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女友是声优
手机访问

122.纳凉祭丶约会

    村上悠和两人说了一些勾水球的小技巧,工作人员已经把机器弄好。

    制作棉花糖的三人就位,其他人也站在旁边看着。

    村上悠、东山还有中野,自然而然的站在佐仓铃音旁边。

    看着眼前的棉花糖机器,村上悠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小时候,赶集的时候总能在街角看到一个大叔,推着棉花糖机器,拿着一只竹签在机器上翻滚,然后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就逐渐成型。

    周围围了很多小孩子,也有大人,大家都很新奇。

    村上悠那个时候的愿望,就是家里有一台《三国战纪》的街机和一台棉花糖机器。

    等到后来,电脑上的街机不用再花钱买币,但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他选诸葛亮的时候,偷偷选马超;

    棉花糖机器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就不在街道上出现了,等再次在商场见到它时,它的样式更加花哨好看,但他也没有再为它驻足过。

    一切都在变。

    好的东西消失了,是因为有更好的东西取代它们,它之所以好,只是因为有一群念旧的人还在而已。

    等到这些人也消失了,那它们也就是历史的尘埃,也不再被人提及。

    “啊!有东西出来了!有东西出来了!”

    “这个白丝就是棉花糖吗?怎么弄啊?不是用盆接吗?”

    “我现在张嘴,是不是就可以吃到棉花糖?”

    棉花糖三人组,发出各种惊呼声,场面有点混乱。

    三人制作出来的棉花糖也让人心生感叹,原来简单的翻滚竹签,也有这么多门道。

    阿澄的棉花糖,好听一点叫百变怪,难听点说它像屎也不过分,形状上。

    小岩井的虽然也丑,但有阿澄的“烂作”在前,就显得还可以。

    但两人和佐仓小姐的棉花糖都没什么可比性。

    “哇!铃音做的好好啊~”

    “这是可以去卖钱的级别了吧?”

    佐仓小姐两只手捏着竹签,有一定节奏的翻滚竹签,上面的棉花糖肉眼可见的变大,而且不像前两位那样,所有糖丝粘成一团,而是非常的蓬松。

    “怎么办?明明第一次做,为什么这么好?不想演短剧,不想演短剧,不想演短剧”

    佐仓铃音嘴里嘀嘀咕咕的,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主持人:“麻烦村上桑来选出优胜者。”

    村上悠:“这个”

    他看了看三人的棉花糖,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佐仓桑吧。”

    “亚达哟~”佐仓铃音脸红了一下,直接伸手把棉花糖捏扁:“我要求重新选!我不想演短剧!”

    主持人心累:“村上桑~,那个,你看”

    村上悠虽然对佐仓小姐的一系列刁蛮行为无所谓,但让她难受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就佐仓桑吧,我看她挺不情愿的。说实话,我还挺喜欢看她一脸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做的样子。”

    “嗯?”

    佐仓小姐皱着鼻子,把捏棉花糖的手五指张开,作势要擦在村上悠身上。

    上面全是糖丝,而且看起很粘稠。

    佐仓小姐的手贴的很近,但最后还是没有擦上去:“说话注意一点!变态!抖s!小心我擦你身上!”

    村上悠赶紧躲到中野爱衣和东山柰柰身后。

    中野爱衣问工作人员要了三条毛巾,递给棉花糖三人组除了佐仓小姐的手,其他两人的麦克风上也沾了少许糖丝。

    主持人:“嗨,接来下是勾水球,请staff们准备一下。”

    棉花糖机器被推下去,两名工作人员抬着一个充气的小水池上来,里面有各种颜色的气球。

    “哟西!”东山柰柰把袖子一撩,露出雪白的手臂:“我要上~”

    中野爱衣站在中间,梨依熊站在最右边,三人开始比赛勾水球。

    “啊啦~,怎么这么容易就断了?”

    “啊~~,中野桑,那是我的。”

    “抱歉,我不知道这两个连在一起,这个给你吧。”

    “嘿咻,嘿咻,我勾!诶呀!没勾起来。”

    明明是很无聊,在祭典上也就小孩子去玩的游戏,但当三名女生在玩的时候,似乎变得有趣起来。

    下面的观众盯着大屏幕,看着三人笨拙的动作,时不时发出傻笑。

    主持人:“嗨,时间到,麻烦村上桑选取胜利者。”

    东山柰柰三个,中野爱衣六个,梨依熊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中野爱衣送给她的。

    村上悠:“中野。”

    主持人:“嗨,那么请村上桑,中野桑,佐仓桑三人准备一下,等staff把道具搬下去后,开始表演。”

    三人凑在一起,准备商量一个小剧本。

    佐仓小姐:“怎么办?我现在脑子很糊涂,什么都想不出来。”

    中野爱衣:“这样吧,村上君比还记得《今晚月色真美》第二期,我们演的场景吗?我们就演那个吧?”

    村上悠:“不错啊,可以。”

    佐仓小姐:“那个是哪个?”

    中野爱衣:“啊!抱歉,铃音,第二期还没播出呢,我跟你说说吧,剧情是这样的”

    佐仓小姐:“哦哦,好。”

    工作人员把道具搬下去,舞台暗了下来。

    村上悠:“今天好热闹啊。”

    佐仓小姐:“是啊,悠君,你看,你看,那里有祈福的诶,我们过去看看吧。”

    村上悠语气带着笑意:“好啊。”

    灯光亮起,两人从幕后走出来。佐仓小姐左看右看,像是真的在逛祭典一样。

    中野爱衣背对着他们,站在一个摊子面前。

    她回过头,疑惑道:“怎么好像听见悠君的声音?”

    接着摇了摇头:“肯定是听错了,悠君说今天要加班呢。”

    刚说完,村上悠和佐仓小姐两人走到她面前。

    中野爱衣眼睛睁大,一脸不可思议:“悠君!”

    “啊,啊?!”村上悠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和佐仓铃音拉开距离:“爱衣酱,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女人是谁?你不是说今天加班吗?”

    “爱衣,听我解释,我”

    “悠君!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

    村上悠、中野爱衣心里:“诶?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佐仓小姐接着说道:“为了悠君,我可是把所有男性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帮你打扫卫生的时候,把你所有的头发都好好收藏着!”

    她从怀里假装掏出头发:“看,悠君的一部分,一直和我在一起呢。”

    中野爱衣跟着反应过来,哭着道:“悠君~,我从十四岁就跟着你,现在都三十了,你居然和别女人在一起?她到底是谁?”

    “我才要问你是谁呢?我和悠君孩子都有了,你突然蹦出来?哪里来的野女人?”

    “孩子?”中野爱衣不敢置信的看着村上悠:“你不是说要入赘我家的吗?把自己的姓改成中野,还给我们未出生的女儿取名中野梓,如果生五胞胎的话,就叫一花,二乃,三玖,四叶,五月的吗?”

    村上悠:“a啊?”

    中野爱衣掩面:“当初刚在一起的时候,说的甜言蜜语你都忘了?我不管,就算是这个女人的孩子,也要姓中野!”

    “喂!那是我和悠君的孩子,凭什么跟你姓?”

    两人气势汹汹的瞪着对方,一副快要打起来的样子。

    村上悠赶紧把两人分开:“你们两个听我说!”

    两人都看着他。

    “你,还有你,爱衣,铃音,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场面安静下来。

    ……

    “叮铃叮铃~~”

    后台响起短剧结束的铃声。

    三人互相鞠躬,语气公式化:“嗨,今天辛苦了。”

    “辛苦了,拍摄完了呢。”

    “会是一部好作品。”

    主持人:“这场约会的要素有点多哈。”

    东山柰柰扳着手指:“十四岁、孩子、还有爱衣酱居然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好厉害~。”

    佐仓铃音也说道:“真的很厉害,在她说名字的一刻,我感觉我已经输了。”

    中野爱衣笑着摇摇手:“突然就想到了这个点子,可能这就是灵感吧,但一花,二乃,三玖什么的,名字取得太随意了。”

    村上悠:“我感觉很好。”

    “诶?什么意思?我输了?”佐仓小姐看着村上悠:“我可是给你生过孩子,你想清楚,要不然我带着孩子从东京塔上跳下去。”

    主持人见势不妙,赶紧说道:“嗨嗨嗨,佐仓桑,活动还要继续呢。”

    佐仓小姐气呼呼的白了眼不说话的村上悠,对主持人说道:“嗨,是我入戏太深了。”

    主持人:“下面就是live环节,请各位女声优准备一下。”

    梨依熊:“诶?村上桑不唱吗?”

    佐仓小姐:“对啊,明明大家的出场费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他已经可以休息了?”

    主持人愣住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应该非常平稳的进入唱歌环节吗?

    村上悠往前走了两步。

    中野爱衣:“哦~~,村上君要现在唱吗?”

    “算了。”村上悠又退了回去:“我只会唱什么什么的歌。”

    “哦,僵尸是吧?”

    “喂喂喂,不可以说出名字啊!”

    “在《悠哉》和《月色》的舞台上,说出《旭丘偶像是传奇》是禁止事项啊!。”

    “你才是吧,全名都说出来啦!”

    灯光渐暗,有工作人员开始布置舞台,众声优退场,女声优们回化妆室换衣服准备登台唱歌,村上悠坐在后台的一把椅子上,用帽子扇风。

    说是纳凉祭,场馆连空调都没开。

    “好热~~”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