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葫芦娃捉妖记
手机访问

059、多方势力现身

    ……

    比武台。

    薛云挥动拳印,在白岩瞳孔中无限放大。

    他的大力拳因为只是针对白岩释放。

    所以,周围看戏的吃瓜群众,感受并不深刻。

    只是知道薛云背后凝聚出了武技神形,仅此而已。

    至于真正的威力,在场的感受并不深。

    不过众人却是知道。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成功凝聚神形出来的。

    所以,对于武技凝聚出神形之后的威力,根本就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可不代表周边的大能们不知道。

    当薛云背后大力娃虚影凝聚而出的那一刻。

    周边,诸多大能就悄然传声,炸开了锅。

    “什么。此子竟然将武技都凝聚出神形了?”

    “此子才多大年龄,老夫要是没记错,也在十六岁吧。”

    “如此年轻便能凝聚出武技神形,看来,我武神国,以后都要多一个震慑一方的巨擘了。”

    “没错,而且他背后的是什么虚影,为什么我从未见过这种武技。”

    “定然是此子的家族武技。”

    “……”

    随着众多大能的探讨。

    白贺身边,白琪微微转头,眼含担忧,道。

    “父亲。”

    听得白琪焦急的呼唤,白贺抬手示意。

    “不要冲动,比武的规矩是各大学院和诸多势力联合制定。

    岩儿没有认输,即便是我,也不能出手坏了规矩。”

    白贺语气沉稳,颇有一代枭雄的镇定。

    不过,他眼眸之中的担忧,同样彰显无遗。

    毕竟,这白岩,始终是他的儿子,亲儿子。

    不过,他更加坚信,这薛云不可能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掉岩儿。

    整个过程,要数最憋屈的就是白岩了。

    此刻,白岩被全面压制。

    无论是气势,还是实力上。

    不是他白岩自大,站在原地不动,等薛云来打。

    而是…特么的,他压根就动不了,好吧。

    鬼才不想动呢。

    白岩额头之上,冷汗滚滚,他全身被薛云气势锁定,压制。

    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就连想要张嘴说话,都张不开嘴。

    就在刚才,没错。

    就是刚才,他就接到他姐姐白琪的传音。

    让他赶紧认输。

    可…这特么开不了口啊,开不了口啊。

    怎么认输?

    怎么认。

    我特么不能说话啊。

    这是白岩目前脑海中,唯一还荡存的想法。

    至于挑衅、面子、尊严。

    别开玩笑了。

    白岩已经严重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了自己。

    要是这一击自己避不开,白岩觉得,有很大可能,会被当场秒杀。

    对,就是秒杀。

    白岩第一次感到是这样的无力。

    哪怕他的父亲就在旁边不远处。

    可是,他连开口求救都做不到。

    第一次,这真的是生平第一次。

    白岩眼中,除了惊悚,还露出了绝望之意。

    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不会再选择去得罪眼前这个杀神。

    至少,此刻的白岩看来。

    薛云就和一尊杀神无二。

    不过,虽然白岩被全面压制。

    但---人总是有着潜力的。

    特别是白岩这种富二代。

    更是求生欲高过其他人太过。

    如果一个平常人。

    临死前,或许想的是怎么临死反扑一下。

    就算死,也不让对方好过。

    他白岩是普通人吗?

    他不是。

    所以,他的第一想法不是拼命,用自己的死给薛云带来一点代价。

    而是第一时间想要活命。

    想要求救。

    终于。

    无限潜能被激发的白岩。

    体内灵气陡然通畅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

    白岩艰难的挣脱了薛云的气势锁定。

    有了行动能力。

    即使这个行动能力依旧因为受到压迫而十分缓慢。

    但终归是可以动了。

    望着近在咫尺的巨大拳影。

    白岩脑袋艰难的左转,口中绝望大喝。

    “爹,姐姐,救我。”

    大吼之时,白岩眼眸之中蕴含着无尽惊悚之意。

    他连认输都直接略过了。

    危机关头,他最信任的还是自己的亲人。

    嘭。

    巨大的轰鸣之声响起。

    也就是在白岩喊出这五个字的那一瞬间。

    薛云的大力拳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直接砸到白岩身上。

    威力不凡的大力拳。

    十倍倍击的效果下。

    薛云背后,那威力不凡的大力娃虚影。

    直接将白岩的胸腔贯穿。

    露出里面砰砰蠕动的心脏。

    一股血柱犹如泉水,直接喷洒出来。

    白岩眼中依然残留着惊悚。

    他的生机正在飞速流逝。

    他眼中的神采开始逐渐焕然。

    还未完全消散的意识之中。

    充满了不甘。

    白岩心中,此刻,竟然升起无尽的后悔。

    他要是不那么作死,就不会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去惹怒这尊杀神。”

    这是目前,白岩心中咆哮的想法。

    他不甘,他不甘自己就这样死去。

    自己这么年轻,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去尝试,可,那些都是浮云了。

    白岩逐渐涣散的瞳孔望向白贺、白琪;望向周围的观众。

    充满着无尽的留念。

    这一刻,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白岩看到白贺面露担忧的神色,正朝着自己快速掠了过来。

    但却仿佛那黑白电视机,只有画面在缓缓蠕动,没有丝毫声音。

    而白琪更是满脸泪水,同样朝着自己飞速掠来。

    周围更是有着无数人,张嘴石化,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一般,傻傻的望着自己。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仿佛没有了声音。

    寂静。

    咚。

    带着对这个世界无尽的留念。

    白岩的身躯,重重的摔在青石铺就的地砖之上。

    鲜血染红了地面。

    白岩的生机也在这一刻,随着他的鲜血,完全消逝。

    ……

    城主府。

    将两个大铁珠咔嚓崩坏的韩万空想了想。

    他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算了,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吧。”接着,他转头望向身后某处,吩咐道:“阿大,阿二,跟我走。”

    “是!”空无一人的地方,却传出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

    接着,韩万空消失在城主府。

    ……

    白眉院长的小屋内。

    盘坐了十多年的白眉院长,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他身姿虽然年迈,但却不显佝偻。

    “老师,你……”白长峰被震惊了。

    他的老师已经枯坐了十多年了。

    别说是他,所有认识老师的人,都认为白眉已经瘫痪了。

    下半身已经无法行走了,没想到……

    “呵呵呵……”白眉院长和蔼的笑了笑:“徒儿,为师如果不这般,可能今天你早就看不到为师了,走吧,我要去为大人做最后一件事了。”

    说话之时,白眉院长包含着视死如归的语气。

    说完,白眉院长眨眼间消失在小屋内。

    ……

    比武台。

    望着倒在血泊之中,毫无生机的白岩。

    白贺怒从心起。

    包括白琪在内。

    这可是白贺的亲儿子,不管他怎么不争气,怎么纨绔。

    可都是他的亲儿子啊。

    同时也是白琪的亲弟弟。

    白琪是极为护犊子的一个姐姐。

    此刻,薛云竟然当着白贺和白琪两人的面,将白岩击杀于此。

    这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怒极的白贺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浓烈杀意,向薛云碾压过去。

    这股杀意非常浓郁,甚至周围之人都能感受得到。

    除了白贺的杀意流淌。

    白琪身上流转出更大强大的杀意,犹如要实质化一般,甚是可怖。

    两道杀意融合,朝着薛云疯狂碾压而去。

    嘭!

    两道实质化的杀意还未碾压而至,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打破。

    “白将军,此子涉嫌谋逆大罪,交给我城主府处理如何。”韩万空人未到,声音和气场却是先到了。

    语气之中霸气十足,仿佛白贺一定会给他这个面子。

    只能怒头上的白贺,也是被韩万空的实力惊醒过来。

    他到青山县这么多年,从来没看到这个县长全力出手。

    更是无法知道韩万空的确切实力。

    可刚才那一下,对方人还未到,就轻松化解了自己的杀意。

    这需要何等实力才可以做到。

    白贺心中顿时对韩万空重视起来。

    以前虽然他面子上过得去,但从内心出发,并不十分遵从韩万空的意愿。

    可这一次,哪怕杀儿仇人就在前方,他也没有贸然上前。

    因为韩万空已经发话了,这薛云交给他城主府来处理。

    “父亲……”白琪转头,望向白贺,意思是:赶紧上啊,杀了这个薛云。

    白贺举起手来,制止了白琪的下一步行动:“稍安勿躁,这个仇,一定会报,但不是现在。”

    听到白贺的话,白琪瞬间明白了一大半。

    她不是白岩那种纨绔子弟,她的政治头脑非常高,之可惜她是女儿身,否则白家下一任家主就是她了,哪还轮得到白岩什么事。

    白琪没想到,这个韩万空实力竟然这么强劲。

    连父亲都要退避开,不敢撼其锋芒。

    不过白琪不是无脑之辈,虽然白岩的死,对她冲击很大,但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压制住心中的仇恨。

    她也要看看,这韩万空到底什么意思。

    为何现在来要人。

    不怪白贺和白琪多心。

    这种情况下,作为县长,一般都会任由白贺和白琪处置薛云。

    可现在这个韩万空竟然站出来,要求他对薛云进行处置,还扣了一个谋逆的罪名。

    关键是谋逆前面加了涉嫌两字。

    这就不得不让白贺心中疑虑了。

    是这韩万空想为薛云作保?

    先给他扣一个谋逆的罪名,导致城主府插手,接着调查清楚后,无罪释放吗。

    白贺不知道韩万空现在什么意思。

    但是他却非常不高兴,因为他的亲儿子被薛云杀了,他要报仇。

    但是他是一家之主,不能让理智战胜了他的睿智。

    所以,他强忍着怒气,没有发作。

    他在等。

    他要看看这韩万空到底什么意思。

    到底是想包庇薛云,还是怎么回事。

    不过白贺更宁愿相信这韩万空是想保住薛云。

    因为在白贺的层面来看,薛云这种少年,一般不会和党争谋逆扯上关系。

    终于,韩万空真身降临到广场之上。

    他身穿贴身铠甲,整个人神采奕奕。

    看到这里,白贺不禁心中生疑。

    这韩万空准备的太全面了,竟然连铠甲都穿好了,这让白贺顿时觉得。

    或许这薛云真的谋逆了?

    因为韩万空准备得太充分了,他不得不相信啊。

    如果只是偶然,韩万空定然不会穿贴身铠甲。

    现在韩万空的造型,明显是准备十足。

    这就只有两个解释。

    一个就是薛云真的和谋逆扯上了关系,韩万空过来捉拿薛云的。

    第二个就是……薛云杀白岩,是韩万空指使的。

    想到第二种可能,白贺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芒,一闪即逝。

    不管是哪一种,今日这薛云肯定是不会落到他手上了。

    如果是第一种还好,薛云最终都会因为谋逆罪死去。

    谋逆罪太大了,自古以来,凡是牵扯其中的,没有活出来的。

    但……如果是第二种的话。

    那就说明,这韩万空想要动他白家了。

    如果真是第二种,对于白家来讲,可真是灭顶之灾。

    自从白贺接管青山县的兵权以来,他一直瞧不起这个韩万空。

    因为韩万空表面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窝囊,颓废的一个县长。

    可当白贺在青山县久居之后,才发现,很多当地势力对韩万空都是闭口不谈,但也不在白贺面前表态,他们向着谁。

    这就需要很大的能耐了。

    白贺从这些事情中就发现了韩万空的不简单。

    所以哪怕他的兵权直属武神国中央管辖。

    但他还是十分给韩万空的面子。

    然而刚才韩万空出场的那一道千里传音。

    更是震惊到了白贺。

    人未到,声先到。

    这韩万空哦那天竟然有如此实力了吗。

    白贺从来没有小觑韩万空。

    但刚才的情况让他更加在心里加重了韩万空的分量。

    如果这种状态下的韩万空想要对付他白家。

    那他白家这次还真的危已。

    当即,白贺出声试探道:“不知县长打人到临,还望恕罪,此子杀了我三儿子,待我拿下他,交给韩县长审判,如何。”

    这一句如何两字尽显白贺的试探。

    如果韩万空准许他动手,说明问题不大,但如果韩万空不允许他动手,那就麻烦了。

    很可能韩万空是怕白贺私自伤了薛云。

    所以才不会让白贺出手。

    韩万空当然没有对白家出手的意思。

    但白贺的试探之意,他也读的懂可他心里藏着一些惊天秘密。

    不能告诉任何人的惊天秘密。

    所以他既不是打压白家,但也不能让白贺出手擒拿薛云。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想生出什么乱子。

    不由得眉头微邹,道:“就不劳白将军费心了,此子我自有安排,待得此次事情彻底清查清楚之后,我再到白府给你一个交代。”

    这已经是韩万空给的极限条件了。

    现在你别闹,完事后,我会到你府上说明原因。

    也算是变相安抚白贺,为了防止白贺当场和他起冲突。

    因为韩万空知道,今日擒拿薛云,讲究的是速度。

    现在不是和白贺纠缠不清的时候。

    韩万空知道,既然自己能确定薛云的身份。

    那么,那些余孽也一定能确认薛云的身份。

    所以今日擒拿薛云,一定要快,不能有丝毫耽搁。

    当即,韩万空衣袂鼓荡,铺天盖地的灵力朝着薛云,如海浪般碾压而去,汹涌而澎湃,让人当无可挡。

    薛云立于其中,犹如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海浪摇曳,如今浪潮来袭。

    迎接他的只有灭亡。

    不是薛云不够坚强,而是韩万空的实力太过强大。

    那伟岸的气息,让人窒息,那浩瀚的灵力仿佛不属于这片天地。

    至少,不是目前的薛云能够抗衡的。

    终于,浩瀚汹涌的灵力即将淹没薛云。

    就在所有人都都认为没有任何悬念的时候。

    突兀的,一道伟岸气息升腾而起。

    这股气息同样浩瀚如大海,深不可测。

    气息主人正是白长峰。

    韩万空那浩瀚的灵力獠牙毕露,但却丝毫不得逾越分毫。

    薛云夹在中间,犹如大海中,一叶扁舟之上的蚂蚁。

    显得是那样的无助,却又标杆立新,让人无法忽略。

    “韩县长,不知道薛云所犯何事,需要你亲自动手捉拿他?”伴随着话音回荡,白长峰的身影,飘落在广场之上。

    看到白长峰的身影,韩万空眼神一凝:“哦,此子涉嫌谋逆,莫非白副院长要护着他?”

    韩万空眼眸之中,陡然迸发出道道精芒,仿佛要将人刺穿。

    越发显得势不可挡。

    白长峰见状,丝毫不让,道:“在下不敢,不过……韩县长,此子乃我五蕴学院学生,如若真有谋逆之意,还望韩县长让我带回去好好盘问一番。”

    白长峰的意思很明白了。

    要定罪也是我学院自己拿人回去定罪。

    轮不到你韩万空来定罪,表面话说得好听,但其实已经打破了僵局,准备相互厮杀了。

    对于白长峰的态度,韩万空仿佛有所预料,脸上看不出任何意外的神色。

    “长峰,你果真要管此事?”韩万空厉声质问道,同时,韩万空衣袂鼓荡,周身灵气澎湃而出。

    见韩万空似乎起了杀意,白长峰丝毫不曾退让,铮铮道:“如若韩县长执意要捉拿此子,那我白某只有得罪了!”

    ……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