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风情女友们
手机访问

第一卷:醉卧花丛亲莫叫 二十章 吃到学姐的小白兔了

    那晚上川娃一直噼噼啪啪的敲打着床板,那是一个善良淳朴屌丝发出的竭力嘶吼,只可惜这种发泄根本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即使那噼噼啪啪的声音再大又如何呢?也不想想陈剑是什么人,可能他此时正在和陈密鸡鸡歪歪呢。

    我们几个兄弟都能理解川娃的苦痛,但我们谁都没法帮助他,毕竟陈剑也是兄弟,感情的事怪不了任何人。我们只能沉默的听着川娃的发泄,也不好制止他。哎呀,由他去吧。

    只是川娃那噼噼啪啪声让人难以入睡,蛋疼的我摸出手机给杨敏和媛媛交替短性轰炸,纠结与两个女人的感情真难受。我该如何取舍?

    处于关心我也给雅老师送上了祝福的短信,我可不希望明天见不到她,我只想她的玉足早早康复。雅老师这样的好人谁能不关心?

    雅老师回的很简单,说谢谢我自己没事,还提醒我早点睡觉。她的提醒给我感觉很舒服,不想后妈那种教唆的式的崔珉。

    第二天军训陈剑和陈密姗姗来迟,陈密面色红润一脸的性福,头发有些凌乱,一看就是今天早上激战过头来不及搭理。善良的川娃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只是这陈密丝毫不领情,挽着陈剑的胳膊得意洋洋,手里拿着果4。

    陈剑走过来给我使眼色,好像在炫耀昨晚自己战功赫赫,我对他竖起中指微微一笑。媛媛一看就是懂事的人,她贼精的贴在我耳边说:“亲爱的,你们剑哥他俩多性福啊,晚上我想你陪我去逛街看电影。”

    哟呵,媛媛这小妮子是要闹那样,难不成又想和我……

    我能说什么,当场就答应了这事。哎呀,女人嘛就是拿来哄的,何况媛媛对我是死心塌地呢。

    中午吃了饭我就回寝室准备搬东西去合租的公寓里,一进门就看见几个兄弟围在一起,唯独川娃孤身坐在床上一脸的苦闷。

    “冉冉快点来看剑哥的作品,玩爆大木老师啊。”马凯对我说。

    我走近一看陈剑拿着新买的果4正在放自己和陈密今早上的战争场面。

    我了个去,陈剑这龟儿子也玩的太大了吧。拍视频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这货居然拿到寝室里来免费放映。这龟龟真是堪比冠希哥啊。

    只见陈剑匍匐在陈密的身上,他左手拿着手机拍摄,右手抓着陈密的小白兔不停的玩弄。这还没完呢,他的身体上下起伏,陈密不是的发出哼哼声,双眼紧闭享受一波又一波的热浪。

    陈剑这货边看还边解说,言辞犀利堪比凤凰卫视的胡一虎,听的我们哈哈大笑,唯独川娃在沉默。

    让我想不到的是陈剑这小子时间还真够长的,匍匐着玩弄了五分钟他就叫陈密坐上去,陈密很听话的就坐了上去。一波猛烈的攻势又朝陈密袭来,她仰着头迷离的娇喘,两只小白兔上下跑动,下身不由自主的跟着陈剑的节奏起伏,看上去比经验比媛媛还足。

    坐在上面的陈密真够骚艳的,看的我都拔弟而起,她居然还抢过手机来自拍,真是女中豪杰啊。

    看到这一幕我们都忍不住叫了起来,马凯那伙最为激动,他吼着:“我干,陈密这样太牛了,比我们东北妞还直爽啊。”

    他话音未落只听咣的一声,我转头一看是川娃在打床板,满脸的郁闷啊。其他人没有意识到问题,还在继续观看火热的视频,但我停止了观看,走到川娃跟前说:“川娃,走出去我请你喝酒。”

    川娃没有甩我,突然起身冲像陈剑,一拳就打在陈剑的脸上。

    这……

    这是要干啥。

    见状我赶紧上去抱着川娃,大吼:“川娃,你别乱来,大家都是兄弟。”

    陈剑这一拳挨的莫名其妙,他也没什么错啊,人家女生就是喜欢有钱的,怪不的他。火冒三丈的他抓起桌子上的水杯一下就敲在川娃的头上,整的我都是一身的水。

    “我日你鬼,你有病啊?”陈剑大吼。

    我赶忙叫马凯他们拉住陈剑,陈剑虽然给拉住了但还是不甘示弱,一脚踢在川娃的身上。

    哎呀,这太麻烦了,兄弟为了女人打架,这算什么嘛。

    我紧紧的抱着川娃把他往外拖,他长的瘦弱个头也小,只能乖乖被我拉出去,整的我满头大汗。

    既然都是自己的兄弟我怎么能让俩人拔刀相向呢,拉着川娃我就叫他冷静。瘦小的他哪里冷静的下来,不停的抱怨大骂,就像只猴子。

    隔壁寝室的屌丝邱玉杰见状笑着说:“哟呵,冉冉你这事要干啥,和川哥搞基吗?”

    气不打一处来的我吼了邱玉杰两句,叫他滚蛋。丫的,真烦人。

    我把川娃带到了学校外面的小索洛酒吧,叫了几瓶啤酒,然后跟他谈起心来。

    川娃一个劲儿的跟我诉苦,说自己对陈密怎么怎么好。军训的时候一有空就给陈密扇扇子;每天早餐也是他给陈密买的;为了给陈密买书他翻围墙还被老师抓住挨批,腿上还被摔掉一块皮。

    他不明白如此痴情的自己怎么会败给纨绔子弟陈剑,酒一杯一杯的喝着,郁闷的不能在忧伤了。

    我没有责怪陈剑,也没有说川娃的不对,而是耐心的给他分析问题。我说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强求的,何况陈密本身也只是个拜金的女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至于陈剑我叫川娃也不要怪他,大家都是兄弟,不要为了女人伤感情。既然陈密是那样的女人,要了又有何用呢?不如就顺水人情给陈剑。

    听了我这一番劝慰川娃舒心不少,也向我保证不会再和陈剑闹事,一会回去就给陈剑道歉。川娃能这样做我很开心,说实话我真不想兄弟相残,大家都是朋友们嘛,何必呢。

    哎呀!这个社会真是太残酷了,在女神面前屌丝努力做再多也比不上高富帅什么都不做。陈剑除了富其他的一点都没有,但是女生就是喜欢有钱的,川娃只能放弃。所以说做人坚决不能做屌丝,不然就只有撸一身了。

    气急败坏的陈剑说他想打川娃,但是我在我的劝慰下他也放弃了这个念头。晚上我没有回去和后妈一起吃饭,而是做东请陈剑和川娃和了杯兄弟酒,两人在我的撮合下握手言和,兄弟之情得以继续。

    喝酒三巡媛媛那小妮子就耐不住寂寞了,不停的耳语叫我去看电影,我还不了解她?这女生不就想和我激战一番吗,我也高兴,说走就走,直奔学校下面的开元酒店。

    房间一开媛媛就急不可待的搂着我拥吻起来,一波一波的骚艳传入我的口中,我被挑逗的欲火焚身,恨的不捞起裙子就长驱直入。

    正当媛媛握着我的钢枪准备深入自己的洪泽湖时那该死的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后妈打来的,我了个去,这也太败性了吧。

    我怎么哀求都没用,后妈非要我晚上回去睡,还拿出爸爸威胁我。毫无办法的我只能穿好裤子打车回去,这感觉真的太郁闷了,上膛的子弹射不出去能爽吗?

    媛媛也是一脸的抱怨,有种欲求不满的感觉。

    回到家里后妈就对我问这问那,搞的我很是心烦,我当时差点忍不住想说难道我出去和女朋友爱爱你也要管吗?

    燥热我的果断冲进卫生间洗澡,我也没敲门,直接就冲了进去,真的很热啊。

    “啊!冉冉出去。”小璐学姐尖叫起来。

    只见一丝不挂的学姐拼命想遮住自己的隐私部位,但遮的住上面缺盖不了下面,两全其美的事是没有的。学姐皮肤白皙,身上还有些泡泡,一对小巧的白兔十分可爱,手儿也盖不住那黑黑的芳草。眼前的她简直就是个出水芙蓉,但却比芙蓉多了几分娇媚,让人不激动都不行。

    我彻底傻了,这哪里是学姐啊,简直就是个玉人,和维纳斯相比都不差毫分。

    “嗯嗯……快点出去。”学姐叫声喊到。

    我猛然醒悟,啊了一声准备离开,那晓得地板太滑,我一下摔倒了。这一甩可好,我正好扑向出浴的学姐,嘴巴刚好对在她的一只小白兔上,一只手却抱着她那性感的小屁屁。学姐就这样和我一起掉进了浴缸中,我被溅了一脸的泡泡水,还夹杂着学姐的体香呢。

    “呜啊……嗯嗯……”学姐被水给呛到了,不停的摇头,两个被白兔跟着可爱的摇摆。学姐的小白兔虽然不大,但是比起媛媛的要更加惹人,有种说不出的清纯。

    “啊,对不起小璐姐,对不起。”我赶忙起身,一脸的尴尬。但自己的长篙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昂首挺立了,隔着短裤直挺挺的抵在学姐的肚子上。

    学姐瞟了我长篙一眼,嘴巴微张,有种说不出的吃惊。可能是我的太大了吧,怪不得后妈和媛媛都会吃精。

    后妈听见声音就叫了起来:“冉冉,你学姐在洗澡,快点出来。”

    后妈这一叫直接把我拉回了现实中,我赶紧出去,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学姐,她好像没有生气,只是对我嘟嘟嘴吧,手紧紧的盖着私处。

    回到床上我辗转反侧,脑海里全是学姐的影子,同时又想起那天晚上学姐和师兄野战的情景,感觉真的很刺激。年轻气盛的我越想越难受,更难受的是那不争气的长篙,它又竖起来了。

    但我又觉得这样不对,我怎么能去想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呢?我可是个有素质的优秀大学生啊。同时我觉得刚才的事情可能会导致学姐对我产生误会,这可怎么办,我冉冉的良好形象不久毁了吗。

    挣扎一阵我还是下定决心去给学姐解释,我可不想学姐把我当成色狼。

    后妈她们好像都睡了,只有学姐的房间灯还亮着,她真用工又在复习功课。我敲门进去学姐一脸的尴尬,但她还是没有拒绝。

    “小璐姐,刚才…….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支支吾吾的说。

    只见学姐穿着透明的睡衣,好像奶罩都没有带,伴我在床上,就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的清纯可人。

    “嗯哼,没事。姐姐不怪你。”

    听了这话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来了。我见学姐手里拿着一本漫画就走过去想看看,学姐装怪硬是不给我,我兴致也来了就和她争抢起来。一番你来我往,学姐给我按在了床上,被子也给掀开了,她只穿了一条红色的小内内,性感极了。

    “嗯嗯……就是不给你,嘻嘻!”

    “不行,我要。”说着我又去抢,哪知学姐一躲,我一下居然扑到在她的身上,嘴巴又含住了她的小白兔,软软的,上面还有颗葡萄。

    学姐面色通红,急促的喘着气,还嚷着叫我不要玩。我被挑逗的浑身欲裂啊,长篙不由自主的又硬了,学姐好像也发现了,有些不悦的说:“快点回去睡觉,我的好弟弟。”

    见学姐说了这话我也只好走人,一起身那长篙就不禁意的划过学姐的小内内,还顶了一下。这把我吓的,学姐不会知道我硬了吧?

    我刚要开门准备出去,突然一个娇羞的声音吞吞吐吐的说:“冉……冉冉,回来,我……”

    学姐这是要闹那样?

    那一晚我永生难忘,那是从未有过的舒爽体验……

    小刀书友1群QQ:135601470仅剩两百个床位小刀书友2群QQ:241773284还有四百个床位小刀书友3群QQ:293408433仅剩三百个床位刀哥现急需助理三名,还需多个群管理,大家可以踊跃报名,有意者可以给我QQ留言,我就是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