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很高兴认识你[快穿]
手机访问

202.道侣修炼手册

    ——好在两人早早结下了道侣契约,即便实在找不到替小狐狸增长修为的方法, 他们也可共享生命, 哪怕真有一日要永远闭上眼睛, 他也会带着夏添去漠北的葬仙冢,与他选一处陵墓一同睡下, 即便永恒的死亡也无法把他们分开。

    思及此处,盛黎便将怀中的小狐狸抱得更紧了些, 又忍不住低头吻了吻他头顶蓬松柔软的白毛。

    夏添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原本于修道并无所求,也知道自己当初不过是沾了的光故而才得以窥伺天道, 能修成人形保护自己不被浮连山上的野兽欺负就已经十分满足, 是以也从未妄想过要做个什么修炼奇才。

    只是来到凌阳宗短短两日,他便立刻体察到了修真界中“弱肉强食”的真正含义, 这比之浮连山上的兽族更甚,修真界虽说也有正邪之分, 但即便是正道依然奉行实力为尊,即便是佛宗最有慈悲心肠的佛修也无法同等地看待修士和普通人,在大能眼中,初入修真境界的人也与蝼蚁无甚差别。

    就好比那一日在飞云峰遇上蘅樱仙子时,对方明知道他既然敢光明正大地穿着检修弟子服饰,就必然与飞云峰有关,可蘅樱仙子依然不管不顾地朝他呼来喝去, 不过就是瞧准了他是妖修, 又修为低下, 想着即便真欺负了去,飞云峰也不会为这么个随处可见的妖修而驳斥了蘅樱仙子的面子——

    只是她运气有些不好,恰巧碰上了夏添,这只小狐狸有一个视他如珍宝的饲主,当日就提剑找上了蘅樱仙子与她定下一战,只是药峰峰主出面说和称大婚前不宜见血,盛黎本不信这些,只是牵扯到夏添便不免多了几分慎重,这才延后了时间。

    纵是如此,盛黎也没放过当日欺负小狐狸那几个人,他不欲与这些人一般背后下手,只堂堂正正地朝他们发出一战之约,那几个撺掇蘅樱仙子的几个弟子哪里敢应,各自求饶不提,如今正拿着扫帚如同凡人一般一阶阶地扫着万阶纵云梯,对于惯来自诩仙人的他们来说可谓是丢足了面子。

    夏添固然可以依赖于盛黎,他的饲主是凌阳宗不世出的天才,更是风头无两的剑修,何况两人之间定下了不可回逆的道侣契约,哪怕夏添真是受了什么伤,也有盛黎替他分担一半,定然可以保他无恙。

    但夏添并不愿意如此,并非不信任盛黎,而是他希望自己亦能成长为可以为盛黎提供依靠的存在,哪怕在修真界他只算得上是一个初初入门的小妖怪,却也可以像当初在三千小世界中一般,努力着往前走,直到与盛黎并肩,倘若他的饲主累了,那么夏添也当很乐于照顾他,为他提供安心休憩的所在。

    夏添没有剑修的天分,却得益于兽族本能,于驱使兽类和辨认灵植上颇有天分,在来盘古崖这段路上两人也曾仔细商量过,夏添不必要与盛黎一道习剑,却可以驭兽,二人所走道路虽然不尽然相同,但方向却总是朝着同一处的。

    只是……小狐狸忽觉双颊有些烧得厉害,也不知饲主去哪里找来那样多双修的法子,这些日子一日几换似乎都不曾把双修各式用光,有几个场景甚至连夏添事后想起来都忍不住觉得害羞。

    盛黎低头只见小狐狸一双眼睛湿漉漉地望着自己,眼尾飞红,带着欲说还休的连绵情意,忍不住笑道:“夏夏,你这就忍不住了?”

    夏添一怔,继而伸出爪子用力抓挠了饲主胸前衣衫几下,更是不满吱吱鸣叫起来,分明是对方忍不住,怎么全怪到了自己身上?

    一人一狐如此嬉闹片刻,忽地一同收敛了笑容,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右前方一株老树。

    那老树上垂下万千浓黑根须,浓密枝叶间又夹杂有几簇硕大白花。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几簇白花的位置恰巧与人类五官位置相近,晃眼瞧去像是一个长发女子倒垂的头颅,对方正大睁双眼看向自己,若是贸然一看,只怕要吓得人一身冷汗。

    不过盘古崖中这类稀奇古怪的灵植灵兽不少,两人心智非常,自然不会被这么一株老树唬得失了方寸,令二人在意的,是那株老树下被踩碎的一圈白蘑菇。

    那是方才小狐狸在变换狐形之前,把饲主按在寂静空幽的山道边亲了上去时踩碎的。

    那蘑菇名叫白玉蘑菇,凡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于修士虽然无甚裨益,但胜在滋味清美,倒是很得夏添的喜欢。

    小狐狸至今也没改掉珍视食物的性子,一见之下懊恼不已,倒是把盛黎给丢到了一边,只蹲下来看着那丛被踩成了碎玉的蘑菇连连叹息,令盛黎哭笑不得。

    只是他们方才顺着那蘑菇走了过去,眼下怎么又遇上了?

    一人一狐对视一眼,心知或许是遇上了迷阵,盘古崖多有奇珍异宝,自然也不乏以生灵为食的妖兽灵草;何况之前进山时盛黎刻意收敛了气息,又寸步不离走在夏添身侧,山中诸般妖兽只以为他与夏添一样是兽族,自然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盛黎拉开衣袍前襟,照旧将小狐狸妥帖藏在了怀里,这才拔出随身佩剑,鲜红剑穗一抖,便有银光划破长空。

    这把剑并非他的本命灵剑,不过是来的路上在一处小镇的打铁铺子里见到的,因小狐狸十分喜欢剑尾坠着的穗子,盛黎这才买了下来,每每夏添变作狐狸模样时就会故意拿着在对方面前擦拭,引得小狐狸探着爪尖地扑过来又抓又咬。

    此刻剑锋出鞘,在空中发出铮鸣之声,但到底是凡兵铁器,在盘古崖中并不起眼,是以出鞘后连山中虫鸟叫声都别无异状。

    盛黎敛目放出一缕神识查探,见横亘在面前的古树并无波动,知道对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这才并起双指在剑刃上轻轻一划,而后猛地睁开双眼,抬剑直指古树树冠顶端。

    他睁眼那一刻,周身刻意压抑的气势骤然爆发,如层层巨浪自他身上由内而外呼啸而开,原本黯淡无光的铁剑表面亦蒙上了一层银白光辉,凛然剑意将老树一剑劈做了两半,四下飞沙走石,竟是片刻就改换了天色。

    老树被斩却并未就此作罢,那万千漆黑根须竟都像是有了意识,张牙舞爪地朝着盛黎飞扑而来,显然已经识破了盛黎的修为,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们。

    老树到底是在盘古崖中长了千百年,日日汲取此地灵气精华,虽未能化成人形,但却实力强大,哪怕原体都被剑意刺破,却依旧不停不休地攻击着盛黎,老树并无章法,但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越是没有章法,反而越是难以让对手找到规律抓住破绽,如此缠斗片刻,竟没有让盛黎占据上风。

    夏添当初在山中偷看盛黎修习时,并未见过对方拔剑震慑四方的模样,如今骤然一看不由得有些呆了,又从血脉深处感受到了与盛黎紧紧相连的汹涌情绪,连带他也跟着战意高涨。

    小狐狸虽不能如同盛黎一般横剑四方,却能唤来山中飞禽自空中各自抓起根须狠狠扯断,他又从盛黎胸前跳下去,灵活地亮出利爪划断逼直盛黎跟前的根须,令老树顿时失了小半助力。

    寂静空幽的盘古崖一时风云大变,山内其余修为低下的鸟兽纷纷惊惶奔逃,生怕这一番斗法危及自己性命,唯有一双眼睛亮着火的小狐狸还留在此地,半步不肯离了盛黎。

    盛黎初时只是想破了这诡异阵法,谁料到这老树竟然如此难缠,更兼有它长于此处,对于盘古崖地势熟悉,知道能把对手逼到何处最易下手,因而也缠斗了片刻。

    然而盛黎越战越勇,勃勃战意令他双目更带十分精神,在试探一番之后,他渐渐寻到了老树的破绽,当下不做犹豫,唤出本命灵剑一举直击老树被破开的树根中一处闪着红光的所在,只听金石相交之声铮然一响,原本还在空中张牙舞爪的万千根须登时一僵,继而纷纷软弱无力地垂倒下来,再没有半点挣扎力气。

    盛黎收剑入鞘,一躬身将地上的小狐狸一把捞了起来,也不在意对方身上都是方才缠斗留下的泥土飞叶,只小心翼翼地拉开衣襟把小狐狸装了进去,这才唤回本命灵剑。

    然而那柄周身透着荧光的灵剑却并不愿意离开似的,立在树根上嗡嗡作响,似乎是在牵引盛黎往前走去。

    夏添本就是妖兽,虽不得天道喜爱,但兽类的本能直觉更甚,他心有所感,也从盛黎怀中探出脑袋来,朝着断树的方向低鸣了几声。

    盛黎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尖,这才朝老树走去,他一靠近,本命灵剑便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他的身体,盛黎这才得以看见那断树里的东西。

    这一见之下,一人一狐倒是同时愣住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