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霍格沃兹的新学院
手机访问

第028章 酒

    古镇彻底方了,根本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

    陷入记忆?不是!他进过福斯特的记忆,记忆里只能观看不能参与。做梦?也不是!哪有连续三个梦了还能有逻辑的续接起来的?

    这种感觉就像在探索一个全新的世界。

    世界就在这儿,故事也在这儿,他只是换个账号登录了。

    三只赤鷩杀机凛然地盯着他,其中一只还是他前身。

    步步紧逼。

    古镇缩着身子往后退,不住地踏着地面,奢望可以遁地而入。

    可惜没用,别说遁地了,打洞都做不到——小鼠崽儿指甲还是软的!

    三只赤鷩昂着头将古镇逼到了墙角,鼠类本能让古镇瑟瑟发抖。

    像极了校园霸凌。

    看着母鸡古镇欲哭无泪,这种感觉就像——有人盗了你的大号然后用你大号来欺负你小号了。

    不但欺负,还要虐杀。

    公鸡看古镇的眼神越来越不善,它从这只小老鼠身上感受到了那只癞蛤蟆的气息,令鸡作呕!

    而且这只鼠崽儿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厌恶的气息,和蛤蟆无关。这种感觉就那么突然升起来的。没来由的,总觉得自己被他揍过!

    公鸡压着嗓子嘎嘎叫了两声,忽然弓着身子一个猛子冲出,泛着寒光的鸡喙冷枪一般戳向古镇。

    太快了,连反映都来不及。

    “吱吱!”古镇惊叫一声,下意识看向母鸡大号。

    母鸡眼中闪过一丝迟疑,看着这只鼠崽儿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分明是只老鼠却让它有照镜子的感觉。

    眼看着鼠崽儿就要丧命在公鸡嘴下,母鸡翅膀一扇“啪”一声将公鸡抽翻在一边。

    公鸡一脸懵逼。

    母鸡绕着古镇走来走去,莫名的心烦意乱。

    “咯咯……喔喔……”

    母鸡一爪子抓住古镇扇着翅膀往山头扑腾去。

    山上到处是烧焦后的痕迹,还有山火未灭,有小赤鷩扑扇着翅膀在练习灭火。

    古镇被母鸡丢进鸡窝里,还是那个窝老地方老味道,不过这次鸡窝里多了几颗鸡蛋,母鸡将古镇按进鸡蛋里,然后整个身子压上来连鸡蛋带古镇一块儿孵化。

    母鸡屁股正对古镇脑袋,一股鸡腥味扑鼻而来。

    古镇想死!

    这个梦长的有点儿过分了。

    我该不会是彻底魂穿回不去了吧?没来由的心底有点儿发冷。

    一连十天古镇都被前身母鸡压在鸡窝里,一步不能离开,管吃管喝就是不许走,扭曲挣扎的蚯蚓古镇不吃都不行,敢不吃硬掰开嘴给你怼进去。

    古镇觉得自己可能消化不良了,连着三天腹中绞痛难忍。

    母鸡孵化也到了紧要关头,古镇趴在鸡蛋中间时不时能听到鸡蛋里鸡仔儿的声音。

    古镇隐隐有些期盼,小鸡仔孵化出来,母鸡就没闲工夫搭理自己了吧?那会儿就可以逃走了。

    一天、两天、三天……

    就在古镇已经迫不及待时,一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从身下传来。

    “咚咚!”

    有人敲门,然后身旁空间突然波动,一只翠绿色的爪子莫名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一颗鸡蛋,搜地缩入虚空中。

    “毛蛋~毛蛋!”虚空里吞咽口水的声音显得极为兴奋。

    母鸡陡然惊醒,跳起来看着身下少了的鸡蛋,羽毛根根倒竖起来。

    “咕~咕!”

    “咕~咕!”

    它死死盯着古镇,它不知道鸡蛋去了哪里,但是知道这种老鼠善遁地,也爱偷食鸡蛋。

    古镇刷地举起两只爪子。

    我没有!别看我!我从不吃毛蛋!

    母鸡盯着他,翅膀缓缓打开,眼中翻着必杀的光芒。

    古镇呼吸加粗,卧槽!真特蛙的不是我!你都被它煮过一次了,蛤蟆气息你分辨不出来?

    “吱吱,吱吱!”古镇拼命解释,但母鸡眼神越来越冷。

    古镇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鼓起腮帮子冲母鸡叫道“咕……孤儿呱!”然后他做了个空间波涛汹涌的姿势,又指了指鸡蛋“孤儿呱!”

    母鸡眼中露着疑惑,但杀意终归是落了下去,扑腾一阵又重新卧下孵化鸡仔。

    古镇长舒口气。

    还好,外语天赋不错!

    这次却不敢再睡在鸡蛋群里了,要挣扎着爬出来,却被母鸡一翅膀又抽了回去,脑壳火辣辣的疼,古镇又老老实实的睡在母鸡身下。

    刚睡着又有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咚!”

    蛤蟆爪子悄悄探了出来。

    翠花,你二大爷!做贼上瘾了是不?

    古镇一口咬在蛤蟆爪子上,同时尾巴一缩就要戳醒母鸡。蛤蟆大急一把按住古镇。

    古镇恶狠狠盯着他,眼神里全是不满“要不带我走,要不我叫醒母鸡!”

    蛤蟆回以蔑视“滚蛋,鼠崽儿也敢威胁蛙少?!”

    它拎着古镇凌空一甩,空间陡然破开,一阵天旋地转又像移形换影一般,待景色清明时,古镇发现自己正从高空坠落,ia叽一声摔在一片泥塘里。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挣扎着爬起来,便见一只硕大老鼠正带着一群小鼠崽在泥塘里学习游泳。

    不是鼠妈,这是另一个鼠群,鼠崽儿比古镇那群兄弟姐妹要大两圈,已经是半大老鼠。

    母鼠自由泳一样钻在泥塘里,爪子合十再划开,泥塘自然而然的被分开来,就像一条入水的鲤鱼,身上不沾半点儿泥浆,游刃有余。

    鼠崽儿们就没这么熟练了,满身泥浆是彻彻底底的在泥潭里游泳,只偶尔一两下能分开泥潭身上闪烁起魔法光辉。

    古镇刚想跟在鼠群后学两手,便被一只胖鼠崽儿,一阵龇牙撵了出来。

    爬上岸抖掉身上泥浆,极目四望,不知该去何处。

    正纠结着,一阵烧烤肉香扑鼻而来,古镇闻着气味翻过一座土丘便看到蛤蟆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躺在草丛里,身边烧烤架上穿着一头长相怪异的牛,牛肉已经半熟。

    蛤蟆在肚子上滚着两颗鸡蛋,面露愁容。

    “这玩意儿烧不熟煮不烂的难不成要生吃?本蛙可不是露毛饮血的野兽哇……”

    ……

    “孙贼!”古镇看着他咬牙切齿,这次梦醒不揍你我特么古字倒过来写!

    古镇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看着蛤蟆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由怒火中烧,撅着嘴扬声叫道“咯咯哒!”

    声音不大,而且尖锐异变。

    蛤蟆却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噌地跳起来,一头撞进虚空中不知到窜到哪里去了。

    这家伙应该还处于幼体,空间能力用的并不顺手,逃也逃不远。

    撒了口气心理舒坦不少,古镇跑到烤全牛旁边,望着火堆张口吐出口气,蓬勃的火焰陡然熄灭。

    得自赤鷩的灭火能力还在。

    古镇大笑着爬上烤牛,撕下一大口牛肉咀嚼着吞咽下去。

    妙啊!

    吃了十几天蚯蚓,再吃下去古镇觉得自己就要疯掉了。

    这牛肉蛤蟆用料十足。味道完美。

    地上还有一个葫芦,葫芦里若隐若现的酒香散发出来,勾人馋虫。

    上辈子就是个酒虫,穿越了还没喝到过真正的酒呢。

    风吹,有点儿愣,古镇跳下去扒倒酒葫芦,一头钻了进去。

    一口清酒入腹,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瞬间从腹内传来。脑袋里嗡地一声,这酒劲好大!上头速度好快!

    古镇晕晕乎乎的钻出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想找个地方睡一觉,仅存的老鼠本能却告诉他,四周皆是危险动物。

    古镇两只前爪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扒,一个标准的跳台入水,一头钻进大地中。

    爪子一挥,泥土自然向四周涌去,瞬间形成一个地下洞穴,迷迷糊糊钻进去,古镇便彻底昏睡过去。

    还是地下安全。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