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手机访问

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 平定扬州(152)

    当刘澜在想着如何更好解决部队行军与作战时的军粮问题时,其他诸侯却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些,不是想不到,而是没有必要,首先一场战争的代价太过高昂,其次有这些开销,投资在其他地方都比投资改良军粮更好。

    而且大多数的士兵之所以当兵,为的起身就是一个能吃饱饭的地方,对于这些诸侯的士兵们来说,他们现在能有一个保障,就已经非常满足了,真的是饿怕了,当易子相食都成为普遍的什么,能有一顿白面一顿饱饭吃就真的非常满足了,哪里还会去羡慕别人吃的是不是山珍海味。

    但如果相似的事情发生在辽东和秣陵的话,那伙食更差的一方肯定会觉得不公平,毕竟都在刘澜麾下,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攀比之心不是没有,有也只存在内部,所以才会觉得不公平甚至是区别待遇,而外人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有也只会是嫉妒与羡慕。

    嫉妒归嫉妒,羡慕是羡慕,秣陵军的待遇好不管是真是假,前提是你有加入秣陵军的资格没有,这才是关键,难道羡慕就能改变现状了并不会,所以诸侯部队还是较为安于现状,而现在的江东军,别说是看着山下秣陵军升起的渺渺炊烟,此刻任何诸侯部队出现在山下,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没办法,太饿了。

    “将军,吃些干粮吧。”一名亲兵拿了些饼走了过来,这是仅剩的一点干粮了,所有的士兵平均分了之后,也就剩下这么一块给他送了过来,最后的一块饼,一旦吃完那么往后就再也不可能有半点吃食,所以这块饼非常的宝贵,但孙召还是摆了摆手婉拒了,这样的一个结局,他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甚至他心底里恨不得自己早点死,一了百了,也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孙召并没有注意到亲兵一直在他的身边站着,手里捧着饼,而孙召现在的心思早已不知飘到了哪里,投降他是不会的,作为孙家子孙,只有战死,不会投敌,而之前突围了几次,都失败了,所以突围的可能性也不大,那么他现在还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孙召不断在心里问自己,想要想出一个解决眼下困境的答案出来,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依然没有任何头绪,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刻,身边亲兵请将军用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回他成功让魂游九天的孙召回过神来。

    偏头看去,只见亲兵一脸倔强,非常执着捧着一张饼在边上恭侍着,孙召叹了口气,他这又何苦呢,但心里却也有些感动,他相信如果自己不把这张饼接过去,他会一直这么站着,直到自己接过饼。

    “行了,你先休息去吧。”孙召让他离开,他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需要考虑接下来何去何从,他也想等死,毕竟没脸或者回去见孙策,可是当看到亲兵和仅剩的那些江东军后,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他得想出个办法来,只要能让他们活下去就行,不能放弃,更不能自暴自弃,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等着他带领着大家一起突围呢,因为他们都知道突围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才会第一次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太了解江东军了,曾几何时他们又何尝看得起自己,但是眼下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成为了那个唯一能带他们安全离开的那个人。

    有点小兴奋,毕竟这是带领江东军头一次有被需要的感觉,但他也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困难,前路希望渺茫,如果真有一线希望的话,他们可能都不会把性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们现在已经乱成一团。

    所以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要站出来,他就不信了会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困守山岭等死,绝不可能,车到汕头自然直,哪有什么必死之地,对于经常用兵的他来说,当然明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

    当刘澜在想着如何更好解决部队行军与作战时的军粮问题时,其他诸侯却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些,不是想不到,而是没有必要,首先一场战争的代价太过高昂,其次有这些开销,投资在其他地方都比投资改良军粮更好。

    而且大多数的士兵之所以当兵,为的起身就是一个能吃饱饭的地方,对于这些诸侯的士兵们来说,他们现在能有一个保障,就已经非常满足了,真的是饿怕了,当易子相食都成为普遍的什么,能有一顿白面一顿饱饭吃就真的非常满足了,哪里还会去羡慕别人吃的是不是山珍海味。

    但如果相似的事情发生在辽东和秣陵的话,那伙食更差的一方肯定会觉得不公平,毕竟都在刘澜麾下,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攀比之心不是没有,有也只存在内部,所以才会觉得不公平甚至是区别待遇,而外人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有也只会是嫉妒与羡慕。

    嫉妒归嫉妒,羡慕是羡慕,秣陵军的待遇好不管是真是假,前提是你有加入秣陵军的资格没有,这才是关键,难道羡慕就能改变现状了并不会,所以诸侯部队还是较为安于现状,而现在的江东军,别说是看着山下秣陵军升起的渺渺炊烟,此刻任何诸侯部队出现在山下,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没办法,太饿了。

    “将军,吃些干粮吧。”一名亲兵拿了些饼走了过来,这是仅剩的一点干粮了,所有的士兵平均分了之后,也就剩下这么一块给他送了过来,最后的一块饼,一旦吃完那么往后就再也不可能有半点吃食,所以这块饼非常的宝贵,但孙召还是摆了摆手婉拒了,这样的一个结局,他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甚至他心底里恨不得自己早点死,一了百了,也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孙召并没有注意到亲兵一直在他的身边站着,手里捧着饼,而孙召现在的心思早已不知飘到了哪里,投降他是不会的,作为孙家子孙,只有战死,不会投敌,而之前突围了几次,都失败了,所以突围的可能性也不大,那么他现在还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孙召不断在心里问自己,想要想出一个解决眼下困境的答案出来,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依然没有任何头绪,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刻,身边亲兵请将军用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回他成功让魂游九天的孙召回过神来。

    偏头看去,只见亲兵一脸倔强,非常执着捧着一张饼在边上恭侍着,孙召叹了口气,他这又何苦呢,但心里却也有些感动,他相信如果自己不把这张饼接过去,他会一直这么站着,直到自己接过饼。

    “行了,你先休息去吧。”孙召让他离开,他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需要考虑接下来何去何从,他也想等死,毕竟没脸或者回去见孙策,可是当看到亲兵和仅剩的那些江东军后,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他得想出个办法来,只要能让他们活下去就行,不能放弃,更不能自暴自弃,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等着他带领着大家一起突围呢,因为他们都知道突围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才会第一次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太了解江东军了,曾几何时他们又何尝看得起自己,但是眼下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成为了那个唯一能带他们安全离开的那个人。

    有点小兴奋,毕竟这是带领江东军头一次有被需要的感觉,但他也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困难,前路希望渺茫,如果真有一线希望的话,他们可能都不会把性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们现在已经乱成一团。

    所以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要站出来,他就不信了会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困守山岭等死,绝不可能,车到汕头自然直,哪有什么必死之地,对于经常用兵的他来说,当然明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

    当刘澜在想着如何更好解决部队行军与作战时的军粮问题时,其他诸侯却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些,不是想不到,而是没有必要,首先一场战争的代价太过高昂,其次有这些开销,投资在其他地方都比投资改良军粮更好。

    而且大多数的士兵之所以当兵,为的起身就是一个能吃饱饭的地方,对于这些诸侯的士兵们来说,他们现在能有一个保障,就已经非常满足了,真的是饿怕了,当易子相食都成为普遍的什么,能有一顿白面一顿饱饭吃就真的非常满足了,哪里还会去羡慕别人吃的是不是山珍海味。

    但如果相似的事情发生在辽东和秣陵的话,那伙食更差的一方肯定会觉得不公平,毕竟都在刘澜麾下,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攀比之心不是没有,有也只存在内部,所以才会觉得不公平甚至是区别待遇,而外人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有也只会是嫉妒与羡慕。

    嫉妒归嫉妒,羡慕是羡慕,秣陵军的待遇好不管是真是假,前提是你有加入秣陵军的资格没有,这才是关键,难道羡慕就能改变现状了并不会,所以诸侯部队还是较为安于现状,而现在的江东军,别说是看着山下秣陵军升起的渺渺炊烟,此刻任何诸侯部队出现在山下,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没办法,太饿了。

    “将军,吃些干粮吧。”一名亲兵拿了些饼走了过来,这是仅剩的一点干粮了,所有的士兵平均分了之后,也就剩下这么一块给他送了过来,最后的一块饼,一旦吃完那么往后就再也不可能有半点吃食,所以这块饼非常的宝贵,但孙召还是摆了摆手婉拒了,这样的一个结局,他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甚至他心底里恨不得自己早点死,一了百了,也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孙召并没有注意到亲兵一直在他的身边站着,手里捧着饼,而孙召现在的心思早已不知飘到了哪里,投降他是不会的,作为孙家子孙,只有战死,不会投敌,而之前突围了几次,都失败了,所以突围的可能性也不大,那么他现在还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孙召不断在心里问自己,想要想出一个解决眼下困境的答案出来,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依然没有任何头绪,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刻,身边亲兵请将军用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回他成功让魂游九天的孙召回过神来。

    偏头看去,只见亲兵一脸倔强,非常执着捧着一张饼在边上恭侍着,孙召叹了口气,他这又何苦呢,但心里却也有些感动,他相信如果自己不把这张饼接过去,他会一直这么站着,直到自己接过饼。

    “行了,你先休息去吧。”孙召让他离开,他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需要考虑接下来何去何从,他也想等死,毕竟没脸或者回去见孙策,可是当看到亲兵和仅剩的那些江东军后,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他得想出个办法来,只要能让他们活下去就行,不能放弃,更不能自暴自弃,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等着他带领着大家一起突围呢,因为他们都知道突围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才会第一次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太了解江东军了,曾几何时他们又何尝看得起自己,但是眼下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他成为了那个唯一能带他们安全离开的那个人。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