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手机访问

第五章 雪中火山

    轰

    没有防冲击姿态,苏昼连膝盖都不带弯,就这样以最标准的站姿直挺挺的从几十米的高空坠下,然后在地面砸起漫天尘土。

    待到漫天雪尘落下,苏昼稍微正了正有些偏的背包吊带,就这样施施然地从雪坑中走出。

    “看来穿越前的高度,和降临后的高度也有一定关系我传送前是在七楼高的家里,而刚才大概有七八十米高吧。”

    因有风助,他并没有受伤,最多就是积雪意外的深,雪没进裤腿,有点不太舒服。

    苏昼略微总结了一下了相关的规律,但是他也没多想,反正传送前的光球可以大致看清楚降临的区域,现在想来,当时看见的雪地山林也的确是俯视视角,是挺高的。

    下次要注意。他如此想到,并因为亲身经历记得尤为深刻。

    为了快速观察周围的情况,苏昼找了一颗够结实的树登高望远,结果发现冰封雪飘,大地素裹皆银,雪花阻碍视线,稍微一远,即便是他的视力也看不清状况。

    而天上更是苍灰一片,云内带着些许墨色。别说星辰天色,他就连日月何方都不晓,更别谈判断这儿的天象和老家那边有什么区别,倘若没有,又该如何判断此处是何地了。

    “倒是能看出是在山间这旁边层层叠叠的巍峨雪山,倘若是正国境内,看来应该是黑州辽州附近,当然,藏州也不是不可能。”

    “灵气的话,却是比老家更浓厚三分”

    勉强判断出这点情况后,苏昼倒是颇为欣喜,也不管雅拉你就这点追求的吐槽,点头道“看样子短时间内找到人是别想了,但哪怕是在这里闭关修炼,我的灵气修行速度也是地球的两倍多这本就已经大赚,倘若找到点灵植天材,遇到些够劲的妖魔鬼怪,就更是大赚特赚。”

    轰隆隆隆

    可话音未落,远方便传来如雷震鸣

    并不算太远,此片山脉最高峰处,突然升腾起了阵阵黑云,烟火冲天

    这从地底喷薄而出的烟尘如浪般在大气中涌动,灰黑色的洪流没入苍云,令厚重的天幕染上些许墨色看来之前云中的墨色便是如此来的。

    这是火山的轰鸣

    “淦哦,这里居然是火山带难不成是扶桑”

    可扶桑也没这么多雪山吧

    这意外发现顿时便让苏昼心中一惊,立刻转身,脚下蠢蠢欲动。

    毕竟要真的遇到火山爆发,那这附近可就危险了,觉醒级在这个时候固然比凡人强上不少,可为什么非要和天地大力较劲呢

    但是稍微感应了一下后,苏昼却是略微放宽心。他那比动物本能还敏感的感知,以及相关的灵力感应让他知晓,大地之下的炙热血脉还没有爆发的迹象,更别说地脉灵力的暴动了。

    刚才的烟尘升腾,不过是地脉的一声轻咳。

    但即便如此,也没必要在这种地方多待,之前他环视周围,灵视中可没有看见值得一提的灵光,妖兽灵植都无,不值一留。

    大雪纷飞,满目雪白,在雪地中找对方向前进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因为有身后火山作为坐标,苏昼很轻松就选定了方向距离那玩意越远越好,确定好这点后,他便脚下发力,在雪地中如同铲车一般前进,掀起白色浪潮的同时,也带出一条靓丽的雪凹道。

    也不是苏昼不想潇洒飘逸,非要化身铲雪车,但他又没学过轻功,身上还背着个大包裹,实在是力有未逮。

    不过他力气大,寻常积雪对他来说和空气没区别。

    约莫半小时后,仍在快速奔跑的苏昼却是意外发现了一条奇怪的雪中山道。

    说是山道,倒也不是什么道,而是在这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山中,凸出积雪的一些黑色木桩这些木桩明显是人为设置,顺着一条弧线,朝着远方的山脉深处延伸。

    它们似乎是用来指引方向,也是为了不让人误入被雪遮掩的一些峡谷坑洞。

    “有指引的道标,就代表有人进出。”

    停在原地,环绕这木桩转了几圈,仔细观察后,苏昼挠了挠头,困扰道“可前面是火山啊,还是雪原火山有谁闲得无聊大雪天的去雪山深处”

    正困惑时,苏昼耳朵微微一动,听见了什么声音。

    他转过头,看向被大雪遮蔽的远方。

    在那里,有些许还算是耀眼的灵光小点正在奔驰着靠近。

    “看来还真的有人雅拉,你说我是应该呆在这里等他们过来,还是躲在一旁,看看情况”苏昼的语气饶有兴致。

    “随意。”雅拉似乎是很不喜欢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只是呆在少年温暖的耳畔鬓发里,懒洋洋的说道“你自己的试炼,你自己决定。”

    眯起眼睛,观察灵光的浓厚,将它们与木蜈蚣与黄昏真魔对比半响后,苏昼心中已有定论,他轻声道“看上去,都不是很强哪怕是要打起来,我也不怕。”

    “那就看看情况吧。”

    如此说道,他便直接将背上的背包扔进一旁的雪地中,苏昼拿起裹布的十字大枪,站在黑色路标木桩上,安静的等待着那些灵光的靠近。

    沉稳的呼吸中,似乎充满期待。

    另一侧。

    雪地中。

    一队共计十四人的小队正在急速赶路。

    小队中无人说话,只闻声声极有节奏的呼吸,且气氛冰寒凝固,正如这天地那般。

    这支小队并未骑马,在这东北的太白山区,莫说是马,就算是山间走兽走难以行走,他们双脚下都有光滑的轻便木板,铭刻有道纹,辅以手中的长棍,亦或是内力推动,虽然不算快,但在雪地却显得轻便快捷,行动自如。

    所有人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只能看见半张脸,十四人中男女老少皆有,而为首之人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他眉目清明,面色红润,但不知为何两鬓斑白,而剩下十三人却隐约形成一个阵势,十二人护卫中间的一位背着大匣子的老者,似乎是在保护运送什么东西。

    “停。”

    但最前方的年轻人突然抬起手,喝令道“前方有人。”

    令行禁止,所有人都立刻停下脚步,然后迅速组合成一个圆形的护阵。

    “周师侄,前方有几人是不死魔军,还是北地猎户”

    背着大匣子的老者咳嗽一声,手伸入腰间口袋抓住了什么东西,他警惕的环视周围问道“你已达心目通明之境,能望气远观,周围可有魔军埋伏”

    那年轻人虽然两鬓斑白,有些许早衰之相,但目光却坚毅深沉,气势沉稳。他也同样一只手按在腰间长剑处,凝目眺望后又环视周围,皱眉道“只有一人,周围也无埋伏但此人,我看不出深浅,似乎只是个没有内力的普通猎户”

    “可普通猎户又岂能在这暴雪天出行,且久久不动”

    周姓的年轻人思考了几个呼吸,而后肃然道“时间拖延不得,法空神僧的舍利子必须尽快送至太白天山,脱离黒木路标的指引,天知道怎么才能重回正道。”

    “直行,如若是普通人,劝他快走,此处已不是太平之地,如若是那安朝魔兵”没有多话,他只是做了一个果断挥下的手势,而所有人都沉默的点头。

    话毕,众人便再次催动内力,雪中驰行。

    不多时,一行人便见到了那似乎正在等待他们到来的人影。

    那是一个身着浅灰色单薄劲装,站立在黒木路标上的年轻人。

    他黑色短发,剑眉星目,气势如火,手持一杆被白布包裹住枪头的七尺长枪,扛在肩上,架势虽然随意,但不知为何却令人感觉自有章法。

    黑发年轻人同样打量着他们一行人,似乎正在思索。

    此人一入目,便不禁令人细细打量,但随后却又仿佛被他刺痛,下意识的挪开目光只有心目通灵者才能知晓,这是有阵阵危险的波动,刺激着他们潜藏的灵机

    这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猎户

    远远一眼看去,周姓年轻人便不禁握紧腰间剑柄,意欲出鞘,他的预感告诉他,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许多的家伙,毫无疑问要比自己要强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一颗心便不禁向下沉。

    “没有行李,只拿武器,是劫道的不对,大雪天还穿这种衣物,且灵光内蕴,真气不显至少是后天境,已至寒暑不侵境界的高手,而这个容貌和功力,如果不是天纵奇才,便是接近先天之境,触碰到半点返老还童奥妙的大宗师”

    “前面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为何挡在前道,阻我等行路”

    遥遥相对,开口试探,虽然此时似乎只是正常的询问,但是一行人已经隐约散开,呈现半圆阵型,包围住了对方。

    而其中最强的三人,二男一女,分别持直剑,厚背长刀以及一根铁木长棍,身上的衣服也颇为厚重,似乎内村了一层软甲整个队列隐隐以这三人为首,开始迫近。

    而察觉到对方明显敌意和不安的苏昼则是眨了眨眼,挠了挠头。

    “是中文,看这装饰打扮,应当是正国境内不过雅拉,我这种行为,在古代是不是很挑衅啊”

    他的心灵波动有点无辜“而且这穿越究竟是依照什么原理,怎么感觉好像一上场就遇到了麻烦他们似乎有急事诶。”

    “谁知道呢,堵路问个话而已,很正常吧”蛇灵也同样无辜的摇了摇头,它想了想,然后不太确定道“但依照我知道的情况来看,天神刻度的穿越,有可能会把你扔到了这个世界纷争的中心但也有可能只是你运气比较差。”

    “居然如此这天神刻印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功能。”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现实世界,苏昼便只是淡淡的开口道“我名苏昼,停留在此只为问路,敢问各位兄台,此处是何地,我又怎样才能出山”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