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来袭:商女娘亲要逆天
手机访问

第284章 铃湾湾,嘴臭

    一处树林里,扩张着咆哮声和哀嚎声,“鬼九丞,本殿下命令你住手,从本殿下身上尤其是脸上拿开拿走你狠辣无情的双手。”

    “我用的是单手,不是双手。”

    于是,哀嚎声、咆哮声继续…

    “好啦,我错了,我敬爱的祭祀大人可以对我娇嫩的脸怜香惜玉一点点吗?”

    “不可以!”冷漠无情又简洁的老酒式言语。

    老酒沉迷于蹂躏那张自恋的脸无可自拔,越揉越狠越兴奋。

    “你!”

    够狠。

    凤灼竖起一根手指指着天的方向,“祭司大人,吾乃天之涯大殿下,注意你此刻的恶行,上天不容。”

    然而悲愤的手指刚竖直没多久,一道阴影投下,食指再刚都斗不过老酒摁下去的拇指头。

    “鬼九丞,你欺人太甚,本殿不就是好心地送了一点点东西给铃湾湾,然后她又善良的转赠给你的身体,她不就是当心你不老实的心带坏你激动的身体。”

    老酒蹂躏的动作有了松懈,揪着他脸上的肉没使力,于是凤灼趁着这个空当,就是一招‘降龙十八掌’,把自己拍远了十丈八尺,总而言之就是离得老酒远远的,这样才能有话好好说。

    “鬼九丞你是知道的铃湾湾这个女人没大没小,根本不管我这个哥哥,自己舒畅就好,而且你吃了那药又没损失,还能春风几度浪回巢,就是从此百花争艳与你无关了。

    祭司大人你的损失真不大,亏大了的分明是我家的湾湾,追你追到凡间就罢了,为了不让你发觉她也下凡来了,自损修为,如今神识不全,记忆断断续续的,不过好在我这个妹妹是个聪明的,虽然还没搞清你到底是谁,但还是强硬地将你禁锢在身边。

    如今喜降麟儿,祭司大人恭喜,恭喜!妻儿环绕在膝,禁欲仙姿是狗屁,哈哈哈哈······”

    凤灼叉着腰,一想到那个画面就哈哈大笑起来,叉着的腰都在颤动。

    “我记得二殿下少时最是喜欢缠着大殿下玩耍了,想必二殿下生的孩子也就是大殿下你的侄子应该也很‘喜欢’你这个舅舅。”

    老酒将竖落在胸前的头发横指一挑甩到了背后,动作利落干脆,就像对付凤灼这个糟心的一样。

    大殿下回忆起了那段少时时光,顿时伴随而来的还有深入骨髓的‘恐惧’,凤灼抱紧了胳膊。

    他光顾着笑老酒,怎么就忘记了那也是他侄子的事情了。

    打脸打得这么快的嘛?

    不行,他要迅速的忘记这么不好的事情。

    “老酒,你这几日与人频繁进入敏王府是在调查什么事?我看你不像是在搜集敏王爷的zào fǎn证据?”

    “大殿真是聪明绝顶,这都给你看出来了。”老酒对着凤灼一笑,很是赞扬。

    “本殿的聪明绝顶不用你说,快快回答,不要扯开本殿的问话。”

    “大殿也知自己聪明绝顶,猜出来了不是显得更加聪明绝顶。”老酒对着凤灼微微一笑,便消失在了凤灼眼前。

    “祭司大人果然一如既往缩头乌龟。”

    本殿还没有打回来啊!

    祭司大人,你这个万年老贱人。

    凤灼握紧了拳头也消失在了原地。

    这个树林一如之前,风平鸟吟,若不是地上靠着树根的几个浅浅脚印,哪里知道这里刚刚待过两个人,还是干过架、吵过嘴的。

    李芦藜院子里的堂屋,三人围桌而坐,李芦藜居中,其他两人居其左右。桌上放着四菜两汤,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只有老酒动了勺子。

    老酒盛了一碗鲫鱼汤放到了李芦藜面前的桌上,“汤挺好喝的。”

    “虚伪,做作。”凤灼盯着那碗汤,学着老酒来了个简洁式话语。

    李芦藜抓着勺柄正准备舀一勺喝呢!

    “表哥,你怎么不吃?还有你脸上这是怎么了,又红又青又紫,嫂子又没有随你来这。”李芦藜看了一下屋外,没人偷看偷听啊,随即一脸疑惑的歪头看着凤灼。

    凤灼脸瞬间爆红,“高热”不退。

    “李芦藜,你胡说八道什么鬼?”凤灼指着脸上的伤,控诉的瞪着老酒:“这是我对面的老贱人打的。”凤灼没好意思说是被揉搓的,这样太不男人了。

    “凤灼请注意你的措辞,你骂老酒是老贱人,你骂上自己是老贱人他哥别带上我。“

    李芦藜轻舀慢喝的,一碗汤就见了底。

    凤灼被李芦藜犀利的言辞整的还有点蒙,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唉!现在骂个人都在骂自己,天理不容。

    我自愿沉浸在污浊的世界里,你为何要点醒于我?

    凤灼一个哀怨的眼神送给了李芦藜,李芦藜内心表示有点恶心想吐。

    “表哥,你这般看着我我有点想吐,平日你也是这般看着嫂子的?嗯,应该不会,不然你也不会三天两头离家出走,每日囔着要休妻。”

    李芦藜自认为自己是个诚实的孩子,所以决定多扎自己表哥几刀,血上加亲。

    “李芦藜你能不提她吗?我已经不想吃饭了,现在更加没胃口了。”凤灼刚摸上筷子的手又退了回去,神色恹恹的,身子往后一靠,还好身后有一根柱子,不然呵呵。

    “不能,凤灼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你已经娶了嫂子,却是想尽办法躲着,这次你又和嫂子闹什么?”

    “不要管哥的事,我和她你管不了。”

    李芦藜面色很不好,显然是被凤灼的言语伤到了,接过了老酒刚盛好的米饭,低头吃了起来,没再理会凤灼。

    凤灼也是后悔了,一时冲动烦躁的说错了话,他确实不想李芦藜掺和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事,但刚才言语着实欠妥。

    从柱子上拉直了身子,凤灼偷偷瞄了吃饭的李芦藜几眼,嗯,吃的非常专注,冷淡,很符合她的气质。于是,凤灼果断的将目光转移到了老酒身上,那意思很明显:我惹我妹生气了,你赶紧缓和一下这个僵硬尴尬的气氛。

    老酒默默地咬了几口饭,这才将手上装着米饭的碗递到了凤灼手上,“我吃了几口,你要实在想吃,我给你,我自己再盛。”果然,老酒又拿了一个碗去盛饭。

    气的凤灼很想将手上虚虚放着的米饭砸老酒脑袋上,这个装傻的老贱人,不骂都不行。

    凤灼没拿筷子,双手捧着碗,狠狠灌了自己一口饭,嘴巴边上沾了好几粒饭粒,仰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李芦藜,“妹妹,哥错了,哥不该凶你,哥嘴巴现在吃饭了,不臭了。”17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