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带着军校去修仙
手机访问

第39章 是谁来了?(求推荐,求收藏)

    李白只觉得的胸口衣襟里一震,一片朦胧的白光透衣而出,挂在胸口的玉牌竟然自动飞到了空中。

    “法器”卓灵儿一见空中的玉牌,下意识地说道,一双眼睛不油地被吸引了过去,因为此时的玉牌出现的动静,比刚才对面的瘦高家伙的圆盘法器要大的多,甚至在玉牌的周围正有一片白色的雾气形成。

    “老大,小心法器”落在最后的瘦高汉子,最先发现了李白这边出现的异常情况,开口高声提醒道,同时脚下发力,以更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希望分担一下玉牌给出的压力。

    奔在前面的中年汉子,其实在白光从李白衣服透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异常,脑海中甚至有那么一刻,怀疑是李白法宝发出的毫光,不过立即就被自己给否定了,如果对方是金丹期的修行者,那呼吸间就可以令在场的所有人灰飞烟灭。

    能在这鱼龙混杂的百宝街带着一帮人混饭吃,又岂是蠢笨之人,所有才能在瘦高汉子圆盘法器一击不中的情况下,立即当机立断地亲自出手,令事情发生变化的概率降到最低。

    可就是这样,事情还是朝他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纵是如此,中年汉子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在堵,堵真正的高手不屑于在他们这些平常人面前扮猪吃“老虎”,堵那突然出现的玉牌只是一个特殊一点的法器,堵李白驱动这法器也需要时间,甚至最坏的打算,以自己三人当中一人受伤的代价拿下对方。

    在某些方面,确实可以说中年汉子的赌对了,甚至他的应对也是积极可取得,可是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的是,对面的李白此时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李白看着突然飞出的玉牌,其实心里慌的一憋,不知道它是抽了什么风,没给自己丝毫暗示,就擅自行动,要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召唤出一道光门出来,那事就大条了。

    所以李白心中拼命地与玉牌进行沟通,可是平常操纵还算自如的玉牌,似乎没有应他的要求,重新飞回来,不过却也没有和李白担心的那样,召唤出一道光门来。

    话说的虽然多,不过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却只在呼吸间,眼见着玉牌发出的白色雾气越发浓厚其实,范围也有半丈大小,李白心中突然一动,感觉自己与玉牌的联系重来没有过般紧密,仿佛玉牌所发出的雾气就是自己身体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此时速度最快的中年汉子已经离自己不足一丈,右侧旁边的疤脸汉子也抱着寒光闪闪的拳头牵制着自己的心思,就来落在最后边的瘦高汉子,在出声提醒后,也狂奔而来。

    “要是我有三只拳头多好啊”李白提气蓄力,准备挡下中年汉子的攻击后,就顺势避到卓灵儿的后方,至于这突然出现的玉牌白雾,只要不暴露自己第一军事学院的秘密,等躲过这一场以后再好好研究一下了。

    心思刚落,本来缩成一团的白色雾气,立即分出三团较小的雾气,在一群人惊讶的目光中,分别朝迎面奔来的三人击去,在飞出的过程中,渐渐凝聚严实,一眼看去,还真如那拳头一般。

    嘭,几乎在同时,散团白色雾气形成的拳头与对方三人撞击在一起,李白身体一震,通过那白色雾气拳头,自己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力量互击中带来的巨大震撼,仿佛真是自己全力出手一般。

    由于玉牌发出的白色雾气拳头来的突然,与对面汉子预想的攻击时机不同,三人的力量都还没有蓄积到最高峰处,除了中年汉子被硬生生地阻在原地以为,剩余的两人都远远地抛飞开去,特别是瘦高汉子,才开始起步,就受了类似于李白的全力一击,直接躺倒在地,一时间竟无力站起。

    李白站在原地,还在惊讶于玉牌突然出现的这奇异能力,心中暗自揣测,难道是因为血炼之物的原因,可血炼之物虽少,但也不算罕见,从没有人提起过有这般景象得。

    再次试图与玉牌沟通,虽然其中与自己血脉间的丝丝联系还在,但刚才那样幻化拳头的攻击,却再没有出现。

    站在身后的卓灵儿,两眼闪着奇异的光,紧盯着李白那不算高大的背影,心中也不知道在转着什么念头,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什么特殊法器就能解释得了得。

    “看样子,我这师哥,身上还有不少秘密啊”白裙绿裤的卓灵儿最后也只得在心中默默地感叹一句。

    对面的中年汉子已经没有了刚才闲庭信步的轻松,脸上出现了从没有过的凝重,他虽然现在也是凝气四层的修行者,但和眼前的半大小子不一样。

    在他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宗门测试时只有凝气一层的他毫无疑问地被遣送到了这里,在这百宝街一待就是三十多年,自己也从一个小头目,成了这一片的管头,靠的就是谨慎,靠的就是每一次做事就是全力以赴。所以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与实力。

    这一次,同样如此,自己不可谓不尽力,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得力的两位手下,一击不中,自己立即出手,可还是出现了不可预知情况。

    可明明只有凝气四层的家伙,怎么会有这么特别的一个玉牌法器,在街头厮混半生的他,纵然有着无比丰富的生存智慧,可也脱不了环境造成的思维惯性,一直认为李白的玉牌只是个特殊的法器。

    一时间周围无比的安静,李白、卓灵儿各有自己的心思,中年汉子全力出手后仍未有所收获,也不敢再次妄动,四周摇旗呐喊的家伙,此时更不敢发出似乎声音,就怕引起场中的煞星的注意。

    “哒哒哒”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自巷尾传来,立刻打破了这一片的平静,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中年汉子回首一望,心中一喜,又是一惊,喜得是来人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宗门在这一片的坐镇者;惊得是这次惊动了对方,不管结果如何,总是要吃一番挂落了。

    待脚步声来到近前,围在周围的一帮打手,早就闪开一条道路,纷纷跪着两边,对于这样一位可以瞬间决定他们生死的大人物,在他们的心中早已是仙人一般的存在。

    李白终于也回过神来,抬头打量起来人来。

    咦,似乎有点眼熟,还没想起是不是在那见过。

    对方似乎比自己早一步认出了自己,本来优哉游哉样子立刻变了一个模样。立刻躬身飞奔过来。

    李白心中一惊,正待有所动作防备。

    “嘭”来人已经结结实实地跪在了李白的身前。