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嫁给反派以后
手机访问

24.女装

    这可急坏了信王赵钰,他请太医看诊,又命人熬药,硬要她喝下去。

    赵元霜连着喝了几次药,额头上冷敷的毛巾换了好几遭,身上热度才渐渐退下,鬓发濡湿,小脸发白,嘴唇也有些干裂。

    信王给她喝了些水,又屏退了众人,问:“你好端端的,怎么会掉水?”

    赵元霜捧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顿,重重哼了一声:“对啊,怎么会掉水?肯定是水下有人拽我。”

    “这就是胡说了。”信王皱眉,“水里怎么可能会有人?”

    “那就是有人推我。”赵元霜毫不迟疑接道,“不然我怎么会掉下去?”

    信王双眉紧锁,见妹妹大有胡搅蛮缠之势,知道问她也问不出什么,他叹了一口气:“好好养着,以后做事小心一点。不要靠近水边,也离火远一点儿。”

    赵元霜把空了的茶盏塞进他手里,胡乱说道:“我知道。”

    看兄长转身欲走,赵元霜急道:“你站住!我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

    大概是刚刚退烧的缘故,她声音沙哑,没什么气势。而信王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你身上烧已经退了,有什么需要就叫珍珠她们,我也得回去歇一会儿了。”

    父母双亡,他只剩了这一个妹妹,虽说这妹妹令他头疼,但毕竟是他最重要的亲人。而且她还刚落水生病。她此番发烧,他已经在旁边守了许久了,这会儿也真累了。

    “我在太液池边看见皇上射箭了。”赵元霜抱着被子,“我听说是他救的我?”

    信王微微垂眸:“嗯,是他救的你。”

    说这话时,他眼前不自觉浮现出皇帝救人之后的场景。他这个堂弟,长的不够粗糙,行事倒挺爷们儿。

    赵元霜沉默了一会儿:“他今天忽然练习射箭,是不是该秋猎了?”

    信王挑眉,微觉诧异:“对,是该秋猎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哥,今年秋猎,我也想去。”赵元霜神情罕见的认真。

    信王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去干什么?别胡闹。”他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太好,就极温和地随意敷衍:“咱们还在孝中呢,这种事,就别去掺和了。”

    赵元霜神情古怪:“你跟我说孝?”

    信王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揭发生父,自是大不孝,哪还有脸说孝?如今妹妹这话,不可谓不诛心。

    “好了好了,我不是说你。我知道你也没办法。”赵元霜自悔失言,“哥,咱们去看看吧。虽说守孝三年,可这又不是玩乐,热孝已过,也不能算失礼。”

    信王自嘲一笑:“你说的是,大不孝的事情都做了,还用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我也去,你要是不放心,我就穿上男装,跟在你后面。”

    信王摆了摆手,面露疲态:“再说吧,你先好好养病,我回去歇着。”

    他之前一直为了赵元霜的事情操心,也确实困得厉害,回去后简单洗漱,就上床休息了。

    他一觉睡得极沉,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去年冬天。他亲自站出来,揭发检举自己的生父。他耳畔是各种议论声。有夸他大义灭亲,为人忠勇的,也有指责他出卖生父、不孝之极。

    他眼前闪过许多人的脸,有父亲的,有母亲的,有元霜的,有方太后的,也有那个五官精致神情冰冷的皇帝的……

    画面陡转,那些人脸忽然都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恶鬼向他扑来。

    唯独他那个堂弟,竟然诡异地穿了一身女装……

    信王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

    夜色犹深,他却有些睡不着了。亲自揭发生父这件事,他一直不敢回想。尽管知道他当时无力改变什么,可他拿出的东西却成了给父亲定罪的最有力证据。

    他没有直接杀死生父,却默许并鼓舞了这一事件的发生。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几乎夜夜噩梦,但是梦到皇帝穿女装,还是头一次。

    信王重新躺下,在心里默诵《金刚经》,困意渐渐袭来时,他心中一凛,猛然惊醒:他想起来了,皇帝救起元霜后,好像没有喉结!

    他皱了皱眉,有点不能确定。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喉结很明显。

    男人十六岁,应该已经长喉结了吧?

    —— ——

    赵臻批准了秋猎以后,下面的人便开始忙碌起来。

    因为元霜郡主落水一事,再练习骑射时,姜漱玉就又换了一个地方。

    死靶子练过了,活靶子总得再练练。

    赵臻发现这具身体不仅耳聪目明,反应也颇为迅速。他纵身上马、骑马疾驰,都颇为容易,且力气也大,马上弯弓射箭,并不算难。

    不再忧心秋猎的事情以后,他就又有意无意提点阿玉:“在宫里不比别的地方,处处都要小心,凡事三思而后行。”

    姜漱玉连连称是:“你说的对。”

    皇宫危险,果然不适合她。

    赵臻无声地笑。经过这两个多月的相处,他自认为对阿玉也有了一些了解。

    在他看来,阿玉此人,虽然言行古怪,但有一颗善心。她崇敬英雄,怜惜弱小,尽管脸皮薄,经常口是心非,可她心里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心思纯净,豁达大气。

    那天她奋不顾身跳水去救赵元霜,确实如他所说,冒失冲动了一些,但她所展示的果敢善良同样令他惊喜。

    这般勇气,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赵臻琢磨着,等将来他们身体恢复正常了,他一定要找个机会跟郑太傅好好谈一谈,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教出来这样的女儿的。

    真奇怪,明明刚在汤泉宫看到她时,觉得她哪儿哪儿都不顺眼。这还不到三个月,竟然发现了她不少的优点。

    当然,或许现在的她也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不过也还好,这些他都能接受。而且,以后路还长着呢,谁敢说她不会越来越好?

    “我也想骑马,你让我骑一会儿。”姜漱玉话一说完,直接占了身体。

    赵臻在瞬间变成了一抹意识,他默默地想:她忽然抢身体这一点,需要改一改。虽然这身体本来就是她的。

    姜漱玉骑马的次数不多,抓着缰绳,颇为新鲜。她学着赵臻方才的样子,骑在马上,任马疾行,同时弯弓射箭,射向靶子。

    可惜现实与理想有些差距,对弓箭和马背都不甚熟悉的她,竟然脱靶了!

    姜漱玉目瞪口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脑海里的赵臻轻笑出声:“这个不难,以后得了空,朕教你。”

    姜漱玉只当没听见,一面策马疾行,一面从箭囊里抽出羽箭,也不搭箭弦上,直接用手掷出,“嗖嗖嗖”三声,如同放袖箭一般,连发三箭。

    望着齐聚在靶子红心不断颤动的羽箭,姜漱玉勒紧缰绳,得意一笑,在心里对小皇帝道:“哼,确实不难。”

    不过她到底还是有些懊恼,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射箭。

    赵臻先是一怔,继而又笑起来。阿玉还挺倔强。

    不过姜漱玉对此并不满意。她在骑射上,居然还不如狗皇帝?这也太不应该了吧?她就不信这弓箭能难得倒她。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没给小皇帝摸弓箭的机会,自己骑在马上,咬紧牙关,一箭又一箭。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准头极佳,她又学过暗器,所以尽管初时有点手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熟练以后,她射中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准。再后来,几乎箭无虚发。

    赵臻暗暗心惊,短短两个时辰,阿玉在箭术上可以说进步神速。

    他很好奇,她究竟还能给他多少惊喜。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