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男孟婆
手机访问

140.过去

    看到这里说明购买比例不足, 两天后再看

    离开后院来到龙王的房间, 月半七和阎王就看见那位掌控东海几千年的主人, 如今都快老掉牙的龙王, 正化成原型一圈圈缠绕在柱子上, 几个爪子紧紧地抱住柱子,满眼都是泪。

    “够了, 真的够了啊……”老龙王可怜兮兮道,“我只是个可怜的老人家,再这样玩下去, 这个龙王我不干了。QAQ”

    讲真, 他还有多少年可活呢。

    真的身子骨不行了, 禁不住折腾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在天庭倒吊着当装饰都比这一次次甩着强啊。

    阎王:“你真够给龙丢脸的。”

    月半七:……不忍直视。

    “不会再来了吧。”龙王问道。

    月半七:“闹海的已经被抓住了。不会再出事了。”

    老龙王左右瞧了瞧,没看到其他人和鬼,就爬了下来, 慢慢在地盘上挪动着又爬上蚌床, 把自己团成一坨翔的样子。

    知道最大的威胁消失, 海啸也不会再有后, 这位老龙王终于放下了心, 一边给自己找个舒服的姿势一边哔哔:“既然能抓住就早点抓住啊, 拖沓那么长时间。本王可禁不住折腾,你们好歹也是同为鬼族稍微靠点谱……嗷呜!”

    阎王揪住老龙王的龙须狠命拽,对月半七说道:“如果不是宝库任选的条件,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过来帮忙, 因为他就是这种蹬鼻子上脸的性格。”

    月半七:呵呵。

    看出来了。

    或许是懒得再和他浪费时间计较, 阎王松了手,说道:“我们现在需要一颗龙珠,如果是炼制好的还魂珠就更好了。”

    老龙王将被放开的龙须压在身下藏起来,避免这位动手永远比动嘴快的阎王抓住,听到他这么一提,就惊讶问道:“你们要那个做什么?”

    月半七解释道:“这次抓住的鬼王叫做信鸿,是西海公主之子。他因龙珠被夺成了怨魂,现在要像保证魂魄完整,他需要还魂珠。”

    龙王小声叨叨:“凭啥要本王出啊,跟本王有啥关系……”

    阎王:“他是你三儿子的恋人,杀他的蛟龙也是借你三儿子的名义把他骗走的,出个还魂珠,过分?”

    龙王听后顿时心态要崩,所以这么长时间他受了那么多罪,都是因为自己的三儿子?

    实力坑爹,你很行的。

    “那就把他的龙珠拿去吧!”龙王气的一声龙吟,“在本王的私库里,本王这就取来。”说着就化为人形,快步往后面院子里走,进去前还警惕的盯着阎王和月半七,重复说道:“都不许进来,这是……是龙宫重地。”

    看着老龙王嗖的一下溜了进来,阎王补充道:“还很抠门。”

    月半七立即回答:“龙爱财,自古以来就是这个脾气。”

    阎王惊讶的看了月半七一眼,恩了一声,没再说话。

    东海三太子敖丙遗留的那颗龙珠很快就被龙王取了出来,然后赌气一样的扔给了阎王。月半七就这阎王的手瞧了一眼,那龙珠拳头大小,整体碧绿色,就像是一颗美丽的琉璃,非常漂亮。

    只是此时的琉璃好似蒙了尘,略有点黯淡。

    “给你们了,后面的事情就和本王没关系了,哪怕是我儿子惹的祸也和本王没关系。”老龙王立刻下了逐客令,他潜意识里认识到这件事或许很麻烦,不想参与,化成原型继续把自己团成一团。

    老了就爱睡,等儿子回来,无论哪个,都麻溜的继位让他去遥远的深海安享晚年。

    拿到了东西,抓到了鬼魂,还在老龙王这里狠狠地拔下一层皮,阎王和月半七的目的全部达成,也没想在这和废墟快差不多的龙宫多呆一秒,果断的上了岸来到陆地上。

    月半七:“然后怎么办?你会炼制吗?”

    阎王摇头:“我不会,有人会。”

    月半七:“谁?”

    阎王:“太上老君。”那是道教的始祖,也是炼丹制宝一路的老祖宗。尤其是他手中的八卦炉,几乎无所不能,将龙珠炼制成还魂珠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月半七却有些担心:“他会帮你炼丹吗?”

    阎王反问道:“为什么不能?”

    月半七:“你和太上老君的关系不差?”

    阎王:“不,我和太上老君很聊得来。”

    月半七震惊了。

    明明和月老见面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动手,看到龙王的时候就和龙王吵了一架,你确定你会和太上老君关系融洽?

    看出月半七在想什么,阎王的心情有点无奈,他说道:“我不是和谁都会吵起来的。揍月老是因为他言而无信,说手中红线不可轻易送人,却给了一个凡间女子。和龙王吵架是因为龙王喜欢过河拆桥,嘴上不留德,我很讨厌他。我和太上老君很合得来,是朋友。”

    最重要的是,太上老君是一个脾气很温和的老人,阎王的暴脾气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脾气不能发出来,就只能坐下听太上老君讲一讲道,慢慢的心情就平静了下来。

    当年他不是阎王,只是魏十一的时候,把天庭大部分神仙招惹了一遍,等走到太上老君的兜率宫后,才被太上老君劝了下来。而后才考虑接任阎王的位置。

    太上老君受鸿钧教导,一尊天道,二重因果,信鸿和敖丙这段算得上孽缘,太上老君会帮。

    “我去天庭走上一趟。”阎王对月半七说道,“你在这里等着。”

    月半七:“我不能去吗?”

    阎王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我自己就够了。你可以先回地府。”

    阎王这次坚持不肯带月半七,月半七也只好接受,他不过是奈何桥边的摆渡人,还不够格自行前往天庭。

    手提冥灯回到地府,月半七就受到了崔判的强烈欢迎,然后在崔判期盼的眼神中,遗憾的告诉他阎王还不能回来。

    崔判颓然倒地,抱着一叠生死簿哭得不能自己。

    月半七安慰道:“我们已经抓到这次在东海捣乱的阴魂了,这次事件很快就可以解决。”

    崔判叹气:“希望如此。只是别再有意外就好。”

    月半七:“意外?”

    崔判:“和天庭的案子卷在一起的,向来没好事。”

    月半七:“你是说那条不知所踪的蛟龙?”

    崔判点头:“蛟龙已经快踏入半仙,等他夺得了龙珠,就有占河称王的资格。而蛟龙只能将河作为窝。”

    月半七思考:“这两者有什么差别吗?”

    崔判:“当然有。神仙的诞生一是因为神职,二是因为信仰。蛟龙占据河流多久都不会有成仙的资格。但是龙族可以,占据一个地盘,被凡人膜拜信仰,就可自动入仙籍成神。”

    月半七:“……的确是个麻烦。”

    为了成龙就可以虐杀才成年的黑龙,那若是成了神仙,岂不会大闹天庭?

    这一点月半七还真的没想错,那条蛟龙的确有着很强大的野心,只是他瞄准的并非天庭,而是整个西海。

    月半七回到阴曹地府的第二日,黑白无常就忙翻了天,因为西海掀起了一场巨大的海啸,淹没了沿海陆地好几个城市,死伤者无数。

    单纯是将亡者带入鬼门就排了好几个队伍,枉死城内爆满。

    崔判说,上一次如此壮景还是战争时期,距今都快百年了。

    始作俑者,就是那条吞噬了龙珠的蛟龙,他和现任的西海龙王打了一架,想要抢夺西海龙王的位置。结果败逃,不知去向。

    “那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月半七问道。

    阎王对月半七所说的我们两个字很满意,所以哪怕他现在住的地方被波及到了,也不觉得愤怒:“是对面。”

    对于他们这样的阴官来说,阴气浓郁的地方更舒服。就像是凡人口中的空气很清新一样。

    唯一遗憾的是,电梯可能无法到达了。如果乘坐电梯的话,电梯会到达三十九层和三十七层,只有中间被阴气笼罩的三十八层无法进去。

    那么浓郁的阴气形成的结界,将那里隔离成为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好在阎王和月半七都不是普通人,直接恢复原来的形态,一跃而起,凭空站在了三十八层的楼外。

    “比佑天仁身上的怨气还要浓重。”月半七抓了一把阴气说道。

    阎王打量一番:“手段很粗暴,看来是个小鬼。”

    月半七:“道行不浅的小鬼?”

    阎王:“最多不过三百年,哪里算的上道行不浅。”

    月半七捏着下巴目光幽幽:“可是我才三个月哎。”

    从他有记忆开始在望乡台任职,到如今的确才仅仅三个月。

    阎王:……

    月半七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阎王表情多么古怪,他满眼都是那如黑雾般的阴气。上前一步伸手探过那层浓重的阴气,丝毫没有受到阻拦,月半七心下稍安。他任职奈何桥的摆渡人已经三个月了,脑海里也有相关知识,但是对自己的本领究竟有多大从来都没有一个概念。

    而现在他可以确定,至少他比屋内的那个鬼要强很多。否则,就不会轻易破了对方用阴煞气制造出的结界。

    阎王回过神,见月半七整个人钻了进去,也跟了进去。

    这栋楼的3802房屋内一共有四个人,作为当红明星的苏木和卿莹莹,以及来解决麻烦的道士卜英杰和为他牵线的阿旺。

    卜英杰觉得他都快疯了。

    他晚上八点准时来到观景云小区,见到了阿旺,也被阿旺带进小区来到了4栋3802,见到了当红男星苏木,以及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卿莹莹。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