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霍格沃茨号星舰
手机访问

020 扫帚寄到

    虫尾巴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来。

    但他却不敢哭,他扶着桌子,颤颤巍巍地走到卢修斯旁边,朝日记本伸出手“主人,我甘愿为您献身。”

    卢修斯也不知道具体的操作方法。

    他记得在密室的原著里,金妮把日记本当成最亲密的朋友倾诉,之后才被伏地魔侵占了灵魂。

    但现在没有时间让虫尾巴在这里倾诉。

    于是卢修斯把日记本随便翻开一页,塞到了虫尾巴的怀里“把你的灵魂完全对主人敞开吧,虫尾巴,能不能让主人出现,就看你了。”

    虫尾巴立刻把日记本紧紧地抱在怀里,虽然他还是不受控制地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抽泣。

    日记本里溢出了一团黑雾。

    黑雾在慢慢吞噬虫尾巴的身体,他肉眼可见地虚弱下来,倒在地上,但,另一个身影出现了,是年少时期的伏地魔,身影笼罩在一层半透明的薄雾里。

    “主人!”

    四个食死徒立刻站起来,朝伏地魔行礼。

    卢修斯也忐忑得很。

    “我最忠诚的仆人啊……”

    这句话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说出,显得有些违和,但没有食死徒敢这样想,四个人都战战兢兢地低头弯腰。

    “我的主人,我通过斯内普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卢修斯开始信口胡说。

    伏地魔看着他“什么消息?”

    “主人,魔法部的傲罗们已经查到了您的位置,他们要派人去抓您,我知道您现在很虚弱……”

    “什么时候?他们查到我在哪里?”伏地魔的声音有些尖利。

    “可能就是这几天,具体位置我只打听到,在东欧。”卢修斯说。

    反正阿尔巴尼亚离东欧也不远。

    “主人,您现在在哪里?我们去接您回家。”罗尔眼泪汪汪地说。

    卢修斯差点喷出来,回家?

    “我的灵魂之间联系非常微弱,我也感受不到,我在哪里。”伏地魔说。

    这句话听起来仿佛有语病,卢修斯强咬舌头让自己保持严肃“所以主人,我打算启用那笔麻瓜的资金,收买一些人,让魔法部取消这次行动。”

    “福吉不是一直以为,主人已经不在了吗?”帕金森有些怀疑。

    “当然不是福吉,是邓布利多,他已经重启凤凰社了。”卢修斯瞪了帕金森一眼。

    这个理由似乎很有力,几个食死徒都不说话了,唯独伏地魔不满地斥责“十年了,你们竟然都没有找到我,而且还被傲罗们先行一步!”

    四个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只有卢修斯开口,语气甚至带着点不耐烦“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施咒?我现在急需那笔钱。”

    又是帕金森开口“卢修斯,我知道马尔福家族底蕴深厚,能不能……”

    “不能。”卢修斯说。

    “你不会已经动了那笔钱吧?”高尔阴恻恻地问。

    帕金森张张嘴,没有说话。

    “帕金森!怪不得你十年间就老了三十岁,还说是因为太累了?”罗尔质问。

    “我……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以为我愿意动麻瓜的钱吗?”帕金森瞥了伏地魔一眼,急忙反驳。

    眼看场面就要不受控制,卢修斯一把将日记本从虫尾巴的怀里抽出来,啪地合上了。

    黑雾消失,伏地魔的身影也随之不见,虫尾巴长吸一口气,醒了过来。

    “你干什么!”克拉布吓了一跳。

    “你们吵什么?为了这点钱,这么丢脸的事居然要在主人面前吵?”卢修斯拿出一副大哥的样子。

    然而他是怕时间久了,虫尾巴会死。

    他还要留着虫尾巴证明小天狼星的清白呢。

    “凭什么帕金森把钱拿走了?这对我们来说不公平!”罗尔说。

    “没关系。”卢修斯摆摆手,“你看,他已经受到魔咒的反噬,而且,黑魔王即将回归,到时候让黑魔王来亲自处理这件事就好。”

    说完,他还发出一声冷笑。

    帕金森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我,我不想死……”他语气比刚才的虫尾巴还要恐惧。

    卢修斯没理他,只是伸出手“来吧。”

    罗尔第一个把手搭在他手上“我甘愿献出黑魔王大人让我保留的,肮脏的麻瓜财富。”

    克拉布第二个,高尔第三个。

    一道道黑雾从他们的身上升起,之后消散在空气中。

    “很好。”卢修斯看着凭空出现在他面前的三张羊皮纸,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我怎么办?我不想死啊,你们救救我!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帕金森绝望地叫道。

    卢修斯大义凛然地看着他“背叛黑魔王的人,是没资格和我们做朋友的。”

    他差点因为这句中二感十足的台词笑场。

    罗尔点着头,一副很赞同的样子“帕金森,如果你能把钱都还回来,我们还是会接纳你的。”

    “我,我会的……”帕金森痛苦地说。

    “当我通过斯内普了解到,他们查到的主人的位置,就会立刻去接主人回家,你最好快点。”卢修斯瞥了帕金森一眼。

    帕金森鸡啄米般点头。

    卢修斯这才拍了拍虫尾巴“你做得不错,变回去吧。”

    “什么?”虫尾巴大惊,“卢修斯,我最亲爱的朋友,能不能让我用人的样子休息几天?或者别让我回那个笼子里,求你了,我不想再跑那个仓鼠轮……”

    “不能。”卢修斯冷漠拒绝,“你留在这儿会吓到我老婆。”

    虫尾巴委屈地低下头。

    另外四个人也没有收留虫尾巴的意思,他们纷纷告辞,只留下虫尾巴绝望地变成一只老鼠,乖乖趴在了桌子上。

    卢修斯把它抓进笼子,嘱咐多比看好它。

    邓布利多怎么还不找他呢?

    开学第一天的清晨,卢修斯就去古灵阁查看几个人的金库,而此时,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的早餐桌上,各个院长都在给本院的学生们发放课表。

    潘西·帕金森坐在德拉科·马尔福旁边,不悦地抱怨道“我爸爸突然断了我所有的零花钱,你能不能让我进球队?”

    “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德拉科懒洋洋地问。

    “不是说你爸爸会给球队里的每个人都买一把扫帚吗?我可以把它卖掉,赚几百个金加隆花一花。”

    德拉科震惊地看着潘西“你说的是人话吗?”

    就在潘西想要反驳的时候,一阵巨大的声响从大礼堂外传来。

    似乎是老鹰群飞过的声音,无数猫头鹰扑闪着翅膀,飞进了礼堂。

    确切地说,是八十六只。

    但没人能数清,因为这些黑色的,棕色的,灰色的,花色的,密密麻麻的猫头鹰从礼堂外一齐飞进来,每两只猫头鹰抓着一个长条的包裹。它们穿过大礼堂的上方,朝教工坐席飞去。

    邓布利多坐在教工坐席的首位,正在喝一杯南瓜汁。

    猫头鹰们飞过去,拍打着翅膀发出巨大响声,先后把手里的包裹丢在邓布利多面前的桌子上。

    六只飞过,桌子很快堆满,第七只和第八只把包裹砸在了邓布利多的头上,后面的猫头鹰也是一样,很快,四十三个包裹几乎将邓布利多和他面前的桌子都埋了起来。

    但还没有结束,八十六只猫头鹰全都挤在一起,落在巨大的包裹堆上,他们要啄一口邓布利多的手指才能离开。

    大礼堂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张着嘴,震惊地看着这一奇景。麦格教授捂着胸口,暗暗庆幸自己在给学生发课表,而不是坐在邓布利多旁边。

    猫头鹰的毛飘了半个礼堂,整个教工坐席都被猫头鹰掩盖了起来。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一只苍老的手握着魔杖,艰难地从包裹和猫头鹰堆里伸出来,挥了挥。

    猫头鹰们惊飞,四十三个包裹也飘了起来,整齐地在教工坐席前,堆成了一个垛。

    邓布利多全身上下都是猫头鹰毛,他无奈地笑了笑,刚要开口,却被第八十七只猫头鹰打断了。

    它带来的是一封信,信用清晰温柔的女声念了出来‘尊敬的邓布利多校长,这里是魁地奇精品店送来的四十三把光轮2001扫帚,来自卢修斯·马尔福先生的馈赠。’

    大礼堂里沸腾了。

    大部分人都已经通过报纸得知了校董马尔福先生的慷慨,虽然很多人抱着怀疑态度,但现在,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

    四个学院的魁地奇队长都被十几双手抓住,所有人都在尖叫“我能进魁地奇队吗!我能进吗!”

    邓布利多不得不用了一个大声咒,才让礼堂安静下来。

    “安静!所有人都去上课!级长负起你们的责任!”

    大礼堂里的声音小了一些,少数拿到课表的学生站起来离开了餐桌,但还是有人不停地询问“我能去球队当替补吗!”

    德拉科被高尔抓住“你爸爸太帅了!”

    好几个斯莱特林的学生也试图和德拉科握手,魁地奇队长马库斯·弗林特大力摇晃德拉科的肩膀“你是我们的找球手!德拉科!”

    “或许你们应该注意到,第一节是魔药课。”斯内普不悦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学生们作鸟兽散。

    邓布利多终于把身上的羽毛清理干净,猫头鹰们都飞走了,只剩下最后一只,落在他手边,他挥了挥魔杖,面前立刻出现了羽毛笔和纸。

    ‘尊敬的马尔福先生’邓布利多一笔一划地写道,‘我很愿意尽快和您谈谈……’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