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手机访问

299.任何战场对于韩青禹都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无声的,但是让人情绪复杂的场面,现场有人愤怒,有人痛心,有人依然暂时回不过神来。

    李森的话似乎说完了,他没有做任何解释。三楼的连廊上,陈不饿也还是没有开口。

    打破平静的脚步声传来是在会场方向,韩青禹的身影,再一次出现了。

    在场的蔚蓝将士们看见他,心里都有些惭愧,他刚拼死创造条件留下来的叶简,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考虑龙池大师的具体情况,也许就此逃脱。

    然后,吴恤和锈妹两个也从办公楼一扇窗户后面翻出来,默默走到温继飞和杨清白旁边。

    四个人靠墙站成一排,和大家一起,扭头看着那边,韩青禹肩扛他用窗帘布包裹好的蓝光星光柱剑,朝场中走过来。

    是的,韩青禹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块破窗帘布,把他的宝贝柱剑裹住了,裹得严严实实,扛在肩膀上,现在正不紧不慢地往人群这边走。

    他的脸色麻木而平静,看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这是干嘛?!”人们不由得想到,“因为东西实在太好,不想暴露吗?”

    “可是,已经暴露了啊。难道这样子能消除记忆么?裹住了,刚才在这里的几千人,就都没见过那把很厉害的蓝色星光柱剑了?!”

    人群里大伙都有点懵,明明每个人都知道,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这个,但是注意力,偏又都被他吸引走了。

    “所以,我们要不要配合他啊?”

    “配合一下吧。刚才要不是为了大家,他估计也不会把那把厉害的大宝剑掏出来。”

    “那就都别问,别打听。”

    “嗯。”

    楼上,陈不饿也在刚才那场战斗结束后第一次偏移了自己的目光,扭头看了韩青禹一眼。这一眼一瞬间……老头的心情,相当复杂。

    “这是在搞什么?怕我过问那把柱剑,藏起来吗?!啧,瞧你这点出息……

    你要气死我啊,唉……

    作为一个蔚蓝天才,你就不能稍微关心点正事?现在这里……”

    老头气性大了,气到最后哭笑不得,但是等到转回去,情绪!莫名地稍微轻松了一些。

    现场没有一个人开口。

    韩青禹就这么走到了广场中央,找到他之前掉在地上的那个长方形黑色木匣子。

    人蹲下来,韩青禹不紧不慢把木匣子打开,把蓝色星光柱剑连同裹在柱剑上的窗帘布一起,放回黑木匣子里。

    “有叛徒。嗯,可是这种事,微蓝高层都解决不了,我一个小兵能有什么办法呢?叶简跑了……跑了就跑了吧,我和瘟鸡以后小心点,尽量别碰上他就好了。”

    韩青禹想着,偷摸用余光瞥了一眼楼上的陈不饿。

    “现在场面气氛这么尴尬,这么大事摆在眼前呢,老头应该不至于有心思分神问我柱剑的事情吧?”

    这就是韩青禹选择现在这时候出来,并把柱剑裹起来的原因。

    事情只要陈不饿现在呈现出一个视而不见的态度,不过问,现场的其他人事后就会自动认为,这件事是军团长知情认可,或默许的……他就这样,蒙混过去就好了。

    到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质疑他为什么能留着蓝色星光柱剑。因为军团长现场看见了都没质疑,没问一句。等到那时,星光柱剑归属他这件事,就坐实了。

    “咵!”黑木匣盖子盖上了。

    锁扣翻下来。

    “喀拉,喀拉。”韩青禹伸手拨了两下,锁扣没能合上,看了看,似乎是上面部分松动了,得回去加颗螺丝拧一下。

    “这怎么办?就夹着么?那样不好放啊。”韩青禹灵机一动,把左手腕辛摇翘刚给他的发绳捋下来,一头穿过一边的孔,把锁扣上下两处系在一起,打了个结。

    辛摇翘在不远处看见了,鼻子皱一下,“……我家青子果然很听话啊,这就按我说的……拿来扎东西了。”

    韩青禹起身,把黑木匣子抱起来。

    其实木匣有设计,可以背在后背上,就像是学乐器的人背大件的乐器,不过这会儿他没背,直接抱了,朝温继飞几个走去。

    “青子哥。”涂紫在旁边打了个招呼。

    “诶。”韩青禹转头,看着他……

    “还。我带来了,这回攒够了。”涂紫跑过来,和他走一!起,走到温继飞几个身边,靠墙站下来。

    然后,涂紫当场解下来背包,低头扯开拉链,准备去翻源能块。

    “别拿了,这些你先自己留着用吧。”韩青禹的声音传来,说:“抓紧多提升提升实力,万一发生全面战争,你也好多一点活下去的本钱。”

    他说的很平淡,但是低着头翻包的涂紫听见,一下怔住了。

    想起来自己刚跟同事说的“韩青禹第二定律”……所以,我和青子哥的友情,终于超过7块源能块了吗?!

    真的是,好大的情谊啊。

    对了,感动之余,涂紫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我一开始,是怎么欠下这7块源能块的了啊?忘了,反正不可能是我问青子哥借的。

    “万一以后我缺了,再问你要。我现在很多。”韩青禹接着说了一句。

    涂紫:“……好的。”

    一旁,韩青禹转头又和温继飞小声说了几句话。涂紫脑子乱,没听清。

    同时间,三楼连廊,陈不饿终于开口了。

    “知道军法处在哪里吧?”

    李森:“知道。”

    “自己去吧。”老人轻轻摆了一下手。

    “是。”李森下意识想敬礼,动作到一半收住了,改成点头。

    没再挣扎,李森低头自己走到几名认识的军法处军官面前,就这样,跟着他们走了。

    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除了龙池大师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把人追丢了之外,似乎一切,确实暂时都平息……广场上纷乱议论一阵,安静下来。

    “时间好像差不多到了,还好没耽搁。”陈不饿低头看了看手表,又抬头,目光扫过广场上他的士兵们,一如平常说:“进场,开会。”

    人群愣了愣,是哦,开会了……涌向会场。

    “突然觉得这事跟以前人开武馆差不太多,大日子有人来踩场子,咱按道理应该给他当场打死,现在虽然没打死,但至少也把人打出去了……破了几张桌子,武馆还是那个武馆。”

    温继飞一边走,一边笑着说着。

    “嗯,而且还有那两把……顶级死铁。”一旁,难得开口的吴恤冷!

    不丁接了一句。

    韩青禹一下站住了。刚才他心思都在蓝色星光柱剑上,忘了这茬,现在被提醒了,顿时想起来,自己最常用的双刀,都还是普通死铁呢,只不过工艺好一些而已。

    “那玩意可是我砍下来的。”之前的第二次碰撞,韩青禹就是一心冲着断叶简的刀去的,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可能伤到叶简,就把所有攻击都放在了刀上,“而且,刚这一仗,只是蓝光柱剑保住了,我还一点收成都没有呢……这怎么像话?!”

    “断刀呢?你们有看见吗?”想罢,韩青禹着急问

    “没注意啊,当时太乱了。”

    “我们怕你有事,就没顾上看。”

    “估计飞走了吧?”

    “也有可能被人捡了。”

    温继飞四个纷纷说。

    “所以,我要不要把断刃拿出来给青子哥啊?!可是他都有蓝光柱剑了,还好多好东西,我却连背后的双刀都是跟人借的……嗯,这次不给他。”

    “那就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啊,不然肯定保不住。”

    涂紫想罢,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响。他也不怕江愁会说出去,因为江愁自己,也捡了。

    。_手机版阅读网址:

    a767ea5ea6a641ca7d22a4e91a5c0fa8bf4a7f51a7ad9aff0ca8ba9a4f60a4f53a9a8ca66f4a65b0a65b0a5feba7ae0a5c0fa8bf4aff0ca5c0fa8bf4a79d2a66f4a65b0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