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狐如玉
手机访问

第203章 望舒心伤煞意缠,羲和燃火涅盘生

    22

    决策,所倚仗的是便是已知的情报加之对未来的某些推测。公孙与百里两族准备不可谓不充分,加之以多打少,根本没有失败的可能,天师道门尘缘一脉此役应全军覆没才是,所有人都深信不疑,甚至天师道门三位天师的悲观也从侧面印证这一点。

    “去死吧,哈哈哈哈······”公孙玲珑癫狂的笑声回荡在战场之上,盖过了喊杀声。

    这对狗男女就要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都无能为力,这该是何等痛苦!而他们的痛苦将化为自己心灵上的慰藉,她很是享受这一刻的kuài gǎn。

    反抗?不可能的,天师道门或许后劲十足,可人数实在太少,公孙与百里两族也不是乌合之众,就是以命换命,也能活活耗死对方。而且,一旦羲和与望舒到手,公孙家族将如虎添翼,再杀了那丫头取得太阿剑,三大秘宝在手,谁与争锋!

    苏琴萱几人的出现无疑是变数,可在大势面前似乎也不能够翻起风浪。

    苏琴萱功法诡异,可掩盖不了修为低下的事实,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溃败只在瞬间;敖曦水系功法近乎无敌,若是飞升期修为施展开来当真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可大乘期终究还是欠了些火候;至于王元姬,混战之中紫炎麟火投鼠忌器,强行以修真者之躯驱动药王鼎已然遭到反噬,无法再次施为。

    公孙玲珑自信算无遗策,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所以才从幕后走到前台,亲自出手对付公孙无忌。

    她似是已经看到两个家族的崛起,兴奋地浑身颤抖。

    可是,真会如她所愿么?

    眼看影子的手掌就要落在赫连明空背上,围攻她的修士们嘴角泛起残忍至极的笑意,都做好了绝命一击的准备,可怜红颜薄命,下一刻她便要香消玉殒。

    然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或者说是被无限延伸开来。

    一个猩红法阵绽放在赫连明空的美背之后,一只白皙的素手从其中伸出,对上了影子的手掌。

    时间又重新开始流动,两掌相击,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动,看去平淡无奇,却让周围人觉得心惊肉跳,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没有角力,没有拉锯,高下立分,听得一声男子的闷哼传来,影子的身形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周围人皆不可置信。

    影子神出鬼没,功法诡异,他的存在只有公孙家族高层才知晓。至于他的能耐则更是可怖,哪怕面对飞升期修士亦可无声无息间取其性命。上一次若非望舒剑护主,千钧一发之际自主护佑抵挡了绝大部分威能,那一掌只怕已经要了赫连明空的性命。

    怎料这样一个可怖的高手,竟被人一掌击败,反观那手,白皙小巧,光滑细嫩,分明是女子的手!

    女子?女子!女子?!

    是了,除去调息的王元姬,正与人交战的苏琴萱与敖曦,却是还有一人。

    芙萝蕾蒂娅去哪了?

    公孙玲珑自诩知己知彼?可笑,当真坐进观天!

    双方惊天大战甫一开始,芙萝蕾蒂娅便隐去了身形,似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耐心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至于猎物是谁,答案已在上一刻揭晓,影子!

    芙萝蕾蒂娅的存在本就极其特别,能让她如此重视定有其特殊之处。

    初见重伤的赫连明空时,芙萝蕾蒂娅便从她身上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影子那一掌的威能被望舒剑消弭大半,残余力量却还是将其重创,之后公孙与百里两族的修士合力一击更是可怖,此消彼长之下,影子的那一击便不那么明显了。若换做其他人定无法觉察,可她来自阴司,那一击所蕴含的力量实在太过熟悉,让她不得不重视。

    ······

    “那人很是诡异,我也不晓得他是怎么出现在我身后的,还那么轻易的破开了我的防御······”芙萝蕾蒂娅询问了之前的事,赫连明空如实告知。

    “是影子,师······公孙明镜的剑奴,门人中也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其存在,至于其能耐,只怕除了师······便无人知晓了。”公孙无忌解释道,在场的其他人都对公孙家族无甚好感,他几次想要将公孙明镜唤作师傅,想了想还是作罢,随后他想起了什么,又道,“影子出现时鬼气森森,只怕是鬼仙!”

    “不是鬼仙!”芙萝蕾蒂娅摇了摇头,众人心生疑惑。

    “嗯,不是鬼仙嘞!”苏琴萱也附和,“鬼仙我见过呢,他们与寻常修士无异,小妹姐姐,你也见过呢,罗刹姐姐和樊大叔就是鬼仙!”

    “啊?!”公孙小妹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当初与苏琴萱一齐到金陵楼的两人竟是这样的存在。

    “不是鬼仙,而是鬼修!”芙萝蕾蒂娅接着说道,看众人不解,随即解释道,“鬼仙是由魂魄所化,而鬼修则是修士修习了鬼道!”

    “鬼道?”世间大道不计其数,这鬼道众人倒是第一次听闻。

    “鬼修其实是邪修中最为残忍的一种。邪修修炼有伤天和,喜用人的精血或是魂魄修炼法宝,这些法宝威能极大。而鬼修亦是如此,只不过他们却是通过自身吞噬人的精血或是神魂,在这之前,那些被其吞噬的人都会受到非人的折磨,带着极强的怨念。其中······”芙萝蕾蒂娅解释到这,顿了顿,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苏琴萱,苏琴萱有些不解,欲询问,芙萝蕾蒂娅已经重新开口,“他们功法诡异,修炼极难,但却厉害至极,鬼道可拘魂灵,而鬼仙带着极强的执念,于他们来说乃是大补,因此他们最喜吞噬鬼仙,故得鬼修之名!”

    苏琴萱听闻只觉心中一沉,素手紧紧握拳。

    尘世七苦,贪、嗔、痴,怨憎恶,爱别离,求不得,失荣乐,因为这些执念而不愿入轮回者最易化为鬼仙。她不晓得罗刹几人因何缘由,可大泽内的那一人一鹤她却是记得的,情比金坚,至死不渝,对她触动极大。

    鬼仙,其实都是苦命人,不想鬼修竟以鬼仙为食!

    这人的存在,岂不是会威胁到罗刹、樊无期、赵无极等人?

    “这人必须死!”苏琴萱咬牙切齿恨恨道。

    “嗯,这人便交给我吧!”芙萝蕾蒂娅美眸中泛起寒芒。

    ······

    芙萝蕾蒂娅的出现将落在必死之地的赫连明空给拉了出来,也使得公孙家族的双截杀计划落空了一半。公孙玲珑怒极,不过如今木已成舟,再纠结也无甚作用,空了一半,可另一半还在计划之中,毕竟,自己的长剑可还插在公孙无忌的胸口。

    长剑刺入的同时,一道道诡异的符箓自剑身渗出,缠绕在了公孙无忌的元婴以及剑修特有的心剑之上,封住了他一身修为,使得他动弹不得。

    “无忌,可别怪师姐心狠手辣!”公孙玲珑冷冷道,手上掐了个灵决,长剑之上突然电光闪动。

    这是公孙家族的御雷神剑!

    御雷神剑威能巨大,如今剑已刺入公孙无忌胸口,若是再引爆神雷,只怕公孙无忌便要神魂俱灭了。

    便在此时,一只手握住了公孙玲珑的皓腕,力量之巨,犹如铁钳。

    “你······”公孙玲珑惊惧,因为那手的主人正是被她重伤,不能动弹的公孙无忌,他正努力的冲破束缚,这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而且她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公孙无忌,只见他口中依旧涌着鲜血,可俊美的脸庞上却是布满寒霜,那一直都温柔淡然的眸子中满是煞意以及怒火。

    “他要杀我!”公孙玲珑只觉心颤。

    或许真如公孙玲珑他们所想,无情的剑修可一往无前,有情的剑修却被羁绊所累,可是,有了情,心里便有了寄托,有了不能死的理由,更有了珍视以及不能被触碰的禁脔。

    那是逆鳞,触之必怒!

    无疑,赫连明空是公孙无忌的逆鳞,上一次她险些香消玉殒,这一次他们竟还是如法炮制欲置她于死地,他怒了,怒不可遏。这一刻,他身上属于公孙无忌的谦和彻底褪去,前世帝王的冷酷与残忍加身,威风凛凛,君临天下。

    “去死,去死!”公孙玲珑全力施为,以期提早蓄力完毕,引爆剑身之上的神雷。

    长剑之上幽蓝的电芒不住闪动,发出滋滋声响,公孙无忌的创口处已然焦黑,其内腑受创只怕更重。可是他却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虽然吃力,却还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羲和剑。初时,羲和剑剑身暗淡无光,可随着长剑被缓缓举起,剑身开始泛起微光,且越发明亮。

    公孙玲珑害怕了,目光随着羲和剑而动,似乎那是生命的倒数计时,勾魂夺魄的亡者之剑,到得最高点便是她死期。

    “可恶,可恶,可恶!”公孙玲珑努力挣扎,在身体周围唤出剑气,以期脱离公孙无忌的钳制,奈何那剑气甫一接触公孙无忌的身体却诡异地消失不见,让她的心寒到了极点。

    不过,好在时间还是站在了她的这边,公孙无忌的剑未曾举至顶点,御雷神剑却已蓄力完毕。两人距离如此之近,现在引爆神雷虽能击杀公孙无忌,可自己亦会受到波及,重伤是不可避免的。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再迟疑,待得羲和剑斩下,她哪里还有活路,况且,以重伤换公孙无忌一命,又能抢得羲和剑,这买卖却是稳赚不赔的。

    “死!”她扣住了手指,那是引爆神雷的法决!

    “给我······散了······”自长剑穿胸而过,公孙无忌一直沉默着,这会儿才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来。

    短短几字,无甚特别,却犹如鸿蒙初开,天地间的第一个声音,带着无上魔力,不可抗力。

    公孙玲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到了极点,因为剑身之上的奔雷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言出,即法随!

    怎么可能?!他不是堪堪突破到大乘期么?若论修为,自己与他一般,为何会相差如此之多?

    一个个疑问浮上心头,却没有时间让她细细思量了,因为羲和剑已然高高举起,剑身发出耀眼白光,灼热似正午的骄阳。

    “无忌······不、不要杀我······”这一刻,公孙玲珑弱小而无助,令人怜惜。

    公孙无忌愣了一下,羲和剑并未就此斩下。

    “玲珑!公孙无忌,你这叛徒,放开她!”一声怒喝暴起,一道人影疾驰而来,迅捷若闪电,眨眼便至,祭出一掌直奔公孙无忌天灵盖。

    “阿、阿海······”公孙玲珑看向那人,面露喜色,眼含泪光。

    阿海?如此亲昵,来人自是她的夫君,百里宗家家主百里海。

    公孙无忌微微皱眉,惊雷消散,可长剑仍在,缠绕自己元婴与心剑的符箓尚未散去,他全力冲击却也只是双手勉强能动,如今百里海来势汹汹,可是不好对付得紧。

    时间紧迫,生死便在一线之间。

    他作出了决断,松开了钳制公孙玲珑的手,迎上了百里海的掌击。

    有些无奈,可不得不叹一句,“好一招攻敌必救!”

    其实,公孙无忌本可在迎上百里海时顺势斩下那剑,可他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公孙玲珑丧子、丧家,从站在高楼风风光光受人敬仰,到跌落低谷被摔得体无完肤,大起大落之下,硬生生将这个好强虚荣的女子逼成了如今歇斯底里的“疯子”。

    只能感慨一句,世事无常。

    可是,你死我亡的生死关头,心慈手软是致命的,你不杀她,她却要杀你!

    就是这片刻的迟疑,公孙玲珑得了喘息之机。趁着公孙无忌将注意力集中到百里海身上,她楚楚可怜的神态消失不见,重新恢复成了残忍狠辣。只见她一掌击在公孙无忌胸口,顺势猛地将长剑抽出。创口处有鲜血喷溅而出,落在了她白皙美丽的脸庞之上,点点殷红,平添了几分妖异之感。未做停歇,她手中长剑甫一抽出便直刺公孙无忌脖颈,要置他于死地。

    本就不是全盛之态,仓促之下与百里海对了一掌,又被公孙玲珑偷袭,公孙无忌闷哼一声,好不容易聚起的,羲和剑剑身上的剑气难以维系,轰然消散。

    “真是窝囊······怎地又留下她一人了······”

    ······

    时间回溯些许,包围圈之中。

    “敖曦骂的还真是没错,这公孙无忌怎地如此婆婆妈妈,优柔寡断!”芙萝蕾蒂娅说道,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这般不留情面的数落,赫连明空听来自是不悦,欲为其辩白几句,不过话到嘴边却是说不出口。

    一个有感情的“叛徒”,心里的苦楚,又有谁人能知呢。

    不过芙萝蕾蒂娅也只是这么一说,似只是发发牢骚,随后又道,“你去助他吧!”

    “啊?那这些人······”

    “交给我吧!”却是另一个声音。又一个法阵凭空出现,王元姬的身影自法阵中行出,甫一站定,她素手一挥,一个玉瓶径直落入赫连明空手中,“赫连姐姐,这个丹药给你,可助公孙大哥疗伤!”

    时不待人,公孙无忌危在旦夕,自容不得她犹豫。她点了点头,芙萝蕾蒂娅掐了个法决,赫连明空脚下出现一个法阵,身形隐入其中消失不见。

    “可恶,她去哪了?”包围的一众修士顿了乱了方寸,他们的目标本就是赫连明空,居然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这可如何是好。

    “在那边!”有人眼尖,见得包围圈wài wéi,法阵与赫连明空的身影同时显现,她不作停留,直奔公孙无忌而去。

    这还得了!一众修士只觉心寒,眼前似乎又看到了之前那两道可斩破苍穹的剑柱。

    “还愣着干嘛,追啊!”有人最先惊醒,立刻呼和同伴。

    有时候目标明确是好事,可有时候吧,还是应该专注眼前才是。他们先前的阵法之中如今还立着两个俏生生的女子,居然就被他们这般无视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他们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们光记住了羲和剑与望舒剑合力之威不可小觑,怎地却忘了王元姬的紫火麒麟,忘了芙萝蕾蒂娅一掌将影子击败。

    王元姬与芙萝蕾蒂娅对视一眼,嘴角都是微微一抽。

    “居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种感觉还真是微妙呢······”王元姬香肩一耸,嫣然一笑。

    芙萝蕾蒂娅倒是干脆,漂亮的脸蛋上全是煞意,听得她一声娇喝,“我让你们走了么!”

    有几人追击速度极快,怎料半道上身形突然顿住,俱是头破血流,似是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后来人见状赶忙止住身形,探出手去试探,却当真触碰到了什么,触感冰寒。有人怒极,以法宝法术击之,却只是激起波纹涟漪,奈何不得。

    前方不行,那便往上,往下。这回他们学聪明了,放出法宝探路,人紧随其后,怎料却是触到了顶与底。

    公孙明镜以“黑柱”困住守明、守德、守仁三位天师,怎会料到自己的门人也会被困一个透明圆柱之中。倒是应了那句俗语,“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现世报来得可是极快,却是落到了公孙与百里两族的修士身上。

    这时候,这些修士终于尝到苦果,纷纷转身看向阵中的两个女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自然不会是垂涎二人美色,而是心底发寒,不知所措。

    “元姬妹妹,你身体好些了么?”汇合时,王元姬面色惨白,嘴唇也无血色,可是让人担心得紧,虽然她医术惊人,可有句话叫“医者不能自医”,大战开始没多久,她却重新参战,也不晓得她恢复得如何,芙萝蕾蒂娅不禁有些担忧。

    “多谢姐姐关心,已无大碍,你去追那影子吧,这些人便交于我来对付!”王元姬微笑,自信从容。

    “唔······”芙萝蕾蒂娅有些犹豫,不过看王元姬信心满满,终是点了点头,脚下红芒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一人!本以为他们要对付两人,如今却只剩下了一人!

    这是chi o裸的鄙视,将两族修士的高傲按倒在地狠狠摩擦,是可忍孰不可忍!

    “臭丫头,竟敢如此轻视我公孙家族!”众修士长剑嘶鸣,直指王元姬。

    王元姬美眸一翻,轻叹了一声,不屑与他们多说一句话。她闭上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新睁开时水般清澈的眸中多了七分杀意。医者,杀意不可过重,可若对方乃是病灶,不得不除,那便要狠下心来引刀切之,为了减轻其痛苦,更应且快且准且狠!

    “呼呼!”香肩之上,紫色的小麒麟已经蓄势待发。

    “这女子便是那纵火的妖女,不可让她出手,杀!”一众修士悍然杀出,人影重重,杀意滔天。

    “吼!”一声怒吼,巨大的火焰麒麟暴起,焰浪滚滚,吞噬着一切可见之物。

    ······

    “贱人,你敢!”赫连明空一声怒喝,身未至剑先行,望舒剑裹挟着可怖的剑气飞驰而来,发出尖锐刺耳的爆鸣声。

    攻敌必救,莫非只你公孙玲珑与百里海会?

    公孙玲珑的剑尖离公孙无忌的喉咙不过寸许,只要再进一点就能将其杀死。

    可是,这些许距离,短暂的时间,同样也决定着她的生死。

    赫连明空不是公孙无忌,女人发起狠来比男人更可怕,何况这个女人与公孙无忌关系非比寻常。公孙无忌被她设计,如今重伤垂死,怎可能让赫连明空冷静。一旦公孙无忌身死,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为了报仇肯定会追杀她到天涯海角。不,是她想多了,哪有什么追杀至天涯海角,望舒剑来势太快,虽然她杀死公孙无忌只在眨眼之间,可这眨眼之间也是她唯一能够脱逃的机会。

    杀,或是被杀,这是个问题!

    不过,公孙玲珑能够在幕后出谋划策,又岂是简单人物,没有丝毫迟疑,她立刻做出了决断。

    剑锋在公孙无忌的脖颈出留下一道浅浅血痕,却不再前进分毫,公孙玲珑眼中虽有不甘,却还是猛然回剑,向后急掠,并且急呼,“阿海!”

    百里海与公孙玲珑夫妻多年,早已知根知底,闻声亦是放弃击杀公孙无忌的念头,飞速后撤。

    二人前脚刚撤,望舒剑轰然杀至,可怖的剑锋带着强悍无匹的杀意,几乎是贴着二人面门略过,他们只觉疼痛难忍,犹如被人狠狠扇了一记耳光。可想而知,若被击中只怕其命休矣。他们并未与赫连明空交过手,只知道她是天师道门近些年最有天赋的弟子,之前远观,感触不深,如今这一剑之威恐怖如斯,惊出两人一身冷汗。

    “无忌!”逼退二人,赫连明空并未趁势追击,她急掠过来,将重伤的公孙无忌托住。

    “呵······”嗅着她的芬芳,公孙无忌无奈一笑,“我们,怎么总是在救来救去,咳咳······对不住,又让你担心了······”

    赫连明空心里难过,却没有表现出来。她摇了摇头,将王元姬给她的丹药取出,打开瓶盖,倾倒药瓶,一粒闪着淡淡光晕的药丸落到手心,顿时药香四溢,闻之沁人心脾,一看便非凡品。王元姬说可救公孙无忌,想来不会有假,当下,她将其送入公孙无忌口中,轻声道,“没事,你好生调息!”

    公孙无忌点了点头,服下丹药,立刻凌空盘膝坐下,沉心调息,只见其周身泛起幽蓝光晕,一闪一闪,随其呼吸而律动。

    在药力作用下,强大的生命力被激发,他胸口的贯穿伤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至于被雷电所伤的内腑竟也被滋润,渐渐恢复,只怕再有片刻功夫就会恢复如初。

    这一幕自然落入还在遁逃的公孙玲珑与百里海眼中,二人对视一眼只觉不妙。

    羲和剑与望舒剑必须分开,这是众多谋士在见识过双剑合璧之威后作出的一致决定。可惜分而击之的计划并未奏效,赫连明空脱出包围,公孙无忌也还活着。眼下战局纷乱,天师道门一方破釜沉舟,后劲十足,新入局的几人也有些本事,将公孙、百里两族的阵势冲得千疮百孔,饶是人数众多竟也有些捉襟见肘起来,想要再聚集人手对付这二人却是有些困难。

    “不能让公孙无忌恢复!”百里海说道,他作为百里宗家的家主自有见识,很快便作出了决断。

    “嗯!”公孙玲珑点头,美目微眯,眼中怒火与煞意交织,“趁他病,要他命!”

    当下这夫妇二人竟是杀了个回马qiāng,欲取赫连明空与公孙无忌性命。

    “可恶!”赫连明空妙目含怒,持剑立在公孙无忌身前。

    饶是那丹药神乎其神,可公孙无忌受伤太重,调息至关重要,容不得他人打扰。当下,赫连明空手捏剑诀,望舒剑嗡嗡直响。等等,这嗡嗡声并非只有望舒剑发出,悬浮于公孙无忌身旁的羲和剑竟也在轻颤,就好似听到了恋人的呼唤而做出回应。

    原来,她竟以望舒剑为媒介间接控制羲和剑!

    羲和望舒本就被誉为雌雄秘宝,而它们的剑主亦是一对恋人,自然不会排斥。

    羲和剑受到召唤,剑身之上陡然爆出可怖剑芒。若细细观之,不难发现,羲和剑剑身之上的剑芒竟与望舒剑剑芒一般无二,就好像羲和剑做了媒介来承载望舒剑的力量。羲和剑不住震颤,到得极致,突然飞起,绕着公孙无忌高速旋转起来,速度极快,只留下残影,到最后看去便如一个屏障,护得他周全。

    做完这一切,百里海、公孙玲珑夫妇也已杀至,赫连明空面布寒霜,挥剑迎敌。

    “不知廉耻的贱人,去死!”公孙玲珑一声怒喝,手中长剑脱手飞出,其上电芒滚滚,正是御雷神剑。吃一堑长一智,刚才若是她果断些,提早蓄力,只怕公孙无忌早已命丧黄泉。不过后悔无用,一次杀你不死,那再杀一次便是。这一次,她提早蓄力,更是用足了十成力道,威能不可小觑,力求一击制敌。

    而且,她还有着不能输的理由。公孙无忌拒绝了她,选了赫连明空,于她看来,便是自己不如那个女子,这是让她不能忍受的。

    一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无忌,她如是想,越想越怒,杀意大盛。

    “哼!”赫连明空一声冷哼,不闪不避,直面御雷神剑。

    雷法最为刚猛,御雷神剑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威能巨大,修士们与之对敌往往选择避其锋芒,不敢硬撼。然万物相生相克,从来没有无敌于世的招数,与刚猛相对的便是阴柔,因此,以柔克刚,用绵绵柔力化解才是上策。

    可是,赫连明空明显不这么想,她亦不能输,尤其不能输给公孙玲珑。

    这女人竟敢骂她“不知廉耻”,简直岂有此理,到底是谁不知廉耻!公孙家族的那些事她自是有所耳闻,公孙玲珑早年纠缠公孙无忌,本来女追男隔层纱,她追求不得,估摸着是觉得太过丢人,便远嫁无尽海百里宗家躲了起来。如今都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竟还敢对别的男人余情未了,这可是不守妇道,若是在凡世,她这样的女人可是要被浸猪笼的!她不收敛,竟还倒打一耙,说自己不知廉耻,自己与无忌本就是天生一对,哪里容得她人插足,哪里容得这丑八怪说道!

    “可恶!”她不能忍,怒不可遏!

    这是女人的战争,方方面面,一分一毫不能输,要全方位碾压对方,要让她无地自容。

    御雷神剑霸道刚猛,是吧,那边让你悄悄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说时迟那时快,御雷神剑已然杀至,威猛绝伦,霸道无匹。赫连明空并未施展什么术法,悍然出剑,剑尖直刺雷芒,而她的身后竟有真龙天凤虚影,犹如仙帝降临,鄙睨寰宇。

    “叮!”两剑剑尖交击,声音清脆。

    然而,下一刻,可怖的能量自交击出宣泄开来,并发出巨大声响。

    “轰······”天地也为之震颤。

    双方激战的修士被这声响所慑,出手却都慢了半拍,纷纷将目光投向那两道身影。怎料下一幕却让他们心惊肉跳,只见能量余波四散冲击而来,若洪水猛兽,排山倒海。他们如临大敌,纷纷躲闪。然而余波来势太快,终究还是有不少人躲闪不及遭了罪,近处的修士只觉胸口巨震,吐血倒飞,远处的修士则似置身汪洋不能自已,东倒西歪。

    wài wéi尚且如此,那置身bào zhà中心的两女又会怎样?

    赫连明空闷哼一声倒退丈许距离,嘴角有鲜血渗出;公孙玲珑的长剑则被击飞,剑身上的雷芒消失不见,被她唤回手中。

    “好一个贱人,倒是小瞧你了······”赫连明空如此想。

    “臭biǎo zi,硬接我十成功力的御雷神剑不死,倒是有些本事······”公孙玲珑如此想。

    “去死!”

    “接招!”

    不作停歇,两女挥剑杀向对方,眨眼间便乒乒乓乓斗在一起。两女本就是美人榜榜上有名的人物,双姝相争,身影翩飞交错,自是养眼。若是换个场合,换种心情,只怕有修士愿花重金一睹为快。然而,这是战场,不是表演,激斗的双方都欲置对方于死地,眼中都泛着浓浓杀意,欲化为实质洞穿对方。只见得剑影重重,剑气纵横,剑招或优美绝伦,或诡谲凶狠,或纷繁复杂,或简单明了,看得人眼花缭乱。

    公孙玲珑出身剑道世家,天资卓越,更在公孙明镜指导下修行,剑道造诣不可小觑。然而,她远嫁无尽海后,换了身份,成了百里宗家主母,多攻于心计,她在剑之一道的资质便被人所忽略了。不过,心机似海如她,倒是乐于见到这样的事情,毕竟,越多底牌,越多胜算。

    只是,如今她却不得不将这张底牌给亮出来,若不这么做,她便要死在赫连明空手里了。

    赫连明空很强,强得令人发指。没有与其交手之前没有个直观的概念,而一旦与其交手,便会感受到一种压迫感,这在女修身上其实很是少见。

    其实,关注赫连明空的人很多,倒不是觊觎其美色,而是她的崛起十分突兀。

    此前,修真界中并无她的半点痕迹,然后,她作为天师道门尘缘一脉三位真人的弟子横空出世,好似一道金雷,耀眼夺目。

    如此地位,自然有人想与其一争高下,她也不扭捏,皆欣然应战,而战绩也颇为喜人,除了一平其余皆胜,可以说未尝败绩。

    其中,那一平的对手是剑宗的洛剑尘。

    洛剑尘何许人也,剑宗首席大弟子,被誉为新生代修士中最强,乃是标杆式的人物。那一战,洛剑尘尚未突破至飞升期,可大乘期的他可以硬撼飞升期修士不败,其强悍可见一斑。可赫连明空却能与这样的他打成平手,那她的实力如何便毋庸置疑了。

    两位天骄女修,剑来剑往,打得却是难分难解。

    不分伯仲,对于公孙玲珑来说应该算是好事吧,毕竟对方手里拿着的可是望舒剑,再加上那不败的传闻,她应该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

    可是,这只是战场一隅,平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还是败局的开端。

    别忘了,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吃下逆天丹药正在调息的公孙无忌,一旦让他恢复,二人再度双剑合璧,后果不堪设想。

    公孙玲珑有些心急,任凭她如何,却始终奈何不得赫连明空。不但如此,她身后的真龙天凤虚影仿佛有着无尽魔力,每一次与之换剑,自己都不得不强压自己心中萌生的臣服之感,便好似眼前的女子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让人欲行跪拜之礼。

    初时,公孙玲珑只觉哭笑不得,女皇帝?开什么玩笑!你是女皇帝,那我便是女皇帝的妈!

    可渐渐地,她便笑不出来了,因为随着二人交手次数变多,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竟到了需要刻意压制的地步,她只觉胆战心寒,这可不是好兆头,必须速战速决!

    又一次换剑之后,赫连明空长剑顺势直刺公孙玲珑面门,迅捷若闪电。

    或许是因为想得太多,本该轻易避过这一击,公孙玲珑却恍若未觉,等到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她美目中倒映着越来越近的剑尖,惊恐万分。关键时刻,身为剑修的身体记忆觉醒,下意识地以剑格挡,虽然成功避开致命一击,可太过仓促,力道不足,还是被一剑击飞,望舒剑上狂暴的剑气更是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血痕,猩红可怖。

    “啊——”公孙玲珑捂着脸痛呼,对爱美的女修来说与毁容无异!

    这一剑能够凑效,连赫连明空自己都没能想到,正当她疑惑,犹豫着要不要趁势追击时,却瞥见公孙玲珑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意。

    她是故意的!

    赫连明空顿时提高警惕,这女人善使阴谋诡计,宁愿毁容也要吃自己一剑,定有后手。

    果不其然,公孙玲珑被击退,赫连明空踟蹰间,二人距离被拉开,公孙玲珑又将手中长剑掷了出来。

    “竟还是御雷神剑,当真不长记性!”赫连明空冷笑,挥剑准备迎击。

    可局势再变,只见公孙玲珑身后突然白光闪耀,一看便是威能巨大的法术。她看向赫连明空的眼神里满是嘲讽,甚至有些怜悯,好似在看一个命不久矣之人。她凌空一踩,脚下一道剑气让其借力,在空中变更方向,露出了背后的情形。

    那是······百里海,以及一个闪着耀眼白光的圆球!

    这夫妇二人一齐攻来,百里海却一直游离在两女战局之外。表面上看,他的确无甚作为,可实际上,他给赫连明空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他若是与公孙玲珑一齐围攻她,她反倒轻松一些,可他却无动于衷,好似局外人一般,让她心生警惕,不能全力以赴。

    当然,他的妻子正与她激战,他又怎会是局外人。

    他不动,却如蛰伏一旁的凶兽,随时会露出獠牙,冲杀过来。有时候,不作为便是有作为,因为可能性的存在便是威慑。他会选择两女激战正酣时突然偷袭,还是会趁赫连明空被公孙玲珑缠住转而偷袭正在疗伤的公孙无忌,无论哪一种都是相当棘手的问题。

    如今他突然出手,赫连明空却是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对付无忌那便无可畏惧。

    赫连明空一声娇喝,望舒剑剑气喷薄,化为实质,包裹了剑身以及她的整条玉臂,远远看去,好似她的手臂化作了一柄巨剑。

    面对御雷神剑与光球,她悍然前冲,挥剑迎击。

    剑光化作月牙无畏前冲,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一剑之威引得天地元力紊乱,空间巨震,当真可怖。

    然而,这一剑却落了空。

    没有斩落御雷神剑,没有消弭光球,更没有伤到公孙玲珑或是百里海。

    赫连明空惊惧万分,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公孙玲珑与百里海要做什么了。不论是公孙玲珑与她死斗,百里海蛰伏一旁作为威慑,还是公孙玲珑故意受伤拉开距离以便她能施展御雷神剑,拉开身形后让百里海攻击,他们所做一切表面上看都是为了杀她,实则,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就是公孙无忌!

    两女激斗,百里海威慑,不知不觉间,赫连明空、公孙玲珑、百里海,以及正在疗伤的公孙无忌,四人成了一条直线。

    御雷神剑与那光球在千钧一发之际诡异的转了个弯,成功的避开了望舒剑的锋芒,直奔公孙无忌而去。

    虽有羲和剑护主,可如今的羲和剑乃是由赫连明空以望舒剑为媒介间接控制。适才赫连明空为了一击击溃两人,望舒剑剑芒大涨,却是个此消彼长的局面,羲和剑剑身上的剑气可不是弱了一星半点,面对来势汹汹的两大杀招,如何能够抵御。

    赫连明空猛然回身,欲赶回去救援,奈何甫一转身,公孙玲珑那张有着可怖伤口,几乎毁容的脸却近在咫尺。赫连明空心急如焚,本就对公孙玲珑无甚好感,此刻只觉狰狞。

    “滚开!”赫连明空挥剑便刺。

    “想去救你的相好,先过了我这关!”公孙玲珑重新祭出一柄长剑,毫不示弱,寸步不让。

    两女又一次斗在一处,只是赫连明空早已乱了方寸,剑招杂乱毫无章法,饶是快且狠辣,却奈何不得公孙玲珑以逸待劳,固若金汤的防御。

    御雷神剑与光球离公孙无忌却是越来越近,赫连明空也越来越急,而其眼角余光瞥见的一幕更是让她的心寒到了极点,只见百里海越过二人战线直奔公孙无忌而去。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竟谨慎如斯!

    难道真是天要亡他!

    “无忌!”赫连明空撕心裂肺地喊出,让人听来只觉心伤。

    “轰——”可怖的bào zhà声响彻四野,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持续不绝,更有雷龙电蛇游走其中。bào zhà威能太过巨大,热浪滚滚如洪流荡向远方,即便相隔数百丈依旧觉得灼热难耐,中间温度可想而知,只怕可融尽世间万物,凡胎如何能存!

    “啊——”绝望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太阿秘境。

    “明空姐姐!”苏琴萱听闻心中一惊,一剑击飞一人,就要赶来驰援,却又被数人围住,前进不得。

    “怎会这样······”敖曦一时有些失神,控制的冰山被百里宗家修士合力给推了回来。

    赫连明空双目血红,周身暴起可怖剑芒,发簪珠钗等束发之物皆化为齑粉,一头青丝散乱翻飞,身后那本该是祥瑞的真龙天凤亦是戾气缠绕,望舒剑剑气本来清澈透明,此刻却浑浊不堪,猩红可怖。她容颜绝美,让人想要一亲芳泽,可此刻杀意滔天,却又让人敬而远之,如此矛盾,委实诡异,倒是像极了传说中的阿修罗族。

    “我!要!你!的!命!”她开口,一字一顿,似是审死官的宣判。

    没有花里胡哨,有的只是一剑接一剑的劈砍,势大力沉。

    公孙玲珑亦是被赫连明空这般状态吓了一跳。可人为刀俎,她却不甘为鱼肉,望舒剑斩来,她挥剑抵挡,“呯”,声音清脆,随即她面露惊惧之色,因为剑身上传来的力量之巨,竟震得她手臂发麻,长剑险些脱手而出。好不容易散去那可怖巨力,尚未准备充分,怎料第二剑已经斩来,她只得仓促应战,结果可想而知,疲于应战,节节败退。

    “可恶!”公孙玲珑心里憋屈,却只能硬抗,将希望寄托于百里海身上。

    这个状态的赫连明空虽然厉害,可如今公孙无忌已死,只要只要拿回羲和剑,便还有一战之力。

    另一边,百里海已经冲至火柱边缘。被御雷神剑以及自己蓄全力的一击打中,饶是有羲和剑护主,公孙无忌绝无可能存活下来,想来是死无全尸,灰飞烟灭了。赫连明空的状态太过诡异,生怕公孙玲珑抵挡不住,如今当务之急是尽快取得羲和剑,去助她一臂之力。他倒也果断,在周身唤出风雪抵御炙热高温,径直冲入火海之中。

    比之适才火柱削弱了许多,可冲入其内饶是有风雪阻拦,百里海还是觉得酷热难当,片刻功夫便已汗流浃背。不过,越过前方的火舌便可取得羲和剑,这点苦倒也只得。

    “呼呼······”火舌翻飞,百里海推出一掌,精纯的冰寒之气将之消弭。

    “怎么可能!”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冰雪与火焰交织,雾气迷了双眼,他强定心神,再次定睛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是······公孙无忌。

    衣衫破损,头发枯黄,脸上也有灼伤,嘴角有干涸的血迹,狼狈至极,却的确活着。他凌空而立,持羲和剑,手有些颤抖,血顺着手臂滴落,羲和剑剑身燃着熊熊烈焰,血遇火立刻被蒸发殆尽,发出“滋滋”声。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可隐隐散发的威势却让人不安。

    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公孙无忌强行打断疗伤,一手握住羲和剑,祭起全力抵御,这才保全了性命。

    公孙玲珑的确厉害,算到了每一步,奈何最后关头却是失算了。羲和剑本就诞生于至阳之地,以炙火罡雷来对付他,威能却是大打折扣。羲和剑替他挡下五成攻击,重伤未愈的他硬接剩余之威,虽然惨烈了些,却终是活了下来。

    公孙无忌睁开眼睛,二人四目相对,皆是浓浓杀意。

    “死!”百里海也不犹疑,怒喝一声,凌空虚握唤出一杆长qiāng,随后qiāng出如龙直指公孙无忌面门。

    公孙无忌猛然挥剑,燃火的羲和剑摩擦空气,发出爆鸣,犹如轰雷巨响,以其为中心突然爆起可怖狂风,朝周围四散,火柱被强大的气流冲击从内部开始崩溃瓦解,重见qg tiān bái ri。

    铿锵之音响起,长qiāng与剑交击,又是一场恶战!17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