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天道之子辅助系统
手机访问

第36章.后溪山溪谷

    有了白济远作陪,敬德帝一行人的欢笑声就没有断过,当然白大爷和他的大儿子,除外。

    此刻一行人已经从繁园转至后溪山。

    后溪山本叫做溪山,毗邻落霞山,但与落霞山相比,只能算是一个小矮包。但妙就妙在,溪山虽小,但却承接了自落霞山上而下的溪水,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溪网和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溪谷,这也是溪山本名的由来,不过,百年前溪山被纳入白家的院内,寻常人根本就不得入。

    因溪山位于白家后院之后的西北侧,逐渐就被称后溪山,后溪山溪谷也是白家四大景之一。

    敬德帝一行人,绕过后院,来到后溪山的溪谷。

    溪谷内早已准备好了,垂钓需要的工具,一行人按照主次,在一处溪水流速相对缓和的溪边高地落座。

    敬德帝手执鱼竿,探着身子往溪水中望去,溪水很清澈,一眼就能看尽溪内情况。

    “白小六,这里头什么都没有,你莫不是骗朕?”敬德帝沉吟出声,转头望向下游处,隔了自己好几个座次的白济远。

    他本是欲往溪山山顶,赏溪山日落的。溪山位于落霞山西侧,因而可以看到日出落霞,日落京白。这落霞自然指的是落霞山,而京白指的则是京都白家。

    但白济远却极力鼓吹,溪谷垂钓,敬德帝想想不用爬山,不损君子形象,垂钓也颇有隐士之感,于是就应了下来。

    然后,此刻他愕然发现,白济远这厮正在脱鞋袜。

    “白小六,你干嘛呢?”

    白济远一愣,哦,这是在喊我。

    毕竟管白济远叫做“白小六”的,迄今为止,只有敬德帝一人,白济远自然是不习惯的。

    白济远赤着脚,对不远处的敬德帝回道:“陛下,这不好钓,我下去逮一点。”

    白大爷已经是放弃了,随他白济远折腾吧,都已经蠢得冒头了,还怕什么赤脚啊。

    所以,白大爷此刻是眼观鼻,鼻观心,只管自己手中的钓竿,懒得理会敬德帝和白济远之间的对话。

    !“嗯?你这是叫朕,钓你洗脚水里的鱼?”敬德帝开玩笑地说道。

    “怎么会呢,陛下,我这在您下游呀?”白济远有点不明所以,这就算洗脚水?那落霞山上,汲取溪泉泡茶喝的岂不是都在喝自己的洗脚水,这样想着,他还拿眼瞅了一眼自己的老父亲。

    敬德帝开口,本意的确是想阻止白济远下溪内,但原因,倒不是他所说的洗脚水不洗脚水的问题,而是下意识地看不惯一个世家公子,如同山野莽夫一般下溪摸鱼,他们这种人就该端正仪态,文雅地执竿垂钓。

    但转念一想,白济远有没有仪态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自己儿子,他巴不得白家一代不如一代,最好白济通,白济逸也跳到溪水里去。

    “如此,那你往再后头去一点,莫要惊扰了朕的鱼。”

    白济远虽是一脸莫名,但依旧是提溜着自己的鞋袜,往再下游去了。

    幸好溪水常年冲刷下,溪边的石子不太膈脚,否则光走这一路,就够白济远受的。

    白济远走后,溪边高台之上自是一派悠然的景象,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关注着手中的钓竿。

    不过也并没有持续太久。

    长久钓不上来鱼,让敬德帝感觉自己傻透了,他怎么看这溪水里都是干干净净的,哪里来的有鱼可钓?

    偏生敬德帝这头正恼着,身边的儿子,却是突然一把提起了鱼竿,咋的,真有鱼?朕瞎了?

    “唔,父皇您看这鱼。”杨昭明热切地与自己的父亲,分享着自己收获的喜悦。

    敬德帝“哦”了一声,抬眼一瞥,砸吧砸吧嘴,略带嫌弃道:“这鱼也太小了。”

    杨昭明极为熟悉自己父亲的脾气,这八成是自己没钓到,心里不爽闹的,遂也不接话茬。反倒是,取下鱼钩上的鱼,又丢进了溪水里,鱼的确是小,钓着玩而且,何必害了性命。

    谁知,敬德帝倒好,直接一甩鱼竿,站起身来。

    “不钓了,白爱卿,陪朕登山去看看日落。”

    白大爷望了望天色,估算了一下日落时间,一边!首,一边道;“来得及,来得及,陛下请”,说着微微弯腰,抬起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你们这帮小崽子,就继续钓着吧。”敬德帝说完即走,毫不拖沓。

    白大爷也快步跟着,然后一众仆从也分出大半,跟了上前去。

    一时之间,溪边高台愈发安静了。 id="nasace5"

    "天道之子辅助系统"请访问 201201344

    他们这俩“小崽子”怎么办?

    不过到底白济通大了好几岁,他正了正神色,对太子杨昭明开口道:“殿下,您看……,这?”

    s:

    杨昭明闻言看向白济通,看到白济通一脸犹豫中还略带着懵,不由会心一笑,这姿态翩翩的白三少,也挺傻的吗,不愧是白济远的哥哥。

    “要本太子看什么?”说着,他还看了看白济通一点动静都没有的鱼钩。 id="nasace10"

    "天道之子辅助系统"请访问 201201344

    “太子,陛下和父亲,登山去了,不知通与八弟?”

    杨昭明内心“呵呵”,这是想去讨好自己的老爹?当皇帝还真是好,自己老爹一个爱装逼的二百五,就因为当了皇帝,天天被人追捧。

    没错!杨昭明的心里,从来都不觉得敬德帝是个合格的皇帝,甚至对敬德帝甚是嫌弃!

    “你们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稀罕你俩了?。”杨昭明说的云淡风轻。

    但听在白济通和白济逸耳朵里,却是如遭奇耻大辱。谁稀罕你的稀罕了!

    好在白济通理智未失,拱了拱手,瓮声瓮气道:“如此,通与八弟就不扰太子垂钓雅兴了。”

    白济通带着白济逸离开了。

    太子放下鱼竿,心道,走了正好,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去找白济远这厮了。

    本太子毕竟是做客,就该找个主人家陪着!

    于是,也快步走下了高台,朝着下游方向走去,远远就看见白济远在溪水里扑腾。

    二是二了一点,但白济远,真的是有趣,真实太多了。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