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大唐盛世
手机访问

第三十九章 三羊

    眼见庭院中有一株桃树,刘伯温便提议道“咱们今日就效法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故事,拜为异姓兄弟,富贵同享,祸难同当。”阳山和羊弘扬知道刘备、关羽、张飞是结义三兄弟,却不知道桃园三结义这个桥段,但听刘伯温说的慷慨,心中也喜欢。

    阳山跑回去拿了供奉神位的香炉,摆在桃树下,三人并肩跪下来,发盟誓,结兄弟。赵普等人都到廊檐下观看。三人盟誓已毕,一叙年龄,刘伯温年纪最大,羊弘扬次之,阳山最小。三人虽性格迥异、身世不同,但脾气相投,又都是少年心性,不过几天就熟悉的跟亲兄弟一样。

    同窗见状便戏称三人为“三只羊”。刺马院教师多是饱学之士,其中刘伯温最喜欢的是国策教授谈空,谈空生的矮小肥胖,一撇八字须,不修边幅,外面显得邋里邋遢,他常常抱着一堆书到讲堂上去,但真正开讲,他却从来不翻书,海空天空,妙语连珠。尤其议论起大唐周边情势,更是如数家珍,那些拗口难记的外族首领姓名在他嘴里说出来,倒象是绕口令一般清楚。

    这一日谈空正在滔滔不绝讲授大唐与新罗交往历史。突然屋门被人撞开,两个金吾卫校尉领着一群士卒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嚷道“谁叫刘伯温,站出来!”

    众人不解何事,目光刷地落在了刘伯温的身上。校尉一挥手,众军蜂拥上前来抓刘伯温。阳山和羊弘扬两个见状顿时起身拦阻,其他学子见状也来帮忙。

    谈空甚是气恼,指着金吾卫训斥道“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都给我滚出去!”校尉冷笑道“我们奉宜春公主之名,来拿人,你老东西管的着吗?”

    谈空德高望重,在学生们心中地位很高,见到老师被侮辱,学生们无不愤慨。阳山一个箭步到了那校尉面前,一个“立柱拔山别马腿”将那校尉压伏在地。

    众士卒见他如此凶悍,都慌了手脚。谈空喝了声住手,让阳山放开那校尉。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到这来撒野?”那校尉此时已经没了脾气,哭丧着脸说道“回禀先生,卑职左金吾卫司戈魏华,宜春公主命卑职一个时辰内将刘伯温带到兴庆宫,否则便要砍卑职的脑袋。求先生大发慈悲,让刘伯温跟卑职去一趟吧。”

    谈空问刘伯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伯温猜想李晴找自己,可能是因为那天在酒楼里自己说错话的缘故。于是答道“学生曾触怒过公主殿下。此事必须学生亲自去了解,请老师允假半天。”

    谈空点点头,阳山却叫道“大哥去不得,那宜春公主刁蛮成性,世人皆知,你去了只怕就回不来吗?我们一起去求邵院主,邵院主是四朝元老,陛下也礼敬有加,谅那个野蛮公主也不敢来这。”刘伯温苦笑道“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阳山还想劝,谈空说道“让他去吧。各人的事,各人了。总要过这一关的。”

    ……

    魏华带着刘伯温一路疾奔,到了东市门口忽然停了下来。

    门口有几个便衣侍卫过来接了二人的马,刘伯温惊问道“老兄,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是东市,兴庆宫还在前面呢。”魏华道“嗨,你啰嗦什么,跟着我走就是了。误了时辰,砍我的头你也跑不了。”二人穿过两条街,到了龙尾荡边的一座酒楼前。

    德隆楼,楼高三层,是长安城里最有名的川菜馆。刘伯温心中诧异不是说要治我罪吗,怎么来饭馆了?总不能说错句话就请我吃断头饭吧?魏华领着他穿过大堂,到了楼后面的一座小院,这是德隆楼附设的旅馆。魏华将刘伯温交给了门口的两名女扮男装的青衣小厮,小声地催促道“快进去报公主,时辰快到了。”一个宫女笑道“公主随便一句话,看把你吓的,这个样子怎么做大将军呢。”

    魏华擦了把汗道“你说的轻巧,姑奶奶的脾气谁能摸的准?一个不高兴,我这吃饭家伙就没了,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比你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二人还在说话,院子里传出砸东西的声音“金韬吟,你想气死我呀,叫你买条粉丝带,你买的是什么?还不再去买一条!”一听到李晴发火,魏华和那宫女顿时闭了嘴。

    “啪!”一个茶碗从屋里飞了出来摔的粉碎,一个细腰高挑的少女,战战兢兢地退到院中,转身抹着眼泪往外走。魏华低头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叫你去带个人怎么就这么难?要你们还有什么用。”金韬吟将魏华劈头盖脸一顿骂,心情好多了,忽然看到了刘伯温,顿时气又不打一处来“他是什么人?没我许可,谁让你们带个外人来这地方的?”

    “在下便是刘伯温。”

    “你——”金韬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强压了胸中怒火,硬是挤出了一点笑“既然来了,就别站在外面了,快进去吧,公主等着呢。”

    这一下轮到刘伯温吃惊了看这意思,里面还有好事等着我呢?否则,似金韬吟这么凶悍的人岂能对笑?尽管这笑容比哭也好看不到哪去。

    “叫他进来吧。”宜春公主的声音也异乎寻常地温柔。

    刘伯温抬头看了看天,晴空万里,难得的一个好天。

    李晴突然掀开竹帘跳了出来,她头戴锦绣混脱帽,身穿翻领窄袖锦边袍,下穿条纹小口裤,脚蹬透空软绵靴,腰间系的是一条淡青色的丝带。这是北方游牧民族妇女日常穿的胡服,穿在李晴身上十分俏丽。

    “怎么样,好看吗?”李晴轻盈地转了个身,展示了一下她的新衣。

    “好看。”刘伯温由衷地赞道。

    “不许恭维我。”李晴娇嗔道。

    “没有说谎,真是好看。”刘伯温真诚地说道。

    李晴忽然低头看了眼腰间的丝带,不满意地说“要是条粉红色就好了。”

    刘伯温笑了笑说道“这条也非常合适呀,粉红色的太俗了,不合公主的身份。”

    听到刘伯温为自己说话,金韬吟投来了感激的一瞥。李晴想了想点头道“姑且就相信你这次吧,走陪本宫上街耍耍。”

    逛街,陪公主逛街?刘伯温有些哭笑不得,惊天动地地搞了半天竟是为了这事。

    ……

    长安有东市和西市两大市场,东市离兴庆宫只有一街之隔,由于靠近三大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故市中“四方珍奇,皆所积集”,经营的商品,以上等奢侈品为多,以满足皇亲贵戚和达官显贵的需要。

    市场周围跟里坊一样,有高大的围墙,面积与兴庆宫相差无几,市内有四条大街,围墙四面各有两座门,市内车水马龙,百货云集,热闹非凡。

    李晴显然不是第一次到这儿来,轻车熟路的,几个会合便将金韬吟、魏华等一干随从甩的无影无踪。刘伯温尽管走的小腿发麻,转的头晕目眩,但好歹还能跟的上。一则是刘伯温功底扎实,体力充沛,主要的还是李晴一直拉着他的手。

    又几条街下来,刘伯温觉得自己快要败下阵来了,渐渐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李晴一头扎进一家香料铺,这香料铺是一户波斯人开设的,为了招徕顾客,店主在大门口摆了几把藤椅供逛街累了的顾客休息。刘伯温一进门就瘫坐在藤椅上不能动了,李晴鄙夷地哼了声,自己跑去选香料了。刘伯温讨了杯茶正在喝,李晴已经选好了香料,眼看着刘伯温在喝茶,眼珠子一转,拿起香料就走。

    店主忙拦住讨钱,李晴指着刘伯温道“问他要。”说完俏皮地朝刘伯温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出了门。刘伯温心中叫苦,自己从课堂里被拉来,哪里带得钱来?搜遍了全身只有一两八钱碎银子,大胡子店主摇了摇头示意不够。刘伯温一咬牙把身上的佩玉押给了他。赶紧出门找李晴——大街上人潮涌动,哪有她的踪迹?

    刘伯温心急如焚,虽说长安城里治安还不算太坏,可李晴毕竟久居深宫,不谙世事,万一有个好歹,自己的良心如何能安?

    “晴公子,李晴!”刘伯温心慌意乱地站在街心叫喊起来。

    “李晴”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从一身便服的刘伯温嘴里喊出来,丝毫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喊了一条街没见到人,刘伯温又换了一条街。等到他站到第三条街口的时候,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龙尾荡边围着一群人,是有人在打架。只听李晴尖细的声音在骂“给我打,打死这个臭混蛋!”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