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要当个山大王
手机访问

第二十九章 演儿子

    虽然赵匡胤不是特别明白,但是总感觉好像恰小怪说的很对。

    不明觉厉就是用来形容此时此刻的赵匡胤的。

    “好了,不要废话了,那个金宝银呢?”

    不知不觉中,恰小怪已经习惯性在和赵匡胤的对话中占据主动了。

    赵匡胤也不觉得有问题,回答道“已经安置在客房了。”

    “可不要怠慢了人家,还有大用呢他。”

    “怠慢自然是不会怠慢的,不过他似乎有点害怕。”

    “那是肯定的啊,你们都是一帮老大粗,一点都不温柔,你换一群窑姐过去,保证他乐不思蜀。”

    “…”

    “算了,带他上来吧,早谈妥早省事,还免得他浪费我们粮食。”

    “…”

    “不行,越想越亏。赵兄,送点好吃的过去,到时候给他算伙食费。嗯,就按京都最好的酒楼来收费。赵兄,这方面你肯定熟悉的,你不要忘了和他收钱啊,不然就从你的月例里扣了。”

    “…”

    赵匡胤只觉得如果恰小怪去当个掌柜的话,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奸商。

    而另一边,金多福带着车队,行色匆匆的赶着路。车队所有人都短衫短裤,一副苦力的打扮,完全不复当初刚进朗云山脉时的从容淡定。

    金多福实在是怕了,那个大当家的行事之狡猾,手段之老练,完全不像他表现出来的年纪那般。

    当然,也可能是他易了容,可是不管怎样都掩盖不了他是只老狐狸。还是那种能驱狼吞虎,心狠手辣的老狐狸。

    自己的车队里还带着自己的独子,能尽量少惹事就少惹事。

    一想到自己的独子,金多福的眉头不经意之间皱了起来。

    自从经历了那场盆地大屠杀和被人挟持后,金宝银一直躲在车厢里不肯出来,吃饭喝水都是让仆人送进去,就连自己想去看看他也不太愿意。

    金多福原本还想着如果金宝银如果经此一役,能长大一点,有担当一点,那么这趟走私之旅也算略有收获。

    可是事实上完全相反,反而朝着他最不想见到的一面发展了。

    金宝银心里承受不了走私的压力和风险,心里彻底害怕了走私,变得胆小懦弱起来。

    如果仅仅是不愿意走私,那就不走私也可以。家族还有些其他的营生,再进一步是不要想了,可是勉强自保应该不难。

    可是一个家主如果性子胆小,懦弱,那么这个家族被其他人吃掉就是注定的了。

    商场犹如战场,乱世的商场更是如此。

    大韩现在风雨飘零,不少明眼人都看出来大韩离灭国不远了,到时候乱世一来,能不能在乱世中立足,就完全看家主的魄力和胆识,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了。

    金多福已经四十多了,换作现代还是正值壮年,可是在这个时代,已经属于半只脚迈到棺材里的了。

    加上少年生活坎坷,壮年时长期奔走于草原中土两地,金多福早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快坚持不住了。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直接开始从走私做起。

    中间省略了很多过渡的关节。

    原本以为自己当初可以,那么自己的儿子应该也可以。

    可事实看来,自己高估自己儿子的承受力了。

    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啊!

    想了又想,金多福决定晚上扎营的时候亲自和自己的儿子谈一谈。

    他要尽一个父亲的职责,不能眼睁睁看着的独子就此沉沦下去。

    金宝银他是未来金家的家主,不是一个账房,也不是一个管事,所以自己必须严格的对待他,让他尽快成长起来。

    “咳咳,宝银?休息了么?”金多福在扎营后,磨蹭了半个时辰才鼓起勇气来到儿子的帐篷外,轻声询问道。

    不是他怕儿子,而是他也没有经验,他怕他过于粗暴的开导,会适得其反。

    “没。”

    一如这两日的简单,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过金多福今天已经决定了和儿子坦诚相待了。

    “宝银,我能进来和你聊聊么?”

    “嗯。”

    金多福叹了口气,已经两天了,儿子还是这样,没有丝毫的好转,看来情况比自己想的严重啊。

    金多福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一股茶香扑鼻而来。

    金多福很熟悉,是他此次特意重金求来的宫廷御茶,寻常人根本买不到,也是他拖了自己在宫里任职的老乡才弄到了这一批“受潮处理”的贡茶。

    金宝银正很熟练的用着紫砂壶在沏茶。

    可是金宝银最不喜欢喝茶了啊。

    平日里自己硬逼着他才勉强学会了一些茶道的礼仪。

    而眼前这位儿子的那份从容仪态和对茶道的熟悉,那么让人赏心悦目,那么让人难以置信。

    就像是一个沉浸茶道多年的大师一般。

    这是自己儿子么?

    这不是自己儿子啊!

    金多福心头一紧,险些晕倒,不过还是勉强撑住了自己的身体,颤颤巍巍的说道“阁下…”

    金宝银突然笑了一声,用着完全陌生的语气说道“金掌柜的气魄和胆色果然让人瞠目,不愧是首屈一指的走私巨贾。”

    “阁下客气了,不知,不知小儿在寨子里生活的还方便,有没有叨唠当家的。”

    金多福走南闯北,心思缜密常人难及。

    他只略一思考便知道,怕是那晚在盆地时,自己儿子就被调包了。

    否则任来人身手多高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在这么多护卫的看护下,将自己的儿子掉包,而没有一个人发现。

    不过金多福到底见惯了风雨,他知道既然眼前这个“儿子”还在自己的车队里,那么那位大当家的必定有求于自己。

    这样一来,自己的儿子就是安全的。

    虽说那天那位当家的手段狠辣,但是看上去还是个守信之人。

    更何况自己对对方还有用,短期内不用考虑太多,不如先听听对方的要求再做决断。

    谈判这种事,金多福很有自信。

    不过他又一次失策了。

    金宝银掏出一封信封,递给了金多福说道“我们当家的要求都在信里了,金当家可以选择答应或者不答应。”

    金多福眉头紧锁,一手接过信封,眼前的人居然没有决断权?

    那么自己就只有同意和拒绝两种选择了。

    也不知这假冒自己儿子之人所说是真是假。

    胡思乱想之下,金多福拆开了信封

    金掌柜

    望您安好

    小弟乃朗云山脉百家山寨大同盟的第一任盟主,叨唠之处,还望见谅。

    现有两事想求。

    一是请带着金宝银草原一行,让他领略一下草原的风光。

    二是有一笔生意想和金掌柜商谈。

    还望平安归来。

    牛某人上

    金多福看完迟迟不语,一时拿不定主意。

    看起来好像只是带着这位假冒自己儿子的人去草原转一转,可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单纯。

    这就是在做间谍啊!

    沃尔夫在草原上养精蓄锐,秣兵历马,人人皆知。

    迟早要和大韩有一仗要打。

    这位大当家的不过是个山贼,居然还妄图打探沃尔夫的情报。

    他想干什么?

    难道是朝廷安插在朗云山脉的暗子么?

    还是说他也想要群雄逐鹿?

    第二个要求更是奇怪,一个山贼要和自己做生意?

    他刚刚打劫了自己?还敢和自己提做生意?

    再者说他刚刚劫了这么多人的货,立马就想出手?换什么?

    粮食?兵器?

    野心昭然若揭啊!

    不论是朝廷的暗子,还是他另有企图。

    这趟浑水都不好趟啊。

    金多福额头冒出丝丝冷汗。

    他今日和这位大当家做了生意,他日无论是谁问鼎中原,都不会轻易饶了自己的啊。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儿子还在这群贼匪的手里。

    怎么办?

    金多福手里的纸都被捏碎了快要。

    赵寅望着眼前的金多福,一头雾水。

    他本来就一头雾水的被恰小怪强行求来扮演金宝银。

    虽说他心里也有心想要去一探究竟,毕竟他也曾是大韩的顶梁支柱之一,国之重臣。

    爱国爱民之心,可昭日月。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正是赵寅再真实不过的写照了。

    可是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一个走私车队去算什么啊?

    还要他假装成别人的儿子。

    实在是太难为赵寅了。

    他已经不当儿子好多年了!

    可是出于内心的忧国忧民和恰小怪的死缠烂打,赵寅还是同意了这个主意。

    看着金多福一脸的犹豫,赵寅将第二份信递了过去。

    恰小怪早就在赵寅出发之前就安排好了一切。

    一定要等到车队行进第三天才能主动被金多福识破。

    这样一来,金多福很大可能就会接受和赵寅的谈判,而不是调转车队回去盆地。

    待到被识破后,就将第一份信交给他。如果他不同意,就再给他第二份信。

    金多福颤抖着接过信封,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

    “不同意就白发人送黑发人!”

    简单明了。

    大家都是劫匪,干嘛那么文邹邹的啊。

    我就这么逼你了,就问你服不服吧。

    金多福闭上双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流出,砸落在地面的时候,金多福已经作出了决定。

    “宝银,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要加紧赶路,否则赶不上沃尔夫可汗的大寿了。”

    赵寅微微点了点头“是!”

    犹豫了半晌,父亲两个字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演戏嘛,没必要那么认真对吧。

    待到金多福出了帐篷,赵寅才缓缓松了口气,当儿子太难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