餐桌上面对面地吃了顿宵夜。

    薛铖静静看他吃下一半:“还想吐吗。”

    一杯刚倒的热水送到手边,苗青羽喝得干干净净,对薛铖说了声谢谢。

    晚上薛铖没去客房,他们睡在一起。关灯前薛铖不经意间看到苗青羽空荡荡的手指,下意识问:“怎么不戴戒指了。”

    “可能洗澡的时候落在浴室,我明天再找。”

    第二天一早苗青羽没戴戒指,薛铖昨晚不过随口问,也就没去注意。

    薛铖开车出门,去剧院的路上趁十字路口等待的时间,打了通电话。对方可能是保姆,听他简短交待几句,大概是临时请来照顾肖拂的。

    苗青羽侧头看着薛铖一丝不苟的表情,心想这人不是不体贴。他和薛铖真正产生交集,晚宴那次不算,第二次在剧院里的碰面,才是第一次去接触这个人的时候。

    肖拂是学话剧表演的,经常约薛铖一起看。那天肖拂临时有事离开了,下着大雨,薛铖就独自留下来看后面的表演,遇到坐在旁边位置的苗青羽。

    苗青羽惦记着请薛铖吃饭的事,吃饭是借口,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认识这个人。他磊落大方的邀约,现在回想,薛铖答应跟他吃饭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是他这张和肖拂有几分相似的脸吧。

    看看,他和薛铖交集的开端都跟肖拂有联系。

    话剧表演的是一个离别的故事,表现进行到一半,薛铖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他没开声音和震动,一直亮着。

    苗青羽注意力放在薛铖脸上,知道他想接听。

    三次未接,薛铖的表情隐约可见焦虑。表演快结束了,薛铖看了看他,举起手机对他示意,才往卫生间的方向过去。

    这一刻苗青羽心如止水,他知道故事即将落幕,主角分开了。

    薛铖取车很快,说:“肖拂不知道跑去哪里,保姆找一下午没找到,我送你回家再过去看看情况。”

    “好,我等你。”

    直到这时候苗青羽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能一半顾着家一半顾着另外一个人。他要的不止一半,这一半还是他要不起的。

    他上楼,取出文件反复认真看过几遍,十一点半收到薛铖的消息,他把晕在路边的肖拂送去医院,可能要明早才回来。

    苗青羽回一个好字,等了那么久,再等一晚未必不可。

    夜晚漫长,闲来无事的苗青羽收拾出两箱子自己的行李。

    他疲惫地靠在地毯和金毛犬对视:“丘比特,你要跟我走吗?”

    丘比特疑惑地看着他。

    他给薛铖发骚扰短信,乱七八糟的,隔了半小时才收到薛铖一条回复。

    肖拂不会跟你争什么。

    苗青羽一直相信幸福是可以靠自己争取的,现在薛铖告诉他肖拂不会跟他争。

    他笑,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想去争了,不过薛铖主动斩断他的念头。

    薛铖上午九点半才到家,身上的外套被抓得很皱,看到苗青羽坐在沙发,那样子看上去坐了很久。

    两个人看起来一样的狼狈。

    苗青羽说:“我有份东西想给你。”

    薛铖注意到放在桌面的戒指,眉毛皱起要问,苗青羽就把签过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他。

    薛铖捏着协议仔细看了一遍:问:“什么意思?”

    “离婚。”

    离婚的意思在薛铖脑海里阐述又重组了一遍:“苗苗,别胡闹。”

    苗青羽平静看着他:“是你告诉我不争的,薛铖,这次我不争了。”

    他长长吐了一口气,放轻音调,像落在薛铖耳边的羽毛:“事情发展到今天,也没什么可争的。”

    “薛铖,你扪心自问,你对我有爱吗?四年了,以你的聪明,难道你不知道这几年我在扮演谁……”

    “我爱你,你对我也有过回应。可惜,你说这是爱它确实是,不过不是我的,而是你和肖拂的。这几年和你结婚,和你朝夕相对一起生活的人是肖拂,不是我苗青羽。”

    他凝视薛铖,眼里有光:“我不想再做肖拂了,我演的很累。薛铖,我们离婚吧。”

    “你带着你的责任和肖拂,离开。”

    ________

    我以为幸福可以靠自己争取,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之后再三年、四年。

    今年是结婚的第四个年头,过程我试图慢慢把他从你心里剔除,甚至为了博得你的关注,做出一件蠢事。

    不知不觉中,我把自己变成了他的样子。我披着他的一切,肖想着从你心里偷取幸福。

    幸福是糖里带毒,很甜,会上瘾。你给我关注,我就忍不住想窃取更多。我扮演成瘾,忘记什么是现实。

    以前认为你是个寡情的人,直到后来在医院看到你无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温柔得我看着想落泪。

    从那时候起我才清楚地明白了一点,你心里一直都有个温柔的角落,只是那个位置没有留给我,就算我变成了他也不行,我只是个仿冒品,他才是坐在位置上的人。

    你所有生动的情绪都留给了他。

    怪只怪相遇的那晚夜色太温柔,让我沉浸在幻想又浪漫的梦境里。我不断给自己造了一个接一个的梦,忘记梦再长总有醒来的一天。

    仿冒品终究是仿冒品,我伪装得再像也变不成他,更无法忍受和他一起分割你。

    薛铖,认识你我不后悔,更没有值不值得,所有故事都是命中注定。

    注定我对你一见钟情,注定我做出这个决定。

    和你的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你是命运送给我的礼物,现在想想,礼物虽然珍贵,却并不是谁都适合,至少我跟你是不适合的。

    爱给过你,现在自由也给你。

    你的生活,我退下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