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手机访问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平定扬州(151)

    斥候传回了有关江东军的最新消息,虽然黄忠已经离开,但不到几百人的江东军已然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的威胁,他现在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一口吃掉江东军,当然除此之外还是要活捉孙策。

    对于孙策的下落,如今已经成了一大谜团,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一仗哪怕没有取胜,他也希望能够有孙策下落的消息,他可要比这些江东军和九江军重要多了,奈何最后依然一无所获。

    当刘澜一行跟着斥候赶来时,才知道九江军已经被困在了一座山岭上,居高临下吃后营发起了几次进攻,都被防御严密的江东军给打退了,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吃后营不得不停止进攻,改为包围,等待主公刘澜的到来。

    刘澜赶到的时候,已经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太阳从东方初生,绽放着最绚烂的光彩,而刘澜就在山脚下听着吃后营的汇报着前一天的战况,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这座无名山岭,与北方的山岭不同,南方的山岭多为沙石形成,较松软生草木,而且山岭陡峭,想要强攻的难度不小,而要围山的话,刘澜又不确定山上是否有水源,所以他比较理解斥候营的担忧。

    但这些担忧应该是多余的,就算有水源又能如何,他们的辎重已经被缴获,此刻随身携带的口粮又能够让他们支撑几天

    围死他们,这是刘澜瞬间想到的办法,只要保持耐心,江东军比如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而刘澜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孙召就是再蠢又如何能不明白,可是他这三百人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又能怎么办

    登上这座无名山岭几乎成为了当时唯一活命的机会,所以这并不是他目光短浅,而是在当时走一步算一步的情况下,他只能如此去做,因为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但真登山之后,后续的麻烦又接踵而来,首先就是水源其次则是粮食,如果这样下去,秣陵军就算不进攻不出三日他们依然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

    低落的士气蔓延着,垂头丧气的士卒们因为看不到希望而无精打采,如果不是老兵,如果不是知道抱团取暖的重要性,可能现在已经发生兵变了,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孙召也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这成了眼下尤为重要的一件事,继续这样下去,无异于坐以待毙,可如果突围,又是飞蛾扑火,明知道秣陵军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在山下等着他们,这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孙召发现又到了生死存亡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了,可是这一次他忽然发现不管自己做出怎样的选择,好像都只是一个结果。

    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种毫无目的地的等待,就好像重病患者等待死亡一般,煎熬的痛苦,让他如坐针毡,而士兵们这些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早已经看淡一切的江东军老兵们此刻玉孙召没有任何的区别,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相似的情况,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深知着援军会到,只要援军一到他们就有希望了。

    但眼下他们能指望谁没有援军没有水源更没有粮草,没过去一天就离死亡越近一天,这才是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秣陵军或许也看出了这一点,昨天还有些猛烈的进攻今天彻底消失,甚至连试探的进攻都没有,山下响起敌军的声响虽然听不清秣陵军在做些什么,但是那渺渺炊烟却说明着他们正在进行着朝食。

    一早就有所耳闻,秣陵军的伙食极好,每顿都有肉吃,从辽东专程运来的绵羊肉,徐州丹阳地区的山羊肉,当然还有牛肉、豕肉三大牲畜以及鸡鸭鹅是秣陵军最普遍的食谱,各种素菜以及餐后还有各种各样的水果。

    如此伙食待遇,在任何一处诸侯那里都不可能拥有,而秣陵军却做到了一天三餐,这就是秣陵军的待遇,令人羡慕,但又没人羡慕,因为对他们或者说是大多数的诸侯军队都不会相信秣陵军的伙食会这样好。

    斥候传回了有关江东军的最新消息,虽然黄忠已经离开,但不到几百人的江东军已然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的威胁,他现在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一口吃掉江东军,当然除此之外还是要活捉孙策。

    对于孙策的下落,如今已经成了一大谜团,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一仗哪怕没有取胜,他也希望能够有孙策下落的消息,他可要比这些江东军和九江军重要多了,奈何最后依然一无所获。

    当刘澜一行跟着斥候赶来时,才知道九江军已经被困在了一座山岭上,居高临下吃后营发起了几次进攻,都被防御严密的江东军给打退了,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吃后营不得不停止进攻,改为包围,等待主公刘澜的到来。

    刘澜赶到的时候,已经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太阳从东方初生,绽放着最绚烂的光彩,而刘澜就在山脚下听着吃后营的汇报着前一天的战况,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这座无名山岭,与北方的山岭不同,南方的山岭多为沙石形成,较松软生草木,而且山岭陡峭,想要强攻的难度不小,而要围山的话,刘澜又不确定山上是否有水源,所以他比较理解斥候营的担忧。

    但这些担忧应该是多余的,就算有水源又能如何,他们的辎重已经被缴获,此刻随身携带的口粮又能够让他们支撑几天

    围死他们,这是刘澜瞬间想到的办法,只要保持耐心,江东军比如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而刘澜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孙召就是再蠢又如何能不明白,可是他这三百人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又能怎么办

    登上这座无名山岭几乎成为了当时唯一活命的机会,所以这并不是他目光短浅,而是在当时走一步算一步的情况下,他只能如此去做,因为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但真登山之后,后续的麻烦又接踵而来,首先就是水源其次则是粮食,如果这样下去,秣陵军就算不进攻不出三日他们依然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

    低落的士气蔓延着,垂头丧气的士卒们因为看不到希望而无精打采,如果不是老兵,如果不是知道抱团取暖的重要性,可能现在已经发生兵变了,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孙召也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这成了眼下尤为重要的一件事,继续这样下去,无异于坐以待毙,可如果突围,又是飞蛾扑火,明知道秣陵军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在山下等着他们,这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孙召发现又到了生死存亡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了,可是这一次他忽然发现不管自己做出怎样的选择,好像都只是一个结果。

    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种毫无目的地的等待,就好像重病患者等待死亡一般,煎熬的痛苦,让他如坐针毡,而士兵们这些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早已经看淡一切的江东军老兵们此刻玉孙召没有任何的区别,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相似的情况,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深知着援军会到,只要援军一到他们就有希望了。

    但眼下他们能指望谁没有援军没有水源更没有粮草,没过去一天就离死亡越近一天,这才是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秣陵军或许也看出了这一点,昨天还有些猛烈的进攻今天彻底消失,甚至连试探的进攻都没有,山下响起敌军的声响虽然听不清秣陵军在做些什么,但是那渺渺炊烟却说明着他们正在进行着朝食。

    一早就有所耳闻,秣陵军的伙食极好,每顿都有肉吃,从辽东专程运来的绵羊肉,徐州丹阳地区的山羊肉,当然还有牛肉、豕肉三大牲畜以及鸡鸭鹅是秣陵军最普遍的食谱,各种素菜以及餐后还有各种各样的水果。

    如此伙食待遇,在任何一处诸侯那里都不可能拥有,而秣陵军却做到了一天三餐,这就是秣陵军的待遇,令人羡慕,但又没人羡慕,因为对他们或者说是大多数的诸侯军队都不会相信秣陵军的伙食会这样好。

    斥候传回了有关江东军的最新消息,虽然黄忠已经离开,但不到几百人的江东军已然不可能对他构成任何的威胁,他现在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一口吃掉江东军,当然除此之外还是要活捉孙策。

    对于孙策的下落,如今已经成了一大谜团,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这一仗哪怕没有取胜,他也希望能够有孙策下落的消息,他可要比这些江东军和九江军重要多了,奈何最后依然一无所获。

    当刘澜一行跟着斥候赶来时,才知道九江军已经被困在了一座山岭上,居高临下吃后营发起了几次进攻,都被防御严密的江东军给打退了,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吃后营不得不停止进攻,改为包围,等待主公刘澜的到来。

    刘澜赶到的时候,已经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太阳从东方初生,绽放着最绚烂的光彩,而刘澜就在山脚下听着吃后营的汇报着前一天的战况,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这座无名山岭,与北方的山岭不同,南方的山岭多为沙石形成,较松软生草木,而且山岭陡峭,想要强攻的难度不小,而要围山的话,刘澜又不确定山上是否有水源,所以他比较理解斥候营的担忧。

    但这些担忧应该是多余的,就算有水源又能如何,他们的辎重已经被缴获,此刻随身携带的口粮又能够让他们支撑几天

    围死他们,这是刘澜瞬间想到的办法,只要保持耐心,江东军比如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而刘澜一眼看出来的事情,孙召就是再蠢又如何能不明白,可是他这三百人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又能怎么办

    登上这座无名山岭几乎成为了当时唯一活命的机会,所以这并不是他目光短浅,而是在当时走一步算一步的情况下,他只能如此去做,因为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但真登山之后,后续的麻烦又接踵而来,首先就是水源其次则是粮食,如果这样下去,秣陵军就算不进攻不出三日他们依然会被困死在山岭之上。

    低落的士气蔓延着,垂头丧气的士卒们因为看不到希望而无精打采,如果不是老兵,如果不是知道抱团取暖的重要性,可能现在已经发生兵变了,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孙召也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这成了眼下尤为重要的一件事,继续这样下去,无异于坐以待毙,可如果突围,又是飞蛾扑火,明知道秣陵军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在山下等着他们,这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孙召发现又到了生死存亡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了,可是这一次他忽然发现不管自己做出怎样的选择,好像都只是一个结果。

    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种毫无目的地的等待,就好像重病患者等待死亡一般,煎熬的痛苦,让他如坐针毡,而士兵们这些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早已经看淡一切的江东军老兵们此刻玉孙召没有任何的区别,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相似的情况,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深知着援军会到,只要援军一到他们就有希望了。

    但眼下他们能指望谁没有援军没有水源更没有粮草,没过去一天就离死亡越近一天,这才是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秣陵军或许也看出了这一点,昨天还有些猛烈的进攻今天彻底消失,甚至连试探的进攻都没有,山下响起敌军的声响虽然听不清秣陵军在做些什么,但是那渺渺炊烟却说明着他们正在进行着朝食。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