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品修仙
手机访问

第四七四章 前因,砸场子

    定天司的定位,在大嬴神朝很模糊,按照规矩说,他们只是搞情报的,就算是有什么案子,他们也只是查案,偶尔抓人,怎么处置跟他们没一块灵石的关系。

    可事实上,定天司查案的时候,很少不死人,抓进大牢的人,也没几个能完好无损的等到处置结果。

    平日里什么地方出现了什么乱子,也跟定天司扯不上关系,他们也背不了锅。

    唯一能让定天司把锅背好的,就是情报工作没做好,之前北境那边,妖国搞出来的幺蛾子,定天司都是最后才知道的,所以定天司扛把子才会被嬴帝毒打了一顿。

    如今冒出来这种外交大事,而韩安明最近分管的地方,还正好就是东境,而他本人现在也就在东境,搞到这种沸沸扬扬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口锅不背都不行。

    后面但凡是局面稍稍往坏的地方发展一点,他就不只是要挨一顿毒打了。

    虽然凭良心讲,这次还真不是定天司的人懈怠了,而是东境以东的东海,平日里安稳的很。

    东海是一个模糊的大范围,靠近大荒的部分,是大嬴神朝的领海,再向东,则是有数不清的岛屿,星罗棋布的遍布在海面上,那里有门派势力,也有一些小的王朝,各种势力交错在一起。

    再过了这些星罗棋布的岛屿,再往东,才是海族的范围。

    这个海族指的是所有海生的生灵,无论是妖王还是一些海中大族。

    平日里东海可以说是非常安稳了,大嬴神朝名义上的东都,就在东海的一座岛屿上。

    有那些海岛的门派、王朝,挡在中间,大嬴神朝淡定的很,跟海族有任何冲突,这些弟弟们都不得不在前面挡枪。

    所以了,定天司分布在东海的探子,本来就少的很,除了必要的那部分在东海养老之外,余下的都调回了东境忙活。

    这种处置,在往日里绝对没问题,节省了人力资源,充分的让所有的探子都发光发热,也为朝廷节省了不必要的开支。

    然而,韩安明现在清楚的很,上面才不管往日里怎么做的,百年平稳,也比不上闹出来一次乱子,上面的大人只看结果,只看到出了乱子,作为神朝养了这么久的定天司,竟然不是最先知道的,真是废物。

    韩安明挠着头发,头皮都快撸破了,也没辙,只能赶紧心急火燎的去处理,省的闹出来什么严重外交事件。

    之前定天司扛把子卫兴朝才偷偷的叮嘱过他,以他侍候大帝多年的经验来看,大帝最近不想看到出乱子,就想安安稳稳,所以,下面的人,招子都放亮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最好。

    可惜这话还没落地上呢,一口黑锅砸到他的头上。

    心急火燎的走到分部的大门口,韩安明眼看着分部的下属,一窝蜂的往外走,连忙拉住一个。

    “给我注意一下秦阳的动向,不用盯着,只要时刻知道他大概在什么地方就行,每隔十天,不,每隔三天就来给我汇报一次,若是他离我不超过三千里了,立刻通知我!”

    “大人,这……咱们这人手本来就不够了,你要是想要问话,派人拿他回来不得了,实在是分不出什么人手……”

    手下的话还没说完,韩安明就炸毛了,气的眼珠子发红,一脚将手下踹飞了出去。

    “你懂个屁,这是说我浪费人手?我现在恨不得分出一半人,去盯着秦阳,稍稍分出一些已经很克制了,还拿人?我都不敢随便拿人,谁给你的勇气敢说拿人的,这秦阳……”

    韩安明话音一顿,再次将恬着脸回来的手下踹飞了出去。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复杂的很呢,你记住了,咱们不是要对付秦阳,现在先找到那个鲛人皇族的小公主才是最主要的,次要的是将掳人的蠢货给我抓住了,要活的,查清楚了,要知道秦阳什么位置,这是机密!

    赶紧滚蛋。”

    手下低眉顺眼的不敢多问了,他也看出来了,天降一口黑锅,他的顶头上司,心情非常不好。

    “等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手下乖巧的站在那,距离不远不近,非常方便韩安明踹他,反正又不会死人,让顶头上司撒撒火,也算是露个脸。

    “秦阳刚才往那边走了?”

    “西面。”

    “恩,滚吧。”

    等到手下都离开了之后,韩信邪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着东面走。

    ……

    而另一边,秦阳带着刀疤、黑皮,坐上了人偶师的飞舟,一路向西而去。

    黑皮虽然眼睛一闭就天生自带潜行,长的也不像正常人,可此刻抱着个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嘬着浓汤,怎么看都是个憨厚单纯的少年。

    刀疤在一旁,一点一点的给秦阳讲事情经过,也给秦阳讲了讲上次见面之后的事情。

    片刻之后,秦阳摸着下巴,神情有些恍惚。

    “我才离开没多少年吧,怎么整个世界都像是变了一样?”

    “船长,从你登岸,起码已经三十年往上了。”

    自从秦阳离开之后,幽灵盗的使命,已经没了,留在那的岛屿,只是黑影本体的一只手所化,而黑影的意识和渗出封镇的力量,都被镇压还海眼里。

    幽灵盗从此集体退休,三艘船也就分开了,各浪各的,其他两艘船的船长,也各自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早就浪的没影了。

    幽灵号之前兼职的赏金猎人,现在已经很少干了,当然,这纯粹是看不上这点小钱了。

    只是纯粹的当海商,都足够一群人吃的满嘴流油,幽灵号的船长,秦有德的名号,在南海和死海,现在可是一块金字招牌,手下的人都精明的很呢。

    在这块招牌下,从一个被使命压的喘不过气,谁知道能活多久的苦哈哈穷比,变成了轻轻松松,甚至还有希望抹掉金印的暴发户,他们可比秦阳还在乎这块金字招牌。

    一个个规矩的不得了,谁犯了规矩,剁手都是轻的,违反了禁忌,起码也要挂在船头,风干成咸鱼。

    当然,被风干的都是外人,船员们规矩的很,宁愿不赚钱都不会违反。

    这跟一个新入门的伙计,坏了规矩黑吃黑被发现之后,正好落到了因为刀疤不小心疏忽,饿了几顿的黑皮手里,被黑皮啃掉了两根大腿,又正好被不少人看到了,完全没有一点关系。

    舒坦的日子就这么过着,后来在死海浪的时候,碰到了苍郁姥姥的花船,大致听说了一些是。

    小七被鲛人发现了,然后后面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据说还打了起来,鲛人皇族来了个死脑筋,一同操作之后,认定了这是鲛人皇族遗落在外的嫡系血脉,血脉纯净无比,甚至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先天之气,被认定为这是有可能返祖了,重现鲛祖的血脉。

    苍郁姥姥不想生出误会,以后再被揭穿,实话实说的告诉对方,这是当年死海的鲛人王族,百里家族的百里七小公主,人家都打死不信,非说海妖仙子早就陨落了,鲛皇得知小公主的存在,整日翘首以盼,眼泪都快流干了。

    苍郁姥姥这是包藏祸心,自私自利,为了一己私欲,不愿意鲛人皇族的小公主重归鲛皇的温暖怀抱,

    最后还是小七打死不回去,才算是没继续打起来,最后没辙了,皇族皇后亲自来了一趟死海,很是郑重的确认了一遍,激动的眼睛都红了,当场就册封了小公主正式身份。

    至于苍郁姥姥他们说什么,压根就不听不信,就算是真的,那百里七也是皇族遗落在外的嫡系血脉,而且是最纯净的嫡系血脉,百里家族包藏祸心,难怪当初没退到无尽之海。

    小公主暂时不愿意回去,那就派了几个高手跟着保护。

    后来遇到了幽灵号,小七过来找秦阳玩,秦阳不在,就在幽灵号玩了一段时间。

    就是跟着幽灵号在海上浪的时候,出事了,被眼尖的拐子认出了身份,后来被拐子抓住机会拐走,带到东海,然而刚登岸小七就逃了。

    至于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是因为拐子里的人,已经被他们抓住了三个。

    “人还活着不?”

    “还有俩活口。”

    “问出来什么了没有?”

    “开始没有,那些家伙嘴硬的很。”刀疤狞笑一声,瞥了一眼旁边喝个汤,都如同在做什么神圣事情的黑皮:“黑皮一点一点啃掉了其中一个一条胳膊一条腿之后,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的吃掉,虽说痛苦绝对比不上那些酷刑,但绝对可以将那些硬骨头的恐惧,一路催生到极致。

    “哎,黑皮虽然看起来不像人族,可吃人也不太好,毕竟我还是人族呢。”秦阳叹了口气,这句话是对刀疤说的,黑皮单纯的压根没觉得这有什么对或者不对的。

    多单纯的孩子,就知道吃饱饭最大,饿极了连自己都吃的单纯孩子啊。

    “船长,被啃的那个还活着呢……”刀疤知道这是秦阳误会了,干笑道:“是另外一个被吓死了。”

    “噢,都问出来什么了?”

    “鲛人在大荒挺吃香的,抓捕鲛人的人也挺多的,之前咱们在死海,都没鲛人了,咱们也就没这路子,东海那边还是有,那拐子看小七公主就带着一条傻驴,轻而易举的就给拐走了,可是登了岸之后,看守的俩人,一个被看起来傻乎乎的黑驴咬断了脖子,一个被一蹄子蹬死了……

    被抓来的人,除了一些鲛人,都跑了,所以事情暴露,海族那边知道了之后,就闹大了。”

    秦阳眉头微蹙,扫了一眼刀疤和黑皮,刀疤知道秦阳想问什么,连忙说实话。

    “我怕被苍郁姥姥,或者小七的护卫打死,我就跑来找了,顺便带着黑皮,我不在,害怕黑皮一不留神把幽灵号真的变成幽灵船了……”

    秦阳想喷他几句,可想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是个讲道理的扛把子,刀疤怂的很明智,算了,不喷他了。

    秦阳坐在船头,琢磨着要是小七没事,就给黑驴加个大餐。

    同时也琢磨着,怎么找到小七,小丫头片子在大荒,可是非常危险的。

    说不担心是假的,可秦阳知道担心是没用的,找到人才最重要。

    要说人族,抓捕异族,能干出些什么事,秦阳太清楚了。

    绝大部分的异族不待见人族,不是没道理的,因为人族有一项特别强的本事。

    所有的东西,所有的异族,甚至人族本身,在一些人族眼里,都是一团行走的材料大礼包。

    可以用来炼丹,可以用来炼器,还可以用来布阵制符,就算是人族本身,有些死了也能被当做材料来炼尸。

    至于异族,从皮到骨,就算是便秘卡住的一坨干翔,都能在某些地方派上用场。

    而鲛人,在一些人族眼里,就是高级材料大礼包,而且有些材料还是可再生的。

    鲛人皇族,更是传说级的材料大礼包,在大荒几千年难得一遇,尤其是还是活的,就要在原有等级上,再次提升一个等级。

    秦阳摇了摇脑袋,赶紧将这些信息甩出脑袋,越想越慌。

    找到了自己在东境的情报网,让他们去追查,同时在盗门的情报网里,也留了信。

    顺便还给五行山传了信,让自己的便宜师兄帮帮忙,找找人,散布点消息。

    这找人可不只是找小七,而且还要找鲛人黑产业链上的人。

    这都多少天过去了,竟然都没消息,定天司也没信,秦阳可不信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至于散布消息,是散布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消息,这是预防小七没被人抓,万一她能知道了这点,看看能不能让她自己跳出来。

    整个大荒,她能信任的,估计也就自己了。

    仅仅一天的时间,五行山和自己的情报网,都没什么动静的时候,盗门的情报网,就已经有人送来的消息。

    里面是东境鲛人黑产业链的名单,这只是第一批送来的,都是在地下比较出名,他们未必有抓捕鲛人的业务,因为纯干抓捕鲛人的那些人,都在东海呢,他们估摸着早就被人拿下了。

    现在这些,都算是产业链的下游,从处理到贩卖。

    秦阳看着名单,选定了其中一个,跟那几个拐子能扯上关系的。

    “走,先去这几家拜访一下。”

    “船长,需要召集弟兄们么?”

    “不用,就咱们几个就够了,不行了我再摇人。”

    刀疤微微一怔,略有些担忧,就他们几个啊……

    船长看起来还挺强了,可是这里可是大荒啊,黑皮不顶事,也就饿的时候凶一些,而旁边那个面无表情,双目无神,跟傻子一样的家伙,据说是护卫,感觉也挺强。

    可怜的刀疤,修为毫无寸进多年,干管理还行,可打架么,在大荒就不够看了,压根就理解不了,感觉挺强和感觉挺强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打架带着人偶师就够了。

    再说,秦阳自己都已经算半个狠人了。18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