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手机访问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平定扬州(150)

    兵败如山倒,在选择撤退的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只是孙召太过于乐观,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或者说他太低估了近卫军的实力,虽然与近卫军交锋几个回合,但明显双方都有点看不上对方,这就导致了孙召心底里对近卫军的轻视。

    这肯定是领兵将领的大计,是兵败的关键原因,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一觉睡醒,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自责,如果不是他决策失误,就不可能导致眼下的惨败,可以说他是这一仗的罪魁祸首,是江东军惨败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他轻敌,如果不不留下来与黄忠交锋,这一仗的主动权仍会在他的手中掌握着。

    几千人的部队虽然改变不了什么,却足可以让秣陵军难受,让他们始终被拖在零陵,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这一败则导致他们再也失去了与秣陵军周旋的可能,再想拖住秣陵军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而眼下他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则是他这三百人还能做点什么。

    可想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不到三百人的残兵败将,又能做什么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惨败,是一场在惨败之后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失败,他现在还能去哪

    一脸茫然,孙召长叹一声,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此这一仗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战败,但一定是最惨的一回,而且还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这一仗除非主公此刻已经到了交州,不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回到桂阳的结果比如是他要为指挥失误付出代价,毕竟失去的是江东军,如果是其它部队,主公多少还能网开一面,但江东军不可能,那是孙策眼中重宝,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有人喜欢神兵利器,有人喜欢宝马美女,而孙召对孙策的了解来看,他最为看重和珍贵的物品无疑就是其父孙坚的遗物了,诸如古锭刀他就一直随身佩戴,而江东军则是其父一手带出的百战部队,他接手后变成为自己的亲兵卫队。

    如果不是重视孙策绝对不会这样做,但越是重视就越格外珍惜,而他等于将孙策对父亲的思念毁灭,或者有人会说,当孙策做出派近卫军抵达零陵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如果真的是来送死,那孙策又何必派部队前来呢,他希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孙召拖住刘澜,而不是让他来送死。

    这可怪不到他,因为孙策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召的身上,而眼下的结果肯定不是孙策派他到零陵希望看到的结果,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他没有做到最好,将大好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回去交代,可眼下如果不回去见孙策的话,他还能去哪,作为孙策的堂弟,躲避一时或许还可以,但总不可能东躲西藏一辈子吧。

    兵败如山倒,在选择撤退的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只是孙召太过于乐观,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或者说他太低估了近卫军的实力,虽然与近卫军交锋几个回合,但明显双方都有点看不上对方,这就导致了孙召心底里对近卫军的轻视。

    这肯定是领兵将领的大计,是兵败的关键原因,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一觉睡醒,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自责,如果不是他决策失误,就不可能导致眼下的惨败,可以说他是这一仗的罪魁祸首,是江东军惨败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他轻敌,如果不不留下来与黄忠交锋,这一仗的主动权仍会在他的手中掌握着。

    几千人的部队虽然改变不了什么,却足可以让秣陵军难受,让他们始终被拖在零陵,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这一败则导致他们再也失去了与秣陵军周旋的可能,再想拖住秣陵军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而眼下他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则是他这三百人还能做点什么。

    可想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不到三百人的残兵败将,又能做什么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惨败,是一场在惨败之后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失败,他现在还能去哪

    一脸茫然,孙召长叹一声,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此这一仗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战败,但一定是最惨的一回,而且还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这一仗除非主公此刻已经到了交州,不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回到桂阳的结果比如是他要为指挥失误付出代价,毕竟失去的是江东军,如果是其它部队,主公多少还能网开一面,但江东军不可能,那是孙策眼中重宝,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有人喜欢神兵利器,有人喜欢宝马美女,而孙召对孙策的了解来看,他最为看重和珍贵的物品无疑就是其父孙坚的遗物了,诸如古锭刀他就一直随身佩戴,而江东军则是其父一手带出的百战部队,他接手后变成为自己的亲兵卫队。

    如果不是重视孙策绝对不会这样做,但越是重视就越格外珍惜,而他等于将孙策对父亲的思念毁灭,或者有人会说,当孙策做出派近卫军抵达零陵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如果真的是来送死,那孙策又何必派部队前来呢,他希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孙召拖住刘澜,而不是让他来送死。

    这可怪不到他,因为孙策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召的身上,而眼下的结果肯定不是孙策派他到零陵希望看到的结果,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他没有做到最好,将大好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回去交代,可眼下如果不回去见孙策的话,他还能去哪,作为孙策的堂弟,躲避一时或许还可以,但总不可能东躲西藏一辈子吧。兵败如山倒,在选择撤退的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只是孙召太过于乐观,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或者说他太低估了近卫军的实力,虽然与近卫军交锋几个回合,但明显双方都有点看不上对方,这就导致了孙召心底里对近卫军的轻视。

    这肯定是领兵将领的大计,是兵败的关键原因,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一觉睡醒,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自责,如果不是他决策失误,就不可能导致眼下的惨败,可以说他是这一仗的罪魁祸首,是江东军惨败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他轻敌,如果不不留下来与黄忠交锋,这一仗的主动权仍会在他的手中掌握着。

    几千人的部队虽然改变不了什么,却足可以让秣陵军难受,让他们始终被拖在零陵,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这一败则导致他们再也失去了与秣陵军周旋的可能,再想拖住秣陵军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而眼下他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则是他这三百人还能做点什么。

    可想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不到三百人的残兵败将,又能做什么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惨败,是一场在惨败之后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失败,他现在还能去哪

    一脸茫然,孙召长叹一声,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此这一仗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战败,但一定是最惨的一回,而且还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这一仗除非主公此刻已经到了交州,不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回到桂阳的结果比如是他要为指挥失误付出代价,毕竟失去的是江东军,如果是其它部队,主公多少还能网开一面,但江东军不可能,那是孙策眼中重宝,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有人喜欢神兵利器,有人喜欢宝马美女,而孙召对孙策的了解来看,他最为看重和珍贵的物品无疑就是其父孙坚的遗物了,诸如古锭刀他就一直随身佩戴,而江东军则是其父一手带出的百战部队,他接手后变成为自己的亲兵卫队。

    如果不是重视孙策绝对不会这样做,但越是重视就越格外珍惜,而他等于将孙策对父亲的思念毁灭,或者有人会说,当孙策做出派近卫军抵达零陵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如果真的是来送死,那孙策又何必派部队前来呢,他希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孙召拖住刘澜,而不是让他来送死。

    这可怪不到他,因为孙策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召的身上,而眼下的结果肯定不是孙策派他到零陵希望看到的结果,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他没有做到最好,将大好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回去交代,可眼下如果不回去见孙策的话,他还能去哪,作为孙策的堂弟,躲避一时或许还可以,但总不可能东躲西藏一辈子吧。兵败如山倒,在选择撤退的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只是孙召太过于乐观,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或者说他太低估了近卫军的实力,虽然与近卫军交锋几个回合,但明显双方都有点看不上对方,这就导致了孙召心底里对近卫军的轻视。

    这肯定是领兵将领的大计,是兵败的关键原因,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一觉睡醒,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自责,如果不是他决策失误,就不可能导致眼下的惨败,可以说他是这一仗的罪魁祸首,是江东军惨败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他轻敌,如果不不留下来与黄忠交锋,这一仗的主动权仍会在他的手中掌握着。

    几千人的部队虽然改变不了什么,却足可以让秣陵军难受,让他们始终被拖在零陵,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这一败则导致他们再也失去了与秣陵军周旋的可能,再想拖住秣陵军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而眼下他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则是他这三百人还能做点什么。

    可想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不到三百人的残兵败将,又能做什么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惨败,是一场在惨败之后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失败,他现在还能去哪

    一脸茫然,孙召长叹一声,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

    此这一仗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战败,但一定是最惨的一回,而且还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这一仗除非主公此刻已经到了交州,不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回到桂阳的结果比如是他要为指挥失误付出代价,毕竟失去的是江东军,如果是其它部队,主公多少还能网开一面,但江东军不可能,那是孙策眼中重宝,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有人喜欢神兵利器,有人喜欢宝马美女,而孙召对孙策的了解来看,他最为看重和珍贵的物品无疑就是其父孙坚的遗物了,诸如古锭刀他就一直随身佩戴,而江东军则是其父一手带出的百战部队,他接手后变成为自己的亲兵卫队。

    如果不是重视孙策绝对不会这样做,但越是重视就越格外珍惜,而他等于将孙策对父亲的思念毁灭,或者有人会说,当孙策做出派近卫军抵达零陵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如果真的是来送死,那孙策又何必派部队前来呢,他希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孙召拖住刘澜,而不是让他来送死。

    这可怪不到他,因为孙策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召的身上,而眼下的结果肯定不是孙策派他到零陵希望看到的结果,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他没有做到最好,将大好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回去交代,可眼下如果不回去见孙策的话,他还能去哪,作为孙策的堂弟,躲避一时或许还可以,但总不可能东躲西藏一辈子吧。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