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汉龙骑
手机访问

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 平定扬州(149)

    黄忠率先破阵,更不给江东军任何替补上前扶起巨盾的机会,而在两侧的江东军盾兵虽然快速向缺口移动,但也为时已晚,近卫军紧随着黄忠杀到,瞬间碧便将江东军的缺口不断撕裂突破,最终一点突破变成了全面开花,瞬间近卫军便对江东军发起了全线猛攻。

    江东军的阵形被杀散,乱成一团,而这时进攻的号角声更加急促,低沉闷哼声此起彼伏,原本在孙召看来不见防御严密,而且还占有地理的江东军就算不能直接击退秣陵军,但也不会比之前更差,可现在的情况却是看起来坚固的防御大阵就这样被秣陵军瞬间突破了。

    此刻他的表情是水门样可以想象的出来,一脸的目瞪口呆,确实他如何也想不通之前还能与敌军杀个奇虎相当,怎么突然直接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孙召想不到原因,但久经沙场的黄忠如何能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说白了就一个原因,士气。

    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而之前他选择撤退气死已经让江东军的士气跌落到了低谷,此刻的江东军哪怕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但是因为撤退早已无心恋战,试问当一支已经没有战斗心思的部队却不得不被迫应战时,又有几人是真心作战而没有其他想法的

    战场之上令不出二人是致胜关键,而上下一心也同样是取胜之宝,可一旦士兵的思想不统一,有的人相撤有的人想战,那麻烦可就太严重了,简单一点来说你不败都难,别说此刻碰上的是近卫军,就是换成一群山贼,此时的江东军也难有任何胜算。

    “杀啊”

    近卫军以最快的速度突破了江东军的防御,孙召眼睁睁看着军阵被突破,这个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下达命令的可能,因为部队早就乱猜一团,没人听他的命令,乱了方寸一般四处狂奔,这样的结果让孙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撤退,虽然他也想殊死一搏,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没有人何用处,因为这个时候部队已经彻底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人再去听他的命令,相不撤都不行。

    其实说撤退,已经是算是很委婉了,孙召当然知道此刻已经不是水门撤退而是逃窜,或者说是溃逃,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外乎带着几十几百人逃出去,要么就只能是全军阵亡,这样的结果有些突然,最少在与黄忠作战之初,他是没有想过会失败的。

    近卫军再次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声,杜普也带领着部队杀了上来,喊杀声逼着孙召疯狂逃窜,这一路他连头也没有回,也不知逃了多久,感觉身后的秣陵军号角声与喊杀声越来越轻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水门也没有,没有秣陵军也没有江东军,此刻在空旷的官道之上,除了身边着不到三百多人的江东军,再无其他。

    这样的局面,说明他们已经安全了,可是在他的心里,活下来和死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他现在只在意一件事,只想着主公孙策在桂阳的情况如何了,虽然他没能按照主公的意思把秣陵军多拖在零陵更久,但只要主公那边安全抵达交州,那他这边就没有什么失败不失败一说,而如果那边的情况同样没有任何进展的话,那他回去势必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处,不见没有完成任何,还损失了最精锐的江东军,不管怎样,都交代不下去。

    黄忠率先破阵,更不给江东军任何替补上前扶起巨盾的机会,而在两侧的江东军盾兵虽然快速向缺口移动,但也为时已晚,近卫军紧随着黄忠杀到,瞬间碧便将江东军的缺口不断撕裂突破,最终一点突破变成了全面开花,瞬间近卫军便对江东军发起了全线猛攻。

    江东军的阵形被杀散,乱成一团,而这时进攻的号角声更加急促,低沉闷哼声此起彼伏,原本在孙召看来不见防御严密,而且还占有地理的江东军就算不能直接击退秣陵军,但也不会比之前更差,可现在的情况却是看起来坚固的防御大阵就这样被秣陵军瞬间突破了。

    此刻他的表情是水门样可以想象的出来,一脸的目瞪口呆,确实他如何也想不通之前还能与敌军杀个奇虎相当,怎么突然直接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孙召想不到原因,但久经沙场的黄忠如何能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说白了就一个原因,士气。

    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而之前他选择撤退气死已经让江东军的士气跌落到了低谷,此刻的江东军哪怕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但是因为撤退早已无心恋战,试问当一支已经没有战斗心思的部队却不得不被迫应战时,又有几人是真心作战而没有其他想法的

    战场之上令不出二人是致胜关键,而上下一心也同样是取胜之宝,可一旦士兵的思想不统一,有的人相撤有的人想战,那麻烦可就太严重了,简单一点来说你不败都难,别说此刻碰上的是近卫军,就是换成一群山贼,此时的江东军也难有任何胜算。

    “杀啊”

    近卫军以最快的速度突破了江东军的防御,孙召眼睁睁看着军阵被突破,这个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下达命令的可能,因为部队早就乱猜一团,没人听他的命令,乱了方寸一般四处狂奔,这样的结果让孙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撤退,虽然他也想殊死一搏,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没有人何用处,因为这个时候部队已经彻底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人再去听他的命令,相不撤都不行。

    其实说撤退,已经是算是很委婉了,孙召当然知道此刻已经不是水门撤退而是逃窜,或者说是溃逃,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外乎带着几十几百人逃出去,要么就只能是全军阵亡,这样的结果有些突然,最少在与黄忠作战之初,他是没有想过会失败的。

    近卫军再次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声,杜普也带领着部队杀了上来,喊杀声逼着孙召疯狂逃窜,这一路他连头也没有回,也不知逃了多久,感觉身后的秣陵军号角声与喊杀声越来越轻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水门也没有,没有秣陵军也没有江东军,此刻在空旷的官道之上,除了身边着不到三百多人的江东军,再无其他。

    这样的局面,说明他们已经安全了,可是在他的心里,活下来和死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他现在只在意一件事,只想着主公孙策在桂阳的情况如何了,虽然他没能按照主公的意思把秣陵军多拖在零陵更久,但只要主公那边安全抵达交州,那他这边就没有什么失败不失败一说,而如果那边的情况同样没有任何进展的话,那他回去势必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处,不见没有完成任何,还损失了最精锐的江东军,不管怎样,都交代不下去。

    黄忠率先破阵,更不给江东军任何替补上前扶起巨盾的机会,而在两侧的江东军盾兵虽然快速向缺口移动,但也为时已晚,近卫军紧随着黄忠杀到,瞬间碧便将江东军的缺口不断撕裂突破,最终一点突破变成了全面开花,瞬间近卫军便对江东军发起了全线猛攻。

    江东军的阵形被杀散,乱成一团,而这时进攻的号角声更加急促,低沉闷哼声此起彼伏,原本在孙召看来不见防御严密,而且还占有地理的江东军就算不能直接击退秣陵军,但也不会比之前更差,可现在的情况却是看起来坚固的防御大阵就这样被秣陵军瞬间突破了。

    此刻他的表情是水门样可以想象的出来,一脸的目瞪口呆,确实他如何也想不通之前还能与敌军杀个奇虎相当,怎么突然直接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孙召想不到原因,但久经沙场的黄忠如何能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说白了就一个原因,士气。

    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而之前他选择撤退气死已经让江东军的士气跌落到了低谷,此刻的江东军哪怕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但是因为撤退早已无心恋战,试问当一支已经没有战斗心思的部队却不得不被迫应战时,又有几人是真心作战而没有其他想法的

    战场之上令不出二人是致胜关键,而上下一心也同样是取胜之宝,可一旦士兵的思想不统一,有的人相撤有的人想战,那麻烦可就太严重了,简单一点来说你不败都难,别说此刻碰上的是近卫军,就是换成一群山贼,此时的江东军也难有任何胜算。

    “杀啊”

    近卫军以最快的速度突破了江东军的防御,孙召眼睁睁看着军阵被突破,这个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下达命令的可能,因为部队早就乱猜一团,没人听他的命令,乱了方寸一般四处狂奔,这样的结果让孙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撤退,虽然他也想殊死一搏,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没有人何用处,因为这个时候部队已经彻底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有人再去听他的命令,相不撤都不行。

    其实说撤退,已经是算是很委婉了,孙召当然知道此刻已经不是水门撤退而是逃窜,或者说是溃逃,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外乎带着几十几百人逃出去,要么就只能是全军阵亡,这样的结果有些突然,最少在与黄忠作战之初,他是没有想过会失败的。

    近卫军再次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声,杜普也带领着部队杀了上来,喊杀声逼着孙召疯狂逃窜,这一路他连头也没有回,也不知逃了多久,感觉身后的秣陵军号角声与喊杀声越来越轻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水门也没有,没有秣陵军也没有江东军,此刻在空旷的官道之上,除了身边着不到三百多人的江东军,再无其他。

    这样的局面,说明他们已经安全了,可是在他的心里,活下来和死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他现在只在意一件事,只想着主公孙策在桂阳的情况如何了,虽然他没能按照主公的意思把秣陵军多拖在零陵更久,但只要主公那边安全抵达交州,那他这边就没有什么失败不失败一说,而如果那边的情况同样没有任何进展的话,那他回去势必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处,不见没有完成任何,还损失了最精锐的江东军,不管怎样,都交代不下去。

    黄忠率先破阵,更不给江东军任何替补上前扶起巨盾的机会,而在两侧的江东军盾兵虽然快速向缺口移动,但也为时已晚,近卫军紧随着黄忠杀到,瞬间碧便将江东军的缺口不断撕裂突破,最终一点突破变成了全面开花,瞬间近卫军便对江东军发起了全线猛攻。

    江东军的阵形被杀散,乱成一团,而这时进攻的号角声更加急促,低沉闷哼声此起彼伏,原本在孙召看来不见防御严密,而且还占有地理的江东军就算不能直接击退秣陵军,但也不会比之前更差,可现在的情况却是看起来坚固的防御大阵就这样被秣陵军瞬间突破了。

    此刻他的表情是水门样可以想象的出来,一脸的目瞪口呆,确实他如何也想不通之前还能与敌军杀个奇虎相当,怎么突然直接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孙召想不到原因,但久经沙场的黄忠如何能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说白了就一个原因,士气。

    士气只可鼓不可泄,而之前他选择撤退气死已经让江东军的士气跌落到了低谷,此刻的江东军哪怕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但是因为撤退早已无心恋战,试问当一支已经没有战斗心思的部队却不得不被迫应战时,又有几人是真心作战而没有其他想法的

    战场之上令不出二人是致胜关键,而上下一心也同样是取胜之宝,可一旦士兵的思想不统一,有的人相撤有的人想战,那麻烦可就太严重了,简单一点来说你不败都难,别说此刻碰上的是近卫军,就是换成一群山贼,此时的江东军也难有任何胜算。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