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这个皇子有点潮
手机访问

第八十五章大年三十

    都说新年新气象,可也得分对谁说,尤其是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也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汴梁皇宫。

    原本郑皇后已经被打入冷宫,就等着废后诏书了,可让郑皇后没想到的是,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忽然有大批宫人带着他之前的仪仗涌入冷宫。

    被赶走的冯全直接哭倒在郑皇后身前,哽咽着道“皇后,陛下已经改变主意,命老奴来接您一起去吃团圆饭了”

    郑皇后自打搬进冷宫后,历经人情冷暖,心态从愤怒、悲伤、自艾自怜、再到心如止水,期间的苦痛,根本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而且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已经彻底对皇帝老公死了心。

    现在郑皇后每天就是对着佛像祷告,祈祷老天保佑儿子赵玉平安。

    所以待冯全说完,就淡淡道“起来吧,我已经不是什么皇后了,回去告诉陛下,要杀要刮,一句话就行,但就是不要来打搅我”

    “老奴知道皇后委屈,只是事已至此,皇后还是看开些吧另外老奴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皇后,殿下到了辽国后,就直接被封为宋王,兼任幽州大总管,现如今已是辽国响当当的人物了”

    听了冯全的话,郑皇后先是一愣,随即泪水滚滚而落,转身来到佛像前拜倒,低声啜泣起来。

    好一会之后,出渐渐止住哭声,头也不回地道“去转告陛下,没有棫儿,何谈团圆去吧我心意已决,是不会再离开这间房子的”

    冯全还想说什么,却见郑皇后背对着他,低声咏起经文来。

    冯全无奈,只好再次跪倒磕头后,转身退了出去。

    大殿内转眼又静了下来,郑皇后的嘴角不由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跟赵佶多年夫妻,怎可能不知道赵佶心中所想接自己是假,怕是想通过自己要挟儿子归还燕云之地吧

    没有保护好儿子,已经感觉万分对不住儿子,若再因为自己而让儿子为难,那就唯有一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是亲生母亲而能让赵玉如此孝顺,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听了冯全的禀报后,徽宗皇帝差点就想掀桌子,居然敢拒绝自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以为老子不敢废你吗

    生气归生气,毕竟燕云之地才是大事,可老婆不肯帮忙,那该如何让那个逆子就范

    侍候在一旁的赵楷见状,忙道“父皇勿恼,儿臣以为辽国之所以封八弟为幽州总管,显然就是为了防备我们,危机解除,他这个总管自然也就当到头了,以八弟的聪明,肯定也能想到这点,所以父皇不妨大方些,恢复八弟的王爵,并加封为燕王”

    “还要加封那个逆子”

    徽宗皇帝的怒火还没等发出来,忽然发现赵楷眼中闪过一道诡色,顿时明白过来,只要把燕云之地骗回来,封他还是贬他,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吗

    想到这点点头道“皇儿说的极是,朕回头就去太庙禀报先祖,加封赵玉为燕王,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燕云兵马使”

    这个官职可了不得,如果真落到实处,赵玉就是真正的诸侯王了。

    “冯全,明日你就带上朕的旨意去幽州,见到棫儿后,告诉他,皇后很想念他,望他尽快归来”

    徽宗皇帝和赵楷爷俩的这番表演,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刚从郑皇后那里回来,而且还是侍候赵玉长大的冯全。

    只是冯全也很清楚,这时候一定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待见到殿下再说。

    忙躬身领旨后退了出去。

    看着冯全的背影远去,徽宗忍不住对赵楷道“万一那逆子不上当怎么办”

    “父皇可以派人在辽国内造成一种声势,就说赵玉其实是我大宋的卧底,到那时,赵玉就知道忤逆父皇是什么下场了”

    赵楷一脸恭顺地说完,心里却道“您放心,就是您不做这件事,我也会派人做的,万一那小子真把燕云之地弄回来,今后这朝堂上,还有我的立足之地了吗”

    相比大宋和辽国喜庆的新年,金国的会宁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完颜阿骨打、完颜吴乞买,以及十几个女真高官一同被炸的尸骨无存,只能简单地先弄了衣冠冢,留待以后再说安葬的事。

    女真施行勃极烈制,皇帝以下有四大勃极烈,共同帮助皇帝管理国政,其中最有能力的就是完颜吴乞买,他还是四大勃极烈之首。

    按照正常顺序,阿骨打死,就由吴乞买接班,但现在吴乞买也死了,这一下就打乱了女真人的继承制度。

    四大勃极烈中,还有完颜宗翰,完颜希尹以及完颜斜也。

    完颜斜也杲是阿骨打五弟,完颜宗翰是阿骨打侄子,完颜希尹则是女真的大才子。

    完颜希尹没什么野心,可以忽略不计,完颜斜也和完颜宗翰实力相差不大,心有余而力不足。

    同时阿骨打的两个儿子,完颜宗干和完颜宗望的实力也同样不容小觑。

    阿骨打建国后,女真人对汉人的习俗也越发了解,所以作为嫡长子的完颜宗干也想继承阿骨打的皇位。

    这就有点难办了,不过这些人尚算明智,知道现在还不是火拼的时候。

    于是在传统的新年这天,宋辽两国在举国上下欢度新年的时候,几个女真大佬坐在一起商量起来。

    会宁皇宫比起上京皇宫更加不如,大殿内四周生满了巨大的火盆,将大殿烘烤的温暖如春。

    宗翰、宗干、宗望、希尹、斜也、娄室、银术可等女真贵族们围坐在一起,商讨着女真接下来的发展。

    其实谁都明白,说是研究接下来的发展,还不如说推举谁当老大,只是这个话题太过敏感,谁也不好先开口。

    完颜斜也是阿骨打五弟,向来对老四吴乞买不太服气,阿骨打死的虽可惜,吴乞买却是死的呱呱叫,可让他生气的是,老大和老四都挂了,怎么就没人选他呢

    完颜宗干也同样郁闷,自己可是嫡长子,按照汉人的习俗,子承父业,应该由自己来接掌女真,怎么就没人提这茬呢

    完颜希尹作为一个唯一没想法的人,眼见没人先吭声,不得不率先打破沉默。

    干咳一声道“你们听说了吗辽国突然冒出一个宋王,据说还是大宋皇子,本来是要迎娶萧太后侄女的,却不知怎么又成了幽州总管”

    听了完颜希尹的话,众人不由一愣,心说辽国多什么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完颜希尹缓缓道“我派人在黄龙府外进行了地毯似查访,有人说事发前,有个汉人道士经常出没在那一片”

    ,,,,     ,,,,,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