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鱼龙符
手机访问

第二百零三章 老扮嫩 都好坑

    南离九冷然的目光看向王二狗, 淡声说“一百三十多年前,你父亲顾炎阳勾结玄女宫叛徒害得我娘惨死, 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赫连令臣没杀你,在明知你和龙池身世来历的情况下, 把你们放在一起抚养。他对他的仇敌讲侠者仁心,对得起的只有他的仇人, 他对不起我娘亲, 对不起我玄女宫死去的上上下下。他有今天,是他咎由自取。至于赫连重明, 叛离龙王宗,走着龙王剑一入幽冥鬼界数千年, 与龙王宗,与龙池又有什么关系。王二狗,你顾家上下,与我南离九是杀母灭门之仇,你们害我南家尊脉绝后,你觉得你拿宝相城献祭引幽冥界入修界就能保你太平无事?”

    王二狗听见南离九这话, 赶紧大喊声“小池子,你住手。你不管你师父死活,宝相城里的妖修, 你也不管了吗?我虽拿他们献城,但他们死后是可以以妖灵之身修鬼道的,你想把他们的前程也断了吗?”他的话音刚落, 忽觉危险临头,以随缘天书护身,一个瞬移挪开,九天玄雷劈落在他刚才站的地方。

    王二狗吓出浑身大汗,大叫“小池子,你疯啦!”他以随缘天书护在头上,丝毫不敢停留,在原地来回挪蹿,叫道“区区修界,你拿什么来抵挡幽冥界大军!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娘亲和『奶』『奶』想想吧。”

    震耳欲聋的尸啸声从城外传来,城头上,战鼓声响,宝相城的各处城门和城墙都遭到了僵尸大军的攻击。

    守卫宫城的幽冥界鬼军朝着南离九和龙池发起攻击,实力在飞升境的鬼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南离九和龙池杀过去。

    盘踞在空中的雷烈龙王发出声咆哮声,三十多条血煞鬼龙从一旁的宫殿中飞出,牢牢地把龙池护在了中间,玄女宫的南苏和南苗也从城里飞来,护在南离九的身旁。

    “住手!”邪隐的声音自空中响起,震得人的耳膜作痛。

    紧跟着,一道九天玄雷从九天落下,径直劈向鬼族大军中间,随着鬼力涌『荡』,一道黑影飞蹿出来,座驾和拉座驶的鬼兽则被九天玄雷当场劈死,摔落在地上。

    鬼族、鬼兽和鬼奴们纷纷发出愤怒的吼声。

    龙池见这招有效,不劈王二狗,用九天玄雷朝着城楼上劈去。

    巨大的雷柱一道接一道自九天之上而来,顺着宝相城的城墙一路碾压过去。

    至阳至罡的雷电撕开笼罩住宝相城的阴气,照得宝相城亮如白昼,遮天蔽日的雷芒被九天玄雷冲击开,星光和月华洒落下来。龙池又取出一截龙骨踩在脚下,继续吸收力量,漫天的月华和星辉,以及地脉中的灵气和飘于天地间的灵气朝她涌聚过来。星辉月华和灵力交织在一起耀出五光十『色』的光华,形成一片异宝出世的景象。

    雷烈龙王见状,迅速下令“退。”

    南离九也发出一声尸啸,命令麾下尸修和僵尸大退全部退后,她自己也在南苏和南苗的护卫下迅速撤出宝相城。

    邪隐指着龙池,对幽冥界鬼军下令“拿下她!”他觉察到种在王二狗的异动,抬手一拘,将『操』控随缘天书意图逃走的王二狗抓在手里,他觉察到自己种在王二狗身上的血契上竟还缠有南离九种下的追魂烙印,顿时气得差点想掐死他,更想掐死自己又想掐死南离九。她跟王二狗是死仇,早说呀!他开个高价就把王二狗卖了。

    王二狗觉察到邪隐的那吃人的目光,心惊胆战地叫道“殿下,以城里的妖灵为质,再拿下妖宗,不愁她们不妥协。”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灵力波动的闷响,扭头望去赫然见到龙池化成一条通体淡青『色』的身长十几丈的龙。

    龙池的头顶上参珠引聚来的光华覆盖在她的身上,使得她的身上流光溢彩灵雾缭绕。她在空中翻腾着,发出声声悠长的龙『吟』声,她身上的溢散出来的龙气和灵力相汇聚,迅速把笼罩在宝相城上的阴气洗『荡』一空。

    南离九出了宝相城,浮立于空,双手飞快结印,浓郁的煞气溢散出来,在她的掌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符纹。那符纹飞速旋转,一具具惨死的玄女宫弟子的尸体从宝相城中飞起来,他们颈后脊椎处的玄女宫烙印在黑『色』煞气的引导下从淡金『色』变成了黑『色』。南离九冷哼一声“还不睁眼!”

    随着她的声音响起,那一具具惨死的尸体迅速睁开了眼,包括烤熟的或者是已经被炖烂的,就连被剁碎的,也都睁开了眼,然后拉到自己碎掉的尸骨血肉,重新把自己拼凑起来。

    紧跟着,他们的身子迅速燃烧成灰烬,神魂在空中显现出来,浑身充满了黑『色』的煞气!

    南离九沉声下令“回鬼门。”

    那些死去的玄女宫弟子纷纷化成黑『色』的鬼气投进了南离九用煞气形成的符纹中,待他们全部回来过后,南离九收了煞气。

    就在南离九收回玄女宫死去的弟子魂魄时,翠仙姑也出现在了宝相城外的上空。

    她手里的龙头拐杖在空中一戳,铺天盖地的灵气涌向拐杖,很快,整支拐杖都浮现起符光,符光中,那根拐杖突然一株枝繁叶茂的“人参”矗立在空中,它高约长丈余,枝若虬龙,片片参叶苍翠泛着灵霞,上面挂满了火红『色』的参珠,每颗参珠里都孕育着浓郁的生机,参珠中间还有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小光点,那光点蜷缩卷曲成婴儿状,酷似蜷缩在土里熟睡的人参娃娃。

    随着这株“人参”的出现,漆黑的天空中覆盖上一片灵霞,淡淡的灵光飘散出去,落向宝相城。

    原幽冥界抓住束缚起来的那些妖灵只觉一股磅礴的力量突然出现在体内,使得它们的魂体得到极大的补充,仿佛突然充满了力量,而那些束缚在它们身上的禁制和法宝则飞快地消融。它们凝神看去,赫然发现是自己拜入妖王府时,老参仙和翠仙姑在他们身上种下的参王府烙印。老参仙和翠仙姑的话语回『荡』在他们的耳边,“拜入参王府,守参王府的规矩,参王府亦会庇护你们。”参王府的妖灵们纷纷按照身上烙印的指引,飞向空中的“人参树”,全部聚到了树下。

    翠仙姑伸出手,右手虚握,那“人参树”又化成了一根龙头拐杖被她握到了手里。她挥挥手,对那些妖灵说“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回船上待着,回头回到山里好好修炼。”

    大松子扑到翠仙姑的脚底下,嗷嗷一声哭嚎开“参『奶』『奶』呀,大松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的了。”

    翠仙姑抬手把它拎进来,直接扔回船上,说“你当自己还是小崽子呀,别哭了。”

    邪隐见到翠仙姑『露』的这一手,气得挥起鬼爪子狠狠地砸在了王二狗的脸上,打得王二狗脸上的肉都飞了出去。他一把揪住王二狗,叫道“妖宗的宗主是一只九千多岁的肉参精?”他怒不可遏地把王二狗提起来,叫道“九千多岁的肉参精,还是只小崽子,小崽子——”这一只二十多岁的面容,但是那风韵气度,以及那老气横秋的语气,让邪隐只想哭。这是参王府的哪只老妖怪转世重修了吧?没见她手里那根拐杖化成原形后都老成什么样了吗?那只小龙崽子,三千多岁了,头上的参苗,还只有一寸多点高,这一株,一丈多高。

    蓦地,一股异样而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

    邪隐扭头望去,便见那条头顶参珠的淡青『色』龙族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紧跟着一件件奇奇怪怪的东西出现在她的身边,先是一堆小山丘似的低阶储物法宝,再是一堆锅碗瓢盆和衣物,还有家具,以及一个万年鬼兽妖骨炼制成的波浪鼓。

    那张龙扭头看了眼浮现这些零零碎碎,眼神心虚地闪烁了下,又张口吞了回去,低头看看自己的爪子,那龙脸上的表情活脱脱写着“我怎么弄错了呢”,然后,它扭紧龙爪子,龙族心脏位置处,突然耀起刺眼的光芒,紧跟着一把酷似蛇形的剑飞出来,精准地落在它的心脏前的那根发光的肋骨处,完美地与肋骨虚影融合。那根肋骨上,只有一道符纹,一道看起来极其简单却难以描蓦的一笔。

    邪隐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根只有一道符纹的仙骨,脸上的青鳞全部出来了,额头上鼓起了包,额头正中出现一根锋利的长长的角,他的嘴里『露』出獠牙,眼瞳变得幽深恐怖,他问王二狗,“你之所求,是想娶她?”

    王二狗只感觉如山岳的气势压下,仿佛随时会被盛怒的邪隐撕碎,他说“心之所属……啊……”话到一半,只觉身上的骨头都似要被捏碎了,发出痛苦的呻『吟』。

    邪隐发出声愤怒至极的怒吼“你一个鬼奴,你想娶天妖王族出身的归元仙胎!你怎么不说你要去天族当天帝!”

    天空中,传来隐隐雷鸣声。

    邪隐抬起头看去,就见那条头顶上顶着参珠的头咬紧牙齿一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的模样,而在她的头顶上空,一朵巨大的雷云正在飞快形成。小崽子脚底下的龙骨一根接一根地出现,一根接一根地化成飞灰,那巨雷,越来越厚,威压弥漫。

    雷烈龙王见状,与龙族们齐齐再退后三十里。他叫道“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她迎回龙界。”他又补充句,“看到没,龙皇本命天赋神通的紫火雷劫她都能使出来。她学了我们龙族的神通,又是龙族,就是我们龙族的崽子。”

    雷烈龙王身旁的一个龙卫说“王,您注意到没有,妖宗那个据说只有九千多岁的翠仙姑手里的那根拐杖。九千多岁,还是幼崽,可那一位……年岁……已经很大了……”

    龙池有点骑虎难下。

    她很生气,于是把自己学到的威力最大的符印用了出来,但是,用起来非常吃力,消耗特别大,这真龙宝印结到一半,撤了吧,会被反噬,她怕自己小命难保,不撤吧,好像威力……特别大……

    她结印到一半,就见天空中又出现一道雷劫,还是朝着她飘来的。她这才想起,这是上界的神通本事。这是修界,规则也有不同。

    南离九的声音传来“往太极山鬼门去,把雷劈进鬼门里。”

    龙池也觉得自己可能要闯祸,赶紧照办,她又吸收了一根龙骨的力量,以遁术穿行,很快就来到一片罡风肆掠之地。她感觉到那股对准自己的雷云已经要形成,怕挨雷劈,发出声巨大的龙『吟』声,使出全力神量用了空间传送符印,生生地在面前撕开一道直通幽冥界的通道,然后把那些引来的雷云卷进自己的龙域中,一股脑地全部塞进了幽冥界,之后头也不回地钻出地面,堵住耳朵,盯着天空散开的雷云,暗自松了口气。

    沉闷的声响自地底深处传来,大地震了震,晃了几晃,发出了小小的地震。

    雷烈龙王“……”不应该呀,龙皇的紫火雷劫怎么就这么点威力?不可能没他一拳头砸下来的威力大。

    邪隐“……”虚张声势?

    翠仙姑“……”她默默地转身就走。『乱』往别人家扔雷的可不是她家的崽子,肉参精不会放雷,都是龙族的祸。

    龙主看着溜得飞快的翠仙姑,第一反应就是她家小崽子肯定又干了什么缺德事。

    南离九一个瞬移到了龙池的身边,将龙池带回自己的座驾上,然后便下达了进攻命令。

    邪隐提着王二狗,在鬼军的包围中喊话,“雷烈龙王,南少尊主,幽冥界与龙界、南家向来交好,今日的事有点误会,说清楚便是。这王二狗,孤便送给你们了。”

    南离九传音“邪隐,王二是妖宗左使,他的宝相城是妖宗的产业,他在背叛妖宗的时候,偷袭小参王,致使参王府的两位主子都受伤。血祭大阵,妖宗一半妖修变成妖灵,我玄女宫宝相城分堂全部遇难。你一句把王二狗还回来,就想了事?”

    邪隐说“那你要怎样?南离九,这里与幽冥界接壤,可不与你们的上界接壤。”

    南离九没理会邪隐,下令僵尸大军全面进攻。

    鬼族的阴气对于僵尸来说是大补物,僵尸又不知疲倦,宝相城的鬼族和鬼兽对于僵尸吸引着僵尸前仆后继地往城里攻。

    城头遭过九雷玄雷的攻击,城楼上的守军和护城大阵遭到破坏,很多地方都出现裂缝,僵尸大军从缝隙中进城,与鬼族大军撕杀在一起。

    从单体实力上来说,僵尸大军远远地比不上鬼族大军,但在数量上,鬼族大军只有僵尸大军的零头。僵尸的煞气重,打鬼有着天然的压制效果。数量和种族压制,再加上宝相城里的阴气被龙池洗『荡』得干干净净,太极山鬼门被龙池那一道雷炸塌,想要再开鬼门得费上番功夫,这段时间,宝相城中的鬼族得不到阴气补充,大大地缩短了两方实力上的差距,双方杀得难分难解,一时间双方都是死伤惨重。

    南离九站在楼船上俯视着战场,同时牢牢锁定王二狗和邪隐的位置。她必须等到僵尸消耗了足够的鬼卫才能向邪隐发起攻击。他们的境界相差太大,她必须采取围攻的方式才能拿得下他,自己贸然出手,并没有胜算。

    龙池的九天玄雷,落下来是敌我不分的,一旦双方展开混战便再无用武之地。

    她不知道这一战,打完后,她的僵尸大军还剩下多少,但南家祖训,至死不让寸土。

    她战死无妄城,龙池一面钦佩,她一边骂她傻,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有时候也在想,如果自己撤了,如果娘亲带着伤撤了,会是什么样?可此刻,她无比庆幸自己坚守祖训,至死没让寸土。

    伐天之战,一代接一代地不断抗争,为的就是杀出一条血路,不被天族抓去为奴为仆。修士脚下站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倒下的修士用血浇出来的,在修界的土地上,他们可以选择修仙问道,也可以选择过平凡的一生,不用生而为奴,不用世代为奴,不用命比牲口贱,不用随时会成为端上桌的一道菜。

    前来凑热闹的各路势力见到宝相城打成这样,再次刷新了对南离九的认知。

    南离九可真是,不管对方是谁有多大来路,修行境界差距有多大,惹到她,通通上去死磕。不少修士私下猜测,翠仙姑手上的那根龙头拐杖很可能也是一件仙宝,更有人在私下议论,龙池的修行境界肯定不是在神窍境,说不定已经修炼成地仙。

    龙池趴在船舷边,盯着王二狗,很想再引雷劈他。邪隐那斯也『奸』诈,走哪,把王二狗带到哪,她师父的三途剑和赫连重明的龙王剑还落在王二狗的手上。

    王二狗不知道对邪隐说了些什么,邪隐突然集结大军,从正面撕开一道口子,往宝相城外冲。

    邪隐化成鬼身,在众多鬼卫的护卫下,把沿途挡路的僵尸都扫平了。

    那吞鬼鬼将,冲进僵尸堆里,大成境的僵尸被他抓在手里,“咔嚓”一口咬下去,僵尸从肩膀那被咬断,肩膀以上,被嚼了,肩膀以下,连同两根下半截胳膊,掉到地上。

    龙池看到他还把南离九送给他的煞晶塞进嘴里吃了,之后他身上浮现起血煞鬼雾,实力爆增,那蒲扇般的鬼爪挥起来,扫在那些号称金败不坏的僵尸身上,打得那些僵尸像纸糊的。

    僵尸大国倒下后,挡在鬼军前面的就是玄女宫修士,他们的实力比起僵尸大军弱多了。南离九没下令撤和退,他们只能拼死顶上去。

    从旁观路的各路势力顿时又喜又忧。

    喜的是南离九遭到重创,忧的是这些幽冥界鬼军实在凶悍,就怕南离九败了,幽冥界鬼军又为祸,更有势力暗中集结,想捞个渔翁之利。

    龙池可是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太极山鬼门被封,这支鬼军算是陷在阳间地界,等白天太阳出来,她还可以引太火精火烧他们,各种对付鬼怪的聚阳阵也可以利用起来,修界这么多人,靠着人数优势都能耗死他们。幽冥界鬼军想要撑住,就必须找到鬼门,有鬼门才能有足够支撑他们消耗的阴气,才有他们回幽冥界的路。

    距离太极山最近的一道鬼门就是三界口,那地方,王二狗熟!

    龙池想明白过后,飞快地蹦到南离九身边,将手拢在嘴边,贴在南离九的耳朵上,用神念悄然传音“师姐,放他们去三界口。”

    南离九沉声说“三界口是通往上界的要塞,不能让。”

    龙池用上界龙语非常小心翼翼地说出三个字“幻心镜。”她悄声说“我们早他们一步到三界口,把幻心镜贴到三界口的鬼门上,他们一头扎进鬼门……”就全进到镜子里去了。“就像当年你家老祖宗他们那样。”

    南离九“……”

    雷烈龙王飞到南离九的座驾上方,说“小崽子,你们修界抵挡不住了。只要你答应跟我去龙界,以后就留在龙界,我帮你们宰了这些鬼族。”

    龙池说“你们不准来抢我们的战利品。我看见你跟那鬼族女人那什么了,我现在看到你就有点反胃,你不要和我说话。”她顿了下,说“那鬼族女人身上还有鳞,你都下得去……哎……总之你不要跟我说话。”

    雷烈龙王“……”他恼羞成怒地大吼声“老子的骸骨,还回来。”

    龙池说“还就还。”龙族的龙王是有数的,每条都长得不一样,死后的骸骨也不一样,龙池麻利地把雷烈龙王的骸骨找出来扔向雷烈龙王,说“还给你。”用掉半副了,只剩下这点了。

    雷烈龙王知道这小崽子行事太跳脱,但没想到这小崽子这么浑,竟然用他的龙骨来砸他,吓得他纵身一跃,躲开。

    他的半副骸骨垂直地从高空落下。

    雷烈龙王发出声愤怒的咆哮“老子的骸骨怎么只剩下半副!”他的嗓门极大,震得下方吃僵尸吃得正开心的吞鬼鬼将抬起头看来。吞鬼鬼将看到天上掉下一副龙骨,下意识地觉得眼花,紧跟便感觉到有巨大的龙气弥漫过来。他的眼睛出现惊恐『色』——龙王遗骸,这砸在身上,和被龙王用真身打中有什么区别。这么高的地方掉一具这么重的骸骨下来——

    他来不及多想,调头就跑!可这时候,躲龙骨不止他一个!

    百丈长的半副龙骨落下来,就算是半副,被砸中也要砸死鬼的。整个鬼族大军一『乱』,吞鬼大军被几头鬼兽和几个使绊子的对手拖慢半息功夫,“咣”地一声,骸骨砸身上,他的身子被骸骨砸进了地里,碎掉的龙骨直接扎进鬼体中,纯正的龙气在他的体内肆掠,“砰”地一声,炸了。

    龙池见状都看傻眼了,她回过神来后,捞出一个储物袋,取出一根龙骨就朝地下砸去。她想想,一根根砸不太准,又化成龙形飞到空中,打开储物袋哗啦啦地对着鬼军多的地方开始倒。

    三十多条龙族愤怒的身上的煞气把天都染成了血红『色』。

    龙主扑上去,紧紧地抱住龙池,“崽啊,住手,你住手。”

    带着鬼军往三界口方向突围的邪隐看了眼身后掉下来的龙骨雨,对被他扔在座驾上与他一起逃命的王二狗说“这混世小魔王,你敢娶。”自家祖坟都挖!

    王二狗看了眼掉下来的龙骨雨,俯贴在鬼兽背上,由鬼兽载着躲开龙池从高空中投掷下来的骨头,说“就是浑才特别。她的鬼心眼贼多,我们往三界口去,多半已经被她看出来了,当心她对我们设伏。殿下,我建议我们分兵两路,一路引她们往三界口追我们,另一路,我们要么绕行大阴山鬼门,要么往西,借道西漠鬼国。大阴山鬼门近,但是,南家在那里经营千年,连冥河边都有她们家布置的手段,我担心南离九会在那边留后手,而且我听说,小池子在大阴山布了风水局,那边已经变成福天洞地,我没去看过,不清楚情况,变数太大。”

    邪隐说“你小子,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二狗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又看了眼手里的三途剑和龙王剑,对于她们不受威胁,既意外又不意外。

    邪隐冷哼一声,没说话。如果不是王二狗有脱胎换骨成阴阳仙胎的法子,他先弄死他。他当即下令,让自己的护卫伪装成自己,又把种在王二狗身上的血契抠出来封进替身符里,让护卫带着,从大阴山走。

    王二狗问邪隐“殿下,南离九种在我血契上的煞气是做什么用的?”

    邪隐说“烙印,被打上烙印,凭借这缕煞气,无论你逃到哪他都能找到你。”

    王二狗说道“一入幽冥界,她能奈我何。”

    邪隐扭头看向身后的王二狗。他发现这斯是真的蠢到不知死活。邪隐非常憋屈,他原本想着发笔横财,来人间逍遥几天,带着大批俘虏回去,鬼门一封,再炼化这小子脱胎换骨成阴阳仙胎。谁想到,归元仙胎不在上界,跑下界下来了,这小王八蛋还刨了自家祖坟,踩着她家老祖宗的骨头引紫火雷劫把鬼门炸了。龙皇和那些龙王们怎么就没把她给掐死呢。最要命的就是还有只老参王在这里。老得都快撒籽了,她还装嫩,到处宣称九千多岁。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