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
手机访问

第六百零六章 咬文嚼字

    “大宝剑,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整天跟个柠檬精似的,你不挤兑我两句会死啊”尽管已经不打算再掺和赵老板划给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之外的事儿了,但是对于军头们的一再调侃讼棍小姐姐还是不会认怂的。

    “好啦,别尽扯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就说说你认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发射的那三枚战斧全都射失去了吧。”正在火头上的赵之一显然是没心情去看那帮粗胚和黄小蕾继续斗嘴的了。

    “射失我有说过那些战斧没击中预设目标吗”黄小蕾说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根从兑换平台弄来的女士香烟,穿越众生活并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么轻松从容,来自现代的烟草和甜食已经成为时下粗胚们减压的必需品了。

    “注意任务的时限,不要再卖关子了。”赵之一说道。

    “好吧,假如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把战斧的最终目的地标定在了一个既不容易误伤那位老太太还能让外人轻易就看到打击效果的地方,譬如日后那个立有维多利亚女王纪念碑的广场,我猜得没错吧”讼棍小姐姐优雅地吐着烟圈说道。

    “没错,我们炸的就那儿。我们对外宣称英国人破坏的是宋端宗寝陵的地表附属设施,为了让报复性打击看起来足够的公平和对等,我们选择炸毁那个里有诸多雕像的广场。”赵之一说道。

    “嗯,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呢。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导演组为什么要给那个可选任务弄一个名字呢”黄小蕾问道。

    “谁知道那帮吃饱了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啊他们干的那些破事还能有什么逻辑可循吗”郝大建插嘴说道。

    “白痴,你再哔哔我可走了啊”讼棍小姐姐是真地不待见郝大建了。

    “得,我闭嘴,您继续。”考虑到可选任务大限将至郝大建也只好认怂了。

    “任务的名称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么这个一言指的又是谁的一言呢”黄小蕾接着说道。

    “这还用问啊,当然是汪菠萝在谈判会场作出的关于打击白金汉宫的言论了。”郝大建又又又一次憋不住了。

    “嗯,那么,请问各位制定打击计划的老爷,你们可记得那个声优的原话吗”讼棍小姐姐问道。

    原话讲道理,连赵之一本人也不甚在意汪菠萝在那次谈判末尾撂下的那句狠话,反正就是威胁打击维多利亚女王的居所咯,咱干就完了呗,还用得着去理会那个小丫头片子当时喷说了啥吗

    “你特么敢炸老娘祖坟,我特么不掀了白金汉宫的房顶,我就和你姓。嗯,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那个声优的原话了。”黄小蕾看到那群军头面面相觑的沙雕表情只好自己接茬了。

    “姐姐姑奶奶都这会儿了,你还跟我们整这个干嘛呀”肖飞是真搞不明白那个讼棍干嘛要提这茬了。

    “白痴你家广场有房顶啊”黄小蕾实在是忍不住了。

    呃,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哦,当初放狠话的时候的的确确是威胁要掀人家房顶来着

    “话说,导演组没这么无聊吧,还跟我们玩抠字眼呀,这不是扯嘛”肖飞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被黄小蕾这么一点,赵之一感觉自己和一众幕僚好像又尼玛陷到惯性思维的怪圈里了。

    粗胚们一直在军事技术的层面上考虑导致这个可选任务没法完成的各种可能性,以至于钻到了“战斧”被拦截这个牛角尖里也不知道调头,尽管他们自己也知道没有足够多预警措施用近程防空系统来拦截巡航导弹就是概率极低的笑话。

    此时,位于伦敦威斯敏特城内的白金汉宫已经是个一地狼藉的惨淡景象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前被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白金汉宫突然传来了爆炸声。

    夜幕之下,谁也说不清袭击者是如何突破重重防线在白金汉宫广场上引爆爆炸物的,等众人回过神时,广场上已经火光冲天了。

    事实上,粗胚们按着“密西西比”号上某个自称是逛过白金汉宫的渣渣的描述,是打算用“战斧”砸掉那座带着金色胜利女神像的纪念碑的,据说这样打脸的效果更佳。

    然并卵,这会儿白金汉宫广场上根本就木有什么金色的胜利女神像,那个以欧洲祖母维多利亚女雕像为基座的纪念碑,是老太太的儿子爱德华七世在老太太挂掉之后才修的,这会儿粗胚们的那三发“战斧”砸下去也就是砸了个寂寞听了个响罢了。

    呃,好吧,切确的说砸了个寂寞的应该只有第一发砸下去的“战斧”。后面接踵而来的那两枚“战斧”至少收割包括一个少将在内的近一个连的英军。

    说起来那个少将也挺倒霉的,丫是在外围骑兵确认周边没有火炮,工兵确认事发地没有爆炸物之后才入场装逼的。

    然而后续赵老板咬牙让阿布发射的那两枚“战斧”可就真是要了卿卿性命咯,就在那个少将在爆炸现场努力地表现自己如何力挽狂澜亡羊补牢之际,两枚从不同方向砸下来的“战斧”把这群聚在一起的英军瞬间撕了个稀碎。

    突然被人来了这么两下,约翰牛也是懵逼了,他们除了熄灭白金汉宫的一切照明设备之外就根本想不出任何应对的措施了,毕竟他们把能调来的兵力都部署在这边,大宋人还是像他们声明中提到的那样,在他们预设的时间内对白金汉宫发动了袭击。

    此时约翰牛的大小官员都很庆幸女王没有听信那些所谓鹰派的嘴强说辞,毕竟谁也说不准接下来还有没有后续的袭击,仅仅在广场空地上点三个烟花,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宋人的作风,据剑桥大学的某个华夏专家称,大宋女法官那句“勿谓言之不预”的警告是及其严重的。

    那么还有没有后续的袭击呢答案是肯定的,尽管某些粗胚对于黄小蕾的猜测还是持有不同意见的,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大伙在继续往白金汉宫发射“战斧”这个问题上取得共识。至于信不信黄小蕾,这无非也就是在微调一下“战斧”的落点罢了。

    “那个谁,你过来,看看这地形图上对应的都是白金汉宫的那些建筑。”阿布对那个据说是游览过白金汉宫的粗胚说道。

    画廊不好,不好,那儿没准挂有从华夏那边掠来的字画呢,换个地儿

    皇家马厩杀几个牲口能吓唬谁啊没意思,再换个地儿

    蓝色客厅皇宫最雅致的房间好像还不错嘛等等,你说啥,那里有拿皇的指挥桌不行,不行这地儿多半是用来摆放重要战利品的,没准里边也有咱的东西,砸烂了回头咱讨回来还得自己补,不妥,不妥

    音乐室还尼玛有个带象牙、黄金装饰的圆形房顶哟西,砸得就是你家这个华丽丽的房顶了

    阿布在海面下纠结了好一阵,终于给下一发“战斧”寻了到了一个好归宿了,也不知道约翰牛知晓这货对着他们家皇宫一堆建筑挑挑拣拣时会是怎么样的表情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