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诡域直播
手机访问

119.死灵之书 (4)

    痛楚, 宛如一道闪电顺着伤口蔓延在血脉里,最原始的知觉,昭示着生命受到威胁,是逃还是战斗,是生存还是死亡……

    伊莱亚仍然在不同噬咬着那些试图阻拦他的藤蔓, 绿色的汁液到处飞溅, 弥散着血肉的腥气。那藤蔓明明应该是属于污秽双子的, 却已经和楚央的知觉联通在一起。宛如肢体一次次被残酷地咬断撕裂的剧痛,另楚央的声音在痛叫中也嘶哑起来。被撕咬过的地方,从对方的巨口中飞溅的毒液又会进一步腐蚀那些腾安, 就像被硫酸泼洒在伤口上一般血淋淋的灼热。

    伊莱亚化身成的巨怪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猛地张口。楚央大惊失色试图躲避, 可是那怪物的速度太快, 快到看不见过程,仿佛气体一般瞬间消散又瞬间重聚。他狼狈闪躲, 却忽觉右腿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这一次他的叫声另圆圈外的柏弘羽也微微颤抖了一下,却见楚央小腿上近一半的皮肉都被撕扯了下来,白骨森森暴露在空气中,鲜血溅了那怪物一脸。

    楚央瞪大眼睛,像是不能相信他看见了自己的右腿腿骨。黑色的熵化粘液还在不停吞噬伤口附近的肌肉和脂肪,黑色的血丝开始迅速沿着伤口蔓延。

    他的腿……他的腿!

    楚央的脑子里一时竟一片空白, 看着那怪物一张竖着的巨口咀嚼着自己的小腿肌肉, 甚至发出吧唧吧唧的粘腻声响, 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令他想要呕吐。

    紧接着伊莱亚再次散作黑烟, 再次凝固的时候却已经在楚央头顶的天花板上,张开巨大的嘴再次扑向他,仿佛要吞噬他的头颅。

    本该令人无法反抗的铺天盖地的痛觉却翻搅起楚央头脑中一直被死死封存的一处密藏,只有在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时,那密藏的锁链才会断裂几条,泄露出一丝丝的力量。在那感官的地狱里,某种古怪的解放的快意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楚央突然觉得头颅中什么被打开了,无数绮丽混乱的意向如烟火般接连爆炸在他被痛苦主宰的头脑中。他听到了群星的歌声,他看到了无数星辰爆炸又重生,他听到了地球上最古老、古老到在人类的祖先还在大海中游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呓语。

    然后他突然就清楚地看到了伊莱亚的神智弥散在空中。宛如一团不断交融变换的色块,油腻粘稠中带着一种污秽的华丽,却又那般脆弱。楚央感觉有无数琴弦从自己的头脑里延伸出去,一根根迅速缠绕住那些涌动的色块,他手中的琴弓落在怀里的琴上,他甚至没有去按弦,就那样用力地、仿佛切割什么东西一样狠狠地拉了一下。刺耳的噪音尖锐地沿着他头脑中的琴弦飞向那些色块,一瞬间原本融合在一起的色块被切开了,轻而易举,就像切开黄油一般。

    已经浸在咫尺的怪物突然怪叫一声,熵化的身体迅速复原,巨口闭合成了人的面容和胸膛,重重砸在楚央身上。楚央忍着一股胸口的血腥味用力推开他,用大提琴底端的尾针指着那吃掉了他大半右小腿的吞噬者,防止他再次扑过来。却见伊莱亚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眼睛瞪大,英俊的脸被恐惧扭曲。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他开始尖叫,用极度惊恐的表情看向楚央,用双手双脚撑着身体迅速后退,一直退到圆圈的边缘,被无形的力量禁锢其中。仿佛楚央在他眼中是极为可怕的东西。紧接着,他却又开始疯狂地大笑,他大喊着“完了,我们都要完了!末日要来了!”然后他竟然抬起自己的手臂,将手臂放到自己的口中,狠狠地咬了下去。

    他开始吞噬自己……

    楚央盯着他,剧烈喘息着,惊魂未定。但他隐隐知道,他打败伊莱亚了。他切碎了伊莱亚的神智。

    伊莱亚疯了。

    突然,安东尼奥大步走向圆环,口中吟念了什么,手指在空中挥过,便解除了圆环法阵的禁锢。他将手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手臂的伊莱亚头顶,伊莱亚便突然翻起白眼,然后身体倒了下去。但他没有死,胸口还有起伏。

    而拜亚基也开始走向楚央。看着它越来越接近,楚央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腿疼到麻木了,一动也不能动,他脑子里懵懂地想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右腿……

    ”我的天使,你终于开始为吾王奏乐了……”灰衣男人伸出双手,托起楚央染着绿色的汁液和他自己的血液的脸,那双手那样冰冷滑腻,就像是蛇的皮肤一帮令人汗毛直竖。过长的肮脏的指甲划过楚央右脸颊上尚未褪去的符印那模糊的边缘,另楚央感觉到一阵麻麻的刺痛。

    安东尼奥也走向他,双眼微微低垂,里面涌动着莫测的暗潮,“你打败了一个五级观测者。看来你的评级需要修改了。”

    而在安东尼奥身后,柏弘羽和金铉民看他的眼神中似也隐隐有了一丝惧色。

    ……………………………………………………

    楚央回到了那片梦境里,回到了黄衣之王那褴褛衣衫的脚下。狂烈的风在空中奏出宏大凄厉的乐曲,而在那些涌动的块状云团中,隐隐有更为巨大、更为古老、更为恐怖、更为永恒的东西,如无数的巨大星球拥挤叠摞。他感觉周围的风和空气都沉甸甸的,充斥着整个宇宙中组成的生灵万物的微尘。不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种族的微尘都在其中,不论过去未来都无法逃离那天空中看不清相貌的存在,都在被吸入寰宇中无形无状的永恒黑暗。

    而此时,他看到了林奇。林奇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风卷起他微长的发,漫天黄沙的颜色中他的皮肤却弥漫着一层近乎圣洁的光。楚央想要开口叫他,却发现自己没有舌头。想要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没有双脚。

    却在此时,天生异象。那高大到宛如天柱般的黄衣之王忽然抬起头颅,一张惨白的面具般的脸望向天空。楚央感觉到了一种深远而厚重的危机感、一种惊恐感。最可怕的是这感觉不是来自他自身,而是来自黄衣之王。

    什么东西会另死亡的主人——黄衣之王产生忧惧?

    光是这样的念头,就令楚央全身如同被浸入冰水之中,狠狠地战栗起来。

    当天空开始倾斜、开始碎裂,黄衣之王那褴褛如雾的衣衫也被狂风拉起,楚央感觉到了另一样东西的降临。和云团后那巨大的神明一般的永恒、古老、巨大,也一般的恐怖。他看到天空渐渐被割裂,被纯白的光明入侵,感觉到周围无数的风和旋流都在惊慌失措地乱旋着,一种截然不同的、冷冽、坚硬而刻板的气息开始入侵之前飘忽不定的风乐。飞散的原子开始聚合,开始分裂复制,形成一个一个形状严整的结晶体从空中落下,一排排严谨地落在自己被设定好的位置上。大地上瞬间布满了形状整齐的结晶体反射着天光,彰显着森严的宏伟。

    一切都在被分门别类,都在被重新规划,放入既定的位置之中。没有任何自由,没有任何混乱。一片死寂的秩序,被分割的时间和空间……

    楚央忽然明白了,他和林奇被看见了。

    被雅德萨达格看见了。

    当黄衣之王的身影也在愈发强烈的白色光芒中渐渐被吞噬,当四面八方的一切都开始结晶化稳定化,楚央惊恐地看向了林奇。

    人的身体中虽然大多数是序的力量在维持机体的正常运行,但混乱的元素同样必不可少,比如细胞中的变异、比如起伏不定的荷尔蒙水平,就连人类的形成、物种的进化倚靠的也是熵化的变异。完全没有了熵,只有秩序的身体,是不可能有生命的。

    雅德萨达格,就是要抹去一切的变异,比如他和林奇。

    ”林奇!!!“楚央在心中撕心裂肺地大喊,可是他没有口,喊不出来。他看到那致命的白光照在林奇的身上,看到林奇的身体上开始蒸腾出浓密的烟气。林奇那雪白的皮肤开始迅速碳化变黑,他却仿佛毫无所觉,只是懵懂地转过身来,看向楚央。

    在楚央无法闭合的双眼中,林奇的发黑碳化的双手张开,宛如献祭的基督那般。碳化反应迅速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吞噬了那完美的身体,而他的生命便随着那些蒸腾的烟雾迅速消逝在白光中。

    “我们永远赢不了。”他听到林奇说完这句话,那黑色便吞噬了他的面容。最后彻底碳化的身体轰然倒塌,散落成飞散的烟尘,又迅速化为无形的气体。

    楚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荼白的房顶,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他看上去很平静,微微转头,便看到了正关切地望着他的萧逸泉。

    “楚央?你醒了?”

    楚央望着他,可眼睛却仿佛在越过他的肩膀看他身后的什么人。他的眼神太过直勾勾,另萧逸泉心中发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确认自己身后没有人。

    “楚央?”萧逸泉在楚央面前挥了挥手。楚央的眼神转向他,“我醒了是么?”

    “是啊,你醒了。”

    ”现在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啊。”

    楚央没有告诉萧逸泉,他能看到在萧逸泉身后,站着一个浑身漆黑,宛如被烧焦了一般的人形。

    他动用了污秽双子的力量,虽然只是用了札尔的一部分藤蔓,但到底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那黑色的人形,宛如梦中碳化的林奇一般的黑色人形,大概就是他的代价。时时刻刻提醒他,如果他一步走错,林奇可能就会是如此的下场,他自己也很可能会得到如此的下场。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他在乎的人们,可能都会是这个下场。

    楚央挣扎着撑起身体,不顾萧逸泉的阻拦看向自己的腿。他的右腿上包裹着厚厚的绷带,此时却仿佛不存在一般,一点知觉也没有。

    “你的腿保住了,但是肌肉和韧带受损严重,可能以后走路的时候会有一点点不方便。外观方面……可能也会稍微有些影响。”萧逸泉的声音温醇,是很适合安慰人的声音。楚央愣愣地看着自己腿,却莫名地麻木,仿佛并不能很真切地处理他听到的信息。

    “我不会嫌弃你的。”焦黑的林奇对他说着,他几乎还能听出那声音中的笑意。

    楚央忍不住对着林奇笑了笑,“我还没有嫌弃你被烧焦了。”

    萧逸泉见楚央对着他旁边的空气说话,愈发忧虑起来。看来污秽双子的副作用果然出现了,“楚央?你在和谁说话?”

    楚央猛然回神,突然意识到那黑色的人影只是他的幻觉,他实在不应该当着萧逸泉的面对幻觉说话,于是愈发尴尬,避开萧逸泉的眼神,试图转移话题,“伊莱亚死了?”

    “没有。他疯了,现在被关了起来。”

    楚央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萧逸泉,“他们要怎么处置我?”

    萧逸泉同情地望着他,“我不清楚。最开始他们甚至不让我给你治疗,而是让别的医师。白殿也被金铉民他们控制,不让过来见你。”

    “我睡了多久你们……有收到祝鹤泽他们的消息吗?”

    “昨天白殿有收到消息,祝鹤泽说她们已经回到祝鹤泽家里了,三个人都平安。打算收拾一下行礼就往陈旖老家去避难。”

    楚央一颗心虽然放下一些,一些犹疑又升起来。他们真的会安全吗?金铉民会不会派人跟踪他们,毕竟他们是用来控制自己的最有效的筹码不是吗?

    而且让他们离开是正确的选择吗?在逃亡的路上他们会不会遇到吞噬者?会不会遇到什么别的危险?

    还有林奇,他现在还在他们的现实中吗?林乔真的有按照约定好好照顾他吗?他发现自己不见了,他自己又无法逃离那个现实的时候会不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雅德萨达格会不会对那个气泡做什么?

    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开始折磨他的神经,无穷无尽不受控制的担心和不好的事即将发生的惶然诅咒着他的头脑,可是这一次没有林奇在他身边安慰他了。

    他必须自己对抗这些焦虑、强迫和幻觉的症状,而且还要尽量瞒住,不能让自己的弱点太过明显地暴露在安东尼奥、金铉民等人的面前。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林奇的安慰……他抬起头,看向那在别人眼中都不存在的黑色人影。

    “我想见伊莱亚。”楚央努力做出冷静的样子对萧逸泉说,“请你帮我告诉安东尼奥。”

    “你才刚刚清醒过来,还是先休息……”

    “不,没有时间……”梦中那天空中白色的圣光另他到现在都背脊发凉。他不知道要怎样再一次战胜一个无所不知的神明。像爷爷那样作弊?可是要如何作弊?

    “可是就算你见到伊莱亚,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他已经疯了,满口胡言乱语,根本无法沟通。就连他的意识都是混乱的。”

    “你们或许没办法跟他沟通。”楚央却古怪一笑,笑得有一些神经质,“但另一个疯子或许可以。”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