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鹿妖逐鹿
手机访问

第49章 49.强横妖祖

    半空中的大红宫装女泼辣,话语中尽藐视,持金瓜壮汉勃然大怒,冲驼背妖祖躬身请命“鳌相,这妇人小视俺们龙宫,便由小的先去试她斤两”

    驼背妖祖轻摇下头“妖祖修为,甚是强横,你去只是送死”

    壮汉怒火未息“即便妖祖,也只得她一个,鳌相为妖祖日久,自能抵得,咱还有四个妖王在此,怕她作甚”

    这五个刚到靖平山,大红宫装妇人就已察觉,隐在旁偷听半天下来,大概明白缘故,此时不想与之再多废话,驼背鳌相与金瓜大汉两个还在商讨,她提起木杖往虚空中就是一砸

    果然性子不好。

    这一杖挥动下来,带动高层次的力量,虚空中显出粗大的木杖虚影,驼背妖祖大喝一声,双手再举,又有龟甲虚影现出,不过与之前那次一模一样,两下相遇,龟甲虚影如同纸糊,一触即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辉,消散无踪。

    木杖虚影再顺势砸下来,金戈舞出重重鞭影,十七娘射出珠钗,壮汉挥动金瓜锤,知宾小钹响动,所有攻击全迎了上去,驼背鳌相又将实体龟甲祭出在头顶。

    与木杖虚影相击之后,长鞭如同死蛇般弹回,珠钗被扫落在地,金瓜锤脱离虎口,小钹的音击徒劳无功,木杖虚影又落在龟甲上,发出“砰”一声响,那位鳌相双足一沉,好歹抗住。

    这次得四位妖王助力,鳌相接得轻松,不过持金瓜锤的壮汉虎口崩裂,十七娘口中吐血,都受了些轻伤。

    那泼辣女妖祖得势不饶人,收回木杖,反手又是一棍砸下。

    “且住可是西望夫人当面”眼见木杖虚影再成型,第二击又要重重砸下,驼背妖祖蓦地想起一个人来,大声喝道“北海龙宫绝非有意冒犯,俺等此行只为追查逆贼,未害本地山妖一命”

    女妖祖犹如未闻,这一杖还是落到实处,再“砰”地一声沉闷巨响后,驼背妖祖惨叫一声,双手大震,几乎都要维持不住自家的龟甲。

    没了龟甲虚影,没有四位妖王助力,鳌相根本不是这泼辣妇人样的妖祖对手。

    天上木杖已经再次举起,虚影巨杖成型,第三击又接踵而至。

    十七娘、金戈、知宾和那壮汉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它,忙都激发妖气到龟甲中去,相助自家鳌相。

    “夫人且住此地为人类所围,已割出圣猿山,北海龙王以为乃圣猿弃地,方才遣咱等来查叛逆踪迹,更不知夫人隐居于此,绝非有意冒犯”

    “砰”

    再一击之后,驼背妖祖浑身大汗淋漓,龟甲在空中摇摇晃晃,四位随从妖王被随妖气返回的力量所击,再维持不住人形,俱都现出自家本相来,失去金瓜锤的壮汉化成大螃蟹,知宾化成挥舞着两扇蚌壳的巨蚌,金戈化成大海马,十七娘化成条张牙舞爪的银龙。

    到了此时,鳌相和四位随行妖王全在叫苦不迭,鳌相在妖祖中本算年久修为深厚的,本相又善于防守,不知为何在这泼辣女面前竟变得不堪一击。

    失落掉金瓜锤的圆脸壮汉才知先前自家想的有多可笑,一位妖祖加四位妖王,在这泼辣妇人面前,别说去围攻,连守都难守住。

    那巨大的木杖虚影已经又一次不讲理地砸下来,天上的泼辣女子似乎完全不会累,不会停。

    蛮横且又无解,不想被砸死,四位随行妖王只得咬着牙,催动精血之气,将浑身力量全注入龟甲中去,随鳌相死撑。

    “砰”

    “啊”

    再一击之后,四位随行妖王七窍、关节往外冒血不止,齐放声惨叫出来,鳌相也耗空妖气,脸色惨白得厉害。

    驼背妖祖又怒又怕,厉声怒喝道“西望夫人十七娘乃咱龙王嫡女,若被打杀于此,龙王必不肯与圣猿干休千年前之战,势必再起”

    泼辣女妖祖终于收了手,不再提木杖乱砸,只冷声道“谁叫你等先前不肯嚎的,莫不是要老娘真成你家小妾养的”

    见她终于收手,驼背鳌相才轻松口气,此时他双膝都已沉入土中,忙拔了出来。

    拔个脚的功夫,西望夫人身形闪动,再现已在四个妖王本相之中,鳌相心中一紧,来不及阻止,她伸手就捏在银龙脖颈七寸处。

    十七娘所化银龙本相,本有十余丈长,被那纤手捏住七寸,身形急速化小,很快变得只两三尺长,无奈徒劳地挣扎着。

    “她是北海龙王嫡女”

    螃蟹妖、海马妖、蚌妖关节冒血,怒吼连连,鳌相忙挥手阻止他们三个,老实答道“是,龙王第十七位嫡女,名十七娘”

    “别人家的孩儿,凭地命好”

    不知想到了什么,说过这句话,西望夫人又恼怒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手中银龙,五指开始发力,忍不住就要将之捏死。

    看十七娘在她手中痛苦无力地拍打尾巴,鳌相心已提到嗓子眼,奈何实在打不过这恶婆娘,只得再次提醒“夫人若害她性命,咱家龙王必再与圣猿开战”

    “哼”

    西望夫人猛地将手中银龙甩出去,任由蚌妖与海马妖化回人形去扶看伤势。

    十七娘被砸在地上,终于复得自由,化回人形来,一脸惊惧地盯着西望夫人。

    “饶她性命,但你等犯老娘地界”

    左右扫视一下,纤手一招,十七娘的珠钗从地上“倏”地飞到她手中,西望夫人拿到眼前打量几下,一把将上面珠子摘下,钗身丢回给十七娘,霸气道“这枚龙珠品相勉强,扣下就算抵过”

    再手指满地狼藉的妖怪“他等六十年一场大战,便死干净老娘也不会管,伤在你等北海妖手上不成,须有话说”

    钗上龙珠是自家本相之物,怎甘心丢失对方实在蛮横,不敢讲理,十七娘委屈着接住掷回的珊瑚钗身。

    失了龙珠,十七娘日后修为别想再得寸进,但鳌相也不敢帮她开口讨要,只想着回禀龙王后再作定夺。

    填水乙先前百般狼狈,不想本地真有位妖祖一直隐居着,一出手就打得同为妖祖的对方毫无招架之力,可不是天外之喜又觉得大出了怨气,见妖祖手指过来,忙觍着脸小跑过去“老祖,俺”

    “滚一边去,以为老娘待见你”

    不想还未靠近,迎来西望夫人当面一声呵斥,填水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灰溜溜跑回自家妖怪堆里呆着。

    左右是神仙打架,他们完全插不上手。

    北海鳌相一眼扫过靖平山妖怪,从妖王到小妖就没有不带伤的,先前还个个噤若寒蝉,眼见有了做主的,形势逆转过来,各种呼痛哼嘶声就都开始冒出来,地上还躺着个最惨的鹿妖,骨骼半碎意识散乱。

    为方便问话,海马妖金戈出手狠了些,虽真未杀一妖,除了填水乙和几个山怪,满场妖怪几乎没有不断骨头的,凭回春术可治不回来。

    先前所有的雷厉风行,现在都只是麻烦万分。

    便那穿山甲妖王,比起金戈等四名随从也不如远甚,此等土鸡瓦狗之流,原本不会放在鳌相眼中,但西望夫人不依不饶,摆明交代不好还不会放过。

    沉吟好一会,驼背鳌回头问“金瓜,俺水族万重淬体法,你可还带着”

    原来螃蟹妖名字就叫金瓜,十七娘得安,他方压住些伤势,捡回自家金瓜锤,听妖祖动问,躬身道“带着哩”

    “拿出来。”

    金瓜锤便从口中吐出一大块鲸皮,鳌相双手接过,向填水乙等道“俺看你等本地山妖,想是从未得传承,妖体尽多孱弱,今日俺等为追讨叛逆至此,误伤小妖,愿以此物作赔礼,两家和解,如何”

    “此万重淬体法,水族已传承数万年,虽只于妖将之下有用,也十足珍贵,外传与你等,老鳌回北海尚得与龙王请罪”

    一番话虽是对着钻山洞妖怪们说,鳌相眼睛却只盯着西望夫人,看她可还满意。

    西望夫人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北海妖祖拿出的赔礼之物只对妖将以下有用,那自家这妖王今日白丢脸面,岂不是半点好处捞不到生怕“自家妖祖”西望夫人轻轻放过,填水乙急开口叫道“俺一方之主,也被抽了三鞭,抵不过抵不过”

    受西望夫人气也就罢了,平日一根指头可以碾死的也要仗势不饶,看他得寸进尺,驼背鳌相以怒目相视。

    被一位妖祖瞪着,压力很大,填水乙心下打鼓,只好扭开头去避开视线,嘴上却半点不松,有厉害护短的本地妖祖在,还涉及到圣猿,料来这些北海妖怪以后再不敢来,死活也要将好处捞足。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