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宇智波佐子[综]
手机访问

23.横滨匪徒天堂(十三)

    第十三章

    IF:佐子关于主世界的记忆被清空了(喂

    佐子完全OOC(喂

    01.

    我对中也说道:“带我走。”

    彼时残阳如血,空旷的飞机场上风很大,吹动了他的头发和黑色的风衣。

    他背对着我问道:“不是还有事吗?”

    “那些事不如你重要。”我说道。

    他转过身来,对我伸出手:“走吧。”

    我快步上前,但是他却收回了手,我仰起脸看他,不解。他将黑色的手套摘了,而后再次伸了出来。

    这次我握住了他的手。

    体温交汇。心刹那间颤动。

    我低下头嘟囔了句:“果然太宰前辈说得对。”

    “……那家伙又说什么了?”

    “说中也总喜欢做多此一举的事情。”我说道。

    中也磨牙:“捏死你哦,小鬼。”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没有说出口的是太宰的后半句——

    “中也那个家伙总喜欢做多此一举的事情,不过很多时候看起来还有点浪漫嘛。”

    02.

    从欧洲回来后港黑便迎来了大波动——太宰治叛逃了。

    老实讲太宰治叛逃令我和中也都很意外,那个家伙血液里就流淌着黑暗,除了黑手党外他应该是别无归宿才对,叛逃了港黑他能去哪儿?其他黑暗势力里吗?

    之后我听说了织田作之助死去的消息。

    “……那家伙居然也有在意的东西啊。”中原中也当时这么皱着眉说道。

    那晚他开了一瓶红酒庆祝,红酒的后劲很大,我喝得很少,只是微醺,但他却喝了很多很多,如果是在正常状态他肯定觉得这是一种相当浪费的可耻行为。

    我明白他的情绪可能不对。

    此时是在他的房子里,我们两个人,落地窗开着,风吹过垂在地上的朱红色锦缎窗帘,外面是横滨的万家灯火。

    中也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角度。

    而后他说起了他和太宰治的一些琐事,大多是在骂他,骂完了后感慨了句总算摆脱他了。

    我默不作声地听着,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我走过去和他碰杯。他捏碎了杯子,碎片划伤了手指。

    然后我听到了他低沉得过分了的声音,“那个混蛋,居然敢叛逃……”

    他的声音里有着怒气,但却没有杀意。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的怒气里不含杀意的。

    太宰治对于他来说终归是特别的吧。我想到。

    我看着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到地毯上,这种情况下我拿着酒杯准备和他碰杯的动作似乎有些尴尬了,我收回手打算走到一边把酒杯放下,但是手腕却被他握住了。

    他抬起头,眸里一片冷然,“你会离开吗?”

    “离开哪里?”我下意识问。

    但是这样的失态仅仅持续了几秒,我和他对视片刻后他便放开了我,若无其事地说道,“真是浪费了好酒。”

    “是离开港口黑手党?还是离开你?”我追问道。

    我向来不是畏畏缩缩的人,想知道的东西我就直接会问出口的。

    他迟疑了几秒,说出来的却是:“你太小了。”

    他这句话里其实已经隐藏了答案。

    我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胜利的微笑。

    他盯了我一会儿,似乎有些懊恼,而后他摇了摇头坐到了那边的椅子上,又是那种嚣张跋扈的姿势,双腿交叉搁在另一个凳子上,活脱脱的反派形象。

    我拿着酒杯走到窗户前俯视着这座城市,横滨,港口黑手党发源之地。

    我们以自己的方式迫害着这个城市。

    我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整个城市。

    而在这里,我和港口黑手党相遇。

    和中原中也相遇。

    03.

    不久之后仆人上来收拾东西,中也靠在椅子上假寐,而我则背对着他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一时间房间里非常安静,只有仆人收拾东西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气氛有些奇妙。

    我忍不住转过身来看他,他绝对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了,但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大大方方地让我看。

    我有心想说什么,但因为有仆人还在的缘故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仆人离开后我开口说道:“中也……”

    但是他打断了我的话:“很晚了,你该回去睡了。”

    老实说我是有点失落的,但既然他这么说了我干脆利落地点头,“嗯。”

    自从我正式加入港口黑手党并被森首领接见后我便有了自己的房子,空旷而冰冷,仅仅是房子而已。

    “晚安。”我对他说道。

    “晚安。”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帽子盖着一半脸,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线条凌厉的下颌。

    我推开门离开了,因为想着点不着边际的事情所以速度很慢,下了半层楼梯后突然听到了中也在上面叫我:

    “佐子。”

    我抬起头,看到中也站在门口。

    楼梯口的尽头是一个颇为狭长的窗户,玻璃是那种教堂一般的五颜六色的碎花玻璃。外面的灯光照进来,照得他身上五彩斑斓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的眼和平日里一样深邃无光。

    我站住了,转身看他。

    “今晚留下来吧。”他说道。

    “好。”我点头。

    04.

    晚上喝了酒肯定是要洗澡的,我在走进浴室前探头问了句“我睡衣还在吗?”

    此前我是在中也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在走的时候也没带走自己的东西。

    “丢了。”结果得到了不怎么令人意外的回答。

    “那怎么办?”我问道,“要不我穿你备用的?反正你的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很大……”

    他手边的叉子直接向我飞来,我缩头躲过。

    结果到最后还是给了我他的备用睡衣。

    从浴室里出来后他不在客厅了,我光着脚走到他卧室去,没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他也穿着睡衣半躺在床上,帽子盖在脸上,似乎在思考。

    “中也。”我叫了声。

    他往旁边挪了挪,然后伸出手拍了拍空位。

    似乎有些太亲密了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爬上了床。脚有点冰。叽。

    我刚坐下就听到他说道:“我不太清楚MIMIC的具体事情,但太宰的背叛肯定另有蹊跷。毕竟认识多年,他的一些想法我还是知道的,他那样的人即使一直留在港黑,也不过是双刃剑而已。”

    谈起了公事,我很谨慎地说道:“首领是个强大的人,而且正是首领把太宰一手培养起来的吧。”

    “是。”中也说道,然后他低缓地说道:“太宰太强了。”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你是说太宰的离开有首领的……”

    “慎言。”中也打断了我的话。

    我怔了怔,然后“嗯”了一声。

    此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起了港黑的一些事情,夜色逐渐深了,他打了个哈欠,将帽子丢到了一边去,“睡吧。”

    “嗯。”我说完后愣了下,“在哪儿睡?”

    他注视着我,我看到他喉结动了一下。

    “中也?”我问道。

    “嗯。”

    “你喉结怎么动了一下?”我问道。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所以呢?”

    我……我瞬间明白过来,然后我从床上蹦起来就往外面走,“我去隔壁卧室休息。”

    “算你还有点脑子。”他轻哼了声。

    ……咳。突然有点害羞。

    05.

    和中也那种若有似无的感觉一直持续着,他始终未曾正面回复过什么,我想这是因为我还小的缘故。

    但港黑内部有关我和中也的传闻甚嚣尘上,他从不理会,但却也从不压制。久而久之大家也都懒得说了,而质疑声也不自觉多了一些。

    再后来一次内部会议上,平日里我都是站在他右后方的,但这次我跟着他走进会议室之前他却停下了脚步,看了我一眼后直接揽上我的肩而后带着我走了进去。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

    一些人眼镜都快掉下来了。

    他就这么堂而皇之带着我走上了主持台后才松开了手,接着我照例做了副官的工作,再离开时又被那样带着出去了。

    此后我听不到我和他的任何传闻了。

    大概是已成事实了吧,所以没人再敢妄议了。

    但我和他的关系似乎从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不过自从那天晚上在他那里过夜后,我又搬回去住了。

    没有甜言蜜语,肢体接触也仅仅局限于被揽着出场和退场的时候。但我并没有着急或者茫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我成人生日那天请了一些朋友,大家撺掇着说让中也亲一个。中也摆出不耐烦的表情来,他向来是不受这些撺掇的。我笑着让大家静静,然后我走到他面前,他此时是坐在沙发上一副“本大爷很拽”的样子,而后我俯下身来轻碰了下他的唇。

    他似乎微微皱了下眉,但并没说什么。

    而后我正起身体来,“就这样啦。”

    当晚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至始至终他仍然表现得很淡定,直到上车后仍是如此。尽管这是我们的初吻。

    下了车后我拿出钥匙开了家门,刚进门后便被他拉住压在墙上亲吻。那亲吻热烈到令我浑身颤抖的地步,让我瞬间明白他在生日会上原来是在一直忍耐着。

    我们就这样一路亲吻缠绵到了卧室,他站在床边低着头问我:“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这么回答,然后对他伸出了手。

    夜色深了。

    故事结束。但我和中也先生的生活却仍在继续。

    ——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