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侯爷夫人的佛系生活
手机访问

第165章 难散的影子

    一直这么安静,时婉儿也有点不习惯,于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林敞生。

    “今天没什么事儿,突然想回家看看。顺便找找父亲之前留在家里的医书。”林敞生边吃着东西边回时婉儿。

    “嗯。”时婉儿点点头,继续说道:“父亲离开家以后,我让红棠和李婆子把他的屋子都收拾了一下。被褥全都洗过晒过了。若你不想和我同睡一屋,可睡在父亲那屋里……”

    时婉儿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她知道林敞生每次回来,都从没在家里留夜过。林敞生心里在避讳什么,时婉儿心里自然是清楚,只是,到底心里还是难过。

    林敞生听见时婉儿这样说,正吃着东西就马上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看了时婉儿一眼,面色平静地说:“我今天也不准备留宿在家,待会儿就回宫了。”

    “好。”听见林敞生这样说,时婉儿心里闪过一丝失望,但也许是习惯了,时婉儿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难过。

    “父亲走了有多久,你还记得吗?”林敞生突然问时婉儿。

    时婉儿低头想了想,说:“大概有两个月了吧。留下一封书信就走了。敞生,我真的很担心。”

    “不必担心。”林敞生面容平静,“过完年后父亲身体已经大好,他向来云游四海习惯了,他自己本身就是大夫,清楚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

    “嗯。”时婉儿点点头,说:“父亲在家的时候我忙着照顾安哥儿,很多地方我都没有顾及到。现在他走了,我感觉还挺内疚的。”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林敞生放下碗筷,拿起桌上放着的湿帕子,擦了擦嘴,说:“我吃完了,去父亲房里看看,便回宫了。安哥儿若有什么事儿你就遣人递个信儿给我,你自己也照顾好自己。”

    时婉儿看见林敞生起身便要走,眼眶一瞬间有些湿润,但她马上就忍住了,起身送林敞生回去。

    时婉儿跟着林敞生,林敞生进了林仲的房间拿了几本医书就出来了。时婉儿一直送他到门口,林敞生转身对时婉儿说:“不必送了,你回去吧。”

    “好。”时婉儿点点头,目送林敞生离开了。

    见林敞生走了,红棠从旁边走了出来,走到时婉儿身边,说道:“夫人,赶紧回房吧,人都已经走远了。”

    “嗯。”时婉儿点点头,有点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大门处收回。

    红棠陪着时婉儿回到房间,时婉儿来到床榻边,见安哥儿仍旧在熟睡。时婉儿接过红棠递过来的湿毛巾,擦着脸上透出的细密的汗珠。

    红棠看着时婉儿疲惫的脸,心里又开始心痛起来。

    曾经多么高傲的太傅千金,现在居然成了这样。

    “红棠,怎么了?”时婉儿见红棠从刚刚一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红棠摇摇头,说:“没什么。”

    时婉儿见红棠似乎有点失落,于是伸出手拍了拍红棠的肩膀,说:“你自小便跟着我,我早已经视你如亲姐妹般,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话还不能说了吗?”

    “xiao jie。”听见时婉儿这样说,红棠终于没忍住,她没叫时婉儿“夫人”,而是喊回了之前对时婉儿的称呼:xiao jie。

    时婉儿看着红棠,等着红棠继续说下去。

    “其实也没什么。红棠只是觉得,xiao jie过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委屈了。你看你与少爷成亲之后,少爷才回来多少次。每次回来都待不了多久。不是红棠多嘴,奴婢只是希望xiao jie过得更好。”

    时婉儿叹了口气,对红棠说:“怎么又提这个?”

    红棠扁了扁嘴,没再说话。

    时婉儿把毛巾放回到盆里浸湿,低着头说道:“我现在觉得,他比之前对我,要好了很多。红棠,其实我现在非常开心,真的。”

    又是这样说!

    红棠心里哀哀叹道,看来她家xiao jie真是陷进去了,一辈子都出不来咯!

    林敞生走在回皇宫的路上,眼角的余光瞥见皇宫的暗卫照旧跟在他身后。

    每次都是这样!

    虽然很反感,但是只要他们不伤害他的家人,林敞生也就忍了。

    临皇宫越来越近,林敞生的嘴巴里还留着红薯的余香。他脑海中想起了时婉儿那张疲惫的脸庞,心里忽然就一阵酸涩。

    其实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他和时婉儿都不必这样。她完全可以挑个好人家嫁了,没必要跟他在这里苦苦的熬着。

    不过说起来,那件事情其实她也是受害者,自己就这么一直冷着她……林敞生忽然觉得心里十分愧疚。

    可是即便是再愧疚,又能怎样呢?

    林敞生又想起了魏凝,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师妹的消息了。当初若不是卫凌风横插一脚,自己和凝儿怕早已经成亲生子。

    这段时间以来,林敞生也一直都很矛盾,也一直都在考虑,他也是真的想好好对待时婉儿的。只是,到底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儿。

    算了,顺其自然吧。林敞生想到这里便叹了口气。魏凝的影子一直都在她的心中挥之不去,在这个影子没有完全消失之前,他真的很难完全接受时婉儿。

    茅草屋内,魏凝看着坐在桌边,扣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的慕寒,心里有些难过。

    这段时间以来,慕寒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她这里。那次慕寒主动倾吐了自己的身世,好像上了瘾似得,就像一个孤独已久的人遇见了知己一样。

    慕寒向她讲述自己的母亲,自己小时候的生活,更向她询问了关于林敞生和那座神秘宫殿的事情。

    直到讲着讲着,在桌子上睡着……

    慕寒的头侧扣在胳膊上,呼出的气息绵长,为寂静的茅草屋增添了一丝温馨。

    魏凝看着他,觉得这个人到现在的生活可以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孤独。

    夜已经逐渐深了,魏凝看到慕寒披在身上的披风正在逐渐滑落,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唤醒慕寒,忽然就看到慕寒的身子颤了颤,紧接着剧烈一晃,往后面倒了下去!

    “慕寒!”魏凝吓了一跳,赶紧大着肚子走到桌子后面。慕寒摔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但是人还是一动不动的。

    魏凝勉强的蹲在了慕寒身边,她看见慕寒的脸色青白,双眼紧闭,嘴唇翁动着,似乎是在呢喃着什么。

    魏凝忍不住凑上前去,想要听清楚慕寒说的是什么。

    “娘……娘……”慕寒喃喃的说道。

    魏凝听见了,心里不禁一酸。

    慕寒说的是大梁话,但是魏凝就是听明白了。这段时间他曾经听过慕寒那个发音,就是母亲的意思。

    慕寒,一定非常想念他的娘亲。

    魏凝从慕寒的嘴边移开了脑袋,她想要扶慕寒起来。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了这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她一个弱女子,还怀着有身孕,怎么扶得起神志不清醒倒在地上的慕寒。

    但魏凝还是用手抓着慕寒的肩膀,使了好几次劲儿。但慕寒就是纹丝不动。倒是把魏凝累的满身大汉,气喘吁吁。

    魏凝很想放弃,但是见慕寒的神色,仿佛也是越来越痛苦,甚至还开始蜷缩着身子,脸色也开始狰狞起来。

    “慕寒,慕寒。”魏凝轻声唤道。

    “咳咳咳……咳咳咳……”慕寒居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而且还越咳越厉害。

    魏凝顿时担忧不已。

    忽然慕寒就睁开了眼睛,嘴里蓦的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魏凝吓了一跳,看见慕寒十分痛苦,她一边试图拉起慕寒,一边对慕寒不停的呼唤道:“慕寒,慕寒,你醒了没,你醒了没?”

    “水……药……”慕寒断断续续的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

    魏凝手足无措,什么水,什么药?对了,灵枫,灵枫应该在外面。

    魏凝想到这里,便起身走到门前面,边敲打着门,边对外喊道:“灵枫,灵枫,灵枫你在外面吗?”

    灵枫是慕寒唯一的侍从。虽然慕寒每次来魏凝这里都没有带着灵枫。可灵枫自从知道慕寒近来这个爱好之后,也只能自己自觉的跟着,以免慕寒突然有什么需要找不到自己。

    果然,灵枫一直候在门口打瞌睡,听见魏凝的声音后瞬间就清醒过来了,他马上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看见了慕寒躺在地上。

    “灵枫……”还未等魏凝再说什么,灵枫就马上走到慕寒面前蹲了下来,掏出一个白瓷药瓶,又从药瓶里倒出了几颗褐色的小药丸,然后从桌上倒了杯水,喂慕寒吃下。

    慕寒微张着嘴,顺从的让灵枫喂自己吃下了药丸。过了好一会儿,魏凝才看到慕寒的脸色渐渐好转。

    慕寒悠悠地醒转以后,便在灵枫的搀扶下,从地上坐了起来。

    魏凝关心的上前问道:“慕寒,你,你怎么样了?”

    慕寒朝着魏凝摆摆手,转过头看着灵枫说道:“也亏你随身跟着,不然,可就要出大事了。”

    他如果在别的地方出现什么意外不要紧,若是在魏凝这里发生了不测,蛮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一处置魏凝,只怕要引起蛮族和大梁的战争了。

    慕寒说完,站起身便要走。但灵枫此时却不依了,拉着慕寒的胳膊说道:“王,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让夫人给您看看吗?”20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Tian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