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水仙自救系统(快穿)
手机访问

32.猎杀游戏(2)

    席南立刻道:“不会的。我跟她们开玩笑的。”

    七月问:“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

    席南:“我……”

    席南心想怎么解释呢?

    七月脸上写满了求知欲,席南想了半天,只得说:“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尤其是遇见你喜欢的姑娘的时候。”

    七月再问:“只能喜欢姑娘吗?”

    席南有点懵,然后说:“哦,也有不喜欢姑娘的,可那都是出家当和尚修佛道的。”

    七月若有所思看了席南一眼,却没再继续问。

    席南揉揉他的小脑袋。“走吧。我先考你功课。然后咱们收拾收拾行囊,该上岸了。”

    七月问:“爹要去参加那个群英会?”

    席南点头。

    七月:“群英会是什么?”

    席南:“它十年前曾举行过一次,当时邀请了一些有名的修真人士前去。但那帮人回来后,对于群英会上发生了什么,都讳莫如深,好像如果他们说漏了嘴,会受什么惩罚似的。所以,这么多年来,没人知道群英上发生了什么。大家只知道,去参加过群英会的人,有人后面发了大财,有的修得无上术法,长生不老,但也有一些人很快就死了。这一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邀请。”

    七月道:“看来这群英会有些危险。爹,我会保护你的!”

    席南欣慰地笑笑,儿子真懂事,不枉这一个月里自己对他百般照顾。“是爹保护你。”

    说起来,这群英会是什么,席南也有些好奇。

    按定苍的记忆来看,他的同门师妹叫穆无雪。

    十年前,穆无雪就是在参加了群英会后,没两天就死了。

    以定苍对佳人的爱护心,遇到这种事,他势必要帮忙调查。何况那回死的人还是他师妹,他更是用了十二分的力气。

    可是凭他的能为和人脉,竟查不出任何东西。

    他接连找了许多当年和师妹穆无雪一起参加群英会的人,没人能说出任何线索。

    因此,这件事就一直搁置到现在。

    直到今年,定苍收到了群英会的邀请。

    也许只有他亲自参与,才能搞清楚里面的玄机。

    -

    七日后。云梦楼。群英会开始。

    云梦楼建在一座孤岛上,孤岛外的湖面上布满了结界,只有收到邀请的人能被结界上的秘术识别出来,得以通过御物飞行的方式进去。

    每个受邀者可携带一名家属,席南把船停在码头上,拿出随身的佩剑疏影剑,抱起七月,御剑飞往孤岛,再在一名侍者的带领下,进入云梦楼。

    云梦楼里曲曲折折,楼梯走廊九拐十八绕。

    等席南到特定的厢房坐下,这才发现这里设计的有意思之处。

    云梦楼共九层高,每层九个厢房,整座楼共有八十一个厢房。

    云梦楼整体呈圆柱形的,中间是镂空的,一层有个大戏台。

    周围的厢房都围着中央的这个戏台,绕一圈建立而成。

    席南落座后不久,戏台上开始唱戏了。

    侍者再度进了厢房。

    他仿佛知道定苍的品味,特意给上了上好的竹叶青,还有几样极为精致的下酒菜。

    见定苍带了个孩子,侍者还便准备了一种特殊的果酒,说是不醉人,小孩子也可以喝。

    席南既来之则安之,倒是好酒好菜地吃着。

    他也帮七月试了试那果酒,确实没什么度数,便也让他喝了。

    如此,席南带着七月吃酒看戏,等了许久,想来所有客人到了,戏台上的戏停了下来。

    一个戴面具的人走上台,像唱戏的花旦般翘了个兰花指,又给大家俯身行了礼,就开口说话了。

    一个彪形大汉,戴着一张鬼脸,却学闺阁女子这般形态,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他说的话则更怪异了:“欢迎诸君来到云梦楼,今年的群英会正式开始,猎杀游戏也正式开始。请大家记住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踏入云梦楼的那刻,诸位已中咒,离开后,不准对任何人透露今日的一切,否则毒咒发作,暴毙而死。”

    “第二,完成游戏的地点,不限;完成游戏的方式,不限。”

    “第三,云梦楼不会干预游戏过程,游戏的一切解释权归云梦楼所有。”

    这人说完这些话,各厢房里已传出窃窃私语声,似乎已经起了一些骚动。

    这人只道:“各位稍安勿躁,下面我会具体解释猎杀游戏。猎杀游戏分为三种角色,猎人,猎物和平民。稍后角色会随机分配给各位与会者。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手心的印记明白自己的身份。”

    “猎人一共有三名,分别是狼,狮子,老虎,稍后被分配到猎人角色的人,会在手心看到对应的动物印记。”

    “猎物也随机分配给三个人,分别是狐狸,鹿,兔。同样,被分到猎物角色的人能通过自己的手心看到对应的动物印记。”

    “除了这六个人以外,剩下的人都是平民,平民的手心不会出现任何印记。”

    听到这里的时候,席南心中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游戏一定不是一个和平的游戏。

    果然,戏台上的人鬼脸汉子继续瞧着兰花指道:“下面我具体讲游戏规则。大家请认真听。”

    席南拿出笔墨,倒是认真记下这汉子说的规则。

    第一,狐狸,鹿,兔,狼,狮子,老虎,六种印记分别对应不同的赏金,依次为,十万两黄金,九万两,八万两……五万两。也就是说,猎物的印记比猎人的印记值钱,而猎物中属狐狸最值钱,猎人中属狼最值钱。三年后,猎杀游戏结束。各人根据自己所拥有的印记兑换钱财,其中最优胜者可额外获得长生不老术。

    第二,初始角色随机分配完成后,游戏参与者获得动物印记的唯一方式是杀人,杀掉动物印记的拥有者,凶手可以自动掠夺死者身上的全部印记。

    第三,猎物遇到猎人,眉间会浮现对应的动物印记,只有猎人能识别该印记,并可即刻对猎物展开追捕猎杀活动。猎物则无法提前获知猎人的身份。

    第四,猎人之间互不知晓身份;猎物之间互不知晓身份。

    第五,平民没有初始的动物印记,但也可通过杀人的方式获取印记,以赢得最终的胜利。

    第六,平民中隐藏着一名先知,先知会在稍后随机分配角色完成的刹那,脑海自动获取所有猎人和猎物的身份。与平民一样,先知身上不存在特殊印记。杀掉先知并不会获知其余玩家的身份。

    第七,如果与会者死于意外天灾,又或者被游戏参与者以外的人杀掉,则身上的所有印记随机转移给一位游戏参与者。

    讲完规则之后,鬼脸汉子再道:“最后,强调一下三个原则,对没有参见群英会的任何人说出此事,立刻暴毙;参加游戏的诸位可以说谎,结盟,中途变节等,云梦楼不会做出任何干预;一切解释权归云梦楼所用。三年后,游戏结束,诸位可重回云梦楼,兑换赏金。”

    刚开始听这游戏规则的时候,席南以为是狼人杀。

    仔细研究完游戏规则,他发现这哪是什么狼人杀,这根本是大逃杀。

    狼人杀里,要么狼人联合杀死好人,要么好人联合起来杀死狼人。

    这个游戏可不一样,虽说猎人和猎物乍一看存在对立关系,但其实这个身份的设定只是一个引发游戏开始的触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定会有人想要集齐六枚印记,得到所有赏金,并得到长生不老的机会。

    这有点像吃鸡游戏,印记相当于装备,只要杀人就能掠夺。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会互相厮杀的游戏,区别只是猎人和猎物一开始有了价值不同的印记,平民则一开始一无所有。

    此外,先知的设定也是个坑爹的存在。既然不限定规则,先知可以说谎,更有人可以冒充先知。到时候,“先知”说的话,是为了获得赏金,还是为了引来厮杀解决私人恩怨,就不好说了。

    总之,在这个游戏里,没有人可以信任。

    戏台上的鬼脸人已经开始倒数。

    “五、四、三、二、一,身份分配开始。”

    “好,身份分配完成。”

    席南皱着眉摊开手心,上面出现了一只狐狸。

    得了,席南本想得一个平民身份,没想到自己却成了猎物狐狸。

    平民虽然没有身份,但却是最有主动权的人。因为他可以选择从这个游戏中抽身,只要他不贪,不参与游戏,就可以一直安全。

    当然,除了一种特殊情况——有印记的人意外死亡,他的印记恰好随机转移给这个平民了。只要拥有印记,就能被猎人知道,就会有危险。

    但无论如何,平民相对安全的,也是在这个游戏里看似平凡,其实有着最大主动权的。

    偏偏席南是狐狸,那只最贵的、价值十万两黄金的狐狸。

    席南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干脆找个地方藏三年,只要躲过三年,他不杀别人,也不被杀,那么三年后他自己就能获得十万两黄金。

    可他现在觉得不是特别现实。

    因为既然猎人能识别出猎物,先知更是直接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一定会有人追杀自己到天涯海角的。

    席南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担忧地看向了七月。“小七,你……”

    七月收起掌心,对他道:“爹,我是平民。”

    席南表情凝重。“不料竟把你卷进来了。万幸你是平民,暂且安全。放心,爹会想办法的,不会被这游戏牵着鼻子走。”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