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
手机访问

18

    不得不说, 傅执的恶名远扬偶尔也是有一定好处的。

    至少在不记名投票的情况下,最终初俏居然以三十九对九的压倒性票数, 得到了这个唯一的推荐名额。

    “其实大家真的没必要投我的, 还浪费了这个机会。”

    初俏看着那边趴在桌上哭得伤心的林蕊,觉得很是不好意思。

    “让林蕊去,选上的几率更大, 也能为我们班争光啊。”

    宋纯嘿嘿一笑“没关系, 你以为林蕊去就能选上了当赵盈盈和许灵秋是吃素的吗”

    更有几个友善的男生安慰道“选林蕊又没什么好处,选你至少我们还捞了一顿大餐, 对吧”

    “松月坊吃一顿可不便宜, 人均怎么也得上千吧”

    “虽然傅执平时爱欺负人了点, 不过对跟班也还是挺护短的嘛。”

    初俏欲哭无泪“我真的不是跟班”

    可惜并没有人相信。

    选定人选之后,温望潮很快把初俏的名字报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谁多事,把一班选了初俏的事情单独开贴捅到了校园论坛里。

    还有谁不知道高一一班宣传模特推荐了初俏的事吗

    点开一看, 还是图文并茂的。

    楼主听朋友讲的, 一班今天班会确定了推选宣传照模特的人选,第一张是原本大家公认的人选,第二个是传说中那位初锋导演的亲女儿,你们自己品一品吧。图片图片

    第一张是之前校园论坛里学生们私底下投票时的照片。

    作为热门人选前十的林蕊附上了一张精修艺术照,不管是妆容还是服装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而初俏那张就很随意了,不仅是偷拍,而且光线昏暗,角度离奇,掩盖了她肤色的优点不说, 连眼神的光彩也一点没拍出来。

    两个一对比,原本就不占优势的初俏简直被黑得体无完肤。

    11:这是给老师还是给学校塞钱了初锋的女儿也不能凭这副尊容代表学校啊

    16原本我之前听说赵盈盈骗人的事情后还挺同情她这个正牌导演女儿的,结果没想到这手段比赵盈盈还高啊

    23人家家里可是娱乐圈的,同情她傻白甜,还是先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帮她说话的傻白甜吧

    42之前原本都没听说过林蕊这个人的,但是冲初俏这波骚操作也要投她一票

    这场宣传模特选拔原本学校里就从没说过要投票选人,论坛里的投票完全是学生自发搞起来的。

    可就因为这个帖子,投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原本前十开外的林蕊一举进入前三,成了与赵盈盈和许灵秋一争高下的热门人选。

    至于初俏,前二十都查无此人。

    当然,一班的女生也不是吃素的,在网上大家都披着马甲,看不惯赵盈盈和林蕊的都大有人在,纷纷反击。

    73学校也从来没说选模特是在选美吧开贴的楼主是哪来的戏精,私底下的投票都要搞成官方投票了

    89真要选长得好看的,我看你们还是先把傅斯年拉下来吧,不说一中颜值扛把子的傅执,学校文艺社戏剧社的几个社长也完全不输他,凭什么让他上了

    103对对对,让傅执上傅执那张脸往学校官网一放,绝对能一举拉平我们学校的男女比例

    越是到了期末考试,这群被学习压力逼紧了的学生反弹就越大。

    白天在学校里埋头刷题,晚上就放飞自我论坛八卦,连带一中其他几个败家子校区都听说了这件事,影响力大到学校领导都有所耳闻。

    然而,对于真正学得与世隔绝的学生,这件事倒也还没影响到日常的学习生活。

    比如初俏,她就对这件事完全不关心。

    “他们也欺人太甚了吧”宋纯义愤填膺,逮着机会就碎碎念,“都是女孩子,怎么对女孩子恶意这么大傅斯年也不是全校最帅的,怎么没人骂”

    叶飒也气“就揪着俏俏的体重说事,非得瘦成竹竿才好看有本事跟俏俏比比谁更白啊”

    专心背单词的初俏好脾气地宽慰她俩

    “哎没事没事,他骂任他骂,我不看就行了反正又没谁当着我的面骂我待会儿就要听写了,飒飒,要不我先抽背你几个”

    叶飒一听说听写单词,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

    “哎呦卧槽,我都忘了这事了俏俏你肯定背了,待会儿听写的时候给我看看。”

    初俏瞪大眼“不行,昨天听写你也没背,你期末考试要是被林蕊超过了怎么办那你不更要气死”

    “有道理。”被林蕊这个名字一激,叶飒瞬间有了斗志,“我看她最近卯足劲想期末考试考个班里前二十,哼,我们俏俏最近各科作业都被老师夸,俏俏,期末考试压她一头,让她彻底服气”

    初俏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事实上,期末考试她的确有几分把握,虽然她也不确定自己在班里是个什么水平,但是平时跟徐淼交流学习时,她自我感觉还是挺好的。

    毕竟那各科好几本教辅资料也不是白做的。

    “那个,其实我一直想阴谋论一下啊”宋纯瞥了眼前排背书的林蕊,“论坛上初俏那些照片,到底是谁拍的啊那是之前初俏最胖的时候被拍的吧,该不会是”

    说起论坛里的照片,初俏也有些疑惑。

    那张照片不是在学校里被拍到的,看背景像是某个餐厅,但初俏对那个地方毫无印象,她想了很久,应该是在她还没穿过来之前的事情。

    不过谁会故意偷拍她的照片呢拍来是干什么用的呢

    初俏想不通。

    而宋纯和叶飒对视一眼,心领神会的在眼神中看到了同样的怀疑对象。

    “选上模特有什么用。”前排一直默不作声的徐淼忽然开口,“期末考试把她们踩在脚下,才更有成就感吧。”

    别说宋纯和叶飒,连初俏都惊了惊。

    “不亏是徐第一,这也能扯到学习上去。”

    “但是从徐淼你嘴里听到这种话,感觉好幻灭啊。”

    “你还是继续当你与世隔绝的高人比较好,这种八卦不适合你。”

    徐淼不做声,悄悄看了眼初俏,又转头回去背书了。

    初俏想了想“说的也很有道理,当第一的感觉是真的很好。”

    只可惜初俏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感受过,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了。

    初俏刚准备化悲愤为动力,继续和单词死磕的时候,傅执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站在她身后阴森森地发问

    “你跟第一那个小子刚刚聊什么呢”

    初俏被吓了一跳,抬头望着俯身用手臂将她圈在桌椅之间的傅执,明明没做什么,却有点莫名心虚。

    有点像在外面偷偷拿火腿肠喂了流浪狗,被小黑闻到别的狗子味道的感觉。

    “没、没聊什么。”水光潋滟的小鹿眼转了一圈,最后初俏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吃吗”

    草莓味的软糖。

    粉红色的糖纸格外少女心。

    傅执瞥了眼徐淼的背影,沉着脸语调淡淡地问

    “他有吗”

    初俏咦了一声,答“没有啊。”

    听了这话,傅执脸色才稍稍好转,从初俏的掌心拿走了那颗糖。

    他拉开椅子在位置上坐下,恰好铃声响起,初俏侧头小小声地嘱咐他

    “待会儿下课再吃哦。”

    傅执眼尾一扫,唇畔微微勾起,那一瞬间他眼中光采极盛,原本就英俊得带着点邪气的面庞,更添了几分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轻狂张扬。

    “我不。”

    两根手指捻起的糖果扔进嘴里,他笑得有点挑衅,但并不惹人讨厌。

    那种桀骜不驯的少年意气,不世俗,反而真挚得有些可爱。

    “卧槽,我好像瞬间t到了大佬的美色。”叶飒这样跟宋纯感叹。

    宋纯附和“虽然一直知道论美色大佬一向无敌,但是没了大魔王滤镜,这也太帅了吧”

    不仅仅是他们,好像自从傅执和初俏走得近了开始,一班的所有人都觉得傅执比起以前容易接近得多。

    至少跟他说话的时候,现在大家都不会做好挨打的心理建设了。

    初俏笑眼弯弯

    “对吧,我就说傅执他真的很好相处的,你们真的不用怕他。”

    小时候隔壁邻居也都很怕她家的小黑背,初俏每次牵着它出去的时候,都会不厌其烦地跟大家解释她家的小黑真的不咬人,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慢慢地愿意接纳它了。

    这个模式放在傅执身上,似乎也完全行得通。

    而那边吃糖的傅执满心小得意,心想“老子在她心里果然很与众不同”,完全没有想到,他认为的与众不同,和初俏认为的与众不同,完全是两码事。

    不过这样的好心情,也只到他听说了论坛里的事为止。

    离期末考试还有一周,虽然大家表面上还是该聊综艺聊综艺,该聊八卦聊八卦,但私底下全都铆足了劲复习,什么云淡风轻没怎么复习都是假象,实际上全憋着一口气要往上爬。

    学校里的大自习室和图书馆时常处于爆满状态,还好初俏有钟楼这边可以待,经常一做题就是好几个小时,就连傅执趴窗户边看她半天她都没感觉。

    不过因为过于专心,她这段时间也经常会错过饭点。

    做完一张理综卷子的初俏低头看了看表,离晚自习开始时间还有三十分钟,她还没吃晚饭。

    抬头看了眼周围,傅执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初俏原本准备干脆不吃晚饭,可又觉得胃隐隐有些刺痛,心里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从未来自己的日记本上初俏得知,当年那场地震虽然最后没有危及她的性命,但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些不可逆的损伤。

    胃病就是其中一个。

    每次一犯胃病,似乎都会疼得特别厉害。

    “应该还来得及吧。”

    迟疑了一会儿,初俏最终还是决定出去买个面包随便对付一下。

    钟楼这边里校门近,放好书后,初俏匆忙往校外赶,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面包店是个有名的网红店,平时排队的人不少,不过初俏运气好,到的时候面包还没卖完。

    “老板,帮我”

    “就这个吧,谢谢。”

    与初俏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碰巧出现在这里的傅斯年。

    他似乎也对初俏的出现有些意外,因为很巧的是,店里所剩不多的面包之中,他和初俏同时指了同一个面包。

    店员看了看两人,有些尴尬。

    “不好意思啊,现在只剩这一个了,要不你们谁稍微等等,下一批马上就好。”

    还有二十分钟学校就要拉铃了,迟到是会被罚站的。

    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傅斯年当然不能迟到,初俏长这么大也从未被罚站过。

    胃部的刺痛越来越清晰,初俏额头开始沁出汗珠,她不太想和傅斯年为了一个面包起争执,转身想去其他店,忽然被傅斯年叫住。

    “宣传模特的事情你知道吧”

    她蓦然止步。

    傅斯年很快结账,将初俏原本想要的面包递到她面前。

    “这是盈盈让我帮她买的,她平时胃不好,想吃什么就一定要吃到。”

    初俏不知道傅斯年为什么莫名其妙提起这个,她更不知道赵盈盈什么时候胃不好了。

    再一想,这估计又是赵盈盈撒的谎,当时地震后她和傅斯年在同一个医院,他或许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她的伤势,赵盈盈撒谎撒了全套,连初俏的胃病也套在了自己身上。

    傅斯年将面包放在了初俏怀里。

    “月满则亏,有时候,人不能什么都要,你说呢”

    他话说得隐晦,可联系他之前那莫名其妙的两句话,意思又昭然若揭。

    初俏连胃疼都顾不上了,她看着傅斯年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忽然觉得这一切太可笑了。

    她根本没想过要跟赵盈盈争什么,然而在傅斯年眼里,她却一直是那个嘴脸丑陋、费尽心机要跟赵盈盈抢东西的坏人。

    既然这口锅她甩不掉,还不如坐实。

    “要是我全都要呢”初俏一贯的小圆脸因为体重骤减而多了几分棱角,“我是不知道姐姐她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过既然她这么爱卖惨,我不介意让她真的更惨一点。”

    她将怀里的面包塞回傅斯年怀里。

    “但是,经过了别人手的东西,我从来不稀罕。”

    在傅斯年错愕的神色中,初俏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出了面包店,头也不回地进了学校大门。

    初俏对自己这次装逼装得十分满意。

    然而胃疼起来的时候,也是真的疼得她捶胸顿足。

    “你又胃疼了啊带胃药没啊,我去给你接杯水赶紧吃药吧”

    叶飒见初俏疼得冷汗涔涔,缩成一团,焦急得手忙脚乱。

    原本的初俏是会随身带着胃药的,可十三岁的初俏哪里有这个习惯,之前随后就把书包里的胃药拿出去了。

    沈妍乔去帮初俏接了热水,她看了眼傅执空荡荡的位置,也担忧道

    “初俏你要不要给傅执打个电话,现在晚自习时间,也只有他能帮你出去买药了。”

    宋纯也恍然大悟“对对对你跟他关系好,他可能会愿意帮忙的,赶紧打电话叫他啊。”

    原本专心做题的徐淼也察觉了初俏这边的动静,他见初俏疼得唇色惨白,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才说

    “不然还是跟老师说一下,去校医院吧。”

    “等老师来要等到什么时候”叶飒语气不佳的反驳,“快打电话给傅执,他比较快”

    见初俏疼得没力气,叶飒夺过了初俏的手机,翻出了傅执的号码。

    电话隔了半天才接通。

    “喂”电话那头,傅执的声音似有些意外,“现在不是晚自习你怎么”

    “俏俏她犯胃病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那头安静两秒,傅执低沉的声音严肃起来,很快答

    “我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正在校长室的校长有些头疼道

    “翘掉晚自习不说,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我看你是真不怕我啊”

    傅执抓起书包霍然起身“该说的我都说了,您好好想想吧另外,我帮初俏请个假。”

    校长见他拉开门就往外走,连忙叫住“哎哎哎,你走没关系,初俏又是怎么回事儿,我跟你说你别乱来啊,人家初俏可是”

    “不乱来。”他淡淡回眸,一贯带着痞气的眼里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郑重,“就算赔上我的命,也不会让她有事的。”

    身披月色的少年一路狂奔,穿过大半个校园。

    抽了几分钟给温望潮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后,傅执猛地推开一班教室的门,引得所有人齐齐抬头。

    “初俏,跟我走。”

    趴在桌上疼得泪眼模糊的初俏缓缓抬头。

    门外微微气喘的少年用紧张关切的眼神凝望着她,不容分说地大步走来,在所有人的吸气声中,将疼得浑身冷汗的初俏背了起来。

    “傅傅执等一下”

    即便疼得提不起劲,就这么被人背出去,初俏还是觉得很羞耻的。

    她想要挣扎着从他背上下来,然而傅执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已经跟老师说过了。”

    他淡淡解释,不仅是说给初俏听的,也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听了傅执这话,班上的几个刚要起身的班干部也坐了回去,默许了他带走初俏。

    “但是也不用”

    初俏涨红了脸,就这么被他背出去,跟公开处刑有什么区别

    然而傅执却完全不在意外人的目光。

    “不用什么你还走得动吗”傅执对于初俏硬要强撑着的行为很不满,他对班长道,“老师让我带她去医院,待会儿主任要是来查人,记得跟他说。”

    班长有些呆滞地点点头。

    “别动了,再动把你扔下去,听见没”

    故意用不耐烦的声音吓唬了一下初俏,背上挣扎的女孩果然老实多了。

    看着傅执轻轻松松就把初俏背了起来,一口气憋了许久的叶飒立马指桑骂槐地感叹

    “哎,人跟人真是比不得,嫌人家一百多斤太重,怎么人家傅执背得就这么轻松呢所以说还不是自己弱鸡”

    “叶飒你说谁弱鸡呢”

    宋纯笑眯眯帮腔“谁接话说谁咯。”

    林蕊拉了拉,像是很嫌他给自己丢人似的。

    她的视线落在背着初俏离开的傅执身上,漂亮的眼里满是不甘与妒忌。

    少年的骨架尚未完全长开。

    然而他背着初俏踏出的每一步,都沉稳得没有一丝动摇。

    仿佛自己背负的,是整个世界。

    医院给出的诊断是急性胃炎。

    做了各项检查之后,医生给初俏打了吊瓶,看傅执年纪不大,让他还是通知初俏的家长来陪床。

    初父抽了个空给初俏开家长会之后又回了剧组,初俏便给沈宛然打了电话。

    得知初俏急性胃炎,沈宛然当即就放下工作往回赶,顺便给赵盈盈打了电话说今晚可能会晚点回去。

    接到电话的时候刚下晚自习,赵盈盈和傅斯年在中庭碰面,一起往外走。

    “谁的电话”傅斯年问。

    赵盈盈才不关心初俏和沈宛然的事,撇撇嘴随口道“沈阿姨的电话,她说初俏急性胃炎住院,今天晚点回”

    说完之后,赵盈盈才忽然醒神。

    “应、应该是吃了什么过期的东西吧平时我见她胃也没什么毛病啊。”

    傅斯年漆黑的双眸静静地凝望着赵盈盈。

    她有些慌乱,却尽可能地让自己镇静下来。

    “你为什么这么看我你是担心俏俏吗”

    傅斯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不做声的看了她许久,目光像是审视,又像是一如往常的温柔凝望而已。

    半响,他缓缓开口

    “给你买的面包吃完了吗”

    赵盈盈见他扯开话题,松了口气,娇声娇气道“你买太多啦,我最近胖了两斤,跟娜娜她们约了一起减肥,哪里敢全都吃完。”

    傅斯年也不生气,温声细语道“那也不能不吃饭,你胃不好,要是也犯了胃病怎么办”

    赵盈盈笑得有些僵硬“嗯,我知道的。”

    “你是为了救我才会留下后遗症,我有义务帮你调养身体以后我每天都会监督你有没有好好吃饭,知道吗”

    赵盈盈疑心傅斯年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望向他的时候,他仍然是平时那副温柔体贴的模样,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

    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我知道的,你不用总提这个,救你是我自愿的嘛。”谎话说了一百遍,赵盈盈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愧疚,“不过宣传照的事情你能不能再帮我想想办法啊”

    赵盈盈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学校领导真的更中意初俏吗她连林蕊都比不上,领导究竟是看上她哪一点了”赵盈盈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初俏不争不抢,但什么好事都能找上她,“你也不想和初俏一起拍吧,斯年”

    “我会尽力。”傅斯年语气淡淡,“不过她最近似乎瘦了点,应该也算不上很胖了吧”

    “啊”

    傅斯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走吧,再不走学校要关门了。”

    夏夜晚风飒飒,他和赵盈盈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在他身旁的少女活泼开朗,无时无刻展现给他的,都是积极向上的一面,就和当初他们两人被困废墟之中时一样。

    那年两人被救出来之后不久,他就听说和他一起被救的女孩子因为胃出了点问题而要转院治疗,他那时还没恢复体力,但也强撑着病体想见她最后一面。

    但还是没能赶上。

    不过照顾她的护士似乎料到有人会来找她似的,见他在病房门口徘徊,特意问他

    “你是不是叫傅斯年,来找住这里的女孩”

    护士笑着递给他一张纸条“这个是那个女孩让我给你的。”

    他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所以,当年那个女孩一定是赵盈盈,不会有错的。

    傅斯年这样想到。

    而与此同时,打着吊瓶的初俏昏昏沉沉睡醒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她慢吞吞地回忆半响,记起来临睡前给沈宛然打的那个电话,沈宛然今晚原本在临市的一个画展谈工作,从临市走高速过来起码两个小时,沈宛然应该还在路上。

    至于傅执这么晚了,应该是回家了吧。

    初俏也并没有责怪谁,从小到大她偶尔生病时,在医院一个人醒来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小时候有家里的阿姨或者是医院的护工照顾,而现在她长大了,打吊瓶这种小事,一个人也是能完成的。

    初俏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同时盘算着待会儿如果沈宛然还没来,自己要怎么打车回去。

    她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准备给自己倒杯水。

    没想到自己都还没碰到杯子,就听门口一声怒喝

    “把杯子放下谁允许你自己倒水的”

    初俏吓得一抖,惊恐地往门口的方向回头看去,差点以为自己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

    而提着两袋子东西的傅执怒气冲冲,一脸不爽地怒瞪初俏。

    隔壁床的大妈也吓得惊慌失措,连声道“哎呀呀,这小伙子怎么一惊一乍的。”

    傅执才不管她,大步朝初俏走来,冷冷扫她一眼,初俏立刻收回手往被子里一缩,只露出一双又大又亮的鹿眼无辜茫然地望着他,乖得要命。

    傅执刚刚的火劲一下就没了。

    “你手上还插着针管呢,倒什么水不知道等我回来吗”

    初俏小声嘀咕“我又不知道你还没走”

    “你什么意思”傅执拔高声音,剑眉倒竖,“老子看上去像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的渣滓”

    “其实有点像”见傅执下一秒又要爆炸,初俏立刻改口,“那是不可能的,我当然知道你会回来。”

    傅执这才脸色稍缓,把两袋子吃的往床头的柜子上一放。

    “医生说给你买点吃的,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随便买了点。”

    初俏点点头,她晚上没吃东西,现在又睡了快一个小时,的确有点饿了,喝点粥之类的正好。

    然后她就看着傅执掏出了一包泡椒凤爪。

    不止这个。

    还有薯片、坚果、芝士饼干、水果软糖、威化饼干

    满满堆了一桌子。

    初俏目瞪口呆。

    “门口有个进口零食店,我随便挑了点,你想吃什么自己拿。”

    站在一堆零食前的傅执非常大方地把东西往前一推,表示这些都是她的,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买的东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旁边床的大妈翻了个白眼,看不下去了。

    “人家小姑娘是胃炎,你见过哪个有胃病的吃这些的现在的年轻人看上去挺聪明的,怎么这点生活常识都没有。”

    “你说什么呢”傅执拧起眉头,不满道,“这些怎么了要你管”

    大妈气势比傅执还足,嗓门瞬间盖过他

    “这些问题大了又油又腻的,还不好消化,给人家小姑娘吃了,胃炎都能吃成胃穿孔说你你还不虚心听了,赶紧给你小女朋友重买点吧”

    初俏一听这大妈脾气比傅执还大,连她误会她是傅执女朋友这个都顾不上,连忙打算给傅执顺毛,可不能在医院跟人家大妈吵起来。

    没想到被结结实实怼回去的傅执憋着一口气,神情虽然像是在暴怒边缘,但到底也还是没发火。

    “那你说买什么啊”傅执不服气道。

    大妈痛心疾首“买点粥啊傻孩子”

    “”

    挨骂的傅执愣了一下,一脸“原来还有这个选项”。

    初俏生怕傅执不耐烦,慌忙摆手“没没没事,我我我也不是很饿”

    “啧,你老实待着。”傅执烦躁地把桌上的零食装回袋子,打了个死结,“我出去找粥,你饿了再忍忍,不能吃这些啊。”

    初俏有些意外。

    傅执脸上仍旧是那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在跟谁生气,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初俏到了杯水。

    温的。

    见傅执走远了,大妈才偷笑道“你男朋友虽然长得花心,但脾气还挺好的嘛。”

    初俏惊了,她这还是头一次听人夸傅执脾气好。

    大妈了然道

    “嗨,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这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的,有些人看起来脾气好,不一定真好,有些人看起来没耐心,实际上说不定最体贴人,比起怎么说,还是要看怎么做”

    初俏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大妈,很是为她的人生哲学惊叹。

    她看了看旁边的两大包吃的,抿着唇笑了笑,小声道

    “他真的很好。”

    她声音又软又轻,像雪花簌簌,温柔得悄无声息。

    很快端着白粥回来的傅执,眼看着初俏小口小口喝了小半碗才总算安心。

    他端详着初俏的面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从认识初俏开始,她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一天天的消瘦下去。

    初见时她还是个走在路上会让人多看两人的体型,然而现在,只要是对她没有偏见,就绝不会有人把她往“肥”这个字上联想,顶多是不瘦而已。

    “你这胃病,是不是因为没有好好吃饭啊。”

    傅执怀疑地盯着她。

    “不要减肥,别听那些狗东西瞎说,他们才丑。”

    初俏一愣,随即展颜一笑,脸颊梨涡浅浅,像包了红豆沙的糯米团一样软糯。

    “不是因为减肥,我初中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地震,被困了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对身体机能造成了一些损伤慢慢调养也是能调养好的。”

    傅执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还没深想这件事,就觉得胸口忽然一阵绞痛,心脏处像是被一只手用力攥住,浑身血液都往心口冲,疼痛感铺天盖地袭来,他痛得蜷缩,几乎无法呼吸。

    “傅执”初俏见他状态不对,惊呼着扶住他的手臂,“你、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

    “没事。”

    疼痛感虽然强烈,但并没有持续太久。

    缓过劲来的傅执深深吐出一口气,装作轻描淡写地道

    “我故意吓唬你的。”

    他装得很像,初俏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也没发现不对。

    “别吓我啊”初俏不满道,“刚刚我差点以为你要死啦。”

    傅执有一瞬间的确觉得自己要痛死了,可这次疼痛来得莫名其妙,初俏也没有受半点委屈,他怎么又莫名其妙地要遭这个罪

    想了想,傅执的注意力放在了初俏提起的地震这件事上。

    难不成以前初俏受过的委屈也要算在他头上

    傅执忍不住在心里骂娘。

    “不说这个。”傅执岔开话题,“宣传模特的事情,我跟校长谈过了,差不多确定就是你了。”

    初俏一惊“我你为什么要去跟校长谈这个”

    傅执哼了一声,痞里痞气地勾起唇角

    “论坛那些王八蛋不是对你很不满吗那我偏要让你去拍那个宣传照本来校长他们也更中意你的形象,是他们自己非要私底下搞个什么投票,那就让他们自己自嗨,反正不管他们怎么选都没用”

    这个人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初俏对他俩究竟谁是十三岁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好吧。”既然傅执还特意为她跑了一趟,叶飒她们也都希望她选上为她们打脸,初俏也就不推辞了,“虽然我不太想跟傅斯年一起拍,但是既然你们都让我去,那我就去试试吧。”

    傅执满意点头“不着急,校长说下学期开学前才拍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

    低头收拾餐盒的初俏茫然抬头“啊”

    “啊什么啊你刚刚说你和谁一起拍”

    望着傅执骤然扭曲的愤怒面孔,慢半拍的初俏才想到他说的是什么。

    “和傅斯年啊。”

    “”

    “诶诶诶傅执你要干什么去”

    满脸戾气的傅执二话不说往外走,初俏拉都拉不住。

    “我要去撤回我今晚说的话。”傅执走了两步,又回头看拽着他袖子的初俏,认真道,“或者向他举荐一下我自己。”

    初俏你还是清醒一点吧。

    校长当然不可能让傅执担当学校官网宣传的门面的。

    用校长本人的原话来说,就是

    “我们一中是重点中学,不是要拍校园版古惑仔。”

    要不是蒋一鸣他们拦着,傅执又要跳起来把校长的高级茶具砸个稀巴烂了。

    初俏对拍不拍宣传照这事并没有太大的热情,虽然学校这次真下了血本请了专业写真摄影师拍片,但就凭学校领导的中年人审美,想也知道会拍成什么样子。

    更何况

    现在迫在眉睫的明明就是期末考试。

    “俏俏,我真的觉得你这次成绩会突飞猛进。”

    找初俏问完一个难度不低的物理题,叶飒发自内心地这样说。

    “徐淼这种水平可能有点难,但我觉得你这次考班里前二十肯定不成问题。”叶飒很认真地跟初俏说,“我相信你,加油,林蕊上次才考第二十三名,你冲一把,把她给我踩下去出出气”

    一班的前二十名和普通班的前二十名大不一样。

    除了考试时常交白卷的傅执,其余人只要保持现在的水准,班里倒数第二都能考一个211,至于前二十里面,能包揽数个清北苗子、数个国外常青藤名校苗子,偶尔还能出个省状元。

    班里第二十名,基本就是个分水岭。

    初俏无奈道“期末考试就让我考第二十名难了点。”

    但叶飒才不管这些,她似乎已经默认偷拍初俏的丑照放在论坛上的就是林蕊,就算学校已经公布了宣传照模特定了初俏,但她还是觉得不够解气。

    事实上,这件事初俏总觉得不一定是林蕊干的。

    她没太多心思破这个案子,复习的时间过得飞快,两天的期末考试也眨眼就结束。

    高一的暑假到了。

    “宣传照的拍摄时间就在七月底八月初这样子,到时候我再打电话通知你。”

    放假之前,温望潮叫来初俏和傅斯年,嘱咐了一遍拍摄的事情。

    “校长跟你父亲沟通了一下,说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有可能会让他来掌镜,顺便拍个宣传片之类的。”

    初俏有些意外,这个初父可没告诉她。

    温望潮笑容温和“别紧张,宣传片这个跟照片不一样,不会让你们两个作为主角给大特写拍摄的总之你们也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等通知就好。”

    两人点了点头。

    从办公室里出来后,初俏准备回教室拿书包,傅斯年却忽然叫住了她。

    “上次那个面包。”

    初俏停下脚步,回头疑惑地看向他。

    “我听说那天你胃病发作,去了医院。”傅斯年凝望着她的双眼,“你也有胃病吗”

    他用了个“也”,初俏莫名有些警惕。

    “没有,我没有胃病。”她果断否认,“只是吃坏肚子而已。”

    傅斯年似乎并没有完全相信,还要再问下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毫无征兆地从拐角里跳了出来,横插到两人中间,警惕而凶狠地瞪着傅斯年。

    “干什么问什么你们有什么好聊的”

    “”

    完完全全将初俏当成了自己所有物的傅执,决不允许傅斯年沾染一星半点。

    初俏看着傅执这仿佛护食恶犬一样的行径有些头疼。

    “他没问什么,我们走吧。”

    傅执仍然不肯罢休似的瞪着傅斯年。

    初俏拽了拽他的袖子,他才很不情愿的将凶狠的视线从傅斯年身上挪开,并且还回头用眼神警告他,不许他再和初俏又任何接触。

    初俏跟徐淼说话他都没这么讨厌,但就是和傅斯年不行,绝对不行。

    傅执脑海里这种想法格外强烈。

    “放假之后,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临到分别的时候,傅执忽然这么问初俏。

    初俏想了想“除了学习之外完全没有。”

    两手插兜的傅执嗤笑一声“你是徐淼那个书呆子吗你想跟他一样”

    “也不完全只学校啦或许也可以减个肥”

    初俏歪歪头,半开玩笑地笑道。

    夏日蝉鸣声中,暮色透过树叶间隙映在她的脸颊,像是镀了一层柔软的釉色,衬得她整个人干净澄澈,透着几分清贵骄矜的动人。

    她好像又瘦了一点点。

    “你减个屁。”

    脚步停下,傅执不知道从哪儿抓过一个摩托车头盔给初俏扣上。

    半响初俏才注意到,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停在了傅执的摩托车旁边。

    “上车。”

    他长腿一伸,跨坐在了那辆漆黑的摩托车上。

    初俏有些没回过神,呆呆地扶着硕大的头盔,瓮声瓮气地问

    “去哪里啊”

    傅执扣好头盔,痞笑一声

    “去飙车啊,乖女孩。”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万更ua

    暑假到啦也就是说小仙女俏俏下章上线嘿嘿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就是这么帅 10瓶;123567、木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390012843群号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